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又跑回來呢?/光年


前言:

我想隱形大叔只是說說狗血噴頭的氣話﹐他既非屠狗專家也無此嗜好﹐更不曾付諸行動。不過這場犬氣風湧的對話﹐卻讓我記起一段親身經歷過的屠狗往事﹐心有餘悸﹐舊傷猶疼。

故事寫好﹐就放下面﹐有點長。


******


大學畢業入伍當兵﹐我服預備軍官役。政戰學校受訓完畢﹐抽籤下部隊﹐知道結果不是原先一直擔心的外島﹐著實鬆了一口氣。我被分發到嘉義市郊的防空砲兵營﹐心情頗為興奮﹐一來不曾到過嘉義﹐又是任職營部幕僚﹐而非持槍帶兵的基層連隊﹐運氣真是好得沒話說。

走馬上任那天﹐發現營區地處郊外鄉間﹐四周一片綠油油的田野風光。中南部的陽光下﹐迎面徐徐和風﹐我身著軍裝去報到﹐卻有郊遊踏青的錯覺﹐心裡忍不住偷偷發笑。

人還未進營區﹐就見到一條大黃狗在營門外﹐對著我不停地搖尾巴﹐像是久候﹐像是歡迎。我有些納悶﹐軍犬見到生人﹐怎麼如此沒有戒心呢﹖入了營區﹐黃狗在我身邊﹐若即若離地帶著路﹐有如一個不開口的嚮導。

見過長官﹐安頓好行李﹐與同僚室友們寒喧後﹐我在營區四下走走﹐熟悉新環境。見到大黃狗在一處屋簷下懶洋洋地躺著﹐我上前打招呼叫它﹐它竟然轉個頭﹐裝做沒看到。哼﹗原來狗的好奇﹐不過芝麻一般大小。狗的溫情﹐只有五分鐘的熱度。

一兩個星期後﹐我已經習慣營旅的生活作息﹐也注意到黃狗在營區裡面自由自在地行動﹐似乎沒有一個固定的主人。打聽一下﹐才知道黃狗是先前駐紮此地的部隊養的﹐因為幾個月前﹐他們奉令調防外島﹐無法帶它同行﹐便將它移交給我們入駐部隊。

啊﹗原來如此。是條沒人管的狗﹐大家都算是狗主。當時心裡突生一念﹐既然黃狗親自歡迎我﹐說明我們之間有緣份﹐或許它能伴我順利度過兵役生涯﹐解憂化愁。輕鬆撿個順手便宜﹐豈不美妙。呵呵﹗人一旦走運﹐就是阿里山也擋不住。

經過幾天持續觀察﹐我發現黃狗是個夜貓子。不是存心對它不尊重﹐只是發現它喜歡白天睡覺﹐晚上來勁﹐有夜間巡邏營區的習慣﹐喜好陪士兵們站夜崗。我白天忙公事﹐傍晚時分才有空找它。發現它見到營門外路過的農家人﹐還是會來上一陣狗吠﹐顯顯它的看家本領。

原來黃狗是以衣飾評斷人的好壞﹐身著軍裝的一律列為好人﹐其他人等都有壞人嫌疑﹐被吠也是活該。我初次見到它直搖尾﹐以為它沒本事﹐其實是我人眼看狗低﹐冤枉它了。心頭感到一陣愧疚﹐趕緊糾正自己的輕視心態。

一個多月後﹐某天傍晚﹐我見不到黃狗﹐四處找尋﹐仍然是沒蹤沒影。困惑地找營門站崗衛兵詢問﹐卻換來衛兵意外的回答﹕“哦﹗它昨晚已經被車撞死。”

沒頭沒腦﹐一下聽到這莫名其妙的消息﹐我心頭一陣惘然地絞痛。怎麼會這樣呢﹖

一會兒緩過神﹐我接著問﹕“那它的屍體被葬在哪兒﹖”

