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光與雪花交會處-Mount Hood/光年

01
好似陰陽的對立﹐也如夫妻的互依﹐火山和冰河這兩個宇宙的極端﹐在Mount Hood 身上纏綿糾葛﹐展現出既柔和又雄壯的景觀。山頭的積雪全年不化﹐這裡有美國唯一全年四季都開放的滑雪場。
即使在初秋的時刻﹐經過一整個夏季烈陽的照曬﹐她也無意褪去那身雪白的婚紗禮服﹐想要當個自戀的恆久新娘。每位到訪的賓客也都不忍心戳穿﹐在那溫柔的肚皮裡面﹐其實懷藏著一腸子作怪的本事
Mount Hood 是奧瑞岡州的最高峰﹐海拔一萬一千兩百四十九英尺。挺拔對稱的英姿﹐算是火山中的美女。一七九二年十月英國探險家溫哥華初抵哥倫比亞河口﹐他派出探勘隊沿著河流上溯﹐進入北美的內陸。他們在波特蘭附近第一次望見遠處高聳的雪頭山﹐便以當時英國海軍頂頭上司Samuel Hood 的名字為此山取名。
雖然過去兩千年中﹐Mount Hood曾爆發過三次。但在一夜之間﹐從無名小卒躍升為海軍上將﹐她就變成一個乖巧的女孩﹐處處蓄意表現可愛的一面﹐時時討好注視的眼神。人們被火山催了眠﹐拋棄了戒心﹐懷抱仰慕之情﹐蜂擁而來﹐一起隨山風而舞﹐一道進入沉沉的美夢之中。
閒逸的水鴨划過平靜的湖面﹐郁郁蔥蔥的森林伸展到半山腰﹐蓋了大山曾經一度猙獰的面貌。這湖是過去火山爆發時泥石所造成的堰塞湖﹐如今女大十八變﹐沒人記得她出生時醜陋的模樣。自然的創傷﹐自然的痊癒﹐靠的全是時間。
九月初﹐已是初秋時節。山上的野花卻因為遭到雪埋﹐錯過了春季﹐心有不甘﹐ 所以九月權當四月﹐為自己爭取表現的機會。或許植物對高度的感覺要比動物來得敏銳。大山高到一個程度﹐林木花草就放棄征服它的野心﹐守著自然的山規﹐沿著 一條隱形的界線﹐規規矩矩地安分守己﹐不輕易逾越。林木線上﹐只有石頭﹐只有山風﹐只有雪堆﹐植物們就當那兒是迷路的沙漠﹐不想去紮根營救。只有頑固的人 們﹐一步十喘地向上攀登﹐待上短暫片刻﹐終歸還得老實下來﹐帶回家卻是一生不忘的記憶。林木卻一點也不羨慕﹐只管庇蔭保護那些野心不足的子民。
一山望一山﹐站在Mount Hood 向南方看去﹐又見遠處一座大山﹐在那兒比美較勁﹐是誰那麼大膽呢﹖呵呵﹗是傑佛遜﹐那山就是Mount Jefferson。當路易斯和克拉客奉了傑佛遜的聖旨﹐率領美國探險隊在一八零五年抵達西岸時﹐發現西北岸幾座巍峨大山﹐都被英國的溫哥華船長搶先命名了﹐心裡就有些著急﹐看看遠處那座南邊大山還沒進到英國人的眼界﹐就趕緊搶先將她取名傑佛遜﹐一來回到東岸華盛頓的時候好向總統交差﹐二來將來搶地盤劃界線時也有個依據。

