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錄/溫瑞安

突然地就迷起溫瑞安這種俠骨柔情的詩來,詩劍化為極端的溫柔,是百鍊鋼化為繞指柔的感動與無可替代。

山河錄 -- 長安

古之舞者......那一場舞後
書生便輸去了長安
那年的容華,叫人怎生得忘
你若是那閉月,舞後便是那羞花
當沈魚浮起,落雁昇起
滿目都是燈迷
我以呵暖呵暖妳
暮色那麼濃
暮色那麼溫柔
而我又急著要走
急著要走......



.......古之舞者,玄衣更霜
妳髮色多麼柔
像一朵黑色的芙蓉
在水流裏散開而落
妳抿嘴笑過多少風流雲散
皓齒啟合過多少漁樵耕讀
但我是誰呢?妳知否
我便是長安裏那書生
握書成卷,握竹成簫
手搓一搓便燃亮一盞燈
握刀握劍,或訣或別
妳且容我將緣份留下
七世三生,永恆不變

.......古之舞者,玄衣更憂
也只不過換回來  傷憂一點
愛情一點,關懷一點
絕望一點,美目流盼一點頭
妳是黃葉,當知秋風
妳在青樓,當知管弦
我在這二十世紀古典的燈下寫詩給妳
才發覺古典有多遙遠
這首詩像心中的一個秘密
永遠也無人發現。
伐木成舟,毀塔成石
輕船石塔,落花滿地
妳抿嘴笑,清麗的一抹
是載走江湖抑或我?

古之舞者......玄衣更憂
時日無多,我緊緊握著妳的手
緊緊追問,妳在何處
妳是誰呢?是黑髮還是白衣
是風景還是河山?
當窗對著窗
無限對著無限
無邊哀愁,盡在心頭
曾是愛妳,曾是偷偷以思念初戀妳
妳回眸巧轉,笑成春水一遍
像自然的雪崩
或美麗的沈吟
我驚動的同情
我竟沒見過妳
妳相信不相信?
堅定的愛是無需見過的
正如我的俠情
生活在古代的城裏
夕陽低吟在落寞的情懷裏
已過了歲歲年年.
如果我見到了妳......

.......古之舞者,我忽然想到死
像等待再生
就像等待一些驚喜.
在暮色裏我的濃情
遠在千萬里外姑蘇起來.
妳笑笑不再言語
我寂寞和急
寒夜淒冷一片
妳左手裏的是什麼字訣?
右手是第幾招瀟湘?
白衣,當許多江湖不再
我叫我狂如何狂
叫我老如何老
叫我青絲成霜
叫我白髮成鬢,心成冰
千萬里外胡笳也哭了
長安千萬擣衣聲
妳是萬古雲霄
我是那羽毛......
長安不在,襄陽不再
城呢?向陽在不在?
我叫一管竹吹盡了江南
是乍逢?是未遇?
像一朵花驚起了一陣江湖

古之武者......玄衣勝雪
千萬度湮波
回首處,不是霧
而是那半生半隱半蔽
另半生似行似動
懷念中的關懷
幻滅裡的武林
最易令人作美的慟哭
當許多事都過去時
妳之一舞,許多情愁
而世間事,向誰訴
白雲?蒼狗?......

.......古之舞者,玄衣更絕
那一彎明月,看過多少格鬥
多少位英雄,站著死去
笑著挺身,哭著故土?
人到三十後
不能想江湖
武林那麼遠
是俠也斷腸
而世間情是一棵
恩恩怨怨的樹

古之舞者......當風煙過去
再來的是什麼......


山河錄 -- 黃河

是曰:
我的歌是一道靜靜的水流穿出幽谷
本是悠閒,而後激越。越是荒漠,
越是悲壯。轉轉折折,許許多多匯
合後,化成一條萬古雲霄萬古愁的
身姿,浩浩蕩蕩地唱:

我是黃河我是黃河
我的悲傷是千萬人的悲傷
我的歌是千萬人的歌
是我是河  我是黃河
我是黃河我是黃河我是黃河我是
黃河......

