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信往事盡成灰-與光年談舊日記


前幾天與stone和小楓談到寫日記具有療效,但這些療癒過程留下的痕跡,也將成為日後的呈堂證供。當時空轉移,這些日記留或留?與光年兄、天秤亦曾就此事討論。

Image /by Arshile Gorky/Diary of a Seducer
日記 / 光年
Post by Dreamylibra at 4:25 pm under buzz lightyear,文學。創作
明天我就要出嫁了
整理陪我長大的房間
心中有不捨的離情
翻到一本日記
藏在抽屜底的角落
往事一幕幕重現
椰林道上手牽手的散步
杜鵑花前第一次的接吻
雨裡兩人濕透身的狼狽
一頁頁
寫著
青春少女初戀的情懷
記著
我和他那段點點滴滴
那些歲月那段日子
中秋月下的分手
楚痛再一次讓我流淚
明天我就要出嫁了
我發誓做個
全心盡職的妻子
我期望有個
幸福美滿的未來
我想向過去道別
許自己一個全新的開始
然而
熱淚裡
我發覺過去已
深深滲入我的骨頭
沉澱成我的心肌
一段
和未來沒有交集的過去
一個
獨有卻無法分享的秘密
與我再也無法分割
割了
我不再是我
日記啊
日記啊
我究竟該不該把你燒了﹖
37 responses so far

