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穿越對方的靈魂/啄木鳥
附台語童謠


前言:

因為【月光巷】討論到婚姻中取與求,施與受的互動關係,剛好鳥媽媽寫了一篇短文,談及婚姻於現實磨難的實例,頗引人深思。(by flower)

***

『你墬入愛河,這下才得開始努力;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你必須掏心掏肺,對另一個人獻上你的想法、你的靈魂,好讓對方了解你,而你也必須經年累月跋涉穿越他只為你闢出的心田,好讓自己探究他的內心,掏心掏肺,跋涉穿越,這是多麼耗費心神…..。』(摘自【大宅】)


日前聽到一件憾事,結縭多年的夫妻發生激烈吵架,先生因而腦中風驟然過世…!

老人家於是說:『夫妻雙方能力相當才容易吵架,只有其中一人退了下來,夫妻才可能長久!』

若以現代年輕人的眼光而言,我累了,不想取悅予你,也不想勉強自己,於是我選擇離開你。這當中只有對自己的交代,因為….我累了!

古時候的人擅於忍耐,現在的年輕人適時選擇退場,再套句【大宅】一書說的:『因為啊,我還沒有完成當下生活賦予我的使命,於是男女各自離開彼此依存的關係。』

當愛情發生的瞬間以為全世界都為你披上繽紛色彩,人生開始美麗,然…維持美麗是多麼的不容易,我們如何穿越對方的靈魂無須言談安適人生?

憾事發生了,活下來的永遠背負著鄉人的指責以及永遠不會散去的耳語,想想…多麼漫長的人生啊!

圖文/啄木鳥
圖文及回覆與Facebook同步

Comments

  1. ‎>>當愛情發生的瞬間以為全世界都為你披上繽紛色彩,人生開始美麗,然…維持美麗是多麼的不容易,我們如何穿越對方的靈魂無須言談安適人生?

    不知這段是鳥媽媽的話,還是書裡的?
    "我們如何穿越對方的靈魂無須言談安適人生?"讓人想了好一會兒。

    ReplyDelete
  2. 我寫的~~..><,常常覺得凡事都要溝通是件很累人的事,多麼希望是"一切盡在不言中"事事心領神會就好!
    可是生活多麼瑣碎,言語多摩需要...

    ReplyDelete
  3. 最近才跟朋友提到,遇到對的人也也很重要。對的人也許未必能盡在不言中,但總能找到交集;不對的人,永遠歪斜,對不到一塊兒。...

    ReplyDelete
  4. 是啊,如同穿一件不搭嘎的衣服,總是覺得不合身。但我們怎麼遇到的是對的人?

    總之是尋常生活尋常人生,偶而抱怨偶而吵個個架,無非都是在尋求與對方的共識,吵到失去性命,真的可惜。
    不過我認為夫妻在愛情的框架下,難免為對方而活,這也不很好...,因此讀到作者詮釋的愛,覺得好像是這樣,很累人。

    ReplyDelete
  5. 不搭嗄的衣服還好,只是難看了點兒...不合尺寸的鞋的(削足適屨)則會破皮流膿...^^

    誰誰誰說的?選擇你所愛的,愛你所選擇的,已經選上而且在家的,就是對的人吧?

    吵架吵到腦溢血,家人或許會怪配偶,但有可能多個五分鐘,兩人又和好了...逝者未必不能原諒生者,家人應該諒解他們的相處倫理。

    ReplyDelete
  6. 婚姻如果只在愛情的框架下,我個人覺得啦,那太薄弱。畢竟感情太容易變質。所以鳥媽媽說的,尋求共識是很必要的,這共識的高度取決於雙方的人格與價值觀,與愛情的牽扯比較小。

    ‎"如果你愛我,就該聽我的...",這其實已經是一種情緒勒索了!

    ReplyDelete
  7. 呼叫晴陽,出來說話!...^^

    ReplyDelete
  8. 是啊!過於斤斤計較的愛情,的確是一種情緒勒索,不過真的很多人視為是一種愛的表達方式。

    ReplyDelete
  9. 盡在不言中...

    ReplyDelete
  10. 所以,鳥媽媽,婚姻是一條漫長的學習啊!...如果大家都活得夠久的話...^^

    ReplyDelete
  11. 人生就是來生活學習的,不只婚姻!

    我們都希望一切美好,但先要美好自己,自然可以包容一切。

    ReplyDelete
  12. 其實那個誰誰誰說的,已經選上而且在家的,就是對的人...
    我是認為"認命"居多,知道人生就是這麼一回事,哪有所有的好運都讓我遇上,進而安份度日,這就是我目前的體會!

    ReplyDelete
  13. 那我們是比較”認命”的...^^

    ReplyDelete
  14. 晴陽,單方面一直”包容一切”也是很不健康耶!