流動是可喜的
成為一池碧潭卻是.....
在所有的冬樹裏
我是風,自湖水的衣襟摺過
在一棵枯枝間停留
驚見兩掌紅紅而纖小的葉.
我是幽靜的水流
上可以幾千萬里
成千軍萬馬的降臨
下可以成瀑布
把岩石沖激成沖激的岩石
那我就化身成人吧
殺身成仁,風湧雲動
在斷崖上,斷日下
一件白衣蕩蕩的飄

輕愁是美好的
可是執著呢?.....
在大夢中,我是那尋尋覓覓
叩訪驚喜的人。究竟誰是
俠骨的真?今天我寫詩
明天我路更遠
從等待到驚喜
到迷惘得在暮色裏摘花
在蒼然中回首
看月窗前的自己和她
不甚清楚。我今天要走
明天雪雨動林
在遲了千百年後今宵
我們於風塵中相見
僅僅讓君子知道
許多感動因年齡而不再
我難以再作悲傷的流露.....
而今大江一重,擱在身前
兄弟,讀您的詩才幾行
大江己寒.....
今天我送妳
明天路可以遠至逍遙千里

冷漠是可喜的
真摯的一驚呢?
在全然的黑暗中
風和風在呼嘯葉子和葉子在回應
我感覺到你就是和我走那
不了解長路的人。
沒有關懷,不說一句話
怕更受傷、怕沒有風、沒有溫暖的黑暗;怕一朵花謝和她的開.....

燈乍亮,妳還是端坐在千萬人中
那麼脆弱而易受傷
或作嗔喜,或作自衛而笑.....
而千萬人中,我就渴望那麼一眼
千萬年中,我生來就為等著
千次萬次中,就白衣那麼一次
當杏花.煙雨.綠水江南岸.
當我詩篇背後透出銀色的字
妳喜悅不喜悅?

感動是可憂的
而我年歲悠悠......
就化身為枯藤松柏吧
我更長而倦的守望
在許多敬佩與不敬佩的目光中
妳的了解更是抹不去的一筆.
容顏可以秀動娥眉
我是多麼嚮往那綠水的情懷
妳縱化為悄悄的女魂
小心我便是那珍藏古鏡的書生
把妳攝入鏡中,是時是候
便輕聲一聲二聲三聲呵暖妳
要妳出來伴我長夜枯燈
我一劍西來
妳衣裙裊動
那麼小小的可愛
流過庭院
我在寺中抄經
而明天要練拳易筋.....
春山愛笑
明天我路更遠

馬蹄成了蝴蝶
彎弓射箭,走過綠林

我是那上京應考而不讀書的書生
來洛陽是為求看妳的倒影
水裏的絕筆,天光裏的遺容
挽絕妳小小的清瘦
一瓢飲妳小小的豐滿
就是愛情和失戀
使我一首詩又一首詩
活得像泰山刻石驚濤裂岸的第一筆

我的筆又苦又尖
夢是可喜
愛是可憂
我還有靜靜的玄關要迎送
妳聽我步履遠去
我送妳迎風
浩浩蕩蕩,長洲巨灘
九洞庭  九太華
括蒼到點蒼,我的金剛經
比出閘時更勢若滄浪
我是那自出陽關的第一水
從柔情傳達給我激情
剪刀峰,大小瀧秋飛瀑
一氣呵成而瀉千里
我的歌不盡
上可以九萬里而不止
下可以.....

我還是那不應考而為騎駿馬上京的一介寒生
秋水成劍,生平最樂
無數知音可刎頸
紅顏能為長劍而琴斷,寶刀為知已能輕用
有女拂袖.有女明燈.有女答答
砌茶還是茗酒
為劍可以白衣
可以飄行千里
而我正有遠遠的路要走.....

是越來越近吼聲了
那是沒有終止的衝決
崩卻原是蒼茫灘上的
一夫當關,狠命一守
氣勢自出,歲月愈久
我的京試愈垂青史.....

