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行前停看聽/與光年、ally聊紐約

▲ 蘇活區空蕩無人,原來暑期是淡季,
各畫廊不是休假就是趁空裝修。

今年夏天是紐約熱?我去之前正好二難兄人在紐約,而Ally也在我之後,將於九月赴紐約追音樂會...行前請教曾有紐約居住經驗的光年兄,介紹當地旅遊各項相關事宜:



  1. 光年on 24 Jul 2011 at 9:37 am12
    八月份的紐約還是伏暑的天氣﹐不像溫哥華﹐反而悶濕的如台北。紐約五光十色﹐好壞盡羅。我在紐約住過五年﹐那時幾乎所有認識的人﹐多少都曾經碰上過不愉快的經歷。
    妳去短短一段時間﹐先打個預防針。若不想碰到麻煩事﹐隨時保持一份戒心﹐別明擺出一副觀光客的模樣。白天在中央公園的綠草皮﹐看悠閑的情侶﹐看馬車繞圈﹐很賞心悅目。一旦入夜﹐人就不要再進黑呼呼的公園或往僻巷散步﹐畢竟不是台北﹐不是溫哥華。華燈下的大街﹐洛克菲勒中心﹐人潮洶湧的地方才最安全。
  2. floweron 24 Jul 2011 at 2:57 pm13
    7/23 節氣大暑。今天溫哥華豔陽普照,攝氏26度(中午)。總算像個夏天了!
    好像上回在光年兄的東岸遊記裡有看到光年兄與尊夫人是在東岸結的婚?就是在紐約嗎?
    真的這麼恐怖啊?那孩子如果在那兒讀書,能放心嗎?(此行順道帶孩子去看學校)
    八月伏暑,那帶幾塊石頭去好了,也許可以吃吃石頭烤肉。…^^
  3. 光年on 29 Jul 2011 at 12:25 am15
    是的﹐我們是在紐約市結婚的。
    紐約市民給外人的印象是冷漠無情的﹐不是因為天生的個性如此﹐而是在大環境中住久﹐後天養成的自我保護機制使然。
    還是單身時候﹐我的住處曾招賊人入侵﹐財物失竊。比起老婆的經歷﹐我的損失就顯得微不足道。那年萬盛節﹐我們晚餐後去了一趟中國城﹐夜裡回到女朋友的公寓﹐遠遠見到人群圍觀。向前近看﹐幾輛消防車警燈閃閃﹐滿地的水管﹐灘灘的污水。前頭黃線圍住擋道﹐寸步難行﹐不知發生什麼事﹐詢問執勤警員﹐方知公寓遭人縱火。下午還好端端的﹐晚上公寓就被人放火燒個精光。一瞬間﹐就空蕩成孑然一身。呵﹗好個令人難忘的萬盛節。
    我們有個女同學﹐光天化日下﹐被搶走皮包。有位男同學﹐上銀行時﹐遇持槍匪徒搶劫。還有位同學﹐夜裡由學校返家途中﹐遭搶抗拒﹐腿部中彈因而殘廢。認識幾位開雜貨店﹐小吃店的老闆﹐都有被搶或遭幫派分子 強收保護費的經驗。
    紐約市雖有諸般不是﹐但也有最好的博物館﹐圖書館。百老匯上百家的劇院﹐上演各式戲碼﹐應有盡有。紐約市有個外國留學生的服務中心﹐是我喜歡光顧的地方。紐約市的音樂廳﹐劇場常常會將明後天賣不出的門票贈送到服務中心﹐我們憑護照和學生證就可以用五十分錢買到這些剩票。哈哈﹗我們一批窮留學生經常有機會和紐約市的上流社會一起享受他們高尚的奢華。這可說是我五年之中最懷念的紐約經歷。一好抵千壞。
  4. floweron 30 Jul 2011 at 4:26 pm16
    真是嚇死人了!紐約治安不好早有耳聞,但在熟人圈子發生的頻率這麼高,實在驚人!難怪什麼Spider-Man, Bat-Man都要跑去幫忙了…^^
    我們很難不像觀光客,一方面因為面孔,二方面在溫哥華每天生活步調都像在渡假,一走出去就不像紐約客。我有朋友到了紐約,說跟紐約人比起來,會突然覺得自己走路像慢動作。所以…
    現在還會有五十分的票可以買嗎?
  5. 光年on 30 Jul 2011 at 10:05 pm17
    三十多年前﹐這個紐約慈善機構﹐場地很小﹐員工沒幾個人﹐也不對外宣傳。我是在一個意外的情況下﹐發現五十分一張票的機會。在當年﹐知道這門道的外國留學生並不多。因為每次活動中心取得戲院贈票﹐不過十來張﹐先到先得﹐所以我們也不敢太宣揚﹐怕引來競爭﹐壞了我們自己的機會。
    好在紐約戲院多﹐每次贈票來源不一。運氣好﹐有林肯中心﹐卡內基音樂廳﹐百老匯一流劇院的票。運氣不好﹐則有紐約其他三四流的小劇場。
    有時一票在手﹐卻完全不知會看到什麼。有一回﹐循著票上的地址﹐我竟然找到一個僻巷的倉庫間。很猶豫地走進去﹐才發現是臨時搭起的戲臺﹐幾十張折疊椅的觀眾席。既來之﹐則安之。原來是一名女演員的獨角戲﹐一場從頭到尾只看到一人獨演的戲。
    這場戲﹐我印象深刻﹐幾十年不忘。除了地點出乎意外﹐還有近在眼前的演出﹐觸手可及的距離。在演戲的過程中有一段﹐女演員全裸演出﹐毛髮可見﹐令我震驚。雖不知她的演技﹐在專家眼裡評價如何﹐但看得出她很認真﹐很努力﹐很投入。也許是東西文化差異的關係﹐我離開戲院時還是很困惑﹐她如此賣力﹐究竟是為藝術﹐還是為自己﹖
    離開紐約幾十年﹐我不知這種便宜票是否還有。不過戲院不可能場場客滿﹐如果將部份剩票捐贈給慈善機構﹐不但有助形像﹐也許還有抵稅的好處。我猜這種優待票現在或許還存在吧﹗
    東方面孔﹐在紐約﹐滿街都是。有一回﹐在四十二街人潮中﹐我居然碰著初中同學。
  6. floweron 01 Aug 2011 at 1:13 pm18
    真沒想到光年兄有這種素養,我以為您是那種…呃…資深”呆頭鵝“…^^