    ReplyDelete
  15. 晴陽說"要先美好自己"就已經提早健康了

    ReplyDelete
  16. 其實起初看到大宅書內那段文章,心裡頭覺得作者寫的真好,在愛情的國度裡,我們多麼希望能融入對方的呼吸當中,偏偏那只是個開始....。
    我們面對婚姻有美好也有不堪,然...下一個會更好嗎?可能你還是會墮入另一個循環,這個循環你還挺熟悉的....^^

    月光巷的故事很殘忍,愛的表達方式何其多,偏偏沒自信的人最會用高姿態的姿勢來取得控制權,以愛勒索、以經濟勒索,以莫名的自尊(或說自卑)勒索....,蠻令人氣憤填膺。

    ReplyDelete
  17. 月光巷裡的女主角後來為了報復,對男主角的折磨也很殘酷,最後招致兩人同時毀滅。

    ReplyDelete
  18. 如我在月光巷那篇回覆裡說到的:
    月光巷,到最後,原來抱著錢不放的一方,散盡家財;原來抱著自尊不放的一方,淪為妓女;有時我們在我們所在乎的人面前,常有太多莫須有的執拗。

    ReplyDelete
  19. 我完全認同你說的最後一段話,曾經在自己的經驗當中,也常常有這種莫須有的固執,好像藉由這種立場,表達自己是不容捍衛,其實私底下深深覺得不道德,因為你欺騙了另一個跟你朝夕相處的人,只因莫名的自尊心。

    ReplyDelete
  20. 嗯?為什麼在這兒會用”欺騙”呢?我有點兒不明白...不太能領會。前面的經驗我們常犯,但想聽鳥媽媽說的這”私下”的反思。

    ReplyDelete
  21. 讀中文的對用字都要求的很精準!!!有點嚇...撫胸!
    其實說的是自己的經驗,因偶有口角,明明是自己不對,又要強詞奪理,心虛之下,所以偽裝自己,欺騙那個人...哈哈!

    ReplyDelete
  22. 哈哈哈,對不起,我是以為有什麼重大情節!後來想想,這兒金樹兄會看到,妳說話可能會"很不方便"...呵呵!

    ReplyDelete
  23. 嗯,有時也不是對不對,就是在某時候突然就”拗”起來...沒來由的!

    ReplyDelete
  24. 對啊,在某個節點上,所以我才覺得夫妻相契不容易!

    因為無須太多言語,彼此知對方的心...^^

    ReplyDelete
  25. 請問哪兒可看Stefan Zweig的【月光巷】?

    ReplyDelete
  26. 輕五,月光巷是茨威格的中篇小說其中一篇:收錄在這裡:
    一個陌生女子的來信

    ReplyDelete
  27. 鳥媽媽,我發覺有時會吵起來,也是因為彼此太知對方的心...呵呵

    ReplyDelete
  28. 因"彼此太知對方的心"而吵起來的,大部分是對方已知妳會有那些反應或作為,但還是重複演出你不喜歡的戲碼,我們家最容易發生這樣的事...呵呵!

    ReplyDelete
  29. 呵呵,這劇本好像每家都有一本...^^

    ReplyDelete
  30. 柴米油鹽醬醋茶,平凡夫妻的平凡吵,一天也過似一天,不過吵到出事,那真是遺憾,謹記...謹記!

    ReplyDelete
  31. 感謝二位的好文筆, 受用了

    ReplyDelete
  32. 阿客提瑪February 10, 2012

    >>我還沒有完成當下生活賦予我的使命,於是男女各自離開彼此依存的關係。
    "當下生活賦予我的使命" ???那是個甚麼東西的形容詞?
    亦或是托詞? 亦或是其中一種的藉口?
    想走就走了, 找一個讓自己心安的理由 ? 相對於"認命"之外彼端的想法?

    Paul Simon 有首歌: "離開愛人五十法"
    ( 50 Ways to Leave your Lover )
    : There must be fifty ways to leave your lover
    一定有方法的,
    在這裡把"方法"兩字改成"原因" , 改成"理由"似乎也講得通...
    這個愛人, 可不是大陸慣用語的愛人同志的愛人,
    只是您也可以等同的把"愛人"轉換成"配偶"兩字嗎...?

    ReplyDelete
  33. 這我來解釋一下,書中的女生是一個作家,她的老公希望兩人能生養下一代,但女作家覺得生孩子可以,但時間點還沒到,女作家覺得她應該完成當下生活賦予她的使命-就是寫作,於是她老公終究離開她...,不過書中女作家也有反省你說的理由,是託詞,是給自己心安的理由,但那是很久以後的事了。

    ReplyDelete
  34. 終於有男性觀點囉...太棒了!

    ReplyDelete
  35. 離開愛人五十法(理由,原因...),就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ReplyDelete
  36. 鳥媽媽說的故事,深究地看,又回到月光巷裡的問題,不是不生孩子,只是兩人有不同的時間點...怎麼挪移,就是學問了!

