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與鹽田/晴陽


00

我的故鄉在台灣南部的海邊,小時候最喜歡晨昏時候的海邊。
清晨的霧與白鷺絲踩踏在一望無際的鹽田,白茫茫的一片,彷彿一夜的清夢尚未甦醒,旭日的光芒只是輕輕的亮。

午後陸風海風交替地吹著,午夢中的小孩在鹽田上旋轉的風車聲裡靜靜地睡著,只有風與平原的烈日要將海水蒸成晶晶亮亮的白,鹽分地帶有的是海風與艷陽的對話,其餘的沉在一片慵懶中。

黃昏遠方回航的船聲宣告港口一場熱鬧的豐收與標賣;這樣的時間捲著褲管光著腳丫的小孩,穿梭在有著海鹹與魚腥的人潮中,隨著大人的吆喝催促奔波。夕陽要與海面的親吻就要開始了,仍是童心,想著偷瞥一眼家鄉最美的海景,在最熙攘的魚市。而此時被遺忘在燈塔堤岸另邊的鹽山白田,仍是風與日的清閒世界,偶而有個偷閒小孩的漫步。

離鄉最想的仍是平原邊隅的海、日、風;當回鄉的車窗吹入有著海水味道的風,心裡就有著踏實的興奮。知道窗外已是一片片的漁塭,接著的是鹽田、與港口的燈塔與村聚的房屋,最後是街道上鄉人的問候和親人的相迎。

多年了,知道故鄉變了,吆喝的長輩老了,小孩長大了、病了。那片日風照拂的土地是否依然保有往日的鄉味呢?夢裡,醒時,仍有個想回鄉的願望,想騎著單車在鹽田與海的分界堤岸上,迎著熟悉的風日多吸一些那份純樸、清靜、黝亮的氣質。

01

我家小時候也在市場擺攤賣魚,以前南部多數是虱目魚跟吳郭魚。虱目魚撈起後會將其一尾尾折彎排列在竹簍子內,載到市場販賣。販賣時翹翹的魚身一尾橫放、兩尾豎放其上,成雙十樣子。這樣擺放整齊,魚眼清亮,魚(屍)看起來有精神,代表不是隔日貨,漁村都是識貨人,知這魚新鮮。

這裡不一樣,城市人不會處理魚,因此魚各部位都已處理妥當,分部位依不同價錢販賣。



02

漁夫返航後須將漁獲送往漁市場拍賣(不可私賣),漁會拍賣要有拍賣牌照的人才可以參加競拍,事後結帳。我家有兩張拍賣牌照,一堆堆漁獲依序擺在地上,漁夫會依魚類擺放不同方式,希望賣得好價錢。買貨者也會先判斷魚貨鮮度、重量及預估價格等著拍賣開始喊價。

漁會響鈴響起,拍賣員開始依序拍賣,拍賣員唸出價格,競標者通常一個手勢眼神拍賣員像吟歌式得往上誦價、三聲定標,蓋上拍賣牌章才算完成。


得標後我們小孩必須趕緊將標得魚貨裝到鉛桶或竹簍,稍有怠慢就會被大人責罵。市場拍賣結束,通常約六七點鐘,接是買冰裝貨、寫上收貨條紙掛在魚貨上,送上送貨車送往附近城市的往來攤販。


大人結算今天的拍賣帳目,我們一旁收拾磅秤、容具,騎著或牽著(年紀小時)武車(載貨腳踏車)頂著冬冷的海風或夏日的清夜回家,結束黃昏的忙碌。


漁市只有天候不好漁船無法出港才不會進行拍賣,因此中午須聽收音機海上氣象報告,然後與攤商聯絡出貨數量。我常盼著可以漁船不出海,這樣可以在黃昏到鹽田上散步看海上日落。
但這幸運的機會不多,只有夏日好天但漁獲量很少才會停止拍賣,所以只能在繁忙的漁市拍賣中偶而閃神於日落的霞光中。當然,因此常常又討一頓罵!