    三十年前的美國(六零年代?)應正是思想、文化、社會都正受衝擊的年代,許多經典,無論是文學、音樂或藝術表現,幾乎都是那時候應運而生的,光年兄有幸躬逢其盛,吸取的養份可是美國文化中的菁華。(只是很難想像光年兄留長髮、穿喇叭褲是什麼樣子… :15: )
    藝術,不就是為自已嗎?至少是在表現一已的思維與視野。我相信三十年前的藝術表現,突破各種禁忌是最重要的主題,裸體、性,在藝術領域裡,算是最常被拿來作文章的。光年兄當時的震驚,便已是演出者的目的之一吧。
  7. 光年on 02 Aug 2011 at 1:01 am19
    哈哈﹗十八相送到長亭﹐祝英台笑梁山伯。資深呆頭鵝﹐神經又粗又大條。
    聯合國在紐約﹐有機會可去參觀。紐約街頭其實就像個聯合國的縮影﹐全世界各地人口﹐餐廳﹐和文化在這裡都可找到痕跡。我在紐約的感覺﹐美國文化就是世界文化。
    紐約市有八百萬人﹐是美國大熔爐的象徵。傳統英法裔的白人﹐在紐約市反而是少數。歐裔的白人以義大利人﹐愛爾蘭人﹐德國人﹐俄國人﹐和波蘭人為主。東方人則是華人天下。中國城在紐約市附近就有六個之多。
    華人雖多聚集在皇后區﹐但曼哈頓還是有個道地的原始中國城﹐隔著堅尼路(Canal Street)就是小義大利。紐約市可說是義大利人的大本營﹐我喜歡看他們街頭聊天兒的樣子﹐雖聽不懂他們的語言﹐但看著他們比劃不停的手勢﹐可以判斷出交談的語氣和心情﹐他們豐富的姿態語言﹐風景煞是好看。
    紐約也是猶太人聚集的地方。紐約街頭經常看見腦後戴半球形小帽(Kippa) 的猶太人﹐有時還可見一群身穿黑衣長袍﹐頭戴禮帽的猶太人﹐即使在炎熱的夏天﹐依然如此。呵呵﹐一本正經﹐自律嚴格的模樣。
    紐約的黑人特別多﹐佔四分之一的人口。加州常見的墨西哥人和越南人﹐在紐約反而不那麼顯著。但紐約那兒有西語系的波多黎各人﹐和多明尼加人﹐在加州就少見。
  8. floweron 02 Aug 2011 at 8:02 pm20
    看光年兄寫來,彷彿歷歷在目,有畫面、有動作,好像已經走在紐約街頭了。…^^
    紐約+義大利人+猶太族裔,腦中隨即浮現所有的黑幫電影:教父(The Godfather)、四海兄弟(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四海好傢伙(Good Fellas )等等,(不知資深呆頭鵝看不看這種電影?…^^)。
    猶太人戴帽穿長袍,應該是作禮拜去。猶太教被視為當今世上唯一僅存最正宗的”宗派”。
    有沒有出色或有特色的餐廳可以介紹?小少爺說,旅行時,上好餐館是必要的行程之一…^^
  9. 光年on 02 Aug 2011 at 11:10 pm21
    猶太人或許是世上最保守﹐最堅持傳統的民族﹐在服飾和飲食方面極為顯著。在紐約市的超級市場﹐肉類都有特別的 Kosher 區﹐只賣合乎猶太教規的潔淨食物。而所謂潔淨的標準在於屠夫是否信仰虔誠(必須經過教士認證)﹐是否一刀斷喉﹐是否放血乾淨。猶太人進食還有肉乳分食的規定﹐規矩繁多。
    無獨有偶﹐世界上和猶太人一樣保守的是回教徒。他們衣著和食物的要求﹐也是極為清真嚴格。兩個族群都相信自己是正宗的”宗派”﹐上帝的特別選民﹐然而卻彼此仇恨﹐相互排擠﹐水火不容。
    至於餐館﹐我還真是資深呆頭鵝﹐絕對外行﹗我老婆常笑我﹐一出店門就忘記剛才吃過什麼。再好吃的東西﹐一旦到我肚裡﹐都屬浪費。離開紐約這麼久﹐三十年風水轉﹐只要不賣鵝肉的都行。如果看到門口排隊的餐廳就可試試﹐即使食物不好﹐至少還可看人。哈哈﹗
  10. floweron 03 Aug 2011 at 11:10 pm22
    對不起,在忙。…^^
    猶太教堅守三個律例:飲食是其中之一,安息日及割禮則是另外其二。
    我們這裡有沒有專給猶太人的超市我不知,但猶太人也常看到,他們走在街上,很安靜。
    我也見過回教徒在固定時間,固定地點,跪地朝拜,很虔誠、安靜。
    單獨看來都是好人,兩派水火不容,歸根究底還是人類的仇恨?或是被政治操弄了吧?
    呵呵,鵝肉台灣最多啦,我回台灣時,在西門町有吃到…^^
    光年兄寫幾篇紐約見聞來看?最好有移民或留學生故事的…^^
  11. 光年on 04 Aug 2011 at 11:01 pm23
    猶太人與阿拉伯人之間的恩怨﹐除了宗教信仰外﹐還有歷史和地理的因素。其實猶太教與伊斯蘭教理念根基同祖。
    話說四千年前﹐猶太人隨摩西出埃及返回迦南 (今天的巴勒斯坦) 定居﹐他們的子孫在那兒建立希伯萊王國﹐後來南北朝分裂﹕北部以色列王國和南部猶太王國。
    兩千八百年前﹐以色列王國被亞述亞帝國消滅。兩千六百年前﹐猶太王國被巴比倫王國消滅。被俘虜的猶太人被迫遷離巴勒斯坦。三百年後﹐羅馬帝國佔領巴勒斯坦﹐猶太人幾番起義不成﹐引發種族大屠殺。猶太人全數分批逃離巴勒斯坦﹐流散四處﹐移民全球各地。
    五百年前﹐奧圖曼土耳其帝國佔領巴勒斯坦﹐巴勒斯坦人維持著伊斯蘭教的信仰和阿拉伯人的文化傳統。