衛兵沒有出聲回答﹐臉上露出一絲詭笑﹐然後用手指指自己的肚皮。

“什麼﹖你怎麼這樣野蠻﹗”我大吼了一聲。

或許是我的聲量,表情,姿勢太誇張﹐衛兵有點嚇著。

他趕緊補充說明﹐狗不是活殺的﹐而且也不光光是他﹐連上好多弟兄都有吃到。

過去我的生活圈子除了家人﹐就是同學﹐很單純。當了兵﹐總算接觸到外頭不同的世界。原來別人在世上有全然不一樣的想法﹐不同方式的活法。是我自己孤陋寡聞。

事件過後一個星期﹐心情回復坦然。不料又風起一波﹐營部有個作戰官﹐是一個老芋仔升上來的軍官﹐週末外出歸營﹐居然帶回來三隻還未滿月的小狗﹐模樣非常可愛。

我 將三隻小狗放在營長的吉普車的車蓋上﹐試看它們的反應。其中一隻毫不猶豫地就直接跳到地面﹐我給它取個名叫小勇。第二隻﹐在車蓋上繞了幾圈﹐然後從車身旁 邊﹐分了兩個階段跳下地面﹐我叫它小謀。第三隻﹐在車蓋上一直發出嗚嗚聲﹐無論是輕輕推它﹐或是用手指戳它﹐都無法讓它起跳﹐我就叫它小膽。三隻小狗﹐同 樣的父母﹐卻個性不一。

三隻小狗雖然是作戰官帶回來的﹐奇怪的是接連幾天裡﹐他卻對它們不理不睬﹐一副讓它們自生自滅的打算。我看不過去﹐便自告奮勇擔負起照顧小狗的責任﹐到廚房討剩菜剩飯﹐用紙箱舊衣破布做狗窩。

大約一個星期後﹐我發現小勇不見了。怕它闖出營區﹐發生意外﹐裡外四處搜尋﹐仍找不著它的蹤影。抱著一線希望問問作戰官有沒有看到它﹐作戰官支支吾吾地說﹕“你不用找了﹐已經送給別人了。”

又是一個禮拜後﹐小謀也告失蹤。我再次質問作戰官﹐答案又是送人了。我當場跟他發脾氣﹐就只剩下最後一隻狗﹐拜託別再送人。即使要送﹐就送給我好了。作戰官聳了聳肩﹐一副不置可否的表情﹐

幾個星期下來﹐倒也相安無事一陣子﹐小膽身子發育成長迅速。膽子也變大許多﹐跳下吉普車﹐早已難不倒它﹐我於是正式給它改名為小丹。


營區裡有個籃球場大小的池塘﹐我每天都帶小丹到池邊訓練。起先﹐它不敢下水﹐我就將它拋進池塘﹐讓它自己游回上岸﹐每天都來去幾個回合。後來一次週末外出時﹐我在街頭撿到一顆小圓球。從此我就修改訓練科目﹐先扔圓球進池塘﹐再讓小丹游去拾回。

有一天﹐午餐過後﹐我正張羅小丹的食物時候﹐上回在營門口站崗挨我罵的那位士兵跑過來﹐指指小丹﹐然後比劃了一個割喉的手勢﹐偷偷在我耳邊細語﹐聽說就在今天晚上。

晴天霹靂﹐怎麼可能有這種事﹖我聽了全身乏力﹐幾乎站不起身。

我急忙去找作戰官﹐追問他究竟謠言是否屬實。作戰官先是否認﹐然後才直說﹕“狗狗半夜太吵﹐別人睡不著﹐全都跑來罵我﹐我沒辦法﹐只好送人了。”我回說﹐“你怕什麼﹖就教他們來罵我好了。”作戰官搖搖頭﹐“太遲了﹐我已經不是狗主人了。”

我再回頭找那名士兵﹐細問小道消息的細節﹐他說作戰官前晚賭輸﹐賭注就是小狗。我突然覺悟﹐原來先前兩隻小狗送人﹐都是這麼可怕的送法。

老天爺啊﹗該怎麼辦呢﹖該怎麼辦呢﹖我突然想起營區有個無人看守的側門﹐外頭放生或許是小丹唯一的求活出路。

我匆匆抱起小丹﹐用外套遮蓋它全身﹐眼見四下沒人﹐悄悄地推了腳踏車﹐就由側門溜出營。騎了車﹐選了我從沒走過的方向﹐在陌生的鄉間小路上飛馳﹐一會兒左轉﹐一會兒右轉﹐自己也不記得路線。小丹從沒出過營﹐這會兒又罩著頭﹐不可能認得路。

