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任/駱以軍


image by flower
我曾經以為人與人之間最高尚的情感是愛,後來才知是信任...是那種對方說的話,那怕只是一個逗點,都深信不疑的信任。信任一旦崩壞,便再也無法重建了...


信任/駱以軍

信任是非常深邃的一種情感
有時 時光中
決定贈與某人的"信任"
那種像品嚐好酒 繁複嗅覺 味蕾的百感交集
層層覆蓋 時間差迴旋奏鳴
甚至比 對某人的誓盟之愛
還更醇厚


張愛玲曾在離去後
猶將稿酬給胡逃難
 後寫一信給他
 "我不愛你了"
 其實
那個絕決的崩弦是
 "我不信你了"

信任是在各自的分別後
有感人世浮萍 際遇難測
我與君在不同的物理學世界翻滾
很多後來美麗如花兒的 不同人品的芬芳


然我的感情之杯有限
所以 最初始的相逢之故事
當時決定信了
便自在不羈
沒有控制的執念 沒有以情感投注為籌碼的暗自計量
即使遠了
在完全不同的後來的人世
接招 拆招 滿臉風塵 知道其中艱難
或不懂了
或有人謗之
皆笑說"某某不這樣 吾就不那麼欣賞他啊"

他相信最後像當舖老闆滿抽屜的帳紙
如何能跟那各自生命時光中
你不在場的
每張帳紙的筆跡 氣味 上頭寥寥幾句紀錄
去還原
 於是相信他 那是他的課題
連猜臆其可能難堪 屈辱 變貌
都不忍 不 不動那個念

這是相信
得之
何其幸運
何其美麗


相信的維度愈大
或你就成為愈在荒原踽踽獨行者
愈理解每個人有其不同夢境的地圖
各人有其(也應該)踩出自己林中泥濕小徑的足跡


每遇愈年輕時的老友
那個"分開後這二十年 三十年的人世際遇 都像黃梁一夢啊"
仍那麼調皮 傻B 廢材 坦率黑白分明的眼睛
當然因為沒被纏捲進"後來"的 糾結藤蔓的人事
沒進入這個維度宇宙

所以君子之交 所以溫澹如玉
所以知道"相信"是萬般過盡


那麼珍貴的某種類似"年份" 幸運窖藏的
就是該擱放著 別去打開它的 美酒




Comments

  1. 朋友說看不懂駱以軍寫的〈信任〉(臉書發文),讓我翻譯一下,要是沒有註明出處和原作者,還真成了一篇標準的”偷渡文”了...^^

    匆匆忙忙簡化和增加一些補助詞句,若有誤解尚請原作者見諒。只是想讓朋友們看到駱文所談的信任,具有豐富的層次,沒”翻譯”好是因為功力有限,大家加減看看就好...^^

    ****

    信任,是非常深邃的一種情感。在時間裡,我們決定贈與某人信任,那是一種如同嚐美酒一般,經過繁複的嗅覺與味蕾的百感交集,層層疊疊,時間差的奏鳴,那是一種比盟誓的愛情更醇厚的情感。

    張愛玲在離開胡蘭成時,留下稿費給他逃難用,回上海後寫了一封信給他:我不愛你了...(胡有外遇),其深沉的絕決是:”我不信你了”...信任一旦崩壞,愛情也就無法持續了。

    朋友之間的信任,是在各自分別後,在人世浮沉與各樣難測的境遇中,仍存在的芬芳人品。相逢之初既決定了信任,便自在不羈,既不是藉此控制執念,也沒有情感的勒索。就算彼此相隔千萬里,各自在人世中歷經不同景況,歷經艱難,逐漸模糊了,變得不懂對方了,甚至聽到有人毀謗了,但腦海中的種種印象,好比質押的借條,一張張都是信用的憑證...於是,選擇相信,相信對方只是遇到生命的課題,種種難堪的猜測都不忍,甚至連動念猜測都沒有。

    這就是信任!這樣經得起人世磨難,時空相隔的信任,得之,何其幸運,何其美麗!

    這種信任的維度越大,越能包容種種可能性的存在。經過時空的淘洗,會看到每個人都各自在生命課題中走了出來。每每遇見年輕時就結識的老友,二三十年相隔的時間像一場夢一樣,彷彿從來沒有歷經往後的各種人事糾結,都回到初識時少不更事的樣貌。

    於是我們知道,相信,是萬般過盡,是一罈窖藏多年,一直捨不得打開的美酒...