    一百三十年前﹐俄國排斥猶太人﹐猶太人開始第一次重返近兩千年前的祖地﹕巴勒斯坦。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奧圖曼帝國瓦解﹐英國代管巴勒斯坦。全球各地的猶太人開始意識到天賜良機﹐積極分批回歸巴勒斯坦﹐結束兩千年悲慘的流浪﹐展開復國運動。德國納粹屠殺猶太人﹐也加深猶太人自掌命運的認知﹐下定重建祖國的決心。
    猶太人大批回歸﹐卻與世居當地信仰回教的巴勒斯坦人發生衝突。一九四八年五月十四日英國棄管巴勒斯坦﹐猶太人當時雖為少數民族﹐卻於次日宣佈建國。五個阿拉伯鄰國出兵對抗以色列﹐巴勒斯坦阿拉伯難民則紛紛逃離戰區。
    以色列在幾次戰爭中佔據阿拉伯鄰國更多的土地﹐戰後更拒絕讓逃離的巴勒斯坦難民再回返舊地﹐以致造成今天棘手的中東問題。
    在以色列復國的過程中﹐美國的猶太人在財務上和外交上發揮了極其重要的影響力。
  12. floweron 05 Aug 2011 at 12:18 am25
    光年兄就是stone說的那種,書讀很多,都不必用到搜尋引擎的那種人嗎?…^^
    以色列被巴比倫俘虜後,應該有回去重建聖殿?(根據聖經的說法)
    我知道以色列人在美國的經濟影響力,但我想知道美國人,如光年兄你們,怎麼看以色列人呢?美國對以色列的坦護與容忍,一般百姓如何看待?
  13. 光年on 05 Aug 2011 at 11:15 pm26
    初到紐約的時候﹐覺得事事新鮮。到學校第一天﹐看看學校的行事曆﹐發現除了美國的國定假日外﹐還有兩天不上課。一天是 Rosh Hashanah﹐另外一天是 Yom Kippur。好奇怪的名字﹐問問學長﹐得到的回答這些全是猶太人的節日﹐我馬上就感覺到猶太人在紐約市的影響力。
    學期開始﹐有位教授腦後戴著一頂小帽kippah﹐知道是猶太人。不僅學問好﹐平常待人和藹可親﹐很平易近人。有天下午課他請了一位外賓演講﹐這位猶太教授自己卻半場起立離席﹐不見再回。
    我問學長﹕“教授究竟怎麼回事﹖半場離席﹐真不給他自己請來的來賓一點面子。”
    學長笑著答﹕“他可是趕著回家過節呢﹗”
    “過節﹖不是明天才是放假日嗎﹖”我有些不解。
    “猶太人是天黑前必須回家的。”學長說。
    後來我才弄明白怎麼回事。對我們外人而言﹐所謂一天﹐從午夜十二點到下個午夜十二點算一天。但是對猶太人來說﹐每一天是從太陽下山開始算到另個太陽下山。所有節日的規矩必須在前一天太陽下山前半個小時就開始遵守。所以猶太教授必須在太陽下山前一個小時就要趕回家。
    猶太曆的月份隨著月亮的圓缺週期﹐有點像中國人的陰曆。Rosh Hashanah ﹐是猶太人的新年﹐大約在我們中秋節前或後的十六天左右。Yom Kippur﹐是猶太人的贖罪日﹐在他們新年過後的第十日﹐也是猶太人一年中最神聖的日子。
    猶太人相信上帝在新年日這天決定每個人這一年的命運﹐但只是寫了一份草稿。在新年過後的十天之中﹐猶太人可以透過懺悔﹐祈禱﹐和行善﹐來感動上帝﹐改善命運。贖罪日那天猶太人必須禁食禁水禁色﹐全心全意祈禱懺悔﹐因為過了這一天﹐一年的命運就最後定稿再也無法改變。
    因為猶太人在贖罪日禁食﹐一九七三年十月六日﹐埃及和敘利亞對以色列發動贖罪日攻擊﹐還因此獲得戰事的初期勝利。以色列人在三天後才有力氣還擊。
  14. floweron 06 Aug 2011 at 10:47 am27
    哈哈,這還真叫”趁虛而入”!
    生活節奏太規律就有這種缺點,容易讓人找到漏洞。(聽說毛澤東的生活步調完全不按牌理出牌,怕被人暗殺)
    原來以日落為一天之始末,難怪他們說”含怒不可到日落”,原來是說沒有隔夜仇!
    (那在溫哥華最好不要在夏天惹人家生氣,太陽可是晚上九、十點才下山呢!…^^)
  15. 光年on 06 Aug 2011 at 5:19 pm28
    猶太人平時看來好似生活在自我定義的文化傳統範疇之中﹐與外邦的世界沒有太大的關係﹐一付井水不犯河水的模樣。但是一旦發飆起來﹐也有讓人刮目相看的時候。
    有一回我在紐約市卡內基音樂廳﹐聽一位俄國的小提琴家的演奏會。這位國際聞名的音樂家以他高超的技術﹐陶醉的姿態﹐神奇的樂音﹐征服廳內每位痴迷的觀眾。
    一位猶太觀眾突然從座位站立起來﹐沿著走道向舞台衝了過去﹐往台上扔了幾個雞蛋。
    全場人都因這突如其來的動作﹐感到錯愕。音樂廳的保安人員很快地制服這位猶太人﹐然而他在被拖出場時還繼續用希伯來語大聲叫嚷。因為聽不懂他在說些什麼﹐所以完全不知他抗議的訴求何在。
    俄國的小提琴家雖然嘗試繼續未完的演奏﹐但大部份的觀眾已不在情緒之中﹐演奏會也草草結束。顯然雞蛋是事前準備的﹐我一直猜不透音樂家與抗議者之間的舊怨宿仇。也不知那位俄國的小提琴家是不是也是猶太人。
    身為研究生﹐我們還要負責大學部實驗助教的工作。有天一位華人同學因私事煩請我臨時幫忙代課﹐我一口答應。沒料到﹐上課那天班上一位猶太學生﹐不知吃錯什麼藥﹐遲到進教室﹐看到助教換個人﹐就跑出教室向猶太教授告了我們幾個華人助教的狀。
    一件小事﹐只因亂了他的生活秩序﹐就當成大事處理。教授為此還立下助教禁止私下調課的規矩。中國人遇到了猶太人﹐還真是沒辦法。
    我也曾經聽說過一件事故﹐一個神經病的猶太人在地鐵車站推華人到軌道的故事。
