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跟隔壁台灣鄰居聊天,他說近來對臉書上的友誼感到很沮喪,我以為是因為反服貿事件,就勸他:「過一陣大家冷靜下來就好了。」

可他沮喪不是為了這樁,是因為貼了溫哥華的風景照或櫻花照而被友人們「酸」:「沒什麼啦,台灣那裡那裡比這裡漂亮!」,「櫻花,台灣現在櫻花也很多,看花不用出國啦!」,

鄰居說:「他們分享他們的生活,我們從來不會比較,可是他們為什麼不接受我們的分享?什麼都要拿來比較!」

「幸好我的朋友不會這樣!」我很慶幸地說!

想起幾年前遊落磯山脈,遇到一群陸客,走到那兒就拿中國名勝出來比較,一路上挺忙乎:
「風景不錯哦?」
「還行,差九寨溝一點兒!」
「這飯店有一百二十年歷史了!」
「上海也有,還不只一百二十年!」
「這裡空氣真好!」
「香格里拉更好,天空更藍!」

他們心中永遠有一個「更」字,不肯用開闊的胸襟好好欣賞眼前的景物!這世上沒有那裡的景色一定更迷人,那裡的花兒一定更燦爛,美麗的事物在人的心裡,願意擁抱,便得其美;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你看青山若嫵媚,青山見你亦如是!

圖:去年枯萎的繡球花與新春長出的嫩葉同時留在枝上。

Comments

  1. 人在國外真難為,橫豎裡外不是人,辛苦了!

    ReplyDelete
  2. 所以說嘛!心寬世界就寬。
    而且有些雜音本就不太需要理會,更無需不好受。

    ReplyDelete
  3. 謝謝尋楊體諒!...^^

    ReplyDelete
  4. Amy , 如果不是熟人,可能不會覺得怎樣吧?會讓人沮喪的,應該都是本來親近的朋友。

    不過,我想,很多人是下意識的本位主義,什麼都是自己家的最好,並不是有意比較!

    ReplyDelete
  5. 很多人是下意識的本位主義,什麼都是自己家的最好,並不是有意比較!」──這陣子讀到最有智慧的一句話。

    ReplyDelete
  6. 一位好友前天剛提到她現在不貼自己做飯的照片了,因為朋友們總會「酸」她。

    都知道要不在意,心還是難受。

    ReplyDelete
  7. 蜀東,你別害我!哈哈!

    ReplyDelete
  8. 大姊這卻從何說起?唉喲~~~~

    ReplyDelete
  9. 啊,Serena Su,作飯的照片也可以酸哦?酸什麼呢?

    很難不在意,所以我能體會鄰居的沮喪。

    ReplyDelete
  10. 蜀東,這陣子大家發文發得很多,謾罵的除外,有很多人是肺胕之言...我這是在旁邊插科打諢,轉移一下注意力...^^

    ReplyDelete
  11. 插科打諢才是正經事!

    ReplyDelete
  12. 就說看的到吃不到,請不要再放食物分享了,或是煮的不對,要怎麼煮才好。

    我另有一朋友也曾說過,只要她做了什麼事情,其他朋友們看到了,也會跟著做,跟著做是沒關係的,但卻有較勁的意味,也讓她受傷。

    ReplyDelete
  13. 哈哈哈! Serena, 那我可以理解成為什麼妳那麼會作菜卻很少放食物照片嗎?...^^

    ReplyDelete
  14. 我嗎?哈哈。
    真是不好意思,都是亂煮,怎麼放呢?

    ReplyDelete
  15. 我知道妳很會煮...^^
    想放就放,若有困擾就算了,咱們私下討教就好!....^^

    ReplyDelete
  16. 我懂,本單純分享心中喜悅,怎知惹塵埃,
    所以我說要心寬的是鄰居的朋友.

    不過,除本位主義思想外,有些人表達方式,就是不自覺傷害人,似乎想藉由這不自覺的小小傷害,來滿足心中小小的優越感,而會如此,是不是因心中不足呢?所以無法用欣賞角度看待一切?