Comments

  1. 哈哈 沒想到虱目魚頭也能這麼有FU

    ReplyDelete
  2. 讓我想到黃春明的”魚"...^^

    ReplyDelete
  3. 我懷兒子時,吐得厲害,吃什麼都吐,唯獨吃虱目魚湯最安好,所以每天晚上,老爺都到家附近的攤子買虱目魚肚湯回來...那滋味真懷念。可惜回台時,小攤已不在了。

    ReplyDelete
  4. 虱目魚又稱牛奶魚,很滋補

    ReplyDelete
  5. 西屯這邊有一攤賣魚的,習慣將魚頭尾用橡皮筋圈住,魚鰭整個撐開,擺在冰塊上一尾一尾的也很好看,不過它的魚貨新鮮,價格高檔,往往魚一擺出來很快的就被買走...

    而上次聽廖鴻基的演講,他說有一次在碧砂漁港看一位老太太賣魚,老太太很慎重對待她所賣的魚,每一種魚的排法皆不一樣,廖鴻基說:他在旁邊看很久、很久,覺得就像在看一個素人畫家在作畫,那老太太很有美感...,後來我們透過廖鴻基的照片看到地上不同於的擺法,每個人都"哇"的一聲喊出來。

    其實廖鴻基主要在傳達一種關於對自己對生活信仰的看法,只要人看重自己,願意謙卑神聖的看重自己的職業,那些魚獲雖然供養了自己,但透過擺飾也給了那些魚適當的尊嚴...

    ReplyDelete
  6. 廖的書我閱讀好幾本,台灣關於海洋書寫僅此一家!

    ReplyDelete
  7. 倒想看看晴陽的”漁港人生”呢!有空多寫些?...^^

    ReplyDelete
  8. 真羨慕我老哥有花花小姐這樣懂得欣賞作品的知音 布袋對蕭麗紅似乎是千江有水千江月 對我哥不知道是什麼?

    ReplyDelete
  9. 從小家中小孩都得離家求學 呵呵 讓我在臉書知道我哥比以往幾十年還多

    布袋給我的記憶既不是漁港也不是鹽田 而是豬肝湯 好久都不再喝豬肝湯了 因為再也喝不到那樣美味的豬肝湯 姑姑家的豬肝湯是母愛的滋味

    大家庭中的弱勢地位 讓母親想為小時瘦弱的我補充營養 都得叮嚀我去姑姑家吃 至今我仍不知那豬肝湯是母親買了豬肝利用姑姑廚房煮的還是請姑姑代勞 我只知道那豬肝湯就是那麼簡單 應該僅是加了鹽巴煮的 因此讓我曾對豬肝湯有種偏好 可惜卻再也沒吃過那麼好喝的豬肝湯 因為他們都缺少了"母愛"這最重要的調味料!

    ReplyDelete
  10. 您好,是晴陽的弟弟啊?真意外,第一次在網上有親友團跑出來,呵呵...我愛開玩笑,您別介意。

    是啊,"母愛”是回憶裡的最佳調味料,唯一而無可取代,因為沒法回到過去,略帶遺憾的美感更使記憶裡的味道深嵌在生命中,這也是成長的苦澀與美感...^^

    跟晴陽認識很多年了,知音不敢當,常常也有不了解的時候,只是願意花時間多停留多注意就是。..

    ReplyDelete
  11. 我很喜歡看晴陽寫這些童時記趣,(現在說來是”趣”,當時卻是艱苦?),好有畫面感。可惜晴陽不多寫,總是剛好聊到,他才興起,多寫兩筆...

    ReplyDelete
  12. 我之前就跑出來過一次了 ^^ 不過是在客提兄那

    ReplyDelete
  13. 呃,在臉書上跑來跑去的人很多,您沒自我介紹,所以客提兄可能也不知您是晴陽的弟弟?

    ReplyDelete
  14. 客提兄知道哦 只是在大家庭中最低輩分的我 已習慣沉默看著長輩的言談 呵呵 我可是拜讀過花花解的一些文章和照片 也知道您以前住在台北汀洲路那一區吧 還有教會等等....