    整體而言﹐我對猶太人的印象很正面。他們生活努力﹐保持傳統﹐力爭上游﹐善於理財﹐和海外的華人多少有些類似。
    每次以阿衝突﹐美國都無條件的支持以色列﹐導致全世界的回教徒普遍都恨美國。九一一的恐怖事件也算是極端份子的一種報復吧。
  16. floweron 06 Aug 2011 at 11:31 pm29
    猶太人跟俄國有什麼仇嗎?如果是德國人那就很好理解了!那位俄國音樂家,會不會有納粹背景?呵呵,亂猜的。
    人家說:猶太人膁了全世界人的錢,中國人賺了猶太人的錢!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所以被推向軌道?…
    我知道美國一直支持以色列,所以才對911之後,美國因為打仗導致經濟衰退,有沒有引起民怨(怨美國多事幫以色列以致惹來回教國家的報復?)好奇!
    看到光年兄聽音樂會,怎麼覺得好奇怪?為什麼光年兄給我的印象是跟這種很軟性的生活不相干的?…^^
  17. 光年on 07 Aug 2011 at 11:17 am30
    如果真是納粹餘黨﹐恐怕是沒膽進紐約的﹐猶太人絕不可能僅僅扔雞蛋那樣便宜了事。
    猶太人在一千九百年前被趕出耶路撒冷和巴勒斯坦﹐流亡四處。憑他們勤奮精明的本事﹐賺飽了世人的錢﹐掌握世界各地的經濟動脈﹐難免要遭到嫉妒排擠。俄國在沙皇時代﹐就有反猶太的國策。一八八一年沙皇被刺﹐俄國就掀起屠殺猶太人的運動。
    不過時代久遠﹐要一個俄國音樂家承擔百年前的歷史恩怨﹐似乎有些不太公平。
    卡內基音樂廳事件以後﹐我偶然發現一件趣事。猶太人結婚儀式不採外邦人的習慣﹐在新娘步入禮堂時﹐演奏結婚進行曲。這段大家耳能熟詳的樂曲﹐是德國作曲家 Richard Wagner 華格納所作。猶太人不喜歡華格納﹐所以拒絕用他的曲子。
    華格納是十九世紀的音樂家﹐但他也涉獵文學﹐政治﹐和哲學的領域﹐曾是尼采的好友。華格納的音樂和鮮明反猶太的立場﹐深得希特勒喜愛﹐華格納也被視為納粹的精神領袖。據說納粹集中營的大喇叭﹐整天播放的都是華格納的音樂。
    我事後回想卡內基音樂廳扔雞蛋事件﹐有可能俄國的小提琴家當時正演奏華格納的曲子﹐但只是我個人的猜測﹐事隔多年﹐已無法證實。
    如今在以色列﹐德國作曲家華格納的樂曲﹐在國家劇院﹐還是被禁演的。
  18. floweron 07 Aug 2011 at 9:58 pm31
    猶太人可以在亡國近兩千,卻一夕之間從世界各地整裝回鄉並復國,可想而知千年如一日。所以若說記恨記了百年,也不是不可能。
    不過那位演奏家如果真是演奏華格納的曲子,那音樂廳也是甘冒大不諱。華格納與猶太人的矛盾眾所週知,演出曲目應該調整才是…或許音樂廳有恃無恐?因為紐約猶太人不會群體鬧事?
  19. floweron 14 Aug 2011 at 10:31 pm32
    光年兄,給個建議吧,我飯店訂在Times Square 裡面,聽說那裡夜裡很熱鬧,出門安全嗎?總想著咱們台北的101,咱們那兒是挺安全!
  20. 光年on 15 Aug 2011 at 12:46 am33
    Time Square 地處紐約市中心﹐晚上熱鬧地似白天﹐滿街的人潮﹐川流不息。我起初很奇怪哪裡冒出來這麼多人﹐可是日日夜夜如此﹐也就見怪不怪。到處是警察﹐應該是安全的。上下地鐵﹐很方便。沿著四十二街向東走到底﹐就是聯合國。
    三十年前﹐Time Square 附近有很多色情戲院或書店﹐不過人只要避開就行。不知現在情況如何﹖
  21. floweron 15 Aug 2011 at 9:06 pm34
    色情書店?賣漫畫啊?
    飯店在44街,AKA,我不知道紐約街與街之間的距離是多少,我們這裡每個路口相隔兩公里。
    今天帶狗狗去打預防針,狗醫師說,紐約現在比以前安全多了。…^^
  22. floweron 15 Aug 2011 at 9:07 pm35
    呃,對不起,應該是獸醫師…!!
  23. 光年on 15 Aug 2011 at 10:12 pm36
    哈哈﹗好奇的話﹐夫妻倆自個兒去逛逛。
    紐約街道長方塊﹐Street 與 Street 之間較短﹐Avenue 與 Avenue 較長。 Street 由南向北遞增﹐Avenue 由東向西遞增。Fifth Avenue, Broadway, 42nd Street 這些是人潮大街。沿Fifth Avenue﹐向北走到中央公園這段路﹐有很多高級店家可逛。
    我當學生的時候﹐經常到處走。妳不習慣﹐可能就會累。
    去紐約玩﹐不必把螺絲栓那麼緊 (一半偷渡﹐一半禮尚往來)。你們一家人集體行動﹐應是很安全的。
    賊人有賊道﹐通常都會揀容易的對象下手。非洲的獅子在大草原覓食﹐也會選擇落單的老弱下手。一旦看到有防備的人﹐往往會主動放棄﹐省得事倍功半。要防壞人﹐先得站在壞人的角度﹐想像他是如何找對象﹐這樣就不致當倒霉鬼。
    街上兩個人﹐一個人包包斜背夾在腋下﹐另個人包包在肩頭晃盪。賊人會搶哪個呢﹖