37 Responses to “日記 / 光年”

  1. floweron 30 Apr 2011 at 5:02 pm1
    看到光年兄這篇,又想起來我也有一篇類似的文,跟舊日記告別的。不過,我那可是血淚斑斑,沒這麼含蓄。可見光年兄揣想女人心情,還有那麼點兒距離。
  2. 光年on 30 Apr 2011 at 7:36 pm2
    哈哈﹐有道是曾經滄海難為水。光憑想像﹐微不足奇的感情經驗﹐是很難達到花花刻
    骨銘心的境界。地攤貨比名牌﹐難免有些距離。
    不過話說回來﹐血淚斑斑的黛玉焚稿﹐或許並不是每個女人共有的遭遇。
    我不以為花花是個肯和舊日記輕易告別的人。或許是因為有些秘密寫得太詳盡﹖
    我這篇寫的是想像的日記本。妳告別的日記本﹐有血有肉﹐我默哀一分鐘。
    妳那篇日記祭悼文還在嗎﹖血淚斑斑﹐該不至於跟日記本一起殉情了﹖
  3. floweron 30 Apr 2011 at 8:08 pm3
    那種心情,還真是黛玉焚稿。(所以每次讀紅樓夢讀到這一段,都哭得一塌糊塗,那裡肯信那是高鄂編派的?)
    如光年兄所說,那文當然還在,日記也還在,焚稿的動作作了半天,火卻一直沒點著。只是現在看來也不怎麼血淚斑斑了。小女生,什麼事情都可以幾經生死。心疼的是那個心情,倒不是事態本身有多壯烈。
    我想說的是,光年兄能體會到女生在出嫁前,才暗暗地與前一段感情正式告別,這是經驗之談還是有所聽聞?
  4. 光年on 30 Apr 2011 at 8:58 pm4
    咦﹗剛一會兒前﹐還說光年揣想女人心情和現實有距離。
    這下子可說實話﹐覺得光年故事編得挺逼真的﹐難分真假。
    呵呵﹗就讓妳慢慢揣想吧。
  5. floweron 30 Apr 2011 at 9:44 pm5
    嗯,這就是我的目的啊,寧可我揣想,也不要您揣想…
    (轉移焦點,免得有人”揣想”我的祭悼文…^^)
  6. 光年on 30 Apr 2011 at 10:01 pm6
    哈哈﹗原來夢幻咖啡廳有個感情詐騙集團﹐幾個騙子互相騙來騙去。
  7. floweron 30 Apr 2011 at 11:37 pm7
    這就是夢幻之所在啊!…^^
  8. Dreamylibraon 01 May 2011 at 10:00 pm8
    這樣說來我不是成了詐騙集團的總裁了? :27:
  9. 光年on 01 May 2011 at 10:38 pm9
    現在想想﹐光年的粗枝大葉﹐體會女人的細膩敏感﹐還真有些後知後覺。
    如今賓拉登死了﹐世界和平也該有新的希望。
    光年更希望感情受傷的朋友﹐今晚一覺痊癒。
  10. 光年on 04 May 2011 at 10:11 pm10
    其實每個人都可能有段過去的情感經歷﹐只是深淺不同﹐或許長短不一。
    沒有人願意扮演一個替身的角色﹐也沒有人不計較和一個影子競爭。為了力求進行式婚姻的完美﹐有些過去的情感秘密﹐就面臨保留或割捨的掙扎。
    該怎麼辦﹐或許沒有標準答案。因為每個人對愛的定義不同﹐對不完美的容忍程度也有差異。再加上婚姻是兩個來自不同軌跡的個體。
    無形的腦海記憶﹐人無法片刻處置。但有形的相片﹐日記﹐信件﹐或舊文的處置﹐常常是許多人面臨生命轉捩點必需面對的難題。
    當時我寫這篇文﹐就是希望能刻畫出一個感性的人﹐處於婚前抉擇的兩難。
    轟轟烈烈會不會加深抉擇的難度﹖刻骨銘心會不會轉變抉擇的結果﹖
    現在我有些好奇﹖還需要再揣想揣想。
  11. floweron 05 May 2011 at 5:13 pm11
    啥時能揣想出個結果?
    所謂慧劍斬情絲,日記本大概是最後一根絲了。(我是把照片貼在日記裡的人)
    年輕時常有人問,遇到火災第一個搶救什麼?我的答案總是:日記本!
    所以,真有什麼狀況要焚稿,無論如何也擦不下火。
    我個人覺得轟轟烈烈與刻骨銘心都不會影響抉擇,但性情會影響。譬如天秤,直到如今仍保留當年的日記,這無關與對方的情感溫度,而是對待自已的態度。有人什麼都不留,認為最後留在心中的,就是值得記憶的,忘了的,也是不必記的。
    要不要焚稿或許也根據對未來配偶的了解,知道對方眼裡容不下沙,那還是燒了好,以絕後患。或是放在一個安全的地方,永遠不被找到。
    我大學的好朋友,結婚前把她的日記放到我這裡;我自已則把所有日記放在娘家,只帶了一本在身邊(記載了父親過世的事)。
    之前說告別日記,我的告別方式是:不再寫了。(所以才血淚斑斑啊)
    當然,最後還是又寫了。…^^
  12. 光年on 05 May 2011 at 9:30 pm12
    天秤承認‘消逝在時空裡的記憶吧’的故事部分屬實﹐保留相當的彈性﹐必要時只承認和朋友曾經逛過百貨公司。
    愛恨一線隔。越是轟轟烈烈﹐越是刻骨銘心﹐分手或許傷得越重。酸甜苦辣﹐百味雜陳。變質的記憶﹐充滿愛恨交錯﹐取捨終歸還是兩難。
    我大學有個同學﹐天天談戀愛﹐次次轟轟烈烈。每次都發誓﹐今是昨非﹐最終還是被明天否決。畢業時大家送他一張照片﹐孫文的橫匾“博愛”。
    所以說﹐愛情即使轟轟烈烈﹐也不能保證刻骨銘心。每個愛情故事都有自己的顏色﹐經歷殊異﹐很難一概而論。
    妳大學同學敢把日記託付給妳﹐這可是超越姐妹情。恐怕是一對雙胞胎生到了兩個家庭。
    哪天她成名了﹐變成第二個張愛玲﹐會不會擔心起她的日記本呢﹖呵呵﹐不曉得這樣講算不算挑撥離間。
  13. floweron 05 May 2011 at 10:56 pm13
    不知您相不相信,直到如今我都沒有打開她的日記?我自個兒日記沒帶出來,卻把她的日記帶了出來。
    我朋友不多,但個個肝膽相照!!…^^
    我有位學長,在婚禮中接到前任女友電話,居然抛下新娘與婚禮直奔前女友住處,鬧得轟轟烈烈。
    張愛玲小說裡,曾提到結婚是一種自殺,指對前段感情的最終心死。有些人在感情裡自由來去,不牽不掛,但有些人卻非要藉著外在因素的強迫性,才能忘却舊情。男人如何我不太知道,但我知有人婚後好多年,還在梳爬當初的抉擇。
  14. floweron 06 May 2011 at 10:10 am14
    突然想到,對噢,我可以是宋淇,但難保我兒子不會變成宋以朗….看來,要不就大義滅親,先把兒子宰了,要不,就只好背義,毀了日記!
  15. 光年on 06 May 2011 at 9:27 pm15
    語不驚人死不休。感情用事的人一旦走極端就很可怕﹐當她的兒子更可憐。哈哈﹗妳那同學最好別成名。
    妳那個學長婚禮上的故事﹐好像是在演韓劇﹐有騙人眼淚的劇情。
    與朋友肝膽相照﹐重義氣﹐算妳女中豪傑。不過女俠與人過招﹐怎就有點不分青紅皂白﹐殃及無辜。
    當初將日記本託付別人時﹐一定當成天底下頭等大事。如今事過境遷﹐裡面的秘密或許不再重要。
    船過水無痕﹐舊景雲煙散﹐埋頭向前行﹐直到路盡頭﹐這就是人生途旅。
    血淚斑斑終將消跡﹐還是在色褪痕隱之前﹐先偷看一下日記好了。
    噓﹗
  16. floweron 07 May 2011 at 12:38 am16
    嗯,跟我同學說好了,為了不要挑戰我家兒子的人性,她決定不成名了!…^^
    我有殃及無辜嗎?您確定那真是無辜者?
    下午翻到天秤另一篇舊文(我們怎麼如入無人之境?)
    http://dreamycafe.com/wp/?p=432
    說的應該就是分手與抉擇的心情。我那篇血淚斑斑的告別往事,與天秤的內容大同小異。女人想的,大概都差不多。
  17. floweron 07 May 2011 at 12:46 am17
    對了,下午聽李宗盛的歌,歌詞裡說:在愛裡戀舊也不算美德。(常看舊日記也不算美德…^^)
  18. 光年on 07 May 2011 at 9:00 am18
    呵呵﹗李宗盛的歌有迷死女人的魅力。深沉的音調﹐唱出已然停格的淒涼。
    人生如夢﹐來到世間一場﹐就像賈寶玉神遊太虛幻境。
    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與幻境較真﹐浪費力氣。夢裡執著﹐到頭來一場空。
    祝花花母親節快樂﹗別讓兒子看出妳大義滅親的本事。
    天秤﹐母親節快樂﹗
  19. Dreamylibraon 07 May 2011 at 3:31 pm19
    我把花花送光年大哥的歌加上了語法重貼就可以馬上聽了 ^^
    前些日子跟國中同學在臉書重逢, 她提起我當年出國時把一疊日記交給了她保管
    一晃眼二十多年過去, 中間甚至還因為幾次搬家失去了連絡以至於我根本不記得這件事了
    據說那些日記她一直幫我保存著, 直到五, 六年前以為這輩子都不會再相遇了才資源回收
    以前那個年代沒有網路, 任何事情都是一筆一劃的用筆寫下來, 久而久之竟成了另一種負擔
    這些年來面對自己的文字從自怨自艾到可以完全坦然的接受和面對無非也是一種成長的過程
    這裡所寫的東西大多不是親身經歷就是看到, 聽到或是想到的
    所以那篇消失在時空裡的記憶中哪些部分是屬實哪些事情是想像大家可以自己去猜
    好笑的是本來我那天的回覆是有說明事實跟想像的部分, 可是後來又想還是不說好了.. 8)
    謝謝光年大哥的祝福, 也祝福全天下的母親都快樂!! :heart:
  20. floweron 07 May 2011 at 5:07 pm20
    妳也把日記放同學那裡?呵呵…女生喜歡玩交換日記嗎?
    這些看來天秤其實有寫小說的天份耶,有空多練練。…^^
    謝謝光年兄及天秤,同樂! :32:

Comments

  1. 我記得跟花花討論過這件事,搜尋「日記」,只找到這篇:
    http://asflower.blogspot.com/2008/10/msn-multiply.html
    花花說要另寫一文回覆,但找不到妳寫的那篇。

    看不太懂上面的詩究竟是誰寫的?光年兄?Dreamylibra?還是buzz lightyear?

    ReplyDelete
  2. 光年兄=buzz lightyear.
    詳見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下面的回覆。(幸好我有預先作功課...^^)

    Dreamylibra是夢天秤,她幫光年兄”運”文,貼在自個兒家。...^^

    ReplyDelete
  3. 我自個兒也忘了寫在那裡,找了一下,不知是不是這篇開始一段新戀情?因為日期最接近。

    ReplyDelete
  4. 煩問光年兄,寫日記嗎?

