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November, 2009

外頭的世界濕得一塌糊塗
附光年詩詞

Image
外頭的世界濕得一塌糊塗。

溫哥華的雨從來不急,只是緩緩沁濕整座城市的每個角落與皺褶,連心裡折疊著的記憶,也被湮濕。這是一個讓人打從心底寂寞起來的雨季。

愛,是在愛人者身上發動
附光年詩詞

Image
在搬Na3的舊文,平常都會把舊文的日期設定在原發表日期,這樣就不會置頂出現在首頁,干擾原來的順序。但搬到這篇文,自己看了也覺有趣,尤其是後面的回覆。重新發佈給大家重溫一下....^^

遇寒則寒,遇躁則躁

Image
01

上週五女兒的鋼琴老師上課前先拉著我說了一小時的話,她說,她知道她如果忍一忍也能過去,但見到我便忍不住想說。

她被自己一位很親近的朋友給辭退了。沒有任何前兆,也沒有任何交待,只在薪津袋裡放了一張簡單的字條,給了一個任誰都看得出來是藉口的藉口(孩子要唸書,沒空學琴了。但前一個星期才花了很多錢買了新琴)。

那個少女不懷春

Image
01

女兒問我,她可不可以談戀愛?(因為有男生問她,可不可以當他女朋友?)我一時真不知怎回答。(十四歲的少女不好處理啊,一個不小心會來個豹變。)

秋天的河
附光年詩詞

Image
也許是秋很深了,天盡頭、路盡頭、人心頭皆蒙著深秋的顏色,鬱鬱寡歡。

看看河,看看清柔的河水把那麼重、那麼沉的木頭浮起、帶走,且無半點喧嘩,便覺人世間許多紛擾,許多情感,曾經有過的允諾或解釋,放到時間的河裡,並無重量。

河,慢慢地流;日子,淡淡地過。

且慰寂寞共飄零
附光年十六字令

Image
大約是2004年吧,或05年,我不小心闖進一個部落格,那是一對情人共寫的部落格。我不明白他們為什麼沒有設權限,也許就像許多匿名書寫個人私隱的部落客,某種程度上有著被看見的慾望。而我也就陷入了偷窥的網羅,像狗仔隊一樣,每天在他人的愛恨癡嗔間穿穿梭梭、探頭探腦。

愛錯亂

Image
這是忽忽闊別戲劇多年後,重登舞台的作品,真是令人十分、十分的期待。可惜我人不在台灣,無法親睹。希望在台灣的朋友們,有空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