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聖誕 + 持續低溫


01

溫哥華這一週持續低溫,每天最低溫都到零下七八度,加上冷風吹襲,據說冰冷的程度到了零下二十度,真令人神清氣爽!

記得小時候,最喜歡凍得僵直的身體,窩進被窩裡,緩緩被溫度暖軟了身子的那種感覺,像冰淇淋溶解在剛烤出來的蘋果派上面一樣,有一種交融的纏綿。而白色聖誕所以令人期待,正是因為這種白裡透紅的冷熱交融,圈出一個家居式的暖色系幸福氛圍,一寸寸被其中溫度融解的同時,格外令人感覺自身存在。像走進大場合裡的小人物,突然發現有自己的位置,心滿意足了起來。


02

前兩天下雪,覺得興奮,披了大衣、圍上圍巾、穿上靴子,想走在社區裡拍拍照。不料才拍了兩戶,相機突然不聽使喚,按了快門沒有反應,愣了幾秒鐘,才發現不聽使喚的不是相機,是沒有戴上手套的手指頭。原來,才幾分鐘工夫,手指頭己經凍僵,按不下快門了。小時候聽說有人把耳朵、鼻子凍得掉下來,心下一驚,趕緊往回走。想起有些畫家為了捕捉野生動物的生態,天寒地凍地等上幾天幾夜,真是偉大。幸好我志短,只想坐在爐火邊,看看畫冊就好了。

Comments

  1. 神清氣爽?真是佩服妳.零下二十度時,陽光雖然如同往昔一般灑在身上,但卻完全感受不到一絲暖意.晴朗的天氣給人一種虛假不實的感覺,高掛的太陽是假的,亮麗的陽光是假的,無雲的晴空是假的,唯有那深入骨髓的死冷再真實不過.

    ReplyDelete
  2. 呵...被凍得神清氣爽咩! 我喜歡冷空氣吹過的感覺。
    溫哥華這麼冷的時候並不多,零下二十度也沒過,這次只是"感覺"像零下二十度,實際還有零下七八度。

    很少聽到有人不喜歡東岸的陽光,據我朋友形容,冬天的太陽,是很受歡迎的。倒是不習慣溫哥華灰濛濛的冬日。

    先祝無言兄聖誕快樂!...^^

    ReplyDelete
  3. 哈 沒錯 真是很冷 只有在高緯度區 才知道啥是大寒....
    我都拿著吹風機吹冰冷的腳底 在冷天中 腳是最可憐的 因為只有腳離冰冷的地面最近

    ReplyDelete
  4. 真冷耶, 零下七度...
    我們這幾天最低溫二,三十度我都已經穿的跟球一樣了說...
    對了, 花有收到我的卡片嗎?

    ReplyDelete
  5. 天秤,看到妳的留言才去開信箱,
    看到妳家兩個帥小子了!老二像妳耶,妳有沒有比較偏心他?...^^

    謝謝妳的卡片,這兩年的我都有留著,剛好可以看他們長大的過程...很有意義! 

    ReplyDelete
  6. 坦克兄,你回神了哦?...我以為你忙著口水戰哩!...

    為什麼要用吹風機吹腳板啊??...泡熱水不就好了??
    這種天氣,走路比開車還危險,一不小心就滑倒了。

    ReplyDelete
  7. 若習慣這種氣候,我也覺得神清氣爽,但僅止於室外。在室內,暖氣生猛有力會令人昏昏欲睡,暖氣老舊沒力則令人寒到骨裡。我曾經歷過下雪天時在室內必須穿的比室外多的日子,以前覺得不堪回首,久了後印象淡去,倒覺得是人生中特殊的體驗。

    大冷天,仍可見很多父母用推車帶小孩出門,小Baby頂上無毛也沒戴帽子,還是嘻嘻哈哈。歐美人習慣了,從小磨鍊不當一回事,我是看了就想打噴嚏。

    ReplyDelete
  8. 厚...Ally...你才真是回神了..!! 都好嗎?好久不見!
    啊你到底什麼時候復站啊?? 好多人在問耶!!

    我們這裡有些家庭到了冬天都會預備木頭,就是放在火爐燒的那種。一方面老房子暖氣設備不夠,一方面也怕停電。


    下雪的第一天晚上,都十點了,我們社區還有一堆老外提著滑板往草地上去滑雪,他們一看到雪,真的神清氣爽!...^^

    ReplyDelete
  9. 還好只是口水戰 不是肉搏戰 哈哈哈....我回神了? 我是仙字輩的啦 去探訪研究了一些女人心事 Ms flower對我挺注意的喔

    吹風機比較快 開關一開 熱氣就來 快速又重點部位溫暖 吹風機是我的抗寒小武器

    有雪鞋就不會滑倒 在雪地上 啥運動鞋都不管用 還會凍傷腳 一定要穿雪鞋

    ReplyDelete
  10. 呵呵! 似乎大家都是衝著神清氣爽這幾個字來, 甚至引Ally現身!! 好個零下二十度的神清氣爽..