    ReplyDelete
  5. 星辰﹐

    既沒有節奏﹐又沒有韻律﹐還被稱作詩﹐真令人臉紅。這種文體我還是叫‘短句隨筆’吧。

    Winderster﹐

    我在上高中大學時﹐曾斷斷續續寫過日記。出國(不是出嫁)前為這些日記本為難好一陣﹐回頭看看覺得自己過去其實蠻幼稚的﹐可是要毀掉它們心裡又實在捨不得。結果把它們藏進一個紙箱裡﹐上面再覆蓋一些大學的上課筆記本偽裝。幾年後回國﹐尋那紙箱卻再也找不著﹐可能父母在搬家時整箱都被當成廢紙扔了。出國後﹐我就不曾再寫過日記。

    ReplyDelete
  6. 原來光年兄也有”少男懷春”的一段,呵呵...

    不知道那些日記有沒有被人撿去,那天要是光年兄有了文名,說不定舊日記還會”出土"...^^

    ReplyDelete
  7. 光年兄的"隨筆"也是很精彩!:)

    我還是對舊日記的存在覺得是芒刺在背,感情事是其一,如果有什麼秘密,被人發現也是不太好的事。

    ReplyDelete
  8. 就是因為舊日記的存在有它的隱在危機,所以才會左右為難嘛!麻煩是可預知的,但是不是有勇氣為了怕麻煩而將多年”心情”毀於一旦(付之一炬或丟棄),就是懲結所在。

    不過現在好辦多了,都寫在電腦上,而且寫在網路裡(不是自己電腦),要被”查獲”的機率應該小得多了?...所以現在寫日記,更可以無所忌憚?...^^

    所以光年兄也可以考慮重新開始寫日記了...^^

    ReplyDelete
  9. 我如果沒記錯,winderster是沒寫日記的,他主張能記住的就是該記住的?...^^

    ReplyDelete
  10. 我昨天看到花花在某篇舊文的留言裡也談到書寫的心靈療癒功效,可是現在想不起是哪篇啦。(也許等下該用"書寫 療癒"之類的 key word 搜尋一下)

    我是在想日記的<有無心中預設的觀看者>的這個問題。
    理論上來說,寫日記是並沒有預設觀眾的;但我覺得實際上每個寫日記的人多少是隱密或開放地預設著某些觀眾的存在;或至少,書寫行文時也許會採用書信式<語氣>,好像在對著某位聆聽者發抒自己的心意。

    舉個極端一點的例子,孩子們在日記裡抱怨父母不合拍、不理解自己、或管教方式很低劣....之類的,則這孩子內心深處沒有暗暗期望這日記能被父母<偷窺>到,進而達到傳遞我之心意的目的嗎?

    我自己承認好啦,我小時候還真用過這種<劣技>來跟爸媽溝通哩! :D 反正小孩子一定普遍有一種經驗:好像自己不管打啥主意,都會被爸媽發現?那乾脆逆向而行,做個會盡早被他們發現的姿態,這樣不就很快完成了傳球的動作了嗎?我若想離家跑到外地去上中學(小學畢業時我很想離家,反正就充滿了流浪的想像啦),那就故意找個本子寫段充滿盼望囈語的詠歎調,然後假意把它蓋在家裡某眾人必經之處....,大概就是這種招數啦。 :D


    回到真正是當日記來寫的日記。
    就算自認為再隱密,但所有的書寫,我認為多少都是已經有對象才產生的。心象、實象,都可能;但就算是心象也多半是某段人世風景的投射。

    拿到網路上來寫,應該也是差不多吧。最低調的人應該也開放了某種<某天總是會有某個陌生或不陌生的人,路過此地而讀了這些紀錄>的微小可能性吧?!

    所以,有了對象的書寫,難道就真會扭曲了真意嗎?(這是質問我自己前兩天寫的:只要是意識到有對象的書寫或發言,其實就開始失真)

    其實也可能是:因為意識著對象的存在,所以更加<刨真>、盡力求真.....?

    ReplyDelete
  11. stone 這種條理透徹的敍事功力,真令人佩服。好像我說了一堆渾話,到妳這兒才清楚起來...^^

    日記的<有無心中預設的觀看者>的這個問題,擴大來談的話,就是人有”被看見”的慾求的問題了。

    說實在的,寫日記被看見,而後因為被看見而引發的一連串效應,還真是我爸啟發我的。起初寫日記並沒想到會不會被看見,只以為標上”日記”就代表了神聖不可侵犯,不可偷窺。一直到被我爸看到我的日記,而且還鬧了一頓,我才體會也漸漸摸索了箇中三味。

    寫的時候未必預設了讀者,但的確會在某些時候有著不得不把日記公開的衝動,好像對某些事情的看法、感受或委屈,非得藉著厚厚一本日記才得以說明。

    所以啊,大學時就想著把從小到大的日記拆散來,一個一個tag,裝訂成冊,作為”遺書” (大概也是明白日記曝了光也沒臉見人了,只好一死以避之。)分寄給各個相關人士。

    寫日記到最自由的時候,我個人經驗是在網路上上了鎖的部落格裡書寫。明明確確知道除了自己沒有誰能看到或找到,這時候的書寫很盡情無憚,完全無後顧之憂。但有趣的是,一旦察覺連心中設想的讀者都不存在時,竟也就沒有書寫的動力了...我的日記好長一段時間又是有一篇沒一篇的了。

    所以,stone所提的「有了對象的書寫,難道就真會扭曲了真意嗎?」這問題,提供了我另一個反思:書寫對象的存在或許有其必要性?

    ReplyDelete
  12. stone跟花花把寫日記的人的心聲形容得好好,
    因為假想有人在看,如果寫的不真,反而像在說謊,所以花花說的書寫對象的存在好像也真的有必要性。

    ReplyDelete
  13. 星辰,
    我想,是因為stone跟我都有多年寫日記的習慣吧?所以對種種心情都有其歷程。

    我好像聽過一個故事,是故意把自已的日記佈置成無意中被對方發覺,達到”轉告”的目的。
    (西安事變中,似乎老蔣用過這招?...^^)

    ReplyDelete
  14. 老蔣的日記 從頭到尾我就認為不是真日記而是某種意識型態的政治宣傳!
    那個不算的好不好!