    ReplyDelete
  15. 我哥在家族中 小時候輩分也只贏我跟我二哥 所以或許他跟我一樣人多時習慣當個傾聽者

    ReplyDelete
  16. 呵呵,您這一說,我真不好意思了。原來這麼透明...^^

    ReplyDelete
  17. 阿客提瑪October 11, 2011

    蔡師兄 賢昆仲都不大在臉書出聲的! 呵呵
    這樣可是浪費很多才情喔!
    像這種回憶起布袋童年時刻的文字, 讓人感受很深 !
    讀起來很溫馨 ...

    ReplyDelete
  18. 看你寫的童年時在魚市場幫忙打雜的生活,會讓我想到我的童年,只不過場景從漁村換成農村,那個年代的小孩大概都要幫忙家裡的生計吧?

    我小時候常常在農作的空擋凝望東邊的高山,想像一重又一重的高山後是什麼?是否真的住著神仙?常常因為太專心討來大人一頓斥責(和你一樣,笑!)

    曾在電視上看過魚市場拍賣的情形,也曾實際看過東港的魚市場拍賣(印象中氣氛好像有點肅穆),不過透過你的敘述加上當小孩時的眼光及心情,讀起來特別打動人,請多寫吧,台灣需要更多的海洋作家!

    ReplyDelete
  19. 阿客提瑪October 11, 2011

    晴陽師兄沒"下海", 大概當不成海洋作家...^^
    呵, 這下海是指真的出海啦...別誤會...哈哈

    ReplyDelete
  20. 那晴陽要再寫一些嗎?...^^

    ReplyDelete
  21. 正如菜市場一樣,漁市場跟漁港也是可以看到另種人生百態,故事當然也很多!

    ReplyDelete
  22. 你想到就寫一點,對我們這些”城裡人”很新鮮呢!

    ReplyDelete
  23. 阿客提瑪October 11, 2011

    是啊! 我這鄉下人對港口人口生態也好奇著咧!

    ReplyDelete
  24. 我對菜市場也有好多回憶。印象最深刻的是"喊賣",鹿港街頭的傍晚,常有一整鐵牛車的香蕉、甘蔗、或龍眼(盛產水果),賣的人價格從5塊、4塊、3塊、一路喊一路降,中間還會穿插著說"你們看,又大又甜,這個價錢還沒人要,那2塊好了...一塊八..一塊五,最後了一塊二,有沒有人要?" "啊?沒人要? 一塊好了" 買者在一旁等降到自己滿意才買,不過有時還沒等到就被人買走了。

    ReplyDelete
  25. 阿客提瑪October 11, 2011

    呵呵, 叔瓊說的這種拍賣式的叫價, 我也在台北縣的市場看過哩! 印象深刻的是賣魚貨, 一盤一盤輪流叫賣, 越叫越低!

    偶而會夾雜些賣魚貨的自我消遣...^^ (啊! 我這盤俗過那堆垃圾..) 還滿有趣的!

    ReplyDelete
  26. 菜市場後面有一間廟,大約傍晚三、四點,廟口擺了一些矮凳子,有一個說書的人,每天在說三國演義、西遊記等歷史故事,小時候雖聽不懂他講的那些文言文,但很喜歡聽他抑揚頓挫的語調及看他生動的神情。我弟弟說等他退休,他也要回到鹿港找個地方,做個說書人,讓現在的小孩長大後多一個回憶。

    ReplyDelete
  27. 阿客提瑪October 11, 2011

    最怕小孩是都迷電玩去了...沒人捧場...|||

    ReplyDelete
  28. 你潑的水... 好冷喔~~~

    ReplyDelete
  29. 阿客提瑪October 11, 2011

    沒關係! 您弟弟沒潑到就好...^^

    ReplyDelete
  30. 上次回家和我爸媽談起我小時候的綽號"牛墟頭總理"一事,"牛墟頭"是我住家那一帶的古名,外面哪一家瓣喜事或喪事我都知道,所以號稱"總理"。

