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 2009

關鍵詞-stopandgogo

大約兩週前吧,一茗學弟在趕論文的百忙中,特地撥空告訴我,有人在Google查詢我的帳號:stopandgogo,連結到他的網站去,問我是不是在「外面」得罪了誰?當時我沒以為意,不料他還真放心上,寫文記之,以下是節錄:


Chinese New Year In Vancouver

Image
Chinese New Year In Vancouver


01

為了除夕的團圓飯,委實忙了幾天。可能因為身在異域,越發對傳統的節日有一種傳承的使命感,惟恐下一代對這一切均不知所云。女兒一旁幫忙,我一一向女兒解說每一道年菜的象徵意義,她似懂非懂,但乖巧地點頭示意領會。我像急了似地,猛地想往她靈魂的胚胎灌注千百年傳統精神,然這精神,卻是連自己都語焉不詳的。

以前對傳統的舞龍舞獅直視為俗,但近來卻也開始感受到,正因那些堅持者從肺腑流洩出對傳統的細膩激情 ,才使華人在漂洋過海上百年,還能一個年又一個年地過下來。直至今日,連加拿大總理、各省省長、國會議員,都不得不在中文台,用生硬的國語向全加拿大的華人拜年。

加拿大總理Stephen Harper向華人拜年




02

今天是大年初二,我卻回不了娘家。早晨溫哥華下了一場雪,正月裡的雪,算是瑞雪吧?看著落地窗外的飛雪,很是思鄉。

父親過世後的年初二,全家聚集時,話題總不外提及父親。談父親溫和的個性,談父親最疼愛誰,講父親講過的笑話,一遍又一遍。每年總是笑中帶淚,哭了又笑,笑了又哭。哭得最厲害的,常常是我,但母親若跟著哭,我卻又是要阻止她的。

今天msn上的朋友全部沒有上線,都回娘家了吧?

03

除夕那晚作了一桌子菜,朋友看了直呼要拍照,我自己在忙,任著她拍。我這朋友,我們相識有八九年了,印象中她拍的照片,好像從來沒有清楚過....^^...

忙過年

Alex 看我忙進忙出,嫌過年麻煩,直嚷著到外面買、到外面吃就好。

我邊忙年菜,邊打掃屋子,聽他還在一旁囉嗦,忍不住笑著跟他說:「你也不想想,有個女人這麼乖,這麼心甘情願在這裡忙,為了給你好好過個年,你還囉嗦。」
他聽了不好意思,拱手作輯道:「不敢當!不敢當!」

以前抱怨過年辛苦,現在卻很enjoy這種久違的亢奮,童年時那些大人過年的心情,似乎一下子全都能體會並諒解。人生沒有多少年好過,有機會過,本該用力過,不是嗎?

新年快樂--我三叔

Image
朋友打電話問我:「發糕怎麼作?」
我:「我有食譜,但得找找。」
從發糕聊到小時候在台灣過年時,滿桌炸的食物,菜丸、地瓜、魚等等,所有年菜均是母親一人包辦。磨米作年糕,買菜、貼春聯、家裡大掃除等等,總見她忙進忙出,常常深夜了,還見她守在爐邊,看著爐上的年糕或其他什麼食物。小時候不懂體恤,只天真地享受著新年的歡慶。

那時跟二叔、三叔住在阿公留下來的三合院裡,一家佔了一個院,拜拜時則三家輪流在大院子拜,各家擺上各家的供物。我們一群孩子,穿著新衣,圍著供桌團團轉,玩捉迷藏,高高興興等著祭拜後的盛筵,那些一年一度才吃得到的食物。

但好景不常,有一年堂哥惡作劇,在妹妹頭上撒尿,妹妹追著要打他,不小心撞倒了拜拜用的桌子,三嬸氣急敗壞打了妹妹,媽媽出面討公道,三叔為老婆撐腰,打了媽媽,爸爸聽到媽媽受了委屈,從外面趕回來,找到三叔就打,兩家人吵得不可開支。

三叔一家後來負氣搬離三合院,但沒過多久,又回來了。因為三叔年紀很輕,一直以長嫂如母看待母親,出手打母親,他也很過意不去。叔叔親自上門跟母親道歉,挽回叔嫂情誼,也挽回兄弟感情。(我父親幾十年後車禍住院、過世及後事,都是三叔幫忙料理及打點的。)嬸嬸與母親在往後的歲月裡,也成了好朋友。也許因為都是外姓人氐,在家族中彼此相呴濡沫,有一個依靠。

我很愛我三叔的,不只因為他高帥又有江湖義氣,更因為他對母親的十分尊重。

母親與父親的學歷與身家背景都有很大的差距,在夫家並不受到接納與重視,幾個留學海外的姑姑,更經常對目不識丁的母親冷嘲熱諷,只有三叔,始終視母親為長嫂,並且尊重。直到我父親過世後,三叔對母親的尊重並不因父親不在而稍減,人前人後總是尊重母親,逢年過節仍然到家裡拜望母親。因為三叔的努力,母親在夫家也漸漸有了地位,每年年初二,姑姑們都回母親家,她們說,這是她們的娘家。

媽媽曾說,三叔雖然與她有過最大的衝突,但她還是最疼他。
而我,因為媽媽的得適,我亦更坦然地崇拜三叔了。
兒子身高178,我很相信他是遺傳自我父系的基因,因為三叔183....

