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2008

她還我的最後一笑

01

又逢暑期來到,朋友們來來去去,一班一班的飛機,總帶來不同的昔日老友,為在溫哥華過著恍如喝檸檬水般平靜透明日子的我們,換上一樽樽醇烈陳年老酒並送上撲鼻濃香。

演說

丫頭明天有一個說話表演,她總不認真練習。今兒個我要求她錄下練習過程,她躲在房間嘰哩咕嚕一陣,沒幾分鐘就出來,把相機放我手裡,『錄好了!』,一副敷衍了事的樣子。我忍住氣,拿過來看,短短幾分鐘裡,我就被鏡頭裡的小女生給軟化了。

朋友說...

01

朋友說端午節後台北突如其來下了一場大雨,
我說:是白娘娘水淹金山寺。
他笑:妳滿腦子「中國」。

問及近況,他調侃自己是天下第一「賢」人,因為「古來聖賢皆寂寞」。
這不也是「中國」?

進補

從上回在機上昏倒至今,一直沒空休息,中間還患了一次大感冒,每天都昏昏沉沉...,從朋友處 得來一堆調養身體的秘方,忙著補身子,結果發現,實在太外行,連進補都不會。上回泡紅 棗、桂圓、枸杞來喝,才喝一回便受不住,朋友問:「妳放多少紅棗?」

【最衰者生存】-知其所以然

Image
最近家裡晚餐桌上的話題,都是【最衰者生存】這本書裡的內容--從細胞、基因、微生物這麼微小的事物可以聊到地球暖化的解決之道、生物的進化與疾病的來源、胎教與後天教養改變基因表現等等大問題,自己都覺不可思議,怎突然這麼有學問了?

【最衰者生存】乍看書名,不知為何就聯想到「男人真命苦」那種突稽的畫面,還以為是類似Dilbert漫畫,嘲諷在職場上求生的某些面貌;不料內容完全不是這麼回事,而是有根有據的科學理論,卻以喜劇或漫畫的妙趣一一舉證說明,相當有趣又有意義的書。

魔法師的道具

看人變魔術,神乎其技,卻因此想起其他。

魔術表演時,魔術師手上總有一些道具,一張紙,一方帕,一副牌,甚或一個人。表演過程,魔術師總要觀眾全神注視著手上的道具,那道具無非只是個憑藉,為要將原本平凡無奇的事物引進一個驚奇的境界,贏取一聲驚嘆。驚嘆發生的同時,道具同時失去渴切的目光,頓然失去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