    也許零下二十度空氣都被凍稀薄了,眼前景象會變得更清晰因而令人神清氣爽, 如果再灑下冬陽應該是個美景. 不過倒是真的令人懷疑零下二十度的陽光照在臉上會有一絲溫度 ? 真希望有機會體會一下

    ReplyDelete
  11. 其實溫哥華不曾有過零下二十度,是說"感覺"像零下二十度。
    冬陽灑在一片雪地上,是很美,但的確沒有溫度,也如無言兄所言,寒氣是透到骨頭裡的,會覺得骨頭在冷。凍成這樣,當然全神貫注,也就神清氣爽了!...^^

    坦克兄, 我對八卦都很注意...^^

    ReplyDelete
  12. 很美的照片~~~有節日的氣氛。
    還好住在台灣,不用享受零下二十度的神清氣爽。

    ReplyDelete
  13. 哇!!好久不見,Ally,都還好嗎???

    我們這沒那麼冷,到現在也沒下什麼雪,這幾天刮風下雨,好似颱風。採購辦趴的心情備受挑戰。因此還沒扛聖誕樹回家。

    零下二十度的感覺,刮一陣五秒以上的強風,耳朵大概就聽不清楚了吧!

    ReplyDelete
  14. 有可能...因為耳朵可能已經掉下來了!!...^^

    最近beejive真的常斷線,有點兒討厭!

    ReplyDelete
  15. lili...說不定「神清氣爽」一次,妳也會很喜歡...^^

    溫哥華的冬季是憂鬱症的好發期,因為天太陰,雨太多。像今年這樣乾乾爽爽,又出這麼多天太陽的下雪天,是多年難得一見。應該讓心理醫生生意清淡不少吧?

    ReplyDelete
  16. 我很好,祇是很懶惰,一年花三千多元買空間跟網域,一首歌播到底,真是闊氣。復出之日就快了,快了,一年多以來都是這樣公告的。

    還是在聽音樂:「四月望雨」超好看,2009年如果還有巡迴演出,身在台灣的人千萬別錯過;去日本補貨兩趟,順便賞花觀葉,還親臨 Carmen Maki 演唱會朝聖,明年她要辦出道40週年紀念巡迴演唱,還想去;竟也去聽了費玉清演唱會,看他耍寶,倒是沒去趕江蕙的場,我最期待的是洪榮宏;2010年是蕭邦200歲誕辰紀念,以前覺得很遙遠,轉眼間已到該開始計劃的時候,10月的波蘭不知是否神清氣爽。

    也有跟風騎自行車,12月以來較冷就少騎。這兩天氣溫驟降,趕在聖誕節前寒意來臨,不過現在又艷陽高照,剛才走到辦公室外還頗想吃冰。想念起雪城的氣候,每年就下點薄雪,隨便套件外套即可,有得看也有得玩,恰如其分。

    ReplyDelete
  17. Ally,大家都想念你耶,也想念你的幻境。偶而要現身報個平安啦!

    你打算去波蘭趕赴蕭邦的200歲誕辰?真令人感動。那你真要開站了,我們想看你報導實況呢。

    我家女兒近來迷戀日本歌手,你能不能介紹幾個健康一點兒的?她喜歡的,在我看來真是「日本鬼子」,不男不女的。

    你花三千播一首歌,我花三千多讓駭客玩,咱們真是造福空間商!

    Anyway, 先祝Ally聖誕快樂!...^^

    ReplyDelete
  18. 坦克兄好久未見.

    天秤住在美國吧?全世界大概只剩美國未用公制.

    祝大家聖誕快樂!

    ReplyDelete
  19. 無言兄,

    天秤住北加州,我們這兒是外籍兵團,有的在歐洲,有的在澳洲,較多在美洲,偶而有中國來的,現在還多一位麻六甲的...^^

    無言兄那兒有沒有下雪?..我們這兒下好大,十年來最大的,原本預定的聖誕大餐全取消了。可惜了這時節的買氣,大家車子都卡在路上,根本沒法出門購物。

    雪,還是飄一些就好了...

    ReplyDelete
  20. 我們這兒天氣好得很,六十度,溫暖如春.冬天能有此等氣候,夫復何求?

    妳們那兒雪有多大?記得初來美時,啥都不懂,連大雪小雪都分不清.不,應該說是根本不知有大小雪之分.有一晚,下大雪,我在加油站加完油,付帳時,小姐問道:「下這麼大的雪,你是否馬上就回家?」我還傻乎乎地答道:「不,我要去實驗室作實驗.」現今若再下那麼大的雪,當然是九匹馬也無法將我拉出門去.

    ReplyDelete
  21. 從上周三開始下,一直下到聖誕夜,昨天(25日)停了一天,聽說今天會再下。說是下了25到30公分,我看好像不只。

    我初來時也不懂大小雪之分,有一年也是耶誕節前後,雪下到膝蓋,我們還「奮力」把車開出去,跑去shopping ,當時只覺好玩。後來才知那是溫哥華七十五年以來最大的一場雪...

    ReplyDelete
  22. 我們這兒很少下雪.一年能有一場一寸雪就算不錯了.

    雪深及膝?哇!那是相當大的雪.我好像沒碰過那麼大的雪.

    記得以前住俄亥俄州時,有一次,一個下午下了一尺的雪,學校停課.彼時矒矒懂懂,學校都停課了,我仍未領悟這是場大雪.

    ReplyDelete
  23. 無言兄,特地在路上拍了幾張照給你看,這場雪對溫哥華而言,可是一場蹂躪呢。我另開一題哦.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再談林奕含事件

畢卡索與他的女人們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五)-幸福是對重複的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