騎了約莫十幾分鐘光景﹐看到路邊有一個池塘﹐覺得應該夠遠了。其實當時也很擔心﹐自己偷溜出營﹐萬一被發現的話﹐會遭到重罰。我在池邊停了車﹐放開小丹﹐從口袋裡取出那個小圓球﹐拍拍小丹的頭﹐就像平常訓練那樣﹐我將小球用力地向池心拋了出去。

見到小丹興奮地下水追球﹐我急急跳上腳踏車﹐往來路不同的方向飛奔﹐又是經過幾個左右轉﹐再在路邊停下車﹐回頭看看小丹有沒有跟上來。等了一會﹐不見它跟來﹐我想應該可以放心去找回營的路。

繞了個大圈﹐回去時刻意選擇沒有重複出來的路線。偷偷溜進側門﹐幸好沒人注意到﹐我已經失蹤將近一個小時。

繃緊神經盯著時鐘看﹐分針蝸牛步繞了一整圈﹐已經過了一個小時﹐沒聽見外頭有什麼動靜。沒消息﹐就是好消息﹐可以鬆一口氣了。

約莫再過兩個小時﹐接近晚餐時刻﹐突然有人找我問問﹐有無看到小丹﹐我裝傻表示不知道。因為做賊心虛﹐很怕別人繼續追問﹐我以身體不適的藉口﹐表示人沒有食慾﹐不想吃晚飯﹐一個人躲在宿舍裡矇頭假睡。

外頭天黑了﹐我想小丹應躲過今天這一劫。見到室友吃過晚飯﹐過了很久才回寢室﹐我好奇地問問他﹐有沒有發生什麼大事﹖

室友欲言又止﹐我有種不祥之感﹐於是緊緊追詢。室友嘆口氣說﹕“你遲早會發現的。剛才開飯不久﹐小丹自己現身餐廳﹐被連裡弟兄逮個正著。”

天終究還是垮了﹐我驚嚇無言。室友看出我想奪門出去找小丹的企圖﹐就說﹕“已經太晚了﹐他們一捉到小丹﹐為免夜長夢多﹐就直接送進廚房宰了。”

我一屁股坐下﹐就無力站起﹐再也說不出話。

悔恨交加的情緒一下全湧了上來。我後悔沒有騎到更遠的地方﹐後悔沒有帶條繩子將他綁在樹樁﹐我氣憤自己為何低估了小丹的能力﹐我氣憤小丹為何不懂得我的心意。

月光冷冷地從窗外照了進來。廚房傳來鬥酒的吆喝﹐一聲聲划拳轟笑﹐像一把把利刀刺進我的心臟。

小丹在另個世界﹐弟兄們在另個世界。是那麼的近﹐又是那樣的遠。

為什麼又跑回來呢﹖一夜輾轉﹐一直想不通﹐為什麼又跑回來呢﹖

第二天﹐我走到營裡的池塘邊﹐一人獨坐回想整件事。突然一件物品影像﹐出現在我的眼角視線﹐撿了起來﹐竟然是那個熟悉的小圓球。

我突然明白﹐小丹為什麼回來。每次訓練﹐它總是全力以赴。昨天它肯定當成是長途訓練。在我想盡辦法把它送出去的同時﹐它卻渾身解數地把球送回來。拼上性命﹐也在所不惜。

既然你這麼喜歡回來﹐我閉上眼﹐再次將球用力丟進池裡。數到五﹐睜開眼﹐圓球輕盪在水面上﹐什麼奇跡都沒有發生。

想想﹐物以類聚﹐其實小丹和我兩個都是傻瓜。

image from: Dog's Picture

Comments

  1. 嗚~~光年兄是嫌我心情好得太快,“殺“幾條小狗來讓我傷心嗎?

    小時候聽過一些搬家工人在鄰居家聊天,說到如何把一隻被車撞了的狗兒宰了吃,我當場哭出來,弄得大家一團尷尬。

    前幾天在朋友家吃飯也剛好聊起類似的事,朋友說有些狗兒對著人莫名地吠著,有可能那人是喫過狗肉的。

    可憐的小勇、小謀和小丹....嗚~~

    (傻的呆頭鵝就不用管了...)

    ReplyDelete
  2. 光年兄不知有沒有看過夏元瑜(老蓋仙)寫的一篇:追本溯源談狗經?
    裡面說到儘管人類一再丟棄、背叛狗兒,狗兒卻因帶著幾分傻勁,始㚵忠實到底。
    最經典的一個畫面,就是他寫道,主人要把狗兒宰來吃,一刀下去沒砍著,狗兒嚇得跑了,卻在逃跑途中聽到主人大喊:”老黃!回來!”,狗兒傻兮兮又回來了...

