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完.....未完

01

這兩天很興奮,因為老網友Ally的音樂網站重新開張,喚起許多回憶。朋友Vera說,那好像是上一輩子的事,的確是,恍如隔世,境幻情真。當年在這裡遇到小少爺、遇到忽忽,都是現實世界不可能認識的好友, 網路情緣,貴乎將散落在四面八方意氣相投的人聯繫在一起,進而成為忘年、忘距的好友。

02

另一開心的事,是看到蔣曉雲復出文壇的消息。蔣曉雲這個名字是大學小說選老師給我的,她說小說真正寫得好的台灣女作家,只有蔣曉雲。當年沒有網路,只能任由這名字飄飄忽忽地埋在心裡。那麼多年過去了,突然看到她的消息,沒來由地便興奮起來。

在蔣曉雲的部落格,看到《都是因為王偉忠》一文,聲明要為眷村這道籬笆以外的外省人記錄人生逆旅,我很感動。曾經有位外省朋友跟我說,他在台灣長大,但從未接觸「台灣文化」,語帶優越。我為此不惜情份,與他辯論--「眷村」就是台灣社會文化的一景!而今看到蔣曉雲的文,更突顯以「眷村」涵蓋所有外省人第二代的生命經驗,是何等一廂情願且粗糙,一如將「艋舺」視為台灣文化之全部。

03

重翻 Italo Calvino的《給下一輪太平盛世的備忘錄》,有一段話也許我曾抄錄過,但還想再抄錄一遍:『在我看來,語言一直被隨意、大而化之、漫不經心地使用著,這使我痛心不已。.....有時候我覺得人類最特出的才能--即用字譴詞的能力--似乎感染了一種瘟疫。這種瘟疫困擾著語言,其癥狀是缺乏認知與臨即感,變成一種自動化反應,所有的表達化約為最一般性、不具個人色彩、而抽象的公式,沖淡了意義,鈍化了表現的鋒芒,熄滅了文字與新狀況碰撞下所迸放的火花。』,這段話所指出的現象,目前網路上的各社交網站或微網誌正完全發揮著。所以我想,個人部落格還是會存在的,留給在眾聲喧譁之下,仍然願意傾聽自己聲音的人。

Comments

  1.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三年約一千個日子不見,就是三千秋,已經很多輩子了。

    對了,我玩了一下RSS,用 Google 閱讀器訂閱妳的網站,結果看得到這篇「不是我 (2010.07.28)」的文章,這是草稿還是已刪除的文章?因為網站裡沒看到這篇文章。如果是的話,代表 blogspot 的 RSS Feed 功能不夠完善,提供訂閱內容時忘記排除草稿或...等各種非正式文章。那就很危險了,草稿也不能亂寫,不然會被看光光。

    ReplyDelete
  2. 那篇是已經刪除的,因為發現那事件愈演愈熾,不想湊熱鬧。Blogspot的RSS Feed 是已經發佈的文章才會傳送出去,草稿則不會。這也是我"吞吞吐吐"的原因之一吧。...^^

    有沒覺得提供RSS功能比較方便??

    ReplyDelete
  3. RSS 很方便哦,在網路世界流連久了,總是喜歡去幾家看熱鬧,經年累積,成了好長一段 Favorite 清單,而若能讓他們的所有新 Update 自己送到家門口,何樂而不為?
    我是用 Google Reader 訂閱,再用 Feedly 去以雜誌的排列方式亮麗地展現文章。

    真的,恍若隔世,怎麼突然間老了,智商還沒趕得及呢!(今天聽到以前長自己沒多少歲的同學結婚,差點沒從椅子跌下來!)

    是我無情,但真的想不起第一次認識花花是在哪篇真摯感人的文章裡了!

    花花在 Ally 家說,他放在門口的照片,少說五年前了吧?
    可以論及五年的記憶,是真的能令人感動的。
    祝幻境能長長久久,來來來,櫃子裡私藏的該拿出來了,冰塊備妥,舉杯望月。:)

    ReplyDelete
  4. 人間一年,網路大概歷經好幾世代了!

    ReplyDelete
  5. 最近處理鄭玄的三禮注,遙想那個經學、注家輩出的年代,也更體會語言、文字的糾葛複雜。而人們由那未察覺的初念升起,到意識層、到語言區,而脫口發聲為語、書寫為字,混雜著不自覺的情緒、表情。這一系列的過程,可曾好好細細觀它?
    匆匆而過,於是失去心念的優雅。

    ReplyDelete
  6. 有些角落很隱密,網站相關程式改了不少才能排除特定地方。但是RSS又是什麼都看到,不妥,得花些時間研究加以控制才行。

    那張照片是七年前擺上網站的,拍攝日期還更早。網站都可以暫停三年再開,照片擺個六七年也沒什麼。

    時間真的過的很快。很多年前我就常說2010年一定要去華沙朝聖,倏而日子將至,我卻還沒去訂行程。

    ReplyDelete
  7. Dear 小少爺,你是從Ally家連結到我這兒的,至於第一次在那篇文留言,我也記不住了。不過老實說,第一次看到你時,知道你未滿15歲,我還真沒想理你,心想:這小朋友是不是跑錯地方了??...沒想到,士別三日,刮目相看啊!...你是所有網友裡,成長改變最大的。(這也當然嘛,當年才14,成長空間無限大...)