    我在紐約住久﹐經常會半夜單獨行動﹐總是會循幾條原則行事。深夜搭地鐵不坐空廂﹐街上行走不貼牆﹐一來避免旁邊空巷竄人﹐二來遇可疑人士就馬上過街。生人搭訕﹐絕不理會。妳大概沒機會夜間獨行﹐所以也派不上用場。
    在紐約﹐我還有兩招備用。
    1。真遇上疑人﹐要裝作聽不懂英語﹐僅管自講自的中文。
    2。口袋裡隨時準備十塊錢保命﹐遇搶則給﹐犯不著拼命。千萬不可掏錢包﹐搶匪不流行討價找零錢。
    呵呵﹗不嚇妳了。好好玩﹗
  24. floweron 15 Aug 2011 at 11:38 pm37
    出門在外還是栓緊點兒好,小心駛得萬年船嘛!…^^
    謝謝光年兄提供寶貴經驗,到了紐約一定確實遵守。
    (出發前還得忙著為家裡一堆動植物找home stay,一些未辦的事要辦完…大概得等上了飛機,螺絲才能鬆一下…^^)
  25. allyon 17 Aug 2011 at 12:24 am38
    紐約有什麼好玩的?我九月要去這邊,在中央公園旁邊。
    http://www.clubzone.com/c/21184/ny-society-for-ethical-culture-concert-hall-new-york
  26. floweron 17 Aug 2011 at 12:28 am39
    哇,你九月也要去?怎麼這麼巧?我寫詩的師父現在人也正在紐約!
    今年暑假是紐約熱嗎?…^^
    Ally打算待多久?
    光年兄說的,你都看了哦?該注意的得注意一下!
  27. allyon 17 Aug 2011 at 12:38 am40
    9.17 ~ 9.24,住在 New Jersey 我妹家,有空時進去 New York 玩,中間還會花兩天去 New Orleans,都是 New。
  28. floweron 17 Aug 2011 at 3:04 pm41
    Ally 又去追誰的演唱會?
    我知道New Jersey 有全美東最大的outlet,你可以好好shopping一下…^^
    去紐約,光年兄說,去看人唄!…^^
  29. allyon 17 Aug 2011 at 6:36 pm42
    那大概會去 Shopping 吧,反正也沒有特別想去哪裡。在美國待七夜,已有五夜排演唱會,頗誇張。
    9.17 / Renaissance / New York, NY
    http://renaissancetouring.com/tour/
    9.18 / Roger Daltrey (from The Who) / Newark, NJ
    http://www.thewho.com/index.php?module=roger&roger_item_id=487
    9.21 / The Preservation Hall Jazz Band / New Orleans, LA
    http://preservationhall.com/hall/concert_schedule/index.aspx
    9.22 / Heart / New Orleans, LA
    http://www.heart-music.com/tourdates.html
    9.23 / Johnny Winter / New York, NY
    http://www.pollstar.com/resultsArtist.aspx?ID=44452
  30. 光年on 18 Aug 2011 at 12:19 am43
    紐約﹐我個人偏好的推薦﹕
    Staten Island Ferry: 免費渡輪﹐在曼哈頓最南端搭乘。渡輪可載五六千人﹐只要避開上下班尖鋒人群﹐是很好的觀光工具看港口。一趟單向約半個小時﹐班次白天很頻繁﹐即使深夜每小時至少一班。觀光不是為了上島﹐而是看港景﹐所以不要坐渡輪肚裡的排椅﹐要搶樓上外邊的坐椅﹐好看景色照相。來去可選不同邊﹐回程路線渡輪離自由女神比較近。
    也可以在渡輪尾﹐看曼哈頓的高樓﹐看布魯克林大橋﹐看Verrazano Narrows Bridge ﹐還有隨船伴飛的海鷗。途中可看到Governors Island (從前是軍事中心﹐聽說近年已開放)﹐和 Ellis Island (上世紀歐洲移民的入關中心)。紐約港最好看的一天﹐是慶祝美國兩百週年那天﹐可惜你們錯過三十五年。
    Staten Island 好玩的地方離碼頭很遠﹐而碼頭附近除了一個棒球場﹐沒有太多風景﹐不必久留。如果趕時間一下了船﹐就繞回登船大廳﹐可能趕上原船回去。從前可以駕車上渡輪﹐911 以後﹐因安全考量就不允許載汽車了。
    Manhattan 渡輪碼頭附近的砲臺公園(Battery Park)﹐小巧玲瓏﹐值得逗留休息。世貿大樓遺留的圓球在此展出﹐還有紀念的永恆之火。Ellis Island (白人感性的歷史回歸之點﹐所以遊人很多) 和自由女神另可搭小遊輪登島﹐隊伍很長。中國人到舊金山上天使島有類似的充血心情。如果有體力﹐可以步行到The National Museum of the American Indian (印第安人博物館﹐免費)﹐ 到華爾街看股票交易所﹐那兒有隻大銅牛。也可以走到世貿遺址。華爾街和世貿都屬聞名點到之處﹐本身沒有太多風景。