如夢似幻--起霧

Image
最近我所住的城市,籠罩在濃霧中,許多顯而易見的美麗或醜陋,突然陷入一片朦朧中,完全沒有界線。也許在我們心裡有時也需要興起一場大霧,讓所有堅持暫時模糊,以呈美感。

我家社區裡的小公園,在霧中更顯溫柔
每天行經的道路,全在霧中分不清方向。我笑說,連回家都得用GPS了。

遠方透著暗紅的,便是藍莓保護區。藍莓到了冬天樹枝變紅,早晨水氣濃罩其上,紅白相間,煞是好看。但籠在霧中則不夠分明,白滲到紅底下去,紅也不那麼紅了。

最恐怖的是晚上開車,若不是路況熟悉,根本寸步難行。且因濃霧加上黑,更令人感覺莫測高深,像極恐怖片的犯罪場景。我在高速公路上,便產生幻覺,以為道路轉動了起來,嚇得停在快車道上,差點兒沒喊救命。(不敢開慢車道,怕被甩了出去。慢車道旁便是深深的溝渠。)

網路情誼--好友的祝福

Image
每年到了聖誕前後,我家的信箱總是塞滿一堆廣告單,但信件卻常常遲到。今年巧逢大雪,信件更比往年來得遲,以致前天才收到小儀OXXO寄來的聖誕卡。雖然來不及過聖誕,卻因農曆年將至,看著遠方友人寄來的祝福,心情仍是很愉悅。

前年回台見到小儀,小儀比我想像中穩重,我原先一直以為她是活潑的小女孩,不料卻是文靜的。這些年在架站的技術上,多次因為她的拔刀相助而解決問題,其中不乏讓她費時費力又費神的問題,她卻從來沒有拒絕,總是盡全力幫忙。

聖誕前也收到天秤寄來兩個兒子合照的賀卡, 當時拿著卡片看了許久。認識天秤時她還沒結婚,想不到看著她結婚、生子、為人妻、為人母,而且還看著兩個孩子漸漸長大。(要跟天秤說抱歉,因為賀卡夾在書裡當書簽,書被朋友借走,得等書回來了才能拍照)

認識 oxxo 也是好多年了,那時正失魂落魄,在網路上當遊魂,卻無意中在亞倫網站認識了oxxo和莫莫, 當時他正考大學吧?現在都已在台大研究所當助理了。一路走來,看他在影像處理與繪圖上的用功與執著,也是個可愛有為的青年。

網路情誼,誰說不長久呢? 惟以誠相待而已。

一霎風雨我愛過你,幾度雨停我愛自己

晚上聽歌,聽到楊乃文這首,夜裡聽,感覺清柔。

歌詞真美,尤其「一霎風雨我愛過你,幾度雨停我愛自己 」,點出情傷後「怕見飛花,怕聽啼鵑」的小心翼翼與看透,很有一語道破的功力。


我離開我自己

演唱:楊乃文 作詞:邱瓈寬 作曲:陳曉娟

因為明天還剩一寸記憶 淚水染紅眼睛
所有的過往還燦爛無比 卻不可及

對世間的離別深信不疑 因此才會相依
沒等看見年華流失散盡 就變灰燼
你問我發生了什麼 無光的夜不動聲色
心似淬火不能觸摸 溫柔無因果

用天真換一根煙的光陰 我離開我自己
像倦鳥歸去留下的空寂 安安靜靜

一霎風雨我愛過你 幾度雨停我愛自己
如何結束一身冷清 夢來了又去

安安靜靜

iPhone 是好伴侶

Image
前天等著接女兒放學,還有一個小時空檔,本想到學校附近的Starbucks喝杯咖啡,卻因路口紅綠燈壞掉,路上塞車。因為距離不遠,天雖有些暗,但無雨,我便把車停在學校,徒步走過去。

不料走出學校,才發現人行道上的積雪已成碎冰,一腳踩上去,毫無支撐,深深陷進染著污泥的碎冰堆裡。我一面猶豫著到底要不要走過去,一面左右張望著有沒有可以往前走的路徑。前面是一排被塞住的車龍,個個探頭或注視著眼前這位女士,披著一頭被風吹亂了的髮,緊緊拉著頸上的白圍巾,站在人行道上左顧右盼,不知所謂。(突刮起的大風,極可能是破壞紅綠燈功能的元兇) 

被這麼多人看著,沒有行動似乎有些怪異, 好吧,時間尚早,在冷風中走路,感受著每一個細胞緊縮的脈動,向來也是我喜歡的,就走吧。於是一路踩著碎冰,忽而向左,忽而向右,時而跳著,時而躲著,想必是個可笑的畫面。

好不容易走到十字路口了,過了馬路就是Starbucks,我卻傻在那兒,不知道怎麼過馬路。紅綠燈壞了,大家依 4 ways stop sign 的規則開車,仍可有序地行進,但行人呢?看那邊啊?好久沒過這麼大的馬路了,別說沒有紅綠燈,有,也不太敢過。站在十字路口,往回也不是,往前又不敢,正遲疑時,對面一位看起來像流浪漢的人,也正要過馬路,於是我趁機跟著他,橫過兩面來車,順利走了過來。

進了Starbucks大門,驚魂未定,正想藉一杯熱咖啡鎮鎮驚,不料小姐大喊:Sorry, we have no power!
頓時,一身僕僕風塵盡成窘態,千辛萬苦走來,竟然落空。再走回去?無論如何得先坐下啊。
坐下以後,趕緊拿出我的 iPhone,進入msn,尋找友人的名字。此時此刻,只想有人陪伴,那怕是為此窘態一起訕笑。於是拍下這張因停電已空無人的Starbucks,寄給遠方的友人。才寄出,便覺有人分擔了這個笑話。

照片沒拍好 ,但友人說在電腦上看很漂亮,他真是愛我................的 iPhone 啊!


P.S/ iPhone 提供了 Beejive 的MSN功能,可以立即傳送檔案、當下所拍的照片、及聲音檔。離線訊息亦可立即收發,省下發送國際簡訊的費用。

P.S/下面這張是上午尚未完全開市的Chinato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