    日記當然最後的目的就是以待來日, 自己可以看年輕的時候幹了甚麼糗事,有何動念起心..至於拿來遂行其他"不該"有目的 那可是另一議題吧!

    ReplyDelete
  15. 喔!原來我小學畢業時跟老蔣一樣奸滑! :D

    那個.....純屬意外路線......畢竟後來就證實我沒什麼奸滑天份...... *_*

    ReplyDelete
  16. windersterJuly 27, 2011

    寫日記的對象,就是我想說的。「能記住的就是該記住的」還是我現在的想法。

    國中時,也跟朋友寫過交換日記、跟老師寫聯絡簿,當時那也算一種記錄記憶的方式,但一直以來我對自己生活的發生更迭並不是太在意,對發生在自己與生活周遭的真實事件,如同現在,不去提,也不足為提,發生在內心裡的,那個真的在判斷與吸收事物的人,我想給他發聲的機會,在有適合的人幫助時。

    所以我不習慣、也不喜歡記下事情,對自己囈語。現實生活發生的總總,它們發生並結束,沒有困難,沒有高潮迭起,是可預知的。

    與一個有生命的智慧體交換,時時是不可預測的回應,有驚訝有同意有狐疑有失望有困惑有狂喜,每一天都在從中學習,那樣的刺激或許才是我願意每天記錄心情的原因。我需要對象,期待回應,但不對事論事,而是在一個自由翱翔的空間裡,在一個適合的人面前。

    ReplyDelete
  17. 國中規定要寫日記週記。日記我都寫聽歌或看電影的感想。週記要寫過去一週發生的大事,我就寫:「本週美國 Billboard 熱門單曲榜最新統計揭曉,前十名是...」

    過幾個禮拜老師受不了就開罵了:「這社會這國家這世界每天都有很多大事發生,熱門音樂榜單不是每週大事!」可是對我來說,Heart 的 These Dreams 拿到熱門單曲榜冠軍比什麼雷根布希戈巴契夫柴契爾都還更重要。

    「能記住的就是該記住的」... 我只記得以上事情,所以這些都是該記住的。

    ReplyDelete
  18. 我哥哥高中那時後的校刊裡有一則接近戲謔的週記! 這位同學的週記裡寫著:
    "越戰正在進行中 "...每週寫...

    當時越戰的新聞每天有 , 人都被轟得疲了! 看到這則實在是...無力了

    現在看來 , 那還真是每週大事哩!

    Ally 提起以前的規定寫週記 日記 , 想起以前都高中了也還被要求暑假還寫日記, 心中不服! 憑甚麼我寫了日記還給老師看 (那時還沒學到台語一句罵人的話: 恁老師咧) 還暗自在字裡行間作怪給老師看! 那這種"日記" 就真的有意識到有一個閱讀的對象了 !

    其時也知道不能怪老師, 要怪只能怪當時一些奇奇怪怪的教育現象...

    ReplyDelete
  19. 我怎麼都不記得以前寫日記、週記有什麼痛苦過程?可見客提兄和ally沒有認真寫!...^^

    不過,不知道有沒有人記得,我們那年代,是要用毛筆寫日記、週記?記得寫了半天,老師只批了個:『閱,字佳!」,可憐的老師,一個人要看那麼多日記,如果不只帶一個班,那真是疲勞轟炸。

    我家老爺倒是有個有趣的事,他曾在週記上引毛澤東的詞〈沁園春〉,結果被教官找去(可見教官是會抽看我們的週記的?),逼問他從那裡看來的?他說他報上一個素來看不順眼的親戚的名字...^^

    ReplyDelete
  20. stone 寫給父母看的日記,跟老蔣的,性質和本質都差很多好不好?妳是刨真,他是亂真(我猜的啦!)...^^

    聽說胡適因為意識到自己的份量,在與友人寫信或寫日記時,日期和寫信地點都會特別標明,這其中有沒有因為”有意識的書寫”而”下意識地失真或更真“,就很難說了。

    ReplyDelete
  21. 上面小少爺第二則留言,是他在給我的信上寫的,因是回應此篇,所以我把它貼了出來。

    小少爺所說寫信或日記與「一個有生命的智慧體」,這的確是一個慎重且欣喜的過程。只是如何選擇「對象」,又是一個新的命題。

    ReplyDelete
  22. 除了對象,還有一個層面是<書寫的時候你自我定位為什麼?>

    這也很簡單淺顯啦!最白話的舉例就是,我有多重身份,女兒、媽媽、太太、員工、學生、老師。則當我進行某樁書寫動作時,常常是有意識地採取了某個身份的認知與口吻在說話和紀錄。

    當我把<越戰還在進行.....>當成越戰進行期間每一週的週記內容,雖說當時我可能一直都是單純的學生身份;但內在的我卻不拘限於這樣的身份認定,而是可以無限再造我的<自我定位>;我可以想像這一週我是戰俘,下一週我是打壕溝戰的阿兵,下一週我是必須賣春以維生計的阿兵的妻.....。

    呵呵,好像變成在講演戲、而不是講日記了。:D


    總之我先記下想法在這邊....。我的初衷不是說<日記如演戲>,而是要提醒:其實身份定位的轉換有時是內在非常自然的一個過程,你在記不同的事情時,其實你潛在的自己是清楚自己在以兒子的角色或父親的角色進行敘述。et cetera.

    也就是說,即使你沒有預設對象,其實你內在也在幫你自己轉換<身份>。身份不同,敘事的層次、重量、色調、色相、氣味、口吻、硬度、軟度、淚影、笑聲、觸感.....,就都可能有微細或巨大的差異。

    ReplyDelete
  23. 其實我是想到我看過幾則老蔣或胡適的日記。

    當我看到他們記著比如『今早門口水溝堵塞,長袍撩起涉水而過』之類的『生活實況』(以上為暫時捏造,我當然是不可能考據又引用 *_* 但諸君若去看看,則不是他們就是呂赫若等人、反正這些名人被出版的日記裡通通不乏此類生活實況的紀錄)。

    不知諸君有何感覺?我的感想還蠻多的。

    這些人真的是<人>,不是<人物>,他們也在過他們的生活。當客提兄指稱老蔣的日記可能都為了遂行某些政治目的或僅為承載政治意識而生的時候,我認為客提兄真的忽略了那些人的<人>層面與<人>性。


    於是我又想到,如果真有人這樣寫下類似句子為某天的日記,他在紀錄時可能的身份是什麼?是家主,所以記下此事以便次日記得提醒管家找人搞定堵塞的水溝?還是丈夫,所以記下提起長袍下擺這個動作、因為當時他心中輕輕微笑了一笑想到這襲長袍是心愛妻子親手為他所挑或縫製?還是可能有其他的<自我>在這樣一個句子裡隱而未向我們這些 personally 不可能認識他們的後代讀者發聲?!