    中央公園草皮池塘和周遭的高樓有強烈的對比。Ally 地圖的附近是紐約音樂的聖地﹐林肯中心﹐朱利亞音樂學院都在附近。
    Rockefeller Center (聖誕節) 和 Time Square (除夕夜) 都是旅客爆滿之時﹐即使平常﹐也是人來人往的地方。第五大道的 Apple Store, St. Patrick’s Cathedral 都是人到紐約照相留念景點。帝國大樓 Empire State Building在三十四街與第五大道。
    紐約市圖書館(四十二街與第五大道) 和中央車站 Grand Central Terminal ﹐氣勢雄偉﹐也值得參觀 (免費)。
    有時間逛博物館的話﹐American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自然科學博物館﹐中央公園西邊近七十八街) 和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文化藝術博物館﹐中央公園東邊近八十二街) 都是全世界的上選。
    中國城是老美觀光﹐老中買菜吃飯的地方。
    紐約市地鐵很方便﹐出發前不妨將地鐵的路線圖研究一下﹐畫幾個自己想去的地方﹐事先安排好旅遊的行程。
  31. allyon 18 Aug 2011 at 9:11 pm44
    謝謝光年的建議,我應該會去坐船,方便又愜意。以前我去倫敦玩也是跑去坐泰晤士河的觀光船,而且著名景點真的都在河邊,連007總部也在河邊 (電影演的啦)。
    另外我想到要去古根漢博物館,加上你推薦的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都在附近,一次解決。
    我還想找看有沒有小PUB有老傢伙去唱歌嘮叨的。以前聽朋友說 Don McLean 在某家小PUB有固定演出 (不知道是哪個城市),一次一個小時,唱歌大概只有半小時,另外半小時在罵政府。我覺得這種在地化的演出很有意思,到時或許請住在布魯克林的朋友推薦一下。
  32. floweron 18 Aug 2011 at 10:55 pm45
    謝謝光年兄詳細介紹,作了筆記了!…^^
  33. floweron 19 Aug 2011 at 7:09 pm46
    再過個把小時就要去機場了,跟光年兄說一聲…^^
  34. floweron 19 Aug 2011 at 7:24 pm47
    Ally, 到了紐約,我再幫你打聽看看,有沒有那位老先生在那個PUB裡碎碎唸,有的話再告訴你…如果是伍迪艾倫,你要嗎?…
  35. allyon 22 Aug 2011 at 11:44 pm48
    誰都可以啊,是名人讓我虛榮一下都好。可是我又買一張票了,七夜只剩一夜有空檔,真是緊湊。
  36. floweron 02 Sep 2011 at 12:17 am49
    跟光年兄報告一下:
    已經平安回到家,沒被颱風吹走!…^^
    坐了遊輪、看了軍機、軍艇,也去了林肯中心、華爾街(那隻銅牛有何典故?),中央圖書館、自然科學博物館和大都會博物館。去聽百老匯的歌劇(歌聲魅影),票價不便宜,但值得。最後一天上飛機以前,看了場電影。
    在中國城的小義大利區用了第一頓餐。
    住在Time Square裡面,夜夜笙歌。發現黑人很Nice,老墨很計較,老中很小心眼!
    在第五大道逛到腿發軟;逛蘇活區畫廊才知道,原來暑期是畫廊業淡季,好多畫廊在整修,畫家去渡假…
    紐約很好玩,即便在颱風夜…^^
  37. 光年on 03 Sep 2011 at 5:50 pm52
    一九八七年十月十九日黑色星期五﹐華爾街股市崩盤。
    兩年後股市復甦﹐聖誕節的前十天﹐藝術家Di Modica 將一座銅牛彫像﹐置放紐約證券交易所正門前展出。群眾圍觀﹐附近交通受阻。紐約市政府依違規停車辦法﹐用吊車將銅牛拖走﹐引發市民抗議。市政府沒辦法﹐只好將銅牛南移至附近的 Bowling Green 公園。
    銅牛栩栩如生﹐悍勁動感十足﹐贏得市民和觀光客的稱許。當時違規一放﹐如今超過二十幾年﹐雖非市府財產﹐卻早已成為紐約的市標。觀光客來紐約﹐都會順道摸摸牛鼻﹐抓抓牛角﹐討點好運﹐當然也會和牛照相﹐合影紀念。
    股票市場﹐上漲一般稱作牛市﹐下跌叫作熊市。銅牛也自然成為華爾街股市的象徵。
    我曾經聽過一個故事。一八四九年加州發現金礦﹐引起大量向西的移民潮。礦工們生活辛苦﹐即使好運發了財﹐在山區卻沒有娛樂的機會﹐只好聚賭。
    有人設了牛熊相鬥的場地﹐為比賽輸贏作賭博下注。比賽時﹐有人坐在牆頭向場外的賭徒們播報實況。牛使力時﹐都先低頭以牛角上挑攻擊。熊則是以後腳直立﹐由上向下撲敵。相鬥情況激烈時﹐播報員就以手勢代報﹐拇指向上﹐表示牛佔上風﹐拇指向下﹐表示熊佔上風。賭徒們看著手勢上下﹐心中情緒自是緊張萬分。
    後來有人就將牛熊相鬥﹐轉播股票市場。今天股市賭徒們的情緒一如以往。