    為您的功虧一簣深表遺憾...^^

    ReplyDelete
  3. 聽過軍中的軍人為了吃狗,把狗綁在樹上,活活用棍子打死!

    光年兄的故事生動感人,又是親身經驗?軍中能帶狗進去養?

    ReplyDelete
  4. 仗義每多屠狗輩,屠狗輩卻未必都仗義,更多的,是連義是什麼都搞不清楚。

    ReplyDelete
  5. 是的﹐這個故事是我的親身經歷。當時被矇著頭的小狗究竟用什麼辦法找回營地﹐是我今生一輩子難解的困惑。

    我不清楚軍中養狗的普及程度﹐我猜軍事訓練單位養狗或許很難﹐但邊防駐軍養狗應該可能﹐因為狗的耳聽鼻嗅能力要比人好﹐有看守偵察和駐防的作用。

    至於我文中敘述的經歷﹐當時我們是營部的幕僚單位﹐或許因為沒兵可帶﹐才有養狗的機會。

    歐美許多國家的軍警單位﹐還有正式 K-9 警犬隊的編制。

    ReplyDelete
  6. 星辰看文也跳著看?...光年兄先前就說了是親身經歷...

    用棍子活活打死?>"<
    這讓我們這些家裡有狗兒的人,聽了實在很難受。

    我們家沒有男生,所以對當兵的事不太清楚,問了Alex,他說光年兄自營區跑出去,在當年可能會被治以逃兵?如果被抓到,真的麻煩大了!當年是沒搞清狀況,還是一時也真的奮不顧身?

    我想了想,小丹應該是循著光年兄的單車聲追回去的,很有可能您前腳回到營區,牠後腳就追回來了。所以才會那麼快就被”處理”了。

    光年兄後來看到那顆小球,一定很難過。狗狗是這樣的,您給牠一個指令,牠一定要給您看到牠完成了...牠以為牠應該給您一個交待...

    ReplyDelete
  7. 給光年兄看個好消息,心情可以好一點兒:
    流浪狗惹人愛,赴美爆紅超人氣
    助流浪狗赴美,台灣女孩不怕難

    這是前兩天在臉書上,Margaret分享的連結,當時看了心裡很覺溫暖。因為在這之前,也有朋友在說狗兒被屠宰之事,看了令人十分難受。

    ReplyDelete
  8. 狗兒會找回家的路 , 我聽我一位親戚提過, 這位親戚是開建材行 , 有個店面, 不知哪天跑來一隻無主的黑狗, 就有員工不時的照養它, 餵它吃食 , 我這位親戚呢, 忘了是為何緣故 ,不大喜歡這狗 ,有一天居然用機車載它達2-3個鐘頭的路程 ,把它 "放生"了...

    神奇的是它在大約1周之後居然又跑回建材行了... 我這位親戚呢 大為佩服! 就認真的收養它了...

    ReplyDelete
  9. 「是的﹐這個故事是我的親身經歷。當時被矇著頭的小狗究竟用什麼辦法找回營地﹐是我今生一輩子難解的困惑。」

    狗嗅覺奇靈,一定是循著氣味找回來的。

    若噴點香水入狗鼻,破壞其嗅覺,不知能否令其找不著路回家?

    ReplyDelete
  10. 客提兄,我小時候在國語日報讀過一本書,是說一隻狗從南部沿著鐵軌北上找主人的故事,依稀記得書上有註明是真實故事...您這位親戚家的狗狗故事,也算是其中一個版本...^^