    我會有這樣的想像,起初是因為我難以理解為何有人要耗費這麼多紙張、去出版一位美男子呂赫若的日記。想來想去也只能合理化為:的確有人受到該人的整體形貌所吸引,所以想由日記裡字裡行間與蛛絲馬跡,去拼湊及想像這個<人>在活著時,與他身週的一切,是如何時時在進行互動與對話。這是一種人格考據的功夫,而考據的第一步當然是先羅列所能搜尋到的材料(如日記)。

    既然會透過日記進行人格考據,其實也就是作為前提地假設了:人是會在日記這種書寫格式裡,片刻地/或一個又一個片刻相串綴連地,將<自我>--這可能由無數切面連結堆砌而成的自我--暴露於瑣事之中。

    ReplyDelete
  24. 哇,stone的說法,我有些跟不上了(就是有些不太明白)。

    我回想自己寫的日記,在寫的當下,似乎是最內在的那個「我」,是沒有任何「身份」的。因為日記是一直行進中,姑且不論從小寫到大,單以同一時空而言,雖然白天是秘書、晚上是媽媽、媳婦、女兒、太太,但回到日記本上,似乎就是一個「我」,一個對自己發聲的「我」。

    當然,也許在我書寫日記的過程,從來沒有對象(至少沒有有生命體的對象),就算有假想對象,也從未讓他出生過,所以不太能明白stone所說的在各種身份之間轉換--或許,這提供我另一個視點,重新審視那個不斷對自己囈語的「我」究竟是誰?

    ReplyDelete
  25. stone真是快手,不但是打字速度,更是思路敏捷。...^^

    妳所想像及所舉例子都令人著迷,我從未如此看待名人們的日記,亦不曾為自己記錄「生活實況」。這方面我與小少爺是很相近的--任現實生活的種種,發生並結束而未特意正視。而stone的說法,令我對「生活實況」有了很不一樣的想像,趨於十分理性且略帶浪漫的。...^^

    ReplyDelete
  26. 因為我該寫的寫不出來,腦筋在這種時候就會東想西想 :D

    最近在看的某人日記是 Che Guevara,這本摩托車日記 2005 年那部電影上映時買的,可當時只跳著翻看了幾篇,放暑假時不知為何晴媽提到向圖書館借這書、我就拿出來看。當成睡前書很累的時候就看上幾篇,現在還在智利呢。

    話說昨天下午帶兒子去故宮,坐捷運到士林站再轉公車過去;到士林時風極大(捷運線底下有點風口效應+台灣附近有好幾大塊雲系之故),兩人坐著吹了幾分鐘大風才上公車。經過士林麗嬰房時看見二樓悶燒冒煙,有消防人員攀梯子要從覆著廣告的外牆外面灌救,我就想到格瓦拉說秘魯沒有消防隊、都是義工、但火警頻繁而且義工們也很稱職;他在離開某地的早上有真的有機會當了一次跟車義工去某火場~。我在公車上攤著四肢想:他去了火場然後ㄌㄟ?有沒有講什麼打火經驗啊?想不起來,好像是沒記什麼細節。(寫到這兒才去翻書,原來是有寫的:他說學長阿爾貝托『腦中飛快計算過一切後』跳入火場救出一隻貓,獲得在場智利人一片叫好 ^_^)

    這本日記,跟呂赫若日記很不一樣。應該說是我看過的那幾篇民初人(呂、胡、蔣多少都算同一時代人)的日記留給我的印象,就是他們不擅長(或約束自己不那麼做)寫奔放輕鬆的生活記事。端端謹謹一個句子把生活裡一件事記完,對他們的管家或他們的妻子來說大概只需要看一個句子就知道該做什麼或該一起聯想到什麼。對後世讀者來說則需要靠很多的想像來拾掇拼湊出<當時這個人的生活原貌>。還是正好因為中國人在民初(或日治時代的台灣人)本來就是在壓抑的時代氛圍裡無法表現任何奔放特質(或者是這幾個寫日記的人正好都不是奔放型的、才造就規律寫日記這種習慣)。

    喔!Che 後來的人生還寫日記嗎?其實我猜應該沒有。這本摩托車日記之所以產生,是因為他當時就是想紀錄一下當時的奔放吧!所以與前述三者是在不同目的與基調下的不同產物。

    又拉雜寫了一堆、真不好意思。
    不過剛剛兒子醒來(現在台北早上五點半),竟然跟我聊起昨天士林站的大風;我說:我也正好寫到這個呢!還真有默契。 ^_^

    ReplyDelete
  27. 那會不好意思?歡迎多寫!...很enjoy妳的故事和觀點。...^^

    如果是以stone這樣的觀點,回到光年兄早先跟我討論到的,日記在某種情狀或時刻下是不容存在的,這種日記最有可能是”生活實況”的記錄?所謂把柄或呈堂證供都因”實況”而成了鐵證如山?因為三言兩語帶過的感覺或感情,只能視為一時的情緒,卻無實證。

    好比:『昨天下午帶兒子去故宮,坐捷運到士林站再轉公車過去;到士林時風極大(捷運線底下有點風口效應+台灣附近有好幾大塊雲系之故),兩人坐著吹了幾分鐘大風才上公車。』這是實況,若有人要循線查尋什麼,時間、地點、人證都有了。但若寫作:
    『與兒出遊,經風口處,短暫吹風,兩人均愉悅』,這樣是不是就成了一句只有妳家兒子看得懂的「日記」了?...^^

    ReplyDelete
  28. 這兩天忙成一團,現時才剛回到家,坐下來回話。想必石頭小姐正在補眠中?...我們的時差好像這才產生...^^

    ReplyDelete
  29. stone的紀實功力是很棒的,臉書上的幾篇note都寫得如行雲流水...

    ReplyDelete
  30. 花花,說了妳不要在意,
    我們幾個不在臉書的朋友,好像有被忽略的感覺耶!

