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城三紀彥【情書】-人生,是一場吃力的扮演。

近來陷入語言與文字的洪荒,只覺空茫渾厄。想要往下沉溺卻找不到一灘水,想要展翅上飛卻沒有方向,在表向生活與內心深處的懸浮擺蕩中,百無聊賴地不耐著。而愈是在這種百無聊賴的恐慌中,愈是感覺時光飛逝匆匆。

於是想起許悔之在連城三紀彥《情書》的代序中提到:『閱讀小說,是可以抵抗去日苦多。』,因為『我們透過「他人」(小說中的角色)得以演練人生之曲折,就像,時間有了皺褶。』,說得真好。當自身生命的繁華與凋零局限在一窗素樸下,惟有藉由閱讀方能演練人生百態,方能體察人生曲折。

永不止息的是....我愛你 

連城三紀彥的【情書】,用五個小小故事中的平凡人物與平凡事物,穿越時間的年齡局限與人性與道德的層層埋伏,略帶哀傷與倜倀地告訴人們:愛,是永不止息。

在連城三紀彥細膩且層次豐富的佈局下,讀者彷彿成了受愛的一方,領受著書中付出愛者的一方--或是妻子、或是岳母、或是外甥女、或是小丑丈夫--的愛,我們像讀著作者藉由各樣面貌與筆調寫給我們的情書,領略一個美麗而多情的情人傾瀉而下無止息的愛。
讀連城三紀彥的情書,是我少數讀日本小說的經驗之一,細膩與幽微...


2009.06.20 草稿

Comments

  1. 唉,真是麻煩!

    因為與學弟提及曾在我這兒討論過【情書】,但遍尋不著。於是我翻找舊文,在草稿裡找到這篇,當時寫了開頭便沒往下寫,昨晚不小心按了Publish,這回連原來的發佈日期都找不著了。

    這可怎麼好?就這麼放著?..收起來會不會對不起那麼多點閱過的朋友?

    ReplyDelete
  2. 有朋友寫了回應給我,還是先留著吧。找到原來的發佈日期,居然是2009年的。發現後台裡面,像這種沒寫完的草稿多達九十幾篇...也不知自己在作啥,居然沒把它寫完...

    ReplyDelete
  3. 這篇肯定是沒發表過的草稿,完全沒有印象。
    但藉由挖掘過往的討論,記憶也逐漸清晰。
    記得當時已討論了各家對於結局的不同看法,
    想是在MSN上吧,談論之餘,
    妳說:「忽忽姐覺得在妳家,我是有靈性!」
    現在只記得這句謬讚而已!

    ReplyDelete
  4. >>妳說:「忽忽姐覺得在妳家,我是有靈性!」
    這句話看起來怎麼好像很需要重組一下啊?...^^

    如果是那時討論的,那我這篇草稿還在我們討論之先,你有後續的文嗎?

    我想起來了,當時有朋友認為<情書>那篇的丈夫最後仍決定離開妻子,因為無法再愛。而我則以為丈夫最後仍回到妻子身邊,一時的出走,只是孩子氣發作。忘了你的想法了,你是傾向丈夫回家了,還是徹底出走了?

    ReplyDelete
  5. 因為你提到忽忽,我又在找舊文,看到以前她在msn上安慰我的一些話...見文如見人...
    唉,有些朋友,真的就走過了!

    ReplyDelete
  6. 這種寫一半就拿出來的草稿,實在很不負責。但實在也忘了當”年”究竟想要怎麼表達意念,只好就著標題,把結論說一說。

    之所以認為人生是一場吃力的扮演,是因為《情書》一書中幾篇小說中的付出者,均在他們的人生角色裡,用力演出。尤其與書名同名的《情書》一文,太太為了讓外遇丈夫無所顧忌,一再委屈求全,最後甚至送上離婚證書作為「情書」,為丈夫與外遇對象證婚。

    張愛玲說:『日本女性的有意養成一種低卑的美,像古詩裡的『伸腰長跪拜,問客平安不?』...低是低的,低得泰然。』,在《情書》裡,我們便從幾位女性角色看到這種低卑且泰然的美。人生有些付出,未必有回報,甚至連等待回報的心情都沒有...

    ReplyDelete
  7. 那句話不用重組,去掉冒號和引號就可以了!呵呵...

    沒錯,當時的討論有提到妳朋友的看法,
    而我的看法是,最後那個丈夫一定會回家的,
    他的離家只是像獅子一樣躲起來療傷,
    等傷口癒合,一定會再返家。
    這是依據我的經驗法則啦。><

    ReplyDelete
  8. 呵呵,經驗法則...自個兒送上呈堂證供?

    情書裡面那位男主角一點兒也不像獅子,根本就像個要玩具的大男孩,他是被老婆寵壞了!

    ReplyDelete
  9. 我知道我為什麼認為書中人物在”演出”他們的人生角色了。
    連城三紀彥在書後的後記說道:『一般人有時候會露出連職業演員也自嘆不如的表情,或說出一些經典話語...這是我寫給那些提供經典場景,經典台詞的各位非職業卻是優秀名演員的「情書」』...想必我是看了這段話才把那些人物性格外化成一種扮演...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日月不分明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四)-誤解的詞

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