    ReplyDelete
  37. 使出乾坤大挪移, ,看看有沒有用^^

    ReplyDelete
  38. 一定有用,蓋世武功呢!...^^

    ReplyDelete
  39. 不過張教主一遇上周芷若, 就什麼功也沒用了^^

    ReplyDelete
  40. 那倒是,所以女人也不必學啥絕學,攻心為上!...^^

    ReplyDelete
  41. 周芷若這一型的女人令我害怕, 表面柔弱內心卻完全摸不著, 太恐怖了

    ReplyDelete
  42. 我常在想或有時跟年輕的朋友說:在對的時間點,遇到對的人,時機到了,可能成就美好關係或婚姻,不過難的就在時機點的把握,再回原先跟花花討論的,....選擇你所愛的,愛你所選擇的,已經選上而且在家的人,就是對的人...,現實生活也僅能如此作想。
    所以我才說當認命好了。

    小說無非呈現了現實生活中不圓滿,,是年紀、是經濟狀況、是對自由的渴望...,小說家也在試圖詮釋百般人的一樣情...

    ReplyDelete
  43. ‎Margaret,我也很怕周芷若,太陰沉。但也同情她,婚禮上新郎被搶走,沒幾個女人受得了的...^^

    ReplyDelete
  44. 鳥媽媽,是啊,人生百態。像大宅這位作家所寫:”我還沒有完成當下生活賦予我的使命”,如果改成”國家”或”民族”所賦予的使命就”高尚”得多...譬如:林覺民啊!...^^

    ReplyDelete
  45. 她僅只是作家,不是革命家...^^

    ReplyDelete
  46. 剛剛趕緊去搜尋一下周芷若...好久以前看的...^^

    不過太陰沉使陰毒恐怕是本性,後來的作為只是證實她有那些特質吧...

    ReplyDelete
  47. 看了金大俠作品, 我在猜他喜歡的是"潑辣明亮型"的女人( 趙敏, 任盈盈之流)

    我最喜歡的是射雕的黃蓉, 天不怕地不怕, 要害她的, 她就使些小壞, 不過到了神雕, 我完全不喜歡黃蓉了, 太會算計

    ReplyDelete
  48. 我喜歡趙敏,個性鮮明...

    ReplyDelete
  49. 鳥媽媽,人的性格都有陰暗面,會不會被引發出來,與人的互動有關係。所以我們也說,真正的好朋友能把我們內中最正面的東西引發出來。

    ReplyDelete
  50. 哈哈,我也最喜歡少女黃蓉...趙敏也喜歡。

    ReplyDelete
  51. 花的意思是好朋友會拿著燈籠把我們所有的都照亮( 哈, 元宵節剛過應景一下)

    ReplyDelete
  52. 晴媽說得好!就是”照亮”...相互觀照...^^

    ReplyDelete
  53. 小楓現在是先受教起來放嗎?...^^

    ReplyDelete
  54. 晴媽,金大俠公開說過,他最喜歡”雙雙”....可惡吧?...^^

    ReplyDelete
  55. 雙雙?? 不知是誰, 我只看射雕, 神雕, 倚天, 天龍, 鹿鼎, 書劍, 夭傲而已, 沒練全

    ReplyDelete
  56. 對不起,記錯,是雙兒,《鹿鼎記》裡面的。

    ReplyDelete
  57. 雙兒, 有點印象, 但也忘得差不多了, 太久沒看鹿鼎了

    ReplyDelete
  58. 金庸亦曾指有數位女角是他願終生愛護,當中有雙兒、郭襄、小昭、儀琳、阿碧、阿九、程英、公孫綠萼、甘寶寶。(我印象中,金庸說過最喜歡的是雙兒,這兒排在第一,可見應該沒錯)

    ReplyDelete
  59. 我印象中曾在電視節目金庸的訪問中,記得是小昭...

    ReplyDelete
  60. 我也記得是在訪談節目中看到的...呵呵,可能金庸在不同節目說不同人?維基裡他列了一排,可見男人想要終生愛護的女性,很難只有一個?...^^

    ReplyDelete
  61. 改版的鹿鼎記,聽說金庸也是讓韋小寶在眾妻中最愛雙兒。之所以覺得有點兒”可惡”,是雙兒愛得太無條件,愛得太卑微。

    ReplyDelete
  62. 經典小說 正是如此 觸動大家的心呢 剛巧兒子用智慧手機在K射鵰英雄傳呢 和他聊呆郭靖和巧黃蓉 回來一開fb,金庸也正熱呢! 或許金庸的設想是 少女黃蓉成了媽之後 太寵女兒郭芙 又一直眼看楊過 腦中揮不去他父親的影子吧 或許金庸想告訴我們 再聰明的人 還是有盲點。

    ReplyDelete
  63. 我的想法是,金庸仍然延續紅樓夢大觀園的思想,未婚少女是夜明珠,已婚女子是失了色的珠子,老女人則是死的魚眼睛,所以黃蓉如果再”老”下去,大概就更令人不耐了...^^

    ReplyDelete
  64. 「我最喜歡的是射雕的黃蓉, 天不怕地不怕, 要害她的, 她就使些小壞, 不過到了神雕, 我完全不喜歡黃蓉了, 太會算計」

    慧黠的少女黃蓉,人人喜愛,會算計的黃蓉,人人提防,蓋萬一算計到自己身上,豈不糟糕?