    ReplyDelete
  31. 喔!星辰,妳不覺得花花真的是很累嗎?她每天要在家裡和兒女活動點之間跑來跑去,又有許多社交活動要參加。我都有點覺得她時間怎麼會夠用了~。然後她還幫大家在舊文裡加入標籤,短短幾天內就有了這麼多可查閱的標籤;她還在這邊寫文、又如此敦厚有禮地每一則留言都回覆;有時還要把臉書上她與朋友互動的談論轉貼過來....。

    我覺得花花在花想集付出的心力已經是大到可能損傷健康的地步,怎麼會有忽略朋友的疑慮呢?在這麼多活動的情況下,提到某些人在臉書上做了啥的例子,也只是偶一為之、而那些例子並不足稱道的吧?!我若是因為花想集的文章及討論而想跟花花聊什麼,當然都是在這裡行之為之,也並不會跑到其他地方去拉長戰線,耗費她更多體力。所以我想,雖然有不同媒介的同時存在(花想集與臉書帳號),但應該不用擔心哪裡被忽略的問題吧!

    ReplyDelete
  32. 妳也幫幫忙,又不是小朋友,還忽略呢!...^^
    不在臉書的Ally,Kate,Francine,青等,他們的部落格我都有去巡哦,妳的留言,我也都有回嘛...^^

    人與人之間的遠近深淺,其實跟有沒有什麼帳號沒什麼關係,這一點,ally一定可以證明。...^^

    以前在na3的社區網站,我看到很多朋友之間的互動,是妳到我家留言,我才到妳家留言,妳不來我家,我也不去妳家...當時有位朋友,笑她們是”互助會"。

    其實這種互助會到後來會變成應酬,主客雙方都累。不久前我才跟Francine在信上寫道:對我不必有這種互動上的壓力。

    我也希望星辰體諒,就算偶而真的有什麼忽略了,也不要在意。我不希望我們的互動成了彼此的壓力,那就沒意思了!...^^

    ReplyDelete
  33. 謝謝stone!...^^ (剛才發現妳的留言被過濾了!)

    還好啦,損害健康的程度倒還沒發現,損失青春倒是真的...^^ .
    ally 那裡不是正在慶祝十週年慶嗎?我這兒也差不多呢!十年如一夢!

    標籤的事其實很容易,不若想像中複雜或困難。

    ReplyDelete
  34. (37分鐘前打的留言,但因為 google 把我登出了、說我的帳號目前可疑不准登入,所以等了半天,卻還是登不入。所以現在來實驗一下只留個名字是否還是可以順利留言)

    我想我是太『讚歎』妳和 ally 維護網站的認真態度了 ^_^

    去幻境一遊,看到 ally 說他不定時一定會整理留言板,讓朋友的留言都盡量可被計數和搜尋得到。然後來妳這兒又看到 friend's label 如神速建立起來(現在我若想看看任一位朋友過往的留言、好像都很容易),就想到光是我那新聞台在舊版時代的留言板就有五千多則(幸好現在沒人留言了),我連有些什麼內容都懶得回顧,更別提幫朋友做索引或記號了....,相比之下妳們二位實在是太厲害啦!

    想想我之所以如此<不回顧>,跟我覺得坐在電腦螢幕前一直盯著看個不停、手上還得利用滑鼠來執行各種動作,這兩件事實在太累、太傷身(傷眼睛、脖子、肩膀、手腕、手肘;而前四項我都有陳年老舊傷),是脫不了關係的。將心比心也將身體比身體,大家都是差不多有一點點年紀的人,一直做這些電腦動作,真的是很傷身。所以有時候的確是有點擔心花花的身體啊。

    ReplyDelete
  35. 我不在臉書,是我忽略臉書,有人在我臉書牆上留言我也硬是不回。

    flower 在我那邊留言一千多篇,我在這邊留言大概不到一百篇吧,是我忽略花想集,我沒被忽略,嘿嘿嘿。我應該寫個程式,只要 flower 在我那邊留言累積到10篇,我就派機器人過來廢話一句,保持 10:1 的均衡。

    ReplyDelete
  36. stone跟ally的兩篇留言被過濾掉了,stone現在登入有問題,不知道ally登入有沒有問題?

    ReplyDelete
  37. 我才不要機器人呢!更何況還是廢話一句!...^^

    ReplyDelete
  38. 去看了一下,stone的新聞台,真的有5200則留言,這還只是留言版的,回覆不在裡面,那要整理起來真是太辛苦了!...^^

    還好blogger的標籤功能還算方便,在發文時,即可立刻給一個新標籤,以後只要tag就行。我作啥事都是用一派悠閒的心情在作,不會作苦工的啦,呵呵,謝謝stone這麼為我擔心。我只是把逛網的時間拿來逛自已舊文,順手就tag一下,看看大家過往的互動很有意思。

    ReplyDelete
  39. 怎麼被說得好像我在爭風吃醋?(昏倒!)

    我只是想說,這本來是在討論女人結婚以前要不要毀掉舊日記不是?都沒討論到,怎麼就跑去討論其他人的日記啦!

    倒是想問光年兄跟其他男士,如果你們新婚不久,看到老婆的舊日記,也就是舊戀情,會不會發火啊?

    ReplyDelete
  40. 呵呵﹗老婆即使有舊情日記﹐大概還不致於傻到新婚夜拿出來分享。

    婚前睜大眼﹐婚後閉隻眼。如果相識前的舊情是問題﹐就不該結這個婚。如果對方心中念著他人﹐就不該冒險強求。兩人一旦決定結婚成夫妻﹐就要學會向前看﹐同心協力創造共屬的未來。

    感性對未來﹐理性看過去﹐眼下當前就求個平衡。拿無法改變的婚前過去﹐蹧蹋尚需努力的未來﹐好像不太合算。如果要計較﹐就從兩人相識那一刻開始。

    因為未來不確定﹐所以煩惱。陳年往事﹐不值得再傷腦筋。

    ReplyDelete
  41. 今天看到一則新聞﹐一對家住內華達州的夫妻﹐千里迢迢開車回到佛羅里達州四十年前的結婚教堂﹐雙雙舉槍自殺。

    哪裡開始﹐哪裡結束。一場浪漫的悲劇﹐讀來不勝欷噓。

    ReplyDelete
  42. thinktank98July 30, 2011

    我是不會發火 我很喜歡聽別人講他(她)的情史 別人的故事是她(她)生命的分享 像英倫情人這部電影 一個全身燒傷的陌生男子 對照顧他的那一位護士 娓娓訴說他的生命故事 就十分淒美

    但我是對女人的懷疑和猜忌 就很無法容忍

    ReplyDelete
  43. 我覺得尊重各自的隱私是夫妻該有的適當距離!
    所以偷看跟本不會成立! 那是歷史問題 ! 理當不牽涉到近代問題就好!