    ReplyDelete
  8. 晴陽,咱們這是網上無甲子,寒盡不知年。...^^

    謝謝你對"語言"這事的回應,我總認為語言文字亦如畫,有時該寫意,有時該工筆,有時潑墨渲染,有時裁切格局,而這是需要有練習場的。我把部落格拿來當練習場。

    ReplyDelete
  9. Ally, 我記得RSS可以設定全文或部分發佈,你可以研究看看。但如果你是指程式的隱私,那應該可以放心,現在人大部分都用現成的了,連版型也用現成的,不太會去研究人家的原始碼了。

    我也用Feedy閱讀,賞心悅目。

    ReplyDelete
  10. 我是指想徹底隱藏某一類別。以妳這邊為例是叫做 Label,例如希望 RSS 完全不要顯示「心想」這個 Label;以我那邊來說叫做 Category,我希望 RSS 不要顯示某個特定的 Category,就是秘密世界。本以為修改不難,網路上也找得到一些語法修改範例或外掛,可是應用上去就是完全無效,看來要從程式核心深處修改才行。若是正式的從大門進網站,我已鑽研不少時間將程式修改過,該隱藏就隱藏,權限夠就開放,問題都解決了。但 RSS 又是另一條進網站的路,要修改又要再花時間研究,因為我本就不喜歡 RSS,所以暫時沒興趣多花時間,有時間的話還是補歌比較開心。

    雖然我知道很多人習慣用 RSS,但我感覺相反,我又要開始放炮了。

    你們認為的好處對我來說一點吸引力都沒有。方便?自動送上門?使用閱讀器,要一個個將想追蹤的項目加入訂閱,然後點選每一個訂閱就可以看到其內容,還不是要親自去加入訂閱,親自去點閱。那我平常上網時已經將常去的網站加入我的最愛,只要將我的最愛固定在側邊欄,點選每一個我的最愛,就可以逐個網站瀏覽,行為模式都一樣。RSS 可以訂閱單篇文章或特定類別,但是單篇文章或特定類別也可以加入我的最愛。RSS 當然還有更方便的用途,如整體顯示所有訂閱的新內容,但我覺得差距實在不大。

    不過,我對 RSS 反感的最重要原因是:我認為用 RSS 瀏覽別人的網站內容很沒禮貌。姑且先不論我自行架站,如 flower、vera ... 等雖是使用別人提供的 BLOG 服務,也都花很多心思在網站版面、內容架構、功能改善 ... 等。主人花心思將自己家裡整理的漂漂亮亮功能完善,希望給朋友們一個舒服的環境,然後敞開大門歡迎朋友來訪,就去給它好好的晃晃享受那裡的氣氛。

    用 RSS 就好比偏要從後門或小窗窺視,內容都看到了,但沒去全盤享受站長的心思,等到有要留話時才從正門進去。雖然現在很多人都已接受這種模式,但我就是不習慣,我還是喜歡直接去逛人家的網站。還有,我覺得用 Feedy 更不禮貌,用 RSS 的最初衷應該就是用最 Light-weight 方式,避免程式碼或大量圖片影音拖累,快速拿到內容,掌握最新動態,所以版面陽春。可是後來又嫌版面陽春,所以再套額外的排版工具,有點本末倒置了。這模式我更不能接受,把人家的純內容拿過來,再套別的板型用別的風格來看,那人家還維護網站幹嘛。想看的漂亮就直接去逛人家的網站就好了。

    總之如果能解決技術問題,我還是願意應要求提供 RSS,但優先權會排在很後面,等都沒別的事情想做時才會來研究。

    我應該發篇專文才對,可以叫做:「我討厭 Plurk!我討厭 Twitter!我討厭 Facebook!我討厭 RSS!我討厭 Trackback!我討厭 Pingback!我討厭 ......」

    ReplyDelete
  11. RSS有個最大好處就是,萬一有人停站三年突然開站了,只要RSS連結還在,我們還是可以收到通知,不必勞駕版主四處張羅。...^^

    小少爺跟我都是挑剔的人,我們說好用、可以用,你多少也要參考一下嘛,何必那麼拒人於千里之外?...^^

    你自己網站沒用沒關係啦,但你可以利用RSS訂閱別人的網站,你會發現方便的地方。我自己倒沒有在閱讀器閱讀而沒去人家本站的情形,別人我就不知了

    ReplyDelete
  12. 呵,我是拒 RSS 於千里之外,怪癖就是多了點。我也不喜歡用 RSS 訂閱諸位的網站,都還沒去你網站呢,內容就跑來我這邊,怎麼看都覺得很奇怪。我還是習慣點我的最愛一個一個網站逛,就算逛過去沒有新內容也無所謂。

    ReplyDelete
  13. 啊你是屬牛的哦?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山火下的紅太陽

悲觀哲學家--叔本華

派克的小提琴

今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