    我們是大家庭,長輩除了父母、阿嬤以外,還有淑淑、嬸審、叔公、嬸婆、姑姑,姊姊每天臭臉,長輩叫不動他,我勤快又脾氣好(媽媽說的)是他們跑腿的第一人選,一下嬸婆說:你去買豆芽菜,一下阿嬤說:妳去買針線,一回家媽媽又說":你拿飯去給姑姑吃...每人一天只要叫一次,就夠我累死了。其實這綽號的背後~~就表示我每天在外面打轉的多辛苦。哈哈哈

    ReplyDelete
  31. 阿客提瑪October 11, 2011

    哈哈 ! 好玩!好玩! 叔瓊這樣自小就見多視廣, 腿力也練得不錯喔.....

    ReplyDelete
  32. 看到虱目魚照好懷念.
    小時候住嘉義,每天清早阿公都去巿場買三個虱目魚頭回來煮給我吃
    練就我三歲就會啃魚頭又不會被刺哽到的好本領
    魚頭吃多了,就頭好壯壯起來,頭殼裡壞主意也就跟著多了

    ReplyDelete
  33. 啊?Kate是嘉義人嗎?晴陽的家鄉就是嘉義。

    妳阿公偏心哦?三個魚頭?呵呵...
    聽說魚的毒性都集中在頭部,有可能是”壞主意”滋生的溫床...妳小時候有很調皮嗎?

    ReplyDelete
  34. 加了一段晴陽的舊文,文裡彷彿嗅到海風中的魚腥味與鹹鹹的塩味..

    ReplyDelete
  35. 淑瓊姐是老大嗎?還是下面弟妹太小?像這種打雜的事,我​們家都嘛是”頂司喊下司,下司車簸箕”(請用台語唸..​.不知道這樣寫對不對?),所以我妹常怨嘆,怎麼老么反​而作最多?...^^

    ReplyDelete
  36. 在大家庭裡噟是排老三,我姊姊擺臭臉,沒人要叫她,堂哥是寶貝長男,當然捨不得讓他做事,我又沒聰明到會發號施令,所以就逆來順受囉!

    ReplyDelete
  37. 淑瓊姊的生活記憶我也都有,好熟悉!
    拍賣甘蔗、聽老人家用閩南語吟詩講古、看戲,這些通常是在廟口或柑仔店頭。

    ReplyDelete
  38. 你們好幸福耶,我從來沒聽過人家說書,開始”聽戲”就是聽歌仔戲跟布袋戲了。

    ReplyDelete
  39. 以前的人文盲多、娛樂少,所以有說書的行業;到妳的年代教育普及、印刷業蓬勃發展,大家都自己買書了;現在電腦的世代,連出版業都要沒落了。所以這個世代轉變神速、汰換太快,守成就會被淘汰,生活的壓力無形中就變大.大大.大大大...

    ReplyDelete
  40. 像淑瓊姐這樣我最讚賞,我有朋友到現在還不會上網,email都不會收寄,把我氣死了 !
    因為常常有些資料要大老遠送去啦

    ReplyDelete
  41. 網路也有它的長處,如果鄉間以前的活動能與此並存就太好了,我上次自己回鄉清閒幾日,還可上網分享,取其中道。

    只是鄉間以前讀漢學的耆老多學問好,生活裡多有書詩對聯燈謎可觀可親,也有民間婦女手藝如香包等免費應節可索,現在這些傳統怕要失去了!

    鹿港曾是中部大埠,古蹟多、文化根柢厚實,或許古風猶在

    ReplyDelete
  42. 唉呀! 年輕人不知老年人的苦啦! 腦筋轉不過來、現在懂了轉頭又忘了、視力不好...所以我朋友會的也沒幾個。不過妳的朋友年紀應該很輕,連email都不會,這就只有一個字"懶",嚇嚇他"提前過老年生活,很快就會痴呆"。

    ReplyDelete
  43. 我岳父母也是電腦外星人,最近岳父買了iPad2,它近於實體筆記本,打字直接書寫(買一支不到百元專用筆)辨識,一下就上手了。
    iphone4S有語音辨識,可惜沒有中文語音,否則更好。我想iPad3及iPhone5應可期待。
    老人家眼力差,iPad較佳。