Comments

  1. 小小聲問:後來花花有去逛色情書店嗎?

    ReplyDelete
  2. 謝謝分享~好像自己也跟著遊歷了一番~過癮!!

    ReplyDelete
  3. ally 的行程好讚,不過你妹不會抗議嗎? @@ 『老哥怎麼不帶我小孩去聽演唱會?醬都沒法從小培養音樂品味說!』 :D


    光年兄真是博聞強記,歷史太厲害啦!實在佩服。

    可是我就會看半天後想著:這個從某處轉貼過來的對話串,旁邊有字體很漂亮的數字排序,怎麼是從12開始的呢?不曉得是哪個秘密基地。 ^_^ (花花千萬別沉不住氣就好心回答了我這問題....我還想慢慢當一下 spy, 哈哈 :D)

    ReplyDelete
  4. 早晨出門前匆匆忙忙補了幾張照片,是光年兄提到的幾個地方。

    Stone,對話的地方,還是在夢天秤的咖啡館,只是天秤近來在整理舊日記,有些文章收起來,這篇正好是回覆在她收起來的舊日記中。沒有貼出來的部分,是跟紐約無關的對話...^^

    其實光年兄有一篇美東行的遊記,寫得很精彩,只是很長,不知道有沒有人有耐心看完?要有的話,我找出來轉貼?...^^

    ReplyDelete
  5. 我是很懷疑Ally能趕這麼多場音樂會,會有時差耶,萬一在音樂會裡睡到打呼,那就很不好意思啦!...^^

    ally妹妹要抗議的,是他到紐約後,還不是先上妹妹家,而是先去聽音樂會...哈哈!

    ReplyDelete
  6. 哈哈,星辰,妳只看到那句哦?在Times Square太多好玩的東西,沒看到有”特別”的書店,也可能我沒注意...妳可想而知,那是最沒吸引力的部分了!...^^

    ReplyDelete
  7. 花花,我還有看到「資深呆頭鵝」那句!^_^

    ReplyDelete
  8. 光年美東遊記?有興趣啊!只不過以光年來遊美東還可以很長,想必是遊了幾百億里之遠。 ^_^

    ReplyDelete
  9. 老哥聽 Led Zeppelin 狂敲猛打、聽 Deep Purple 尖叫吶喊,聽 Queen 譁眾取寵、聽 Pink Floyd 無病呻吟、聽 Yes 拖泥帶水、聽 Genesis 鑽牛角尖、聽 Emerson Lake Palmer 走火入魔、聽 King Crimson 精神分裂... 不適合從小培養。

    還好我有聽蕭邦。我一直覺得蕭邦的 Ballade No.2 適合當結婚曲... 僅限前面輕柔的段落... 後面狂風暴雨會嚇到新人...