這首詩我不停而寫
才氣你究竟什麼時候才斷絕?
水聲更近,天涯無盡
在此訣別,紅顏知音
那在雁蕩的飛躍之君子
那燭光中仍獨挹清芬的秀顏
幾時才在明月天山間
我化成大海
你化成清風
我們再守一守
那錦繡的神州.....


山河錄 -- 西藏

我要結束了.
像寒冬裏互不相識的人
輝煌卻往往等待早夭
我們的天空裡沒有星

在邊疆許多戎馬,許多旅人的篝火
許多馬畔的煙息,落日依舊長
圓.長安遠.阿爾泰山
常年積雪.
如果積雪是偉大的景
靜寂就是偉大的悲劇了
從匈奴的殺伐,鮮卑的金甲
俄韌的彎刀,突厥的蹄風
回紇的號角......中國啊我的歌
透過所有的牆
向您悲沈的低喚

我化裝成苦行僧
托缽去了西藏
在風雲際會的邊疆
只有飛砂長騁才有真實的感覺
年少時奔行於大漠
喜歡風砂迎擊你的胸膛
敝開衣襟,感覺到在阻力中的活著.
年長時你走在沙漠
風砂是一道無形的牆
感覺到背囊重墜
年老時你坐在大漠
天變無盡,時幻時真
風砂狂飆地把你覆蓋掩沒......

所以就說:古之舞者......
第一場舞時
有誰看見?
西藏沒有冷漠的笑容
只有什麼都說了的天空
孤寂便是最後的沈默了
我聽到一匹馬受傷的長嘶
在天際.
我說我近楚水而悟
在大風袖裏變更
在漢碑旁體悟堅石
在秦火裏讀書
寫到山窮水盡
居然還有山河錄第十
這就是最後一次械鬥了
長街喋血.我說:誰是子夜裏的領袖
在寒冷如冰的城心
和一個剛相識的人
踏步而去.

我仍是以刀刻一般的懷念
割無盡的青山以及目無餘子的牆
望見古老的高台城
像世界的脊頂;我匍行萬里
笑說天涯.卻見那千山萬山
原來都是宇宙間的一個無情

我就說從典麗寫到荒漠
已完成了一頁橫空的青史
西藏只是悲哀的地點
彷彿加上一些西出陽關
的寒涼.冷月當空
總是有些
胡笳簫索.

我們說分手
走到偏僻處
就是另一生的開始吧.
我在魏晉為清談
妳在竹林為琴

古之白衣人......誰先遇見誰
誰就要先答應
等那書生一生
誰人已舞盡江南柳岸月.....
寫到這裏,或說我借古典還魂
我說不如是借中國吧
或人說我自命為俠
我說誰願俠情只成了古遠的回音?
一點難能的操守便是被抨擊最多的劍
那就讓我死吧
換來一場懷念

有人說怎麼用長安江南自名
我說那是你看不出原因吧
有人說黃河長江怎麼看不見河流
我說那是你心中僅止於一道流水嗎
有人說崑崙峨嵋山不像山
我說我若要寫山
不如寫飛躍千仞
那才是山的動靜......
有人說不出話來
於是我乘機寫下了武當少林
當然有人看作一部武俠小說
不妨笑的開懷,世事豈願我意?
想天下痴痴錯錯者舉袖遮日
而太陽不獨照一面
城上女牆知道
女牆上的旗桿知道
就算是武俠流傳於民間
首先也得被庸人詬病數十年

那我就想起墨翟的冤悲吧
城樓洒血,寒鴉西盡
為求一點正義兼愛非攻
燒書誅殺,沈冤幾千年
我就趕赴一場冷冽枯寂蒙古吧
魂兮歸來的三招大呼
然後沈沒成了枯寂的磐
最後寫成西藏
彷彿離中原遠了
而我確實從邊塞而來
而我確實從邊塞而來
讓我在唐為詩書
在宋為岳軍
在明為東林
在清為革命
我彷彿有許多要求
因為要把握許明媚
我彷彿有許多獲得
其實更重要的是放棄......

