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表


一月十二日

仍雨,風小些。

01

主日聚會自去年十二月中旬改到下午。冬天剛好可以晚起,只是生物時鐘習慣了早起,到了時間還是自動醒來。

說到生物時鐘,約翰伯格說人類是唯一一種至少活在兩個時間表裡的生物,一生理時間表,一是意識時間表。這實在很有趣,人類的許多心靈活動,想必均自意識時間表產生,如回憶,如想像的未來。

午後,細雨絲絲。行經河邊,天色灰濛,樹林盡處帶過幾抹藍紫的冷色調,倒是浸在水裡的幾戶人家燈火點染了暖意。有人為寧靜所驅退,我卻為它所吸引。停車,攝下這收容寧靜的一刻。

02

早晨還半夢半醒地在床上滑iPad,突然看到二難兄說要借圖寫詩,受寵若驚,這一驚,就驚得清醒了。二難兄詩寫得真好:
冬來湖畔少人聲,樹自含霜水自清。
野雁信知恬靜好,不先寒意向南行。

前年吧,也是冬天,與二難兄學詩,沒寫幾首,怠惰至今 ...好難啊,詩的語言與韻律拿捏不好,吞吞吐吐,乾乾癟癟,自己都看不下去。

Comments

  1. 約翰柏格是哪個年代的人啊?這話疑似與寫<愛因斯坦的夢>的 Alan Lightman 『共用』
    Lightman 氏該書寫於 1992 年。

    ReplyDelete
  2. 不,Lightman 的說法(『夢法』)更有趣。他的其中一個愛氏時間夢理論是:時間有機械性的,也有身體性的。
    所以柏格先生是繼續拆解了『身體性的時間』,變成生理與意識兩塊了。

    ReplyDelete
  3. 約翰伯格目前還活著,算是現代人,吸收前二位前輩的理論是一定的吧?...^^

    他主張時間是立體的,交會卻不會相遇。

    ReplyDelete
  4. 因為最近把買了很久的愛因斯坦的夢拿來當睡前及無聊書,所以我兒被我譏刺多次以後昨晚(也許是感冒之故頭昏了或頭正了? )說他不要一直玩 iPod、看網路了,決定先看懸缺很久的別鬧了費曼先生(我家這本是在台第一版的版本咩),第二本再看他娘現在的這本隨身書。

    ReplyDelete
  5. 這麼一說,我對《愛因斯坦的夢》也有興趣了,列入購買清單中...^^

    ReplyDelete
  6. 快找找看,好像<又>絕版了。它最初在純文學出版,後來又換到第二家,我手上的是第三次出版、天下文化出的。估計可能又買不到了。

    ReplyDelete
  7. 現在也不怕絕版了吧?好些二手書店應該也能找到?

    ReplyDelete
  8. 哈哈,商周出版?已經是至少第四家接手這書版權的了! (是同一個譯本)

    ReplyDelete
  9. 哦?這我就不懂了,同一譯本,為什麼還會換出版商?是原出版商把版權賣出去?

    ReplyDelete
  10. 民 83/9 首由純文學印行
    民 85/5/20 改由爾雅印行
    民 94/5 改由天下遠見印行
    民 102/7/4 改由商周印行................

    這我完全不瞭~,也許要逸華等現任出版社工作者才會比較理解吧!

    ReplyDelete
  11. 嗯,我也不懂,等他來了再請教他。

    ReplyDelete
  12. 問題是他會來嗎
    如果有需要問就直接問應該比較實在

    ReplyDelete
  13. 呵,我說的,他來,是等他上線...妳是說,要直接呼叫他嗎?我不好意思哩...

    ReplyDelete
  14. 可以用訊息問

    ReplyDelete
  15. 出門前回正題一下:這張照片和短文都很好看

    ReplyDelete
  16. 謝謝!....^^

    我也得上床啦!日安!....^^

    ReplyDelete
  17. 慶幸還有意識時間表,不然每天重複同樣的工作,數十年如一日,那真是慘白。

    ReplyDelete
  18. 【別鬧了費曼先生】

    這人有趣。大學教授兼諾貝爾獎得主竟喜歡去上空餐廳。餐廳被勒令歇業時,還上法庭為之辯護。

    既會畫畫,又會樂器,竟有人以為他僅是樂團團員,不知其為著名物理學家。

    膽大言直。對巴西(?)教育當局直言道你們的教育方式錯了。教出來學生但知理論,完全不知如何應用。(大概沒上實驗課。)

    ReplyDelete
  19. 這書我不知,無言兄也推薦嗎?石頭已經買了一本《愛因斯坦的夢》送我了,正在飛機上,這會兒要再訂書,得等一陣了...^^

    ReplyDelete
  20. 書中提了一些物理相關事物,覺得較適合學理工的人讀。

    ReplyDelete
  21. 呃~我偶而會啟動我的理工頭腦的 :)

    ReplyDelete
  22. 對不起,小覷了妳。其實,這本書若非友人推薦,我也不會讀。一讀之下,覺得還蠻有趣的。

    再提兩點:

    作者提到有一次他當上教科書評審委員,遂將入選教科書一一拜讀評分。到了評審會上,發現大部份委員都沒讀要評之書。更妙的是,有一本書實是無字天書。蓋書商若不將書寄來,則無法評審,也就不可能當成教科書,賣不了錢;可是,趕不及印,怎麼辦呢?書商有妙招,先寄一本只有封皮,內容空白的「天書」湊數。這本書居然也有評分,分數還不比其他書差。我原以為這種事東方才有,誰想西方臭蟲也不少,正快步迎頭趕上。

    另一次,他去參加會議。次日,該會議的速記員問他:「你從事啥職業?一定不是教授。」
    費答道:「我正是教授。」
    「那一門?」
    「物理。」
    「那就是了。」
    「是什麼?」
    「你看,我是速記員。這裡每人說的話,我都要記下來。其他人發言時,我一字一句從實記錄。我雖然記了,可是實在不懂他們說的是什麼。只有你,每次站起發言或問問題時,我清清楚楚明白你問的說的是什麼。故此,我不認為你是教授。」

    費舉了一例,一篇論文裡有如下字句:
    「社會成員通常經由視覺、符號的管道而獲得資訊。」(原文是the individual member of the social community often receives his information via visual, symbolic channels)
    他將該句前後反覆讀了數遍後,譯成二字:people read。

    哇!這實在太偉大了。我曾寫過一篇反諷式格文,抱怨贅字冗詞,把簡練文字灌入廢字,好比將「讓步太多」灌水成「造成太多讓步」。這只是在詞性上轉換,只能灌它個兩三字。洋人竟然是在概念上轉換,把people換成the individual member of the social community。這種境界實在高妙,效果更佳,從一個字灌成七個字,灌了百分之七百,從沒想過可以灌這麼多,值得效法學習。

    ReplyDelete
  23. 呵呵,謝謝無言兄這麼熱心分享,抄這麼多字...^^

    可能臭蟲與東西方無關與人性有關...^^

    速記員這段太好笑了,意思教授都在"不知所云"嗎?哈哈哈!可我認識學物理的朋友,他們講話太簡短,簡短到只有心有靈犀一點通的人才能明白他們在說什麼。

    所以費曼對這種論文的評價是?冗詞太多以致不明所以嗎?
    要我讀來,當然是灌了百分之七百的那句有深度得多,只是不及後面people read 兩個字讓人明白,呵呵。文學與物理的差別?

    無言兄那篇反諷文我還記得,是諷刺一篇得獎的作品?...^^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悼孝文

畢卡索與他的女人們

The Last Knit--當編織成了癮

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