    ReplyDelete
  17. 我覺得倒也不是本位主義。多半是從小灌注的Nationalism作怪。 尤其是為了提高自己的地位,手段是對其它人文用dismissive的態度一竿子打翻。其實老實講聴明的自己心裏有數。那個叫做Inferiority Complex。那些心裏沒數的,我們叫它Rednecks。如果是Inferiority Complex呢,你知道它在説慌。如果是Rednecks呢,你跟它計較什麼?

    ReplyDelete
  18. Jonah , 因為有時會有被人打了一記悶棍的感覺,不是在乎或計較,就是感覺受傷...

    ReplyDelete
  19. Amy , 很多人只是在捍衛心中的某個區域,或無不可,但因此而轉頭不看世界,我覺視野太窄了。成天看著自己的肚臍眼,整個地球只認識自己門前那條街,太狹隘了。

    ReplyDelete
  20. 哈!我前陣子才被打呢!
    雖說現在和對方"仍是好友",碰面"仍是談天說地",但是我會刻意避開一些事情.

    ReplyDelete
  21. 哈?妳也會被打哦?聽到妳們舉的例子,我心情有好一點兒耶,我以為住在國外的人比較容易被打!

    ReplyDelete
  22. 這就是目光如豆與目光如炬的差別了

    ReplyDelete
  23. 受傷就是因為在乎。跟不懂的呢,一笑了之。跟懂的呢,你知我知。

    ReplyDelete
  24. 那我真的很慶幸

    不管是生活或網路沒有遇到酸友, 最大可能是自己交遨遊不廣

    即使面對服貿看法不同, 也沒有因此unfriend

    ReplyDelete
  25. Margaret:友不在多,有心則好^^

    ReplyDelete
  26. 服貿應該還是前奏,我擔心的是後面的選舉...

    ReplyDelete
  27. 花, 台灣藍綠各有支持者, 但其實每次決定選局的都是中間選民, 就是不藍不綠, 端看兩方近期表現或候選人做為投票依據的選民

    昨天我和晴小妹說, 如果反服貿學生無法持平自己的中間立場, 而倒向綠色的那一方, 我不會支持他們, 因為我無法認同用顏色來看議題

    從而提了政治觀察, 現在反服貿方和府方像二個人在過招, 剛開始有利的一方時間拖久了不定有利, 在過招時誰破綻出得多, 就容易敗下陣, 小孩說怎麼政治和武俠很像, 我說是呀, 哪裏都是江湖, 有人的地方就有派系, 就有爭門

    ReplyDelete
  28. 晴媽說得好,不預設立場的持平觀察才是最有智慧。

    ReplyDelete
  29. 阿客提瑪March 29, 2014

    花說有人覺得 "什麼都是自己家的最好"

    現象是這樣沒錯,但原因呢?
    我認為有很大一部份是"自卑情結"的外在補償反應。 不管是有意或無意,都是一種自我防衛的類型。 這樣想就會覺得這樣的人很可憐。

    ReplyDelete
  30. 想到以前我的那個時代,台湾窮,年轻人拼啊,一畢業都只拿個皮箱到世界各地去找生意,英文還不會説兩句,都是用手比的,做貿易,交朋友,那還没有國家做支挣呢,二三十年打拼后才能有今天台灣一點點今日成績,以前都是靠年輕人出去拼的,才有今天台灣富裕的生活,而再看看現在的年轻人吃好的,穿好的,用好的真是日子過的太好,以致怕死競爭了,也失去抗壓性,更怕和老虎同條船上,怕給吃了,实在是太太太没出息了啊,李安的電影白拍了,這些年輕人都白看了,害~不知算不算是家門不幸啊!