    Chopin Ballade No.2 (played by Krystian Zimerman)

    ReplyDelete
  10. 光年兄怎麼說呢?美東行那篇舊文,給不給貼呢?...^^

    stone, 幽默!...

    Ally的意思?婚姻是前有輕柔後有狂風暴雨?...(很寫實...^^)

    星辰,咱們能把資深呆頭鵝怎辦?...^^

    ReplyDelete
  11. 光年的導遊跟動人的小故事,讓紐約增色不少。

    花花的影片是新加的?音樂很有動感,符合紐約的快節奏!

    ReplyDelete
  12. flower,美東之行看來收穫滿滿,我也因汝可以坐遊其地,加之光年兄導介始開眼界,知紐約的光明與黑暗。

    ReplyDelete
  13. 那篇美東遊記﹐是八年前依照片分段說故事的寫法﹐很長。妳不計較的話﹐就貼。缺了一些相片﹐還要再找出補寄。

    ReplyDelete
  14. 謝謝光年兄!不好意思,我這是強行引渡!...^^

    ReplyDelete
  15. 文字迷大哥,影片是後來換上的沒錯,貼照片太長了,影響後面的觀文。

    ReplyDelete
  16. 謝宇棻一文剛好提到在以色列的安息日:
    再說一聲Shabbat shalom

    Shabbat就是安息日,而shalom則通常理解為平安;我在以色列時,每個安息日往往要說上好多次Shabbat shalom,只要與人碰面就說,管他是朋友、同學、鄰居,或者少數幾個安息日仍然營業的雜貨店老闆。

    還沒去以色列的時候,就已經聽說,在以色列,人們很「認真」地守安息日。以色列的安息日,是從星期五太陽下山起算,直到星期六太陽下山截止。在以色列的第一個安息日前夕,久居當地的室友特別告誡我,記得去超市囤貨,以免在接下來的一天餓肚子。

    ReplyDelete
  17. 晴陽,因為首頁最新回覆沒法讀連結語法,所以幫你重貼一下。

    我忘了有沒有在天秤家跟光年兄說過這個笑話?(初老症狀?@@")

    我聽朋友說,以色列人到了安息日真的什麼都不作,連搭電梯都不能去按上下紐,所以等電梯時只好請旁邊的人幫他們按紐...(但我就不明白他為什麼能出門?)

    ReplyDelete
  18. 這搭電梯的笑話我也聽過。有些orthodox猶太人的想法看法外人很難明暸。唐德剛曾提過一事,發生於紐約。有一猶太人去世,其弟欲遵「兄終弟及」的古禮,納其寡嫂。嫂子可能不夠orthodox,不願遵守古法。此事居然上了法院(法院理這種事?),碰到猶太法官審案。法官也是骨董派,判決書下來,判嫂子應循古法,下嫁小叔。

    ReplyDelete
  19. 哈哈哈,那小叔是真的想娶嫂子,還是只為了守古禮?最有意思是法官也這麼判...

    猶太教可能還好些,印度有些宗派就很強悍,不守古法恐怕還會遭受殺身之禍!

    ReplyDelete
  20. 古禮云云,大概是藉口。記得寡嫂曾找紐約猶太人士出面斡旋,盼小叔打消企圖。誰知這些人紛紛指責寡嫂不是,不該違背祖宗之法。這是上世紀七十年代之事,讀來彷彿是聖經舊約時代的歷史。

    ReplyDelete
  21. 依外人眼光﹐兄終弟及的結婚或許是老掉牙的古禮習俗﹐或許是私慾或遺產糾紛的藉口。

    然而從極端保守猶太人的觀點看﹐Yibbum 是經文中記載上帝的聖旨﹐非常嚴肅的事﹐所以才有如此看似可笑的判決。一般這種法律﹐只有在兄嫂無後的狀況下才效。

    但是比較開明的猶太人﹐如果遇到雙方當事人無意願的情況下﹐也有解套的辦法。在教堂舉行Halizah儀式﹐兄弟公開表明棄責﹐嫂媳則在證人面前為他脫鞋﹐吐唾了結。因為形式上是由男方承擔不願負責的罪名﹐所以他態度肯否合作和理念是否開明就相當重要。

    ReplyDelete
  22. 是不是回教徒也有這種規矩?我依稀記得在”我的名字叫紅”那書裡也有看到類似這種禮教。(書不在手邊,一時無法查證)

    聖經裡是有記載,有人問耶穌這種兄終弟及如果延了七個兄弟,那最後這位嫂嫂到底算是誰的妻子?

    光年兄真的對以色列史有研究?還是因為身邊有猶太朋友?我以為這些禮教都已經廢掉了。

    ReplyDelete
  23. "我的名字叫紅"一書中確有此段情節,為此男女主角必須隱瞞女主角父親的死亡,然後由伊斯坦堡這頭渡過海峽到城另一頭找一位願意幫其兩人證婚的教長。取得這結婚證明後,女主角終於可以擺脫小叔的糾纏。
    由"我的名字叫紅"及後來的"燦爛千陽"等小說,我比較可以排除西方觀點的偏見,由回教世界本身感受其文化。

    ReplyDelete
  24. 的確是。從《追風箏的孩子》、《燦爛千陽》、《我的名字叫紅》等書中,我們重新探討一個過去被刻意忽略的視野,很有收獲。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山火下的紅太陽

悲觀哲學家--叔本華

今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