    ReplyDelete
  44. 槭小楓July 30, 2011

    花兒姊姊的連結能力很強,完全具有一個標準作家的配備,​我記得從蔣勳老師的演講中,也有這種感覺。就是那種談到​一件事情,總是可以把它跟很多時空裡發生不同情境、但相​同本質的事物連結在一起。

    看到文章裡有人提到越戰,前陣子的課程中,我們看了越戰​電影,剛好是我們組報告。導演要我們說說越戰電影對美國​人的影響。

    報告的最後我有歸納了幾點,其中一點就是「越戰電影是美​國人的療癒文學」,越戰之後很多相關的小說和散文及連續​劇,而越戰電影很多是以當時的小說散文為題材。

    很多時候,在人生無法找到出口,但在書寫時找到了出口。

    我有時寫的只是很私人的日記,沒有傳播的價值,但還是會​把它PO出來,其實只是希望那1-2個人看見,但就是得​把自己擺在群眾裡,才有機會被對方看見。

    開始工作後,時間變得好壓縮,有時瞄到了,但都沒有很充​裕的時間好好咀嚼,假日才回頭來看XD

    ReplyDelete
  45. 人家演講當中立刻發生的”連結”能力,是多年累積的人文​功底;我這種”連結”是上菜市場買菜,順手帶兩根葱回來​,不算數的...^^

    我相信「書寫」也轉化在各種呈顯與形式上,如同語言透過​各種形式散發或凝聚成它所要達到的效果,即便「不說話」​都有語言的力量。每個時代有每個時代的傷痕,越戰是美國​的傷,文革是中國的傷,一二次世界大戰是歐洲的傷,於是​產生計數不盡的療傷作品。

    ReplyDelete
  46. 而我們平民小百姓,小情小愛、小傷小痛,當然就寫寫日記​、寫寫部落格,自療自癒...^^

    ReplyDelete
  47. 槭小楓July 30, 2011

    哈哈,妳客氣啦!!
    小情小愛小傷小痛,算是幸福
    當平民小百姓真的比較幸福

    ReplyDelete
  48. 是啊!咱們要培育自己的自癒能力,尤其像妳這麼感性多情​又敏感的小女生...^^

    ReplyDelete
  49. 槭小楓July 30, 2011

    哈哈,我想我以後要生牡羊或是獅子那種很能衝的女兒,才​不會那麼辛苦 >__<

    ReplyDelete
  50. 很能衝?您制得住嗎?呵呵!

    ReplyDelete
  51. 槭小楓July 30, 2011

    我可能每天都很受傷
    被自己的小孩傷到 但總比她覺得很受傷好啦^^|||

    ReplyDelete
  52. 很能衝未必不會受傷,忽忽就是獅子座啊!...^^

    ReplyDelete
  53. 槭小楓July 30, 2011

    唉 是啊 受了傷只是沒表現出來

    ReplyDelete
  54. 嗯,內傷更難辦!

    ReplyDelete
  55. 俺一本筆記寫了一堆亂七八糟的。但是就是不成文啊~

    ReplyDelete
  56. 自個兒看得懂就好了,自療咩!...^^

    ReplyDelete
  57. 上面幾位男士倒是都很有風度,不過,應該問各位的嫂夫人比較準,醋罈子可未必都是女人釀的!...^^

    ReplyDelete
  58. 光年兄提到『一對家住內華達州的夫妻﹐千里迢迢開車回到佛羅里達州四十年前的結婚教堂﹐雙雙舉槍自殺。』這新聞,實在令人唏噓。不過,也許兩人就是”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只是四十年,應該還年輕,就算是三十歲結的婚,也才七十歲啊!不想病老嗎?

    多年前聽過一個案例,夫妻兩人在高速公路上,一個往南,一個往北,兩輛車全速對衝,車毀人亡,據說也是但求同死的一對!

    ReplyDelete
  59. 我也覺得除非是太太<自願>或<挑釁>地把舊情日記拿給先生看,否則我會比較好奇的是一旦這些日記被看到了,那位被侵犯隱私的太太會怎麼發飆?而不是先生對舊情會有什麼心理反應哩。 ^_^

    ReplyDelete
  60. 我好像還真的寫過很多日記,雖然沒有長年固定寫(就是一陣一陣地寫,一陣一陣地停寫 :D)。

    我的確有那種喜歡把地物時事寫得清楚包含某些細節的習慣,因為知道自己記性不佳(常自嘲:我的記性不佳根本是娘胎裡帶來的天性,才不是老化現象 :D),如果不記點細節,日後絕對想不起來是怎麼回事。以上只寫地物時事四項,是因為唯有人這一項我有時還比較隱晦、不直寫名字,也不知是在<隱私>什麼?難道是預留日後被翻出舊情日記時假裝不知的本錢嗎?

    事實卻是如果我不寫明人名,日後連我自己多半都不會記得那到底是個誰。 ^_^ 這樣的日記到頭來到底該算什麼啊?連自己都想不起來的<故事>嗎? :D

    所以把日記廣義一點當成是故事的紀錄,其實也是不壞啦!寫作論總是說:作品完成之時即是它脫離作者獨立的日子。日記應該也可如是觀之。 ^_^ (獨立到連寫它的人、自己看起來都充滿陌生與驚異、那還真是有幾分搞笑啊,哈哈)

    這樣還可以順便繼續探討:不管是第一第二或第三人稱地寫日記(我是偶爾無聊起來會這樣換一下人稱),其實日記最後都可稱為<他稱>(相對於己稱)。 ^_^


    當然啦!對於某些天賦異稟、記憶力超強的人來說,以上這種屬於記性弱智群者的自嘲之言,應屬一概不成立。 ^_^

    ReplyDelete
  61. 妳這樣說半天,人家還是沒懂啦,今天午夜(我的午夜)我就去搬文過來哦,人家看了才知道妳在說啥,也才知妳這功力在那裡...^^

    《哥倫布日記》本來被列為國家機密,而後輾轉流傳出來,其中有不少篇變成第三人稱,所以被視為經為他人改寫。如果如stone所言,自己寫著寫著就改變人稱,說不定哥倫布當年也是如此,日記並未經他人改寫?

