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


一月二十四日

仍舊是一上午的霧,霧散後晴光明朗。

那個把自己腦袋關起來的孩子,今天能叫媽媽了,而且能說出顏色,形狀,遠近。這兩天我的掛心才稍稍放下,雖然與孩子素昧平生,終究是出於人性的惻隱之心--惻隱之心,原就是纖塵不染?

在外頭忙,下午兩點才吃午飯,進了一家以台灣食物聞名的餐館,點了炒飯和涼拌黃瓜。我很意外涼拌黃瓜還能作成那麼難吃,完全不需技藝的。憂心這家店的前途。

有些朋友婚後就囚在婚姻中,失去與其他人事物的關係總和,殘留下來的自我,如光秃禿的數學符號,沒有願望,沒有選擇...我常想,一個人的人際關係,也是一種人生作品,身外世界與自身靈魂親手構築成的紐帶。

孤軍奮鬥是悲涼的,朋友,才讓我們在人生困境中不孤單。


Comments

  1. 「我很意外涼拌黃瓜還能作成那麼難吃」

    哈!哈!哈!原以為妳要寫意外地好吃,居然是意外地難吃。

    有一次去洛衫磯開會,中午外出吃飯。見一家台灣餐廳,看就知道不會好吃。我有兩個選擇:吃難吃的中餐,或吃難吃的西餐。選了前者,還真沒失望,果然不好吃。

    ReplyDelete
  2. 呵呵﹗難吃到令人不失望的地步﹐也算一技之長。

    難吃餐館的窗口廣告﹕
    難得佳餚
    吃無失望
    (附贈涼拌黃瓜)

    ReplyDelete
  3. 所以可以明白朋友們為什麼叫我開餐館了吧?...^^

    ReplyDelete
  4. 我是很不挑食的人,能讓我吃不下去還真是不容易,應該頒個獎嗎? ;((

    話說無言兄,您的餐館生意如何?在緬甸作華人生意?
    最近泰國政治不太安定,聽說緬甸也有影響?

    ReplyDelete
  5. 朋友私訊問我,這篇的意涵是什麼?

    前些日子有朋友捍衛自己的理念時,發覺原以為應該支持的朋友默不作聲;另有朋友在家庭,事業與生病的孩子間孤軍奮戰,都因沒有朋友的支援而感到深度孤獨。

    所以,我想,朋友,是需要挑選,也需要投資的。

    這裡有篇《人生中的一定要有的八個朋友》,或許可以參考看看。

    ReplyDelete
  6. 每個人的選擇不同,所以有不一樣的人生故事。
    我是個很需要朋友的人,還好在每一個階段、每一個地方,總能找到心心相惜的好友,這也成了我每回到一個地方捨不得離開的原因了。

    ReplyDelete
  7. Serena, 我發覺妳有個很棒的特點,就是很願意親近人,所以也容易交到朋友。

    妳現在回來,以前讀書時代的朋友還能聯絡上嗎?

    ReplyDelete
  8. 應該是不甘寂寞吧?!每一個人都有她的故事與經歷,多交了一個好友就像多閱讀了一本好書。

    有幾個高中同學還聯絡著,小學初中的同學、老師也在FB上,大家像是兄弟姐妹一樣,感情越陳越香醇。

    ReplyDelete
  9. 妳的溫暖與笑容,一定擁有許多好友爲伴。我家女兒有回下課一上車就説:「媽媽,老師的太太好溫柔喔!」臉上還有幸福的微笑。

    ReplyDelete
  10. 說得真好,一位朋友就是一本好書...^^

    跟妳家女兒說,稱讚師母有糖吃哦~~^^

    ReplyDelete
  11. 我們原意是要做洋人生意。洋人其實也來了許多。來客約百分之三十是洋人,按人口比例算,是不少,然光靠他們無法存活。做了一年多,我覺得宴會賺得快,一晚即有一、兩千美元,比賺三四成群的要快多了。

    有件趣事:前兩天有位母親前來商談,要為其七歲女兒做生日。我開兩百八十美元,她竟然嫌少,說她的預算是五百到一千美元。我聽了真想自行掌嘴,怎麼忘了問人家的預算?遂答道第二天回覆。次日開給她八百七,她亳不猶豫就答應了。

    泰國不知何故,抗議風潮竟釀成血案。幸好沒傳到仰光,否則真是人人自危。

    ReplyDelete
  12. 可能想給女兒辦得豪華一點兒吧?

    說到宴會賺得快,讓我想到我們這兒坊間有些餐廳,在高峰時間不接待人少的訂位。打電話去訂位子,一聽只有兩個人,不是沒位子就是被排到很早或很晚,有時為了吃個好吃的,還得多邀幾個朋友一起去吃...想來這是餐廳的策略?

    也有朋友辦婚宴時,殺價殺得太厲害,頭盤前菜裡被放了餿掉的食物,我媽媽說,這是餐廳的手 法,故意讓主人沒面子的...不知是否真有此事?

    上一期吧,亞洲週報提到泰國的政治情況會影響緬甸哦,無言兄可以找來看看。

    ReplyDelete
  13. 想必是生意奇佳的餐廳,賓客盈門,才會把三兩人排到冷門時段。肯定不是賣醃小黃瓜那家餐廳。

    上餿菜?不會吧?這豈非自砸招牌?

    多謝推薦。我連亞洲週報的網站都找不到。嗚嗚...

    ReplyDelete
  14. 當然不是醃小黃瓜那家小店,是賣上海菜的餐館,二鍋頭泡製的鵝肝醬,是我的最愛...^^

    我也很意外,怎會有餿掉的菜上桌,大餐廳就算要上餿菜,一時半刻也找不出來吧?但是是親自吃到的,所以確有其事。只不知餐廳打什麼算盤就是!

    亞洲週報可能沒有網站,相關新聞是在臉書上看朋友貼的!

    無言兄您是沒在用臉書嗎?還是緬甸上不了臉書?(猶記得您那兒的網路管製很嚴?)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悼孝文

畢卡索與他的女人們

The Last Knit--當編織成了癮

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