    ReplyDelete
  44. 歡迎大家到鹿港玩,古蹟保存得很不錯。老街有個特色,因為靠海,冬天海風很強,所以為了防風,街道像九灣十八拐。

    ReplyDelete
  45. 我家鄉海風也特大,所以巷道小、房屋也擠在一起取暖。 
    淑瓊姊,那可以民宿嗎

    ReplyDelete
  46. 我回去有地方住,所以沒注意有沒有民宿耶! 不嫌棄的話可以住我家。愛心會的志工有兩次去玩都住我家,兩次都七、八個人。

    ReplyDelete
  47. 意思是,如果我回台灣,咱們就去鹿港網聚嗎?...^^

    ReplyDelete
  48. 晴陽,今天上午我重溫了你的”回鄉偶書”那本相簿,看到很有味道的巷弄。嘉義現在還很”鄉村”嗎?沒看到很多”透天厝”。

    ReplyDelete
  49. 家鄉逐漸凋零中,鹽田廢了最可惜。但幸運的是沒更繁榮,純樸仍在,但老房舍逐漸傾頹。所以我回去盡量拍下,否則就會不見了!
    有空來加上圖說...

    ReplyDelete
  50. 花花回台可以來個西海岸之旅,最好沿濱海道路南下可以領略妳不曾認識的臺灣。

    我家鄉布袋北方有鰲鼓溼地、由布袋往南過八掌溪到台南北門,這一帶有個文壇的特殊名稱─鹽份地帶文學,鹽田與貧瘠、魚塭、王爺信仰等等在這裡跟出海一樣有著同等特色。

    由布袋搭客輪約四十分鐘即可抵澎湖,是本島航程最短的.

    ReplyDelete
  51. 這裡好熱鬧^^
    我住鹿港的隔壁"溪湖",可是怪囉,小時候沒看過說書人,倒是跟花花一樣只看過歌仔戲跟布袋戲...。
    晴陽說的鰲鼓溼地去了幾次,主要是去賞鳥的,覺得鰲鼓天大地大,壯闊的很,倒是沒去過"布袋",改天一定得特地去看看。
    慶幸晴陽的家鄉沒有更繁榮,純樸仍在,在台灣最怕就是地方小工程,美其名叫建設,其實是行破壞之實,我常常覺得舊時的景象只能在回憶中追尋,因為四周變的很快,快到你無法因應,所以常常在回娘家時「找路」,只不過我找的僅僅是短短二十年間經濟繁榮後不知不覺消失的鄉間小路。

    ReplyDelete
  52. 是啊,我在嘉義巿出生的
    魚頭有毒素是後來才有的說法,我是家裡第一個孫子,所以阿公要補我的頭腦
    然後我就可以想出很多作怪的方法

    跟漁人當朋友是最好的,常可以吃到現流的、奇巧的漁獲,不用吃冷凍的^^

    ReplyDelete
  53. Kate, 後來想到,妳在吃魚頭的時候,魚應該還很健康沒有污染.

    我家的魚都是老爺自個兒釣的,滿滿的兩個冰箱加一個冰櫃,我開玩笑說,家裡如果有小偷來,不用拿槍拿刀的,用冰凍魚頭丟他就好了!..^^

    ReplyDelete
  54. 啄木鳥,說書可能還是因各地民情不同。我們小時候資訊、交通都沒這麼發達,小鄉小鎮各自發展出自己的娛樂型態吧。

    而且,我們比較年輕,嘻!嘻!沒趕上”說古”...^^

    ReplyDelete
  55. flower, 我家自製的虱目魚乾不會太鹹,烤後很香,以前媽媽都會做來送給親戚。布袋東石一帶海域沒有工業汙染,這裡的蚵很肥美! 