    可是,從另一角度來看,神鵰裡的黃蓉還真不能不算計。在神鵰裡,襄陽一城的安危全繫於郭靖黃蓉身上。孫子兵法云:多算勝,少算不勝。黃蓉不僅要算,還得多算才是。

    ReplyDelete
  65. 年輕時會”討厭”神雕裡的黃蓉,太有心計,太迴護自己,但現在倒也能體諒。尤其覺得為母則強,迴護自己家庭與子女是必然的本能,何況黃蓉聰明成那樣,到了中年所有本事都被強化,雖然有些過了頭。

    再說,小龍女出場了,中年黃蓉只好扮演牆上的那抹蚊子血了...^^

    ReplyDelete
  66. >>金庸仍然延續紅樓夢大觀園的思想
    我也覺得有這意味 可是我在國中同學家看她阿嬤 和有一次在火車站巧遇的一位外籍修女 可都老得優雅美麗呢 金庸和曹雪芹可能都沒見過這樣的女子吧

    ReplyDelete
  67. 男人看女人眼光不太一樣,多少帶點兒”色情”成份吧?呵呵...

    ReplyDelete
  68. 你們在這裡談情說愛,現在才發現..

    ReplyDelete
  69. 對哦,淑瓊姐應該提供一下寶貴的意見,一定有經驗之談的...^^

    ReplyDelete
  70. 我一輩子只交一個男朋友,只結過一次婚,所以經驗不多,哈哈
    不過彼此雖不浪漫,但能互相包容,所以到現在沒說過要離婚。對了!我有一個感想: 為什麼我們不太吵架--因為我先生口才不好,且很容易被我三言兩語就唬住。所以冒昧的我想問問中文系的諸位: 另一半會不會被你們欺負?... 不要打我~~

    ‎'維持美麗是多麼的不容易,我們如何穿越對方的靈魂無須言談安適人生?'
    有某人就是因為覺得婚姻到最後會變成這樣,甚或"相敬如冰"而害怕結婚...

    ReplyDelete
  71. 淑瓊姐,有很多口才不好的,一氣起來就動手了,所以人家外星人不是因為口才不好才不吵,是有疼老婆啦...^^

    我們家兩個口才都不好,所以也吵不起來...^^

    ReplyDelete
  72. 樓上的楊x娟小姐,看來妳要自我介紹一下了...^^"

    ReplyDelete
  73. 哈哈...對於要不要用真名面對網路世界猶豫,但想想...實際生活的我是乾脆的人,怎麼扭捏那麼久呢?
    於是今日就改了,沒特別原因...^^

    我乃彰化人...,196x年生.....

    ReplyDelete
  74. 今天看到林書豪伯父接受訪問, 他說林書豪百分之百分是台灣人, 雖然他的外祖母是浙江人, 但以中國及台灣傳統, 要看父系這邊出於何處

    我老爸老媽都是彰化人, 但生於台北, 長於台北, 我總說自己從裏到外都是台北人, 不過血緣上來看, 也和鳥媽媽一樣是彰化人

    淑瓊姐也是, 所以我們要來組彰化同鄉會嗎??

    ReplyDelete
  75. 呵呵,那我外甥在彰化出生的,我去過彰化兩三次,也可以順便”同鄉”進去嗎?

    晴媽這樣說來,我倒覺妳們家還是有比較傳統的一面。我也在台北長大,但很多”傳統”的事物都不懂,這方面妳懂得多了。

    ReplyDelete
  76. 當然可以, 只要花花願意, 那個林書豪的家人不就還住在北斗( 昨晚看新聞看到的), 我娘說北斗肉圓最好吃了!

    因為父母都很傳統吧,從小看到大, 就記住了!
    還有萬華的各種傳統祭典特別多, 也是從小看到大, 就記住了!

    ReplyDelete
  77. 萬華真的是台北最”經典”的所在...

    那兒真的有很多”黑道”嗎?...^^

    ReplyDelete
  78. 這~~我也好奇?

    ReplyDelete
  79. 哈哈, 到處都有黑道吧

    不成氣候的小混混也經常看到, 但我印象中小時候看到的這些"匪類", 不太會擾民, 頂多是向攤販商家收收保護費

    我們家附近有一間茶室, 喝清茶的那一種, 就是沒有坐枱小姐的, 很多男人會在那裏喝茶聊天, 印象中有一天是來了大咖要談事情吧, 茶室內外站了很多人

    所以我們住的地方算是龍蛇雜處, 不過附近十幾家的孩子, 也沒有人去混幫派或黑道啊, 電影艋舺的拍攝場景, 祖師廟就是娘家所在地, 電影是誇大表現, 萬華除了黑道, 寺廟特別多, 繡莊(賣八仙彩的店), 佛具店, 香店, 都像貓大姐拍的鹿港一樣

    ReplyDelete
  80. 李國修有一本書提到他老爸在中華商場第八棟二樓開了一家鞋店, 養活一家大小, 我就一直在想, 有沒有可能當年等車時, 曾經遇過李國修??