    無言兄,狗狗因為眼睛被矇住,大概真的豎起耳朵、揚著鼻子在作辨認方向的工作...可憐小丹,原以為跑回去會有獎品吧?...QQ

    ReplyDelete
  11. 我覺得狗憑嗅覺找路的可能性要大過聽覺。

    電影情節常看到﹐監獄警衛將越獄犯穿過的衣服給狗聞聞﹐狗四下到處嗅嗅﹐就可以循著越獄犯幾小時前逃跑的路徑追蹤。

    狗鼻子要比人靈上十萬倍﹐機場滿山滿谷的行李﹐狗也有辦法光憑嗅覺找出哪個裡面有炸彈或毒品。

    狗還可從人的氣息中聞出癌症病患﹐甚至能預知癲癇病人即將發作。

    ReplyDelete
  12. 哈!真的跳過光年兄最前面說是真實經歷的留言。

    嗅覺敏銳,聽覺也厲害,狗能聽到超音波。照客提兄說的,摩托車騎兩三小時的路程,狗都能找回來,那光年兄的一小時腳踏車車程,只能說騎得不夠遠。

    ReplyDelete
  13. 「嗅覺敏銳,聽覺也厲害,狗能聽到超音波。照客提兄說的,摩托車騎兩三小時的路程,狗都能找回來,那光年兄的一小時腳踏車車程,只能說騎得不夠遠」

    摩托車兩三小時,腳踏車恐怕得十多個小時。那光年兄可累了,若欲達目的,大概得騎上一天兩天。這下子真得當逃兵看待,送軍法審判。

    ReplyDelete
  14. 那會兒﹐前前後後總共花了不到一個小時﹐扣掉提心吊膽的溜出溜進﹐路上騎車的單程大概只有十幾分鐘。現在回想﹐那時實在太低估小狗的能力﹐跑得不夠遠。

    我想小狗除了依靠敏銳的感覺外﹐還得具備強烈的慾望和頑固的決心﹐才有辦法在全然陌生的環境裡覓覓尋尋﹐獨自長途跋涉。

    常在街頭巷尾的路燈街牌﹐看到懸賞找尋失狗的啟事﹐可見不是每條狗都能夠安然的自己回家。

    麻煩花花幫忙將原文中兩個礙眼的贅字刪掉。當初寫得匆忙﹐讀得疏忽﹐貼完才看到重複。隨便刪哪個都行﹐謝謝

    --- 我突然覺悟﹐(原來)先前兩隻小狗送人﹐原來都是這麼可怕的送法。

    ReplyDelete
  15. 嗯,刪後頭的吧?

    狗狗走失沒回家的,有可能是被人帶走或與小丹一樣下場?

    我家狗狗三四個月時走失一次,我們手忙腳亂到處打電話求救時(牠有植入晶片),牠自個兒跑回來了...

    ReplyDelete
  16. 對不起,說錯,是來我家三四個月左右,當時牠有七八個月大了。

    ReplyDelete
  17. 名貴的純種狗很可能是被別有用心的人帶走﹐普通一點的狗或許陣亡在車流不息的馬路街頭。

    在美國﹐要是有人烹食狗肉被發現的話﹐恐怕會引起社會公憤。

    ReplyDelete
  18. >可憐小丹,原以為跑回去會有獎品吧?

    有一回﹐我在登山途中路過一戶人家﹐院子裡有條狗﹐嘴裡叼了隻松鼠。狗看見我路過﹐就很得意地跑出來﹐示範表演給我看。它先將松鼠放了﹐然後再將竄逃的松鼠逮著。

    可惜它的主人不在家﹐沒法親自發獎品。可惜我身上沒帶相機﹐無法將它的英勇事跡公諸於世。

    這隻喜好表現的狗﹐不甘寂寞﹐一路跟著我爬山。我先用英語誇獎它﹐沒效﹐再改用中文說一遍﹐還是不能滿足它。其實它哪知﹐啣在口中的獎品﹐我還真想搶過來放生。

    跟著我走了好一陣﹐這隻愛炫耀的狗才終於放棄﹐回頭去等它真正的主人。

    ReplyDelete
  19. 我曾經在高速公路上看到一隻狗兒在路肩上跑著...心裡擔心牠被車子撞到,卻不知如何是好.... 前頭有車輛停下,駕駛者下車去追那隻狗兒... 沒追上,因為不是狗的主人,狗兒沒聽他的...結果好幾輛車停下來了,大家跑去幫忙追那隻狗,總算追到並把牠送下高速公路,猜想有人把牠送去領養中心了。

    我小時因看過貓兒叼隻老鼠跑到面前,從此怕貓;幸好沒看到狗兒咬住松鼠跑到面前,否則大概也不敢養狗了...

    ReplyDelete
  20. Margaret提供的一則新聞,讓光年兄看看:
    澳洲貓懷念老家和兄弟,行走三千公里回老家

    比狗還厲害...^^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日月不分明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四)-誤解的詞

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