    ReplyDelete
  31. 也許現在年輕人就以為他們是在打老虎啊!忘了誰說過的,華人最勇於內鬥了!...^^

    ReplyDelete
  32. 客提兄,自卑感造成的自大,令人無言又無奈,而酸民所以為酸民,是因為他們不自覺。

    ReplyDelete
  33. 前一陣子,王建煊光臨敝餐館,我前去與之攀談。他提及在緬甸建孤兒院之事,並說許多台灣來的年輕志工,回去台灣之後,都變很孝順多了,原因是那些人見到緬甸窮苦之狀,對父母社會忽生感激之心。他一再提及緬北不少人窮得什麼都沒有,印象深刻的是他問一人為何要喝髒水,那人答道:因為沒乾淨的水可喝。三年前我會以為這種事是天方夜譚。

    ReplyDelete
  34. 無言兄,可能是我挑毛病,我覺王建煊問人家為何要喝髒水,有點兒像晉惠帝在問:「何不食肉糜?」,有乾淨的水誰要喝髒水啊?這要讓台灣媒體逮到了,肯定又有題目作了!...^^

    有朋友的兒子選擇進加拿大軍隊,被派到伊拉克去修坦克車,回來後看到溫哥華滿街的二世祖,就說看不慣,覺得這些人沒有Life!

    所以出去看看是好的。...^^

    ReplyDelete
  35. 說的也是。

    在美國時,自來水可生飲。遇颱風或施工不慎,水質變差時,新聞都會提醒人們不要飲用生水。有次,見一大陸同胞喝瓶裝水,我還訝問:「幹嘛買瓶裝水?錢多?」

    回到亞洲,發現大家都喝瓶裝水,原來自來水不能生飲,燒開水又費時費能量,瓶裝水便宜方便,故喝的人多。那位大陸老兄,來美後,仍保持飲瓶裝水的舊習,我孤陋寡聞,才會訝異。

    此地二十公升大桶的水賣美金兩毛五到四毛不等。這都買不起的話,那真的是王所說的:「什麼都沒有。」

    ReplyDelete
  36. 除了臣君之別外﹐我覺得王建煊的發問比起晉惠帝要差上一個等級。

    在街頭見到一位滿頭大汗﹐氣喘如牛的馬拉松選手﹐王建煊會以無限關懷的眼神看著他﹐用仁慈心疼的語氣上前問道﹕“怎不慢慢地走呢﹖”

    晉惠帝覺得自己比較聰明﹐則會以大惑不解的口吻問馬拉松選手﹕“怎不搭計程車呢﹖”

    ReplyDelete
  37. 呵呵,光年兄每次都能創出新故事。

    有個故事,不知兩位仁兄有沒有聽過:說是有人到孔子面前問道,學生顏回代答。那人問:一年有幾季。顏回答:四季。那人說:不對,是三季。如此反覆幾次,那人生氣了,覺得孔子門下,不過爾爾。顏回只好把老師請出來。那人問:一年有幾季。孔子答:三季。客人滿意地離開了。

    孔子跟學生說:你看不出來那人是蚱蜢嗎?(這裡我忘了原來是用什麼昆蟲來說了),蚱蜢活不到冬天,從來沒經過冬季,牠的一年當然只有三季。

    我想說的是:夏蟲不可語冰,沒有那些人生經驗,很難說清。但上面那故事是在說:連孔子都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

    ReplyDelete
  38. 無言兄,我們這兒的水也是可以生飲,但很多台灣來的朋友他們也不敢生飲,信不來吧?不過加拿大很多人還是買水喝耶,我們的礦泉水,舉世聞名啊!...^^

    ReplyDelete
  39. 孔子不本來就以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聞名於世的嗎。 ^_^ (這好像是我最喜歡他的一點,呵呵)

    ReplyDelete
  40. 說到喝水的事,剛看到朋友轉貼的報導:舊金山禁賣小瓶瓶裝水

    加拿大不知會不會跟進,不過我們有些礦泉水是用玻璃瓶就是。

    ReplyDelete
  41. 石頭,我猜這也是儒家之術一直都比較受政治家青睞的原因。

    ReplyDelete
  42. 我不知道政治家怎樣啦,我是因為自己很喜歡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看到有這麼偉大的古人也是這樣的作風,所以在小時候(沒多小啦,高中吧)就覺得很高興有一種古人替我背書的感覺,哈哈 ^_^

    ReplyDelete
  43. 我懂妳的意思,有些"鬼"還真只能用"鬼話"才能溝通!哈哈!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一日

山火下的紅太陽

日月不分明

今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