    ReplyDelete
  81. 晴媽,李國修好像比我們大很多,妳在讀書時,他可能早在外頭跑江湖了...^^

    ReplyDelete
  82. 是啊, 所以就是想像嘛

    中華商場的點心世界, 還有各種小吃店, 當年吃不起, 但經過時都要看一眼, 還記得很多"代客錄音"的店...雖然因為它變都市之瘤而拆掉了, 但很多四五年級生, 一定都會記得中華商場的吧

    ReplyDelete
  83. 晴媽若有興趣,可以去找吳明益的【天橋上的魔術師】來看,吳明益也是在西門町長大的,寫了關於那兒的故事...台北人應都會有感...^^

    ReplyDelete
  84. 一府二鹿三艋舺,萬華和鹿港比較早開發,所以會留下些相同的清末和日本時代的建物、藝術、文化、民情風俗,不過晴媽記憶力、觀察力都比我好,從她的描述我才想起很多遺忘的事。

    ReplyDelete
  85. 我也要參加彰化同鄉會 雖然在台北住到大學畢業 但始終覺得彰化山腳路的外婆家 才是心靈的故鄉

    ReplyDelete
  86. 山腳路在哪裡? 我沒聽過..

    話說彰化肉圓,我們以前放學和三、五好友去陳稜路吃碗彰化肉圓是最大的享受。

    ReplyDelete
  87. 從員林到田中 經過社頭清水岩的一條彰化客運快跑起來很像雲霄飛車的一條路 以前很有田園風味^^

    ReplyDelete
  88. 彰化客運 哈哈好親切,有時在某個觀光景點,大老遠的就會興奮的喊"彰化客運",朋友覺得:"妳怎麼知道?" 殊不知它在我生命中佔了多重要的位置,我花了六年的時間,天天癡癡的等呢! 哈哈

    ReplyDelete
  89. 小學升四年級的暑假 媽媽因工作無法像往常帶我們回外婆家 我居然因為太想回去 自告奮勇自己帶著兩個弟弟回去 經過媽媽嚴格考問 確認我知道如何轉車搭車後 就送我們到台北火車站搭車 還記得外公外婆看到我們吃驚的樣子呢

    ReplyDelete
  90. 還沒上小學時, 連續二三年都會在夏天回大村的祖母家, 是同一個大厝的堂親到台北, 順道帶我坐火車

    小孩不用買票, 我一直記得只要在火車上看到八卦山的大佛, 就代表員林站快到了

    我是祖母家的長孫女, 那時只有二叔結婚, 有二個堂弟, 其他都是"叔伯兄弟"的孫子輩, 他們喜歡捉弄我, 故意用"台北囝仔"叫我, 剛開始不會爬樹, 被他們笑, 練個二三天就可以爬到樹梢, 祖母沒有女兒, 所以格外疼我這個長孫女, 去哪都會帶我同行, 堂弟們都很吃味..

    那時最喜歡和堂兄弟姐妹們, 一起玩"醃咕雞"( 第一個字我不知怎麼寫, 但念法是那樣), 還有去池塘看鴨子, 真的是樂不思台北, 要回台北時, 都還淚眼汪汪, 在火車上看到彰化大佛, 我就知道這下已經離開阿嬤家了...

    ReplyDelete
  91. 對 我們也會和親戚鄰居一起在曬穀場玩"醃咕雞" ^^

    然後 只要我們回去 外公就會帶我們到馬路對面的甘仔店 問我們要買甚麼 然後我們都說不用(媽教的好) 外公就要老闆秤香酥蠶豆

    現在只要看到這個零嘴 就會想起外公(眼淚竟然跑出來了)

    ReplyDelete
  92. 所以那年代"醃咕雞"是彰化小孩必玩的遊戲嗎??因台北沒有這個遊戲

    左蓓, 山腳路在八卦山下嗎??

    我有二個外婆, 因為我媽是養女, 外婆住永靖, 養外婆住浮圳, 從員林到永靖的那條縱貫路風景, 還有隱約的印象

    ReplyDelete
  93. 我想兩個都是吧^^

    山腳路真的是沿著山邊走的路 看地圖好像是八卦山脈

    外公少言語 但想起他如何用鐵馬載著我們三個小蘿蔔頭

    想起他為了要買支手錶獎勵考上高中的我 騎機車載我去員林

    鎮上 路上機車拋錨 硬是牽到鎮上(好像因為修路 客運改道)

    年紀愈長 愈能體會他的疼愛

    ReplyDelete
  94. 記得外公家的客廳 一定有一壺熱茶 放在內襯棉布可以打開的木盒中保溫

    那時聽媽媽說 住在永靖的人很會做這個"茶巢"(不太記得怎麼說了)^^

    ReplyDelete
  95. 山腳路這名詞很熟, 因為祖母好像就是那裏的人( 老父已離世, 不太敢確定)

    左蓓的外公真的很像老式的台灣男人, 話不多, 但用行動疼愛

    永靖外婆會不會用藺草做"茶壽"??一點印象也沒^^( 真正歹勢)

    ReplyDelete
  96. 本來以為我和妳們有代溝,或是彰化的山線和海線玩法不同,後來翻成台語才懂什麼叫"醃咕雞",就是類似捉迷藏的遊戲吧? 哈哈

    ReplyDelete
  97. 對, 醃咕雞就是捉迷藏

    一個人把手張開, 要玩的人每人放一隻手指頂住手掌, 然後要念一大串的台詞( 都是押韻的), 內容忘光了, 念完後被大手掌捉住的那個手指主人就當鬼...

