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鵬程老師新書《中國文學史--上》簽名花絮


學弟知道我迷龔鵬程老師,特地買了龔老師的新書送我,不但代請簽名,而且說了一堆讓我笑著入夢的話....(讀文學的是不一樣...^^)。-



學 弟: 今年台北書展的訊息,
學 弟: 龔老師的新書
學 弟: 中國文學史----上卷
學 弟: 新書發表簽書會
學 弟: 妳要來一本嗎
學 弟: 我可能會去
flower: 呵...好啊
flower:請他簽名
學 弟: 要簽給~~?
flower:如果請他簽...給花..會不會很奇怪?
學 弟: 不會吧.
學 弟: 現在用的名字咩



   ↑ 龔老師正在簽給我的書

flower: 老師有沒有覺得奇怪?
flower: 給花??
學 弟: 有
flower: 呵...
flower: 有問嗎?
學 弟: 我說花他就頓了一下...
學 弟: 他..等我說另一個字...他大概以為是兩個字
學 弟: 我就說就"花"單名
學 弟: "她是我淡江的學姐"

學 弟: 我剛才比較一下兩個簽名版本
學 弟: 他簽妳的比較認真
flower: 哈哈...
學 弟: 簽我的就很隨便
flower: 那有可能?
學 弟: 有...
flower: 真的嗎?
學 弟: 排我前頭那位男士...他只簽他的名字三個字
學 弟: 還用原子筆
學 弟: 我是排第二個
flower: 嗯?
學 弟: 簽我的...是只簽了我的名,...沒有"給"字
flower: 呵呵..
flower: 因為你說要簽給某人嘛
學 弟: 地點.也只寫"台北"...少了"於"字
學 弟: 這都是"春秋大義"

學 弟: 我怎麼看書上的簽名,都不像以前他的字
學 弟: 可能是原子筆和毛筆的差別!
學 弟: 現場只備了原子筆,要不然,我看他可能還會用毛筆簽妳的書
flower: 呵..
學 弟: 然後,我們其他人只有拿到原子筆的份
flower: 應該備毛筆嘛!
學 弟: 真的,
學 弟: 他簽這二本用了二枝筆
學 弟: 前一枝簽過妳的了
flower: 嗯?
學 弟: 就收起來,不簽別人了
flower: 呵...
flower: 真的假的啦?
flower: 你蓋的吧
學 弟: 我的是黑色的
學 弟: 妳的是藍色的
學 弟: 很明顯吧!
flower:可能是"花"字用得好...^^





書還沒拿到,但已經從學弟的錄影中略窺內容之精彩。
第二段影片裡說到,每個文人都有兩個出生,一個是時代的出生,一個是作品被重視的出生,杜甫的精彩並不發生在唐朝,而是因為影響了宋明清三朝才使之不朽。這樣的文學史,不僅看到文風的轉變與發展,更看到文人在當代的寂寞與後世的活出。

期待儘早看到書。

Comments

  1. 把龔鵬程跟胡蘭成放在一起比較,
    Flower小姐會怎麼評價?

    ReplyDelete
  2. 我倒是很好奇,為什麼要把他們放在一起?

    ReplyDelete
  3. 補一段花絮:

    相機的記憶卡最高只相容4G,對我來說4G一直以來很夠用的。書展前一天,去了台北市立動物園,不能免俗的也去看團團圓圓,遵照園方建議,不用閃光,不停下腳步,採用錄影模式來拍照。回來後,沒時間整理,就接著去書展。

    到了新書發表會場錄了第一段後,眼看記憶體似乎不夠用了,我只好忍痛割愛,把團團圓圓給刪了。真是太對不起牠們了。

    由此可見,若把龔鵬程和團團圓圓放在一起比較,倒是高下立判的!

    ReplyDelete
  4. 幸好老師的書展是在後一天,不然也許被刪的就是發表會了!

    ReplyDelete
  5. 上面那位仁兄丟了問題就走了,幸好我沒認真答...^^

    ReplyDelete
  6. 學姐身為龔迷,
    就算再怎麼不相信我.
    也該相信龔老師的魅力呀!
    不是有句格言說:
    吾愛熊貓,更愛龔老!嗎?[躱在蛋殼裡]

    ReplyDelete
  7. 怎麼又有遺作出版?不知是真是假?
    http://www.books.com.tw/exep/activity/activity.php?id=0000017667&sid=0000017667&page=1

    這本我就沒能幫妳要到簽名了!^^

    ReplyDelete
  8. 這麼堂而皇之的出版,實在不太道德,
    以後遺囑還是應該要交由律師執行,不能相信朋友,雖然宋淇講道義,但下一代卻未必。

    就像向田邦子的妹妹拿她生前的情書出版,我也很不以為然,怎麼這麼不尊重死者的隱私?

    ReplyDelete
  9. http://blog.chinatimes.com/dustmic/archive/2009/01/06/365800.html

    這裡是一篇關於龔老師新書座談會的內容記錄,裡面有幾位學者對這本文學史的評論,最引我注意的,當然也是我的老師之一顏崑陽先生的評論。龔老師和顏老師先後教過我文學史和詩詞,他們兩個,從年輕就"逗"到現在,都是「高粱級」的...^^

    ReplyDelete
  10. 知道了!
    我也會去買本.舊曆年來讀!
    唉.蘇童的河岸.古巴革命紀實與宋 韓駒詩文研究入架後動都沒動.我眞是債多不愁啊!

    ReplyDelete
  11. 呵..我也是個債台高築的!

    龔老師這本,續集一直沒消息,不知道會不會就沒下文了?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再談林奕含事件

畢卡索與他的女人們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五)-幸福是對重複的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