    ReplyDelete
  56. 哇,那等我回去,再請晴陽媽媽製作一點兒魚乾,可以帶回溫哥華...^^

    ReplyDelete
  57. 我媽臥病多年,此味要託我伯母製作。妳回來我送妳。
    虱目魚有一種料理法,蒜頭塞魚肚,上下用粗鹽隔牛皮紙覆蓋鹽烤。這味是我最懷念的媽媽味道

    ReplyDelete
  58. 好像應該為了吃你的魚乾特地回去哦?呵呵...

    我每次回去以前都跟人家簽了一堆約,屆時未必能實現。我回去的時間,你若剛好有,就送我,別特地作或特地回去拿,那我就太過意不去了。

    ReplyDelete
  59. 孩子小學時,因為就讀北市師院附小靠近總統府,每年配合國慶閱兵(教室給阿乒哥住)10/1-10/11都放假,我曾帶孩子們從台南沿著海邊一路開到北港,途經布袋,那時還有一山一山的鹽田,孩子都好興奮,就像我小時候看到鹿港的鹽田一樣(那是鹿港已經沒有鹽田了)過了幾年,有一次我特地繞過去看,已經找不到了,雖然不是我的家鄉,但也有失落感。

    ReplyDelete
  60. 阿客提瑪October 13, 2011

    蔡師兄的文字 平淡中自有一份安逸與溫馨...
    讓人心思遙想回到那個時光 那個地點 與他們一起生活...

    ReplyDelete
  61. 大哥雖然唸了理工 但我高中時意外發現一疊有畫和短文的卡片 當時就讓我理解大哥在文藝上有其資質 還觸動我也東施效顰畫了張素描 唸建築的我反倒不擅抒情文與不喜作畫 或許因為我認為最完美的畫是{心畫} 再多情的文字永遠也比不上默默無語的{感動}吧!

    ReplyDelete
  62. 大家都畫”心畫”,這世間就沒文學和藝術了啦!...^^

    有些學校的建築系是需要修繪畫課程的,不知倍任有沒有修這些課程?

    ReplyDelete
  63. 白花花的鹽山反射頂頭的陽光﹐刺眼如雪﹐卻蘊含著熟熟的夏意。迎面而來的暖風﹐帶著海味﹐魚味﹐村味﹐孩童味﹐還有濃濃的懷舊味。雖然小時候不曾住過濱海城鎮﹐或許是缺乏免疫功能的關係﹐發現自己讀文入境﹐已經感染莫名的鄉思病。

    離鄉萬里﹐瞬得童趣﹐腦海裡的記憶也被激蕩一回。讀到那段攤上的魚﹐排成雙十模樣﹐才想起百年國慶已過。看看照片裡的魚陣﹐突然感覺那是踢正步的閱兵式。

    我小時候讀的東門國小也近總統府﹐雙十之前部隊借用學校操場練習正步。看他們儀表威武﹐步伐帥帥有聲。從此我們幾個孩童放學也都一路踢正步回家﹐蠻正經的樣子。

    ReplyDelete
  64. 呵呵,踢正步的魚...真有想像力。(外甥說,百年國慶的典禮把他的外國室友都感動到哭了!)

    看晴陽的文,把我們都帶回各自的童年。

    之前寫給晴陽的一段話,也貼過來:

    我在台北出生、長大,只在外婆家住過一個暑假,當了一小段時間的「鄉下孩子」。那時好小,七歲吧?看到牛都不敢走過去,因為聽說被牛尾巴掃到會長不高,常為了繞過院前的牛,頂著大太陽繞過整個三合院。那時也到井邊學打水,剛開始汲到水的水桶重,總怕自已被水桶拉下井去,後來熟練,也真能打幾桶水上來。

    外婆與我父親同一年過世, 舅舅們早已分家,各自蓋了透天厝,但記憶中外婆的家,仍是那個宅院,熱熱的空氣中,仍有一頭黃牛在院前休息。長長的路,是通往水井的...