    台北的捉迷藏只有剪刀石頭布決定誰當鬼, 沒有像彰化版的有念台詞的儀式...

    ReplyDelete
  98. 現在清醒了, 想到正確寫法 "閹咕雞", 順道和花說台北早安, 溫哥華午安

    ReplyDelete
  99. 來來來,這個我知道,可能我小時候沒看電視,就是因為在玩”醃咕雞”...^^

    我小時候玩的有唸台詞哦,也有抓手指頭,被抓到的人還要去踢一個鐵罐,踢出去時大家跑去躲,再撿回來時就不能躲了,然後開始找人...

    ReplyDelete
  100. 對, 還有踢鐵罐的過程

    不過如果那天找不到鐵罐, 就不用踢, 鬼就直接把頭臉向著牆壁數數即可

    閹咕雞念的台詞都是台語的, 好可惜, 都忘光了說

    ReplyDelete
  101. 那好像是一串無意義的語音?我有印象,但打不出來...^^

    ReplyDelete
  102. 注音, 羅馬拼音都可以啊, 昨晚淑瓊姐貼了她老父口念的台語詩, 鐵匠那一段就用注音打字, 雖然不能百分之百傳神, 但還是可以想像一下

    閹咕雞的那一長串, 好像有押韻, 但前後沒有什麼意義( 真的是年代久遠, 忘光光中)

    ReplyDelete
  103. 因為清醒, 所以發現左蓓是小三升小四暑假帶二個弟弟去彰化外婆家, 這也太強了...

    那年代的壞人沒像現在那麼多, 汽機車也少, 到處都是空地弄巷, 我們有很大的自由可以東奔西跑, 只不過像左蓓這樣還拖二個小弟去彰化, 真的要致上最敬禮

    不到十歲, 一個人帶二個弟弟去彰化, 講出來比吳念真的八歲一個人去旅行還勇猛

    ReplyDelete
  104. 哇~~妳們說的這些都好熟悉,小時候也玩"醃咕雞",不過我最愛的是跳房子...^^,大村、山腳路、永靖...都還是我現在偶而會經過的鄉鎮,大年初二那天還特地繞到大村"貢旗村"看古蹟,看另一個"西庚獻瑞"的古宅,然後"茶巢"現在還有人在使用,我同事是員林人,去年我去他家還看到呢,裡邊保溫著茶呢!

    ReplyDelete
  105. 蓓蓓好厲害,那麼小就能出遠門...^^。
    妳們的記憶力好強,透過你們的描述,漸漸將記憶給招喚回來呢!

    ReplyDelete
  106. 大村"貢旗村", 這是我爸的老家, 我屘叔現在還住在那...

    大村葡萄的品質很讚, 每年一月及六月底是產季

    ReplyDelete
  107. 難得蓓蓓跟我們聊這麼多...^^
    我小學三四年級最遠好像只會走到植物園,蓓蓓能記得那麼清楚,可見方向感很好!

    ReplyDelete
  108. 那晴媽知道為何貢旗村叫貢旗嗎?
    我高中有位同學住在大村街上,那時坐公車去她家會繞經貢旗,那時候就覺得這地稱不土,挺奇怪的,直到大年初二才知道地名的由來,原來是當地曾出過兩位武舉人,而且是兄弟,不知你一家跟他們有沒有關係?

    ReplyDelete
  109. 鳥媽媽我姓賴, 但和那個武舉人完全沾不上邊

    今天是看你寫,的才知道我老父故居的命名緣由

    ReplyDelete
  110. 花, 大概五六歲我就能從南機場老家走到植物園了( 得意貌)

    ReplyDelete
  111. 有沒有人能告訴我這個台北聳,什麼叫茶巢?或茶壽?...我聽都沒聽過呢!

    ReplyDelete
  112. 鳥媽媽, 祖譜中有記載我們的賴氏祖先是從河南穎川移至福建, 再移至台灣的

    花, 茶壽就是用藺草編的保溫器, 我去GOOGLE一下圖片:汶水茶壽

    ReplyDelete
  113. 哇,好可愛呢!幫我記著,下回回去要買幾個回來送人...^^

    ReplyDelete
  114. 沒問題, 這拿去送給外國人, 或旅外華人, 一定很受歡迎的

    ReplyDelete
  115. 我在想當時和樸園公一起到台的應該還有許多人,晴媽的祖先是其一。

    ReplyDelete
  116. 應該是, 不然我得再回萬華娘家看看祖譜, 以確定祖先們的來台時間, 是否和這個樸園公同時代??

    因為依移民方式而言, 有的移民先到不熟悉的地方開拓局面, 之後就會有同鄉人陸續來到

    ReplyDelete
  117. 花,突然想到了, 鳥巢台語是"招啊受"壽字的台語發音也是"受", 難怪左蓓寫"茶巢"

    ReplyDelete
  118. 謝謝Margaret ,鳥媽媽,跟花花 ~羞 原來比較常用的名稱是"茶壽",真是吉利!