    ReplyDelete
  2. 抱歉~,不過此位仁兄的書寫,還是一樣<實在看不下去>。似乎曾有那麼一派囈語派寫作風格?
    信任被他寫得一點都沒好信的。
    (雖然我同意信任是維繫任何一個組織的的必須要有的基質,但我不覺得親近的人之間有什麼必須要有的信任圍牆。我比較喜歡『容許任何變化』的這種自由。)

    要小心誤把信任當成自己單方面描摩、卻不見得存在於對象身上的一種幻影。

    ReplyDelete
  3. 好高深哦...^^
    我會把它引申並且理解成老外的信任...好比過海關時,他們會問你有沒有帶違禁品?你說沒有,他們就相信你...放諸一切制度都採此種信任制...我後來才懂,他們不是笨,而是他們相信”誠實”...

    ReplyDelete
  4. 是啊,我個人認為信任就是這種<自律、以一起維繫一個群體和制度的運作>,至於放在其他地方?除了<我相信你可以發揮你的能力>這樣的話之外,我應該算是很不喜歡用<我相信你如何如何>或<我信任你一定會怎樣怎樣>這種句子或心態的人吧。

    ReplyDelete
  5. 我懂妳意思了,被以”信任”之名而諉派某種義務或應該如何是一種勒索。我說的老外的信任,則是對人基本尊重的信任,無關任何回饋或要求。

    ReplyDelete
  6. Wow! 好高深喔! 有時候...說不盡完全的是...一種說不出的就是相信...就是愛...就好像 "不可說"

    ReplyDelete
  7. 我只看到花文字, 底下的文, 看了三行自動按掉了

    我也覺信任是很美好的關係, 只是我們的社會好像一直在用很多反例教會我們不要隨意信任他人( 詐騙事件太多了)

    ReplyDelete
  8. Serena, 雖然很高深但實際上卻一直在發生,好比在臉書上,我們彼此按讚,是因為我們相信所有狀態均屬實啊! ...^^

    ReplyDelete
  9. 美酒, 要有好原料, 好麴菌去發酵, 釀成酒前不能碰到水, 如果這些條件都不符合, 還是會變質

    信任也是吧

    如果真有了猜疑, 根本也不用求證, 一段闗係就已質變


    獲得朋友信任, 是一種極為美好的經驗, 珍而視之者, 不會輕易抛開這份維繫二人的密碼

    雖然知交不多, 但總覺自己很幸運, 有很多信任我、我也信任的朋友

    ReplyDelete
  10. 既稱美酒,又是有年份的,就表示已經釀製成功了,唯一要作的,就是好好保存...^^

    晴媽有俠氣,被信任是可必然的!...^^

    ReplyDelete
  11. 謝謝花的美言

    美酒不好好保存也會變質,還有不能海飲,喝光就沒了

    ReplyDelete
  12. 是啊,古人說君子重然諾,講究的也就是這種人格的信用。破壞了,也就沒有了!

    ReplyDelete
  13. windersterAugust 12, 2013

    兩種信任,有一種是可以選擇的,一種是不可以選擇的,愛之所以高尚,是因為它是不可選擇之信任。如果,當我們可以選擇了,可能就是不愛了吧。

    ※ 我指的愛,不只是愛情,而是一切人類情感,包括仇恨,也是愛的一種。

    ReplyDelete
  14. 第二句我沒懂,意思是,即使是恨一個人,也該貫徹始終嗎?...^^

    ReplyDelete
  15. windersterAugust 12, 2013

    意思是,即使是恨一個人,也該是不可抑制之僧恨...?^^

    ReplyDelete
  16. 這我就懂了,愛或恨有時都不需原由的...^^

    ReplyDelete
  17. 失去溝通功能的文字
    需要仰賴翻譯
    就不值得讀者贈與信任
    那怕沒有一個逗點

    ReplyDelete
  18. 呵呵,光年兄是順著女士們的意思說的吧?我才不信您也沒看懂...其實也不會看不懂,只是需要點耐性!通常我也是對有興趣的主題才去點閱,不然就像回到學生時代,在點讀文言文了。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再談林奕含事件

畢卡索與他的女人們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五)-幸福是對重複的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