    ReplyDelete
  62. 嗯,stone演繹出另一種情形,有可能先生或太太偷看日記後,怕對方發飆所以隱而不宣,卻在往後的日子裡慢慢發酵?

    ReplyDelete
  63. 哈哈,花花是寫長篇小說的人才,還會想到<在往後的日子裡慢慢發酵?>。 ^_^

    像我這種大概只有極短篇耐性的猢猻急性子,真的只有想到、妻或夫某方在發現自己日記被偷窺的那當下,他們會怎麼打架哩! :D (我這真是很爆笑的有限想像力啊~ ^_^

    ReplyDelete
  64. 遇到當下會打架 的,可能還好,新婚嘛,還有得救;要遇到慢慢發酵的醋罈子,㓾才叫”好戲在後頭”呢.!!...^^

    ReplyDelete
  65. thinktank98July 31, 2011

    遇到醋醰子的女人 聰明優質的男人都會快閃 不然會被酸死~~

    聰明幸運 眼光精準的男人 才能遇到酒醰子的女人 彼此的關係會在時光流逝中 陳年醞釀裏 愈久愈美好....

    ReplyDelete
  66. 以上思坦兄的箴言,性別掉換一下也是很成立的啦。 ^_^
    一般來說醋罈型的、男女都有,應該都可歸類於令另一性害怕和閃避的類型。

    ReplyDelete
  67. 我怎麼覺得男人醋起來比女人可怕得多?顧城是一例,奧塞羅是一例。

    忘了那位大師說的(莎士比亞?):「不會吃醋的女人,像沒有氣的汽球」,所以女人吃點兒味是被允許的啦!...^^

    ReplyDelete
  68. 忘了那位大師說的(莎士比亞?)---> 發語詞外一篇

    我們家的那條小狗常常在想一件事:

    女士常常要求男女平等(講究些的呢 女男平等...)
    卻常常在女男關係中 東要一點 西要一點 多拿一些些 多抝一絲絲 一團團 弄也弄不清的小小特權, 理也理不來的小小手段 , 藉此以顯尊貴 以證身價 以別女男...

    所以所以男人吃點兒醋是該打屁屁啦!

    ReplyDelete
  69. 男人的嫉妒:電影【東邪西毒】裡面,張國榮有一句經典台詞:『任何人都可以變得狠毒,只要你嘗試過什麼叫嫉妒!』

    女人的嫉妒:俄國女詩人-茨維塔耶娃:『我要從所有的時代,從所有的黑夜那裡,從所有的金色的旗幟下,從所有的寶劍下奪回你……我要從所有其他人那裡--從那個女人那裡奪回你……我要決一雌雄把你帶走,你要屏住呼吸。』

    比較有趣的一個現象是,
    男人吃起醋來,大半是對自己的情人或妻子發作;但女人吃起醋來,卻常常是對另一個女人發作。

    ReplyDelete
  70. 客提兄,每次心煩氣燥時,看到您的話,都有沁涼的功能...^^

    我們家祖師奶奶說:『對於大多數的女人來說,「愛」的意思就是「被愛」』,要知道被愛多少,當然就看特權有多大啦....^^

    既然提到您家小狗,順便再提一句,祖師奶奶也有說『女人跟狗最大的差別,就是狗不像女人一樣會被寵壞!』哈!哈!哈!

    ReplyDelete
  71. thinktank98August 01, 2011

    其實我在網上寫日記 大多是記錄我投資決策時的財經環境 和 我在當時的思考過程 做為我日後改進決策品質的依據 我當然是賺多賠少 我因此發現有些人很嫉妒我 但也是會遇到同行或同道中人 可以大聊投資經 或是討論不同的觀點

    我的經驗是 嫉妒的女網民比較多 但也是有嫉妒的男網民 我是認為這些嫉妒的人很沒品 既不能有度量來討論 更無知識來瞭解 專出惡言想傷人 所以我向來是不把這種嫉妒 當成是美德喔

    ReplyDelete
  72. 思坦兄好像把人的情緒簡單化了。不是每一種對立都屬於嫉妒範圍好不好?也有可能就是”討厭”啊!...^^

    ReplyDelete
  73. thinktank98August 06, 2011

    如果是討厭我的話 那該遠離我才是 我又不是不識趣 而不是窺探後 然後對人惡言中傷 或許這也不該叫嫉妒 該說是惡毒

    他(她)們會向跟我網聊的網友 對我惡言中傷喔 我都握有證據 我有忠貞的網友會轉述或傳給我看 我想Ms flower也該聽過 這群98人中某些人說過我不少壞話 而我一直納悶的是Ms flower怎麼還會回應我呢?

    我對這群春版98人 印象多不太好....但有2位 chipmartin 和 second 卻是非常優質的網友

    ReplyDelete
  74. 思坦兄說的好像算是某種常在討論區(各種討論區,非特指哪一家哪一塊)盤桓的人的共同現象,就是、反正網上交友閒聊是他們的休閒娛樂方式,那就盡量讓自己放鬆恣意。也不見得一定是討厭誰或嫉妒誰,但就是充滿了 teasing 的欲望,沒事就小小挑釁一下,激發一點小波瀾;這也是一種玩樂的方式吧我猜!

    不過您提到的兩位連我都有印象,尤其是 second 二媽,因為以前我還是先在個人新聞台看過她的攝影作品(攝影作品配短文,我覺得很優)、才發現 98 的 second 就是她哩! ^_^

    ReplyDelete
  75. 其實思坦兄真的是多慮了,從來沒有人來跟我說過什麼,而且我在98除了忽忽、輕五外,大概只跟二難兄有接觸,牛偶而在臉書打個招呼,沒有人在說什麼是非啊!跟二難兄學詩都來不及了,那有空去討論別的?...^^

    Stone說的這種情況,我在中時部落格的留言版常會看到,越有人吵架的地方人氣越旺,那些吵架的人到後來都像在吵給人家看的,越吵越來勁!...^^

    ReplyDelete
  76. thinktank98August 07, 2011

    沒想到Ms stone也上過98, second二媽還是會計達人 我跟她網上聊過一些會計科目上的問題 我的強項在財務分析 會計也懂一點

    看到張X春的 罵人者人恆罵之 之語 雖不是啥新詞 但這句話實在是該貼在春網的抬頭啊 Ms flower算是春網裏的資產 可惜現在春網裏是負債累累.....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日月不分明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四)-誤解的詞

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