    ReplyDelete
  65. 「那時也到井邊學打水,剛開始汲到水的水桶重,總怕自已被水桶拉下井去,後來熟練,也真能打幾桶水上來。」

    幼時也是很怕到井邊。一個黑黝黝的洞,天知道有什麼妖怪躱在裡頭。

    要從井中將水打上來需要一點小技巧,手腕要抖一下,將水桶打平,才能打水。夏天時,將冰涼的井水潑在身上,真是說不出的舒暢。

    ReplyDelete
  66. 哇,無言兄也打過水啊?真有意思!您那兒人啊?
    是啊,那手腕要抖一下,水桶打平,到現在都記得...居然能記得那麼小的事.

    我聽過來自宜蘭的朋友,說她小時候趕過鴨子...對我來說也是新鮮事...

    ReplyDelete
  67. 這些回應勾起更多我的記憶影像,因為我們約略是走過相同年代的,雖處不同角落,但彼時的光影是相似的。我很謝謝一張魚頭照竟有如此話題,但又恐喧賓奪主,壞了花花雅處!

    Kate的嘉義市是我離家第一個居住的城市,鳥媽媽的溪湖我竟也有過年輕的足跡,發現這些事或彼此激發的記憶竟瞬間梗在心頭成許多的篇章。

    ReplyDelete
  68. 建築系那是必修課~~^^還是劉其偉上的

    ReplyDelete
  69. Wow, 這麼幸福?...^^
    你們家也是一門俊彥!...^^

    ReplyDelete
  70. 呵呵 就是因為唸建築上了太多藝術概論 藝術鑑賞 還有一大堆有的沒的 所以我就像藝術家的老婆一樣 認清楚藝術家 而不是像那位藝廊小姐還帶著冒星星的眼睛仰望著那位藝術家

    ReplyDelete
  71. 哈哈哈,說得好!

    ReplyDelete
  72. 「虱目魚又稱牛奶魚,很滋補」

    是否煮後,湯白白的,像牛奶一般的魚?它的刺多不得了,會不會刺多於肉?

    ReplyDelete
  73. 「哇,無言兄也打過水啊?真有意思!您那兒人啊?」

    幼時像無根浮萍似的,常搬家,小學就唸了三所。東石、布袋、朴子、新營、麻豆、西港、台南,小時都去過。後來搬到北部,就少去了。

    我畢業於台南市成功國小,後來又回到台南唸大學,畢業於成功大學。原以為上蒼眷顧,這輩子肯定是成功到底,誰知就成功那麼兩次。唉!

    ReplyDelete
  74. 武昌起義成功一次,就拿下江山,無言兄成功兩次,那是驚天地了...^^

    不錯啦,還「成功」了兩次,很多人可半次都沒「成功」過呢!...^^

    ReplyDelete
  75. 我懷孕時喝的虱目魚湯,是只有魚肚,而且刺取下了。可是不是湯不是牛奶色。我覺那好像是香港人的吃法,我們都喜歡喝清清的湯吧?

    ReplyDelete
  76. 暑假有回嘉義小住,生活步調慢慢的
    北部人就都急性子

    怎麼那麼好flower老公愛釣魚.是像電影大河戀那種釣法嗎?釣得是些什麼魚?我對這些最感興趣了,好想看冰箱裡的漁獲啊

    ReplyDelete
  77. 家裡太多漁獲並不是好事,因為每回上市場看到新鮮的魚想買,就想到還有一冰箱的魚,天天吃一樣的魚,釣的人自己都抗議了!

    是啊,大河戀那種釣法就是Fly Fishing,釣鱒魚或鮭魚都可以。
    上回跟光年兄討論釣魚的事,Kate沒看到哦?
    家住煙霞壑 #78回覆開始吧,都在講釣魚的事。

    我家的漁獲也消得差不多了(左鄰右舍都有分到),今年老爺還沒釣到魚,呵呵,太忙了。改天我把他釣到的魚照片找來放...^^

    ReplyDelete
  78. 呵呵,沒有看。那你不就每天都在吃鮭魚頭好壯壯。加拿大是魚油輸出大國吧?

    ReplyDelete
  79. 是不是大國我也不知,北歐很多國家應該也大量生產吧?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再談林奕含事件

畢卡索與他的女人們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五)-幸福是對重複的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