02
當火山岩漿在地表下四處流竄﹐碰到絕路受阻﹐逐漸地冷卻﹐從上到下緩慢地凝固﹐可能造成六角形的垂直火山岩柱群。凝固的速度越慢﹐石柱就越粗大。在Mount Hood 和哥倫比亞河峽谷區﹐我看到不少六角形的火山岩柱群。這種火山地質現象在世界許多地方都可以見到﹐在加州不少地方也有﹐包括有名的Devils Postpile﹐懷俄明州的黃石公園也有﹐還有香港新界西貢火山岩園區萬宜水庫東壩一帶附近﹐都有類似的六角形火山岩柱的地質現象。
山腳的農村﹐一副世外桃源的景象﹐平靜安和﹐綠得幸福﹐因為這兒盛產水果美酒。路過的遊客看著遠處的火山﹐心裡總有些不踏實﹐擔心會像龐貝古城﹐哪天遭到一層煙塵灰土突如其來地揮灑過來﹐蓋住整片綠色﹐埋葬全部幸福。在這裡世居五六代的居民﹐對著面色不安的遊客說﹕“您就趁還來得及的時候﹐趕緊買些水果美酒回去﹐我還等著要付房屋貸款呢﹗”
山下一條溪流﹐河名就叫鮭魚溪﹐是條途中無堤壩障礙的自然溪流。每到晚秋冬初﹐就有無數太平洋的鮭魚﹐從大海長程奔波到此地水淺石流之處。這裡是它們溯溪迴游的終點﹐也是它們在完成產卵任務後安息的天堂。九月初﹐鮭魚才剛從大海出發﹐此時此刻的鮭魚溪﹐還看不見它們的蹤影。
溪水的支流旁﹐設有一棟水底的觀察站﹐供遊客和學童們觀察鮭魚在自然界產卵﹐孵化﹐成長的真實過程。
隔著透明的玻璃窗外﹐就是溪流原始生態的環境。那頭是魚的天地。這邊是人的世界﹐除了偶而的視線交流外﹐互不干涉。
去年在這兒受孕的鮭魚卵﹐今春孵化﹐經過半年的成長﹐如今已長成幾寸的身材。再過幾個月﹐它們體內的基因就會催促它們上路﹐是游向大海的時候﹐那裡才是真正的家園。如果幸運沒上到人們的餐桌﹐沒進入鯊魚的腹中﹐靠著天生的本事﹐幾年以後它們會尋得回來的路﹐再一次來到這裡﹐完成生命循環的既定宿命。

03
西北海岸多雨的氣候﹐培育出茂密的森林﹐與加州灣區的林相不太一樣。兩地各有各的特色﹐都是好地方。加州海岸森林有高聳巨大的紅木﹐在這多雨的地方反倒沒有。
在森林裡走著走著﹐呼吸著新鮮空氣﹐心中不覺起了貪念﹐要是眼前這片森林﹐搬到住家附近﹐那該有多好啊﹗退休以後﹐即使每天走上一回﹐也不會厭煩。
山上的冰河得到陽光的能量﹐雪水融化了﹐顯得特別的不安份。雖跟鮭魚不同國﹐卻也同樣地想奔海。跟鮭魚不一樣的地方﹐就是它不怕懸崖﹐反而特別喜歡抄小路﹐走捷徑﹐充滿表現慾。靜態的厚積冰雪﹐動態的水幕瀑布﹐完全相反的個性﹐體內居然帶著相同的基因。大自然充滿柔和的對立﹐總是讓人驚喜讚嘆﹗

兒子好奇﹐攀過亂石堆﹐深入瀑布水幕的後方﹐探察石穴。
從水幕之後﹐兒子以相機鏡頭向外照看。瀑布越過火山熔岩形成的石柱體群﹐跌落大約一百英尺的高度﹐蠻不在乎地向前繼續奔去﹐頭也不回一下﹐沒有絲毫留戀。難怪人們說流水無情﹐確實如此。
往瀑布的路上﹐經過兩座有護欄的獨木橋。看到一位年輕的少年仔﹐放著有護欄的獨木橋不走﹐偏偏撿附近沒護欄的倒木斜穿過河。腳下是急流亂石﹐失足掉下去或許死不了﹐但也足以斷腿傷臂﹐山區營救﹐路途進出得花上好幾個小時才行。雖看他走得穩健﹐但難免為他擔心﹐覺得平白冒此危險﹐實在沒這必要。

來回瀑布一趟﹐需走上兩三小時的山路。回程的路上﹐看見路旁一位休息的遊客﹐擦著汗﹐吁著氣﹐便順口跟她說上兩句鼓勵加油的打氣話。她笑著回答﹕“真希望能將瀑布的能量帶回家﹗”

“深有同感﹗”我很真誠地應了一句。

Comments

  1. 本來想再設計幾個頁面給光年兄,但覺那麼美麗的圖片被我縮小,實在太可惜,還是用最簡單的大圖呈現...