    有時我確實有些莽撞 還記得當時外婆看到我們 直說媽怎麼這麼放心 一個星期後外公還親自送我們回台北呢!

    ReplyDelete
  119. Margaret: 南機場走到植物園要很久吧? 才5 6歲膽識和體能都好好喔

    ReplyDelete
  120. 左蓓, 南機場的範圍很大, 我們住的地方叫漳州街, 現在是南海路xx巷, 不會太遠, 大概十來分可以走到,

    也差不多六歲左右, 我媽的朋友東園街有個房子, 請我們去住好幾個月幫她顧一下, 從東園街到漳州街要走上半小時左右, 我媽在東園街煮飯, 叫我拿著便當走回漳州街送飯給我爸, 好像大人只帶一次吧, 我就可以自己走上半小時, 使命必達( 沒迷路過, 也沒因為看風景而誤事)

    ReplyDelete
  121. 呵呵,這是天才兒童嗎?...^^

    還有個天才Ally, 小學六年級就自己一個人去聽羅大佑的演唱會了。

    ReplyDelete
  122. 今天剛好有位台灣的朋友來,我問了他茶巢的事,他說字面還是應作”茶巢”,台語讀音是茶壽(或受),在日本稱為”茶窩”。

    ReplyDelete
  123. 醃咕鷄好像是"麻葉 麻葉 要造(跑)就造 不造就---中"
    念玩手掌就抓,手指就跑。

    ReplyDelete
  124. 鹿港版的"火金姑童謠"
    火金姑來吃茶,茶燒燒配芎蕉, 芎蕉冷冷配龍眼,龍眼無肉吃牛肉,牛肉一介ㄏ一ㄢ(騷味)愛甲鴉片,鴉片苦苦愛甲菜哺,菜哺鹹鹹愛甲李阿鹹,李阿鹹僧僧(酸)愛甲咖噌(屁股)...
    哈哈 看懂了嗎? 我只能表達到這樣了~~

    ReplyDelete
  125. 看不懂,也唸不出來,呵呵...

    ReplyDelete
  126. 菜哺就是蘿蔔乾 李阿鹹是蜜餞
    這可能要會羅馬拼音或精通國台語的晴媽、鳥媽、或半睡半醒之間的吳兄..來幫忙說清楚了。這鹿港版的應是改版比較KUSO的,是取其音並無重大意涵..

    ReplyDelete
  127. 那幾個精通國台語的,大概都出遊或夢遊去了...呵呵...

    ReplyDelete
  128. 今天沒出遊, 因為天氣不好, 只是早上下午都在忙, 沒上線

    淑瓊姐的那個火金姑, 只有"一介"那二字因為意思不知念不出來, 其他的ok

    花, 天才兒童, 不是, 是那時代就是如此, 父母很放心的放牛吃草, 不用太費心

    東園街到漳州街那三十分鐘路程的樣貌, 一直留在心裏, 牯嶺街殺人事件影片中的場景好像當年的台北

    ReplyDelete
  129. 我知道茶壽是因為看過節目介紹, 他就是直接寫茶壽, 如果照訓詁, 這個東西當成茶壼的家, 寫成茶巢比較正確

    ReplyDelete
  130. ‎一介,"一個"的意思

    ReplyDelete
  131. 了解, 念法是一個,

    但語意是因為牛肉(一下子, 一整個)太腥(出乎意料的), 所以愛吃鴉片...

    ReplyDelete
  132. ‎"一個ㄏ一ㄢ" 就像形容我們買的白毛豬有股怪味道..

    ReplyDelete
  133. ㄏ一ㄢ, 感覺是辣的台語, 不是臊(騷味, 臊)的台語

    亂猜一下, 牛肉一例ㄏ一ㄢ愛吃鴉片...不知有沒有比用一介容易念出來

    ReplyDelete
  134. 或是說羊肉"有一個ㄏ一ㄢ"

    用"一咧"更容易念,在寫的當下腦筋轉不過來

    ‎"辣"的尾音嘴型要閉起來 "騷"不用閉..

    ReplyDelete
  135. 我知道了, 一個味道, 發音近似"現"..., 我們是每日一台語的, 鄉親, 這就是愛台灣^^

    ReplyDelete
  136. 淑瓊姐寫李阿鹹, 害我想起了, 以前大阿姨或表哥表姐們來台北, 一定會帶一盒很多顏色的李阿鹹, 因為員林百果山的名產就是李阿鹹...

    我的表哥表姐們都比我大很多, 大約是62~55之間

    ReplyDelete
  137. 對啊! 那是員林名產,小時候愛吃。想起以前拿給媽媽吃,媽媽五官皺在一起的表情很好笑,現在自己老了怕酸也不喜歡吃了。

    ReplyDelete
  138. 阿客提瑪February 18, 2012

    呵呵... 半夢半醒之間輕舟已過萬重山...^^
    才一兩天沒留心留言, 發現鳥媽媽本尊原來姓楊...^^
    又彰化同鄉會還挺熱門, 也想來參一咖...我老婆也是台北長大的彰化人(和美)...