最後我還是邊塞西風冷的斜陽吧
那悲哀的頭顱擱淺在山外
我讓我曾經傲笑過三山五嶽
不留行於五湖四海
而我曾深烈地愛過
就讓我沈沒吧
再浮現時
又是另一次璀璨的圓



須文蔚評介:


本詩選自《山河錄》一書,是七○年代膾炙人口的武俠詩代表作。而隨著溫瑞安出走海外,武俠詩也幾乎在台灣成為絕響。
在溫瑞安的心中:「詩和劍的結合,在中國古代歷史上是有傳統的。李白、杜甫、蘇東坡……可以說他們身上的俠之崢嶸都是從詩中顯露出來的,詩可以是文學層面上的劍。我一直覺得我寫詩,所以讓我的文字自成一派,會讓讀者有耐讀的感覺。」事實上,溫瑞安追懷古典與江湖的詩風,確實十分耐讀,特別是藉由武俠充滿危險的環境描寫,配合充滿古典的意象,交錯著異常緊張的氣氛以及溫柔的情感,轉換在古典與現代的時空中,更使得這首情詩,讀來更顯得柔情似水。

齊邦媛教授在〈以一條大江的身姿流去〉一文中,指出,《山河錄》中同名章節和各詩的標題,「長安」、「江南」、「峨嵋」、「崑崙」、「少林」、「武當」……很明顯地是寫故國山川。但開篇詩人理想化的「我」即已由遠古舞到「這二十世紀的燈下」,傾訴他對那「沉魚落雁,閉月羞花」的白衣黑髮女子的戀慕。年輕的詩人似乎是故意用舊小說中描寫女子美貌的老套來點出他追慕的特質。齊邦媛教授解析出「長安」一詩,作為一首情詩,真摯動人之處。但如果從政治詩的角度解讀,「長安」作為中國古典詩中永恆都城的象徵,這首詩似乎談的更多的是故國之情,而非單純的「世間情」。讀者不妨細讀最後一段,作者焦躁的是:

人到三十後
不能想江湖
武林那麼遠
是俠也斷腸
而世間情是一棵
恩恩怨怨的樹

當選擇奉獻,卻發現無從著力,連大俠都為之斷腸,相信是七○年代熱血青年的時代感受?

Comments

  1. 星辰,Here you go!

    希望妳喜歡,因為我也喜歡。...^^

    ReplyDelete
  2. 黃葉 秋風 應是來自范仲淹
    碧雲天,黃葉地,秋色連波,波上寒煙翠。
    青絲成雙則來自李太白,朝如青絲暮成雪。白衣為劍,是李白俠客行,取自事了拂衣去,千里不留行,功成身去也!
    長安擣衣聲 ,不用說的,也是李仙手筆!
    千里外胡笳出自李陵答蘇武。
    至於洞庭首鳴乃唐 張九齡之氣蒸雲夢澤,波悍岳陽城。
    還有宋之岳軍岳武穆,奉旨填詞井口則有柳三變。

    溫瑞安的山河錄 應當譜成歌曲來唱的!

    也給花喝采!

    ReplyDelete
  3. 輕五,謝謝。知音難尋,浮一大白?

    ReplyDelete
  4. 輕五,你可以寫出這種詩,更青出於藍,有機會試試?
    我正與二難兄學詩呢!

    ReplyDelete
  5. 溫瑞安,這名字好久沒聽到了。當年那群習武寫詩的人裡,我印象最深的是方娥真。

    ReplyDelete
  6. 我知道溫瑞安是很大以後的事,方娥真倒是很小就知道。第一次在圖書館借書,就是看她和琦君的,只是不記得書名和內容了。

    想不到她和溫瑞安有那麼一段感情,想著他們的情感,再讀山河錄,有一種很深邃的感動!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山火下的紅太陽

今夏

悲觀哲學家--叔本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