    ReplyDelete
  2. 看來光年兄此行是作了一趟火山之旅?...^^

    部落格看照片不若臉書方便,臉書可直接在照片底下發問,部落格便得註明那張了。

    水鴨那張堰塞湖,因為湖光明媚而最顯美麗。

    下面那張花兒把九月當四月,前不久也有朋友提起,春天的花怎在秋天開?
    我卻覺這不是因為花兒錯亂或不甘心,而是時序允許。有些花本就春秋兩季都開啊!...紫荊,繡球,玫瑰,海棠都是耶!...^^

    ReplyDelete
  3. 不是有人以火山來形容過女人嗎?外表溫嫻婉靜,但一爆發出來卻天崩地裂!

    ReplyDelete
  4. 以前讀過許多自然書寫的書,見此圖一切文字乍然如實不幻,人間真有此境。
    近日只能在城市巷弄間求索小花小景,讓胸臆空間可以容得美意,欣羨汝等悠遊生活於彼勝景。

    這些圖說文字是花花寫的還是光年兄?

    ReplyDelete
  5. 我們在台灣吃的鮭魚是北美輸入的,不知是否曾游於此溪?

    >>大自然充滿柔和的對立﹐總是讓人驚喜讚嘆﹗
    另種壯觀,這應是互補而非對立!

    ReplyDelete
  6. >>瀑布越過火山熔岩形成的石柱體群﹐跌落大約一百英尺的高度

    這應該是萬尺白練天上來,好漂亮!

    ReplyDelete
  7. 瑞基兄,所以,女人都是危險的...^^"

    ReplyDelete
  8. >>這些圖說文字是花花寫的還是光年兄?

    晴陽為何有此一問?你覺這些文字有花腔嗎?呵呵...

    我在臉書連結回花想的引言是我寫的,但這相簿的所有文字都是光年兄寫的。別人問還可原諒,你問就有點兒不夠意思了,這麼多年,用聞的也應該聞得出來味道不一樣...^^"

    ReplyDelete
  9. >>我們在台灣吃的鮭魚是北美輸入的,不知是否曾游於此溪?

    鮭魚回溯到鮭魚溪時,應該都已經不能吃了。光年兄沒有遇到回溯的鮭魚,如果看到,便會看到這溪上都是奄奄一息,傷痕纍纍的魚群...不時還有海鷗會來啄去牠們的眼珠,慘不忍睹。所以至今我都沒去看鮭魚回流,我怕看了以後再吃不下魚...^^

    輸入台灣的鮭魚應是大海的,溪裡的鮭魚,不是小魚就是受傷的魚爸爸和魚媽媽,上不了桌了...^^

    ReplyDelete
  10. 我吃的鮭魚是南美智利輸入的==

    ReplyDelete
  11. 是哦?我不太清楚鮭魚到底分佈在那些水域,但美加邊境常為了鮭魚的事談判,所以一直以為美加這兒的鮭魚算是大宗的。

    根據花老爺釣友們傳來的消息,鮭魚群目前正溯經我家後面的小河,大概要到十一月左右才會到光年兄說的鮭魚溪吧?

    ReplyDelete
  12. >>女人是危險的

    在反羅輯思維的推論裏,愈是危險的地方,藏身其中愈安全,你認為呢?

    ReplyDelete
  13. 不懂!...^^

    瑞基兄是說,火山危險,索性住在火山中,於是就安全了?如光年兄圖中所言,我們替火山中的居民操心,人家還只擔心還貸款呢!

    ReplyDelete
  14. 花花,@@不要那麼認真.那是反羅輯思維,我是說..女人.我前半生在女人圈子一同生活.媽媽.三個妹妹...妻子.外母.女兒.危險的災難见過不少遍.,嗚嗚.幸好我現在還是安全的!

    ReplyDelete
  15. 那您堪稱浴火鳳凰了!...^^

    ReplyDelete
  16. 浴火鳳凰!哈哈!花花這一眉批還真是神來之筆。 ^_^

    ReplyDelete
  17. 呵呵,瑞基兄說得那麼”壯烈”嘛!...^^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一日

今夏

山火下的紅太陽

日月不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