    也在談一堆人在幼年即出遠門... 這事我也幹過 小二就台北宜蘭自行一人往返...
    閹咕雞宜蘭鄉下也玩的...(點啊點叮咚 啥人放屁大卡穿...)

    ReplyDelete
  139. 你又夢遊了嗎? 原來我們都是彰化幫的,請妳太太也來參加我們彰化同鄕會吧!
    點阿點叮咚 (褲底破一空)..這是另外一種遊戲

    ReplyDelete
  140. 阿客提瑪February 18, 2012

    >>請妳太太也來參加我們彰化同鄕會吧!
    呵... 她是路痴一個 , 算是彰化版的台北人...

    彰化要怎麼走說不定我比她熟...^^
    我代表就好了!

    ReplyDelete
  141. 沒想到鳥媽媽一句:”我乃彰化人”及蓓蓓的”小三升小四,一個人帶兩個弟弟回彰化”事蹟,把我們這個原本嚴肅的主題帶進大逆轉,從探索夫妻靈魂深處轉到生活曰常,還回到童年玩起”閹咕雞”...哈哈哈!真如客提兄所言,輕舟已過萬重山...

    所以啊,有啥事,還是要找朋友聊聊,未必聊得正中下懷,但也能助舟過萬山,換得一懷舒暢...^^

    ReplyDelete
  142. 鴉片一詞居然出現童謠中,頗意外。顯然才沒幾年,觀念已差很多。

    ReplyDelete
  143. 「那時坐公車去她家會繞經貢旗」

    這是說當年豎於門前的貢旗仍然屹立嗎?可算是骨董了。

    ReplyDelete
  144. >>鴉片一詞居然出現童謠中

    我就說是KUSO版,只是取其音沒麼意涵,所以連"咖噌"都出來了..

    ReplyDelete
  145. 無言兄,繞經「貢旗」,是指地名,所以後面鳥媽媽說”地稱不土”,地名不土之意...^^

    ReplyDelete
  146. 客提兄您記得是小二?確定不是國二?台北宜蘭自行往返?

    ReplyDelete
  147. 阿客提瑪February 18, 2012

    是小二啊, 有次問我老媽 為甚麼那時那麼放心讓我一個人回鄉,
    她也回得模糢糊糊, 但也大致是說彼時治安良好, 諸如此類...^^
    說來其實不難啊 就一班公車至火車站 購火車票至宜蘭 別過站不停或忘記下車就好了...^^ 下了火車也市一班公車就抵達老厝了...

    ReplyDelete
  148. 阿客提瑪February 18, 2012

    ‎>>牛肉一介ㄏ一ㄢ(騷味)愛甲鴉片
    淑瓊這個童諺唸辭只有這裡看不大明白, 這麼唸是沒押韻的!
    若說"牛肉一咧纖(騷)味 愛呷鴉片" 可能音韻像一些...

    對了 "押韻" 一詞台語如何表示啊?
    有聽說過"四句聯" 這樣而已...

    ReplyDelete
  149. 我不知道你說的"纖"是怎麼發音,我說的"ㄏ一ㄢ"就像Margaret Lai說的發音近似"現在"的"現",跟片有押韻啊!

    以前媽媽們為了生活都很忙管不了那麼多,小孩子要自求多福,所以造就了獨立、堅毅的個性,也留下美好的回憶。

    ReplyDelete
  150. 台語的押韻,我聽過”七字仔”,”鬥句”...正式名稱我也不知。

    「初三四,月眉意;十五六,月當圓;二三四,月暗暝。 」這便算是”鬥句”?

    ReplyDelete
  151. 好啦,我們這兒有十歲就帶兩個弟弟跑去彰化的,有五六歲就會走到植物園的,還有一個十二歲就跑去聽羅大佑演唱會的,最厲害的,七八歲就宜蘭台北自行往返...這是我們台灣版的天才兒童;現在看看中東版的:十歲徒步走過中東和歐洲各國....酷吧?...^^
    海裡有鰐魚

    ReplyDelete
  152. 台語文的部分,我們移到上題去說吧,這題實在太長了。....^^

    ReplyDelete
  153. 好高興喔 原來我自己想的"茶巢" 是正確的 ^^

    可是找不到"上面那題"在哪 就先在這寫:
    "牛肉一介ㄏㄧㄢˋ"念四聲 我常聽媽媽 公婆說 指很重的腥臊味

    ReplyDelete
  154. 阿客提瑪February 19, 2012

    哈 , 左蓓這麼說 我就突然懂了 ! " ㄏㄧㄢˋ" 音和"獻" 一樣
    前頭把它這音弄成"辣"的音(平音), 難怪覺得"它" 沒"逗句" ...^^

    ReplyDelete
  155. 哦?所以是”逗句”,不是”鬥句”?

    ReplyDelete
  156. 上面的對話再看一次還是覺得很有趣!...^^
    叔瓊說的 : 牛肉一介"莧"(音"現"-腥味) 愛呷鴉片, 這個音"鴉片台語"要念成"啊騙"
    這樣"莧"跟"騙" 就有押韻了!

    ReplyDelete
  157. 我還是唸不出來”韻”耶!不會唸... [-(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日月不分明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四)-誤解的詞

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