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ugust, 2012

手放則心輕

Image
近來看臉書,讓我覺得好疲累。那麼多的對與錯,是與非,好與壞...那麼多的該與不該...那麼多的冒犯與被冒犯...

活到老真好/王鼎鈞 (轉貼)

Image
▲Radical Face / Welcome Home
能活到老,真好。想想那些我喜歡的作家,曹植活了四十歲,李商隱活了四十五歲,李賀不過二十七歲,徐志摩三十五歲,曹雪芹據說四十八歲。倘若舉行民意測驗,可以發覺人人嫌他們死得早,連曾國藩這樣的人也不過只活六十歲。我們的文章比曹雪芹壞,壽命比他長,有時間多看幾遍《紅樓夢》,多些體會,有機會多看到有關的考證和發現,長些見識,這就是人生的福分。(by 王鼎鈞)

一日遊

Image
跟女兒到海邊,看人看海...

此恨綿綿無絕期--張看楊貴妃

Image
張愛玲在【我看蘇青】一文裡,提到唐明皇之所以愛楊貴妃,是因為她為人的親熱,熱鬧。她說唐明皇『生活在那樣迷離悄恍的戲台上的輝煌裡,越是需要一個著實的親人。所以唐明皇喜歡楊貴妃,因為她於他是一個妻而不是「臣妾」。我們看楊妃梅妃爭寵的經過,楊妃幾次和皇帝吵翻了,被逐,回到娘家去,簡直是「本埠新聞」裡的故事,與歷代宮闈的陰謀,詭秘森慘的,大不相同。也就是這種地方,使他們親近人生,使我們千載之下還能夠親近他們。』

因為他們是真的

從前看到好些作者痛批張愛玲筆下人物(有說其太猥瑣,有說其心機重)時,我總覺被打了一記悶棍,有著悶悶的不怏,卻又無從反對。但近來重看張愛玲年輕時的舊文【我看蘇青】,看到她對寫作及筆下人物的描述,心中悶悶的不快才被解放了出來。

我家丫頭的習作-20120805

Image
有朋友說很久沒看到女兒的近作,所以拍幾張她的畫作上來,因為還沒完全完成,都還沒簽名。女兒不放心我的部落格,她說沒有臉書隱密(因為無法設限),所以我把幾張畫作合在一起,也把尺寸縮小,目的只是作個記錄。

延續一生的精神/Stone

Image
上面這首曲子,2'19 時的場景,我也經歷過。

高二參加台北市中運。當時我的項目是四百低欄和女子五項。練四百低欄的高中女生本來就不多。比賽時天下大雨(跟 MV 裡那場雨至少一樣大),我剛起步過彎時就滑倒第一次;在第二彎道前又摔一次;進入直道後有點力竭所以踢到應該是第八或九個欄架、跌倒第三次。

連城三紀彥【情書】-人生,是一場吃力的扮演。

Image
近來陷入語言與文字的洪荒,只覺空茫渾厄。想要往下沉溺卻找不到一灘水,想要展翅上飛卻沒有方向,在表向生活與內心深處的懸浮擺蕩中,百無聊賴地不耐著。而愈是在這種百無聊賴的恐慌中,愈是感覺時光飛逝匆匆。

陽光,青椒,菜

Image
這是我種的菜耶!紅色生菜,菠菜和青椒。...^^

吃自個兒種的菜,安心多了。 只是洗菜時,還是會有小小驚險,譬如妳原以為乾乾淨淨的菜葉,一浸入水裡,水面上會浮現一堆不知名的「菜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