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農民學習

這兩天,不由得不想到六十年代中國的文化大革命,維基百科有人對文革作了詳細的描述,其中說到文革的動機:『...認為黨中央出了修正主義,黨和國家面臨資本主義復辟的現實危險,之前幾年農村“四清”、城市“五反”和意識形態領域的批判,都不能解決問題,只有採取斷然措施,公開地、全面地、由下而上地發動廣大群眾,才能揭露黨和國家生活中的陰暗面,把所謂被“走資派篡奪了的權力”奪回來。這是在六十年代中期發動“文化大革命”在思想上起主導作用的原因。黨內走資派篡權”實際是一個缺乏根據的陰謀論,由於沒有明確證據,只依靠猜測就發動全面的運動,犯下了巨大的錯誤,類似於妄想。

再又說:
『有人認為當今中國人普遍難以建立信任關係問題,以及道德淪喪問題,甚至腐敗成風問題都是文革時期人整人,人鬥人,互相出賣,互相揭發,互相批鬥的結果。因為不論是當時無法無天的紅衛兵還是被批鬥的知識分子現在已經為人父母甚至祖父母。這些經受了精神折磨的人的子女普遍繼承了他們的思想和性格。另一方面,文化大革命實際上使中國的傳統道德觀念很大程度上被抹去,而傳統文化中的一些糟粕,卻在文革以後逐漸浮現。沒有經歷過文革的一代甚至幾代人,實際上都在承受著文革的負面影響。』

中國已經走過文革,雖然內傷或許還存在幾代人身上,但畢竟他們不再去撩撥那個傷痕,努力在追求更好的生活。而看看現今的台灣,居然走回那樣的路線,陰謀論,全面運動,妄想...實在令人擔心又寒心,看似一時的運動,實則禍延子孫。

跟花老爺說我的擔心,他笑說:『妳知道老毛怎麼對付那群紅衛兵嗎?』,『不知!』,『他說,知識份子都是臭老九,全部下鄉勞改,向農民學習!』,真是好辦法!通通送去種田好了!

Comments

  1. 真是令人傷心(我其實憤怒比較多)之地。

    3/18 以來真的是感到此地不能留,心不可放在這種地方。拔心了。

    ReplyDelete
  2. 228 之前我就已經備受轟炸了,有些人言論偏激,說得好像228是現在進行式似的!歷史事件就不能走進歷史嗎?

    台灣現在這種亂象,已經到了荒謬的程度,群眾之惡是最可怕,滲透力最強又無法抵擋,身在其中的人像在嗑藥,興奮,迷醉又成癮,而旁邊鼓掌叫好的,跟著一起 High。這已經不是對錯的問題,而是我們的社會允許而且鼓勵這種集體行惡的作風,怎不令人憤怒,寒心?

    人類文明經過多少努力才有了所謂的法治和民主,不合法,可以抗議;法不合,可以修法,總統不好,可以罷免;警長違法,可以檢舉。棄法而不守,於法不可治,人民何去何從?而人類的努力又有什麼意義?

    ReplyDelete
  3. 自從退休以後﹐專心務農﹐如今已晉級到資深的程度。正巧﹐花花苦心提出要向農夫學習﹐我就不客氣提供兩點心得經驗和大家分享﹐彼此切磋琢磨一番。

    第一﹐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種什麼得什麼﹐這是很簡單的道理。只要稍微舉一反三﹐就不難了解為什麼“總統得統﹐眾煩得反。”

    第二﹐當植物成長到某個高度﹐就要適時摘頂拔心﹐以利開花結果。石頭原本就鶴立雞群﹐最近又怒髮衝冠﹐難免會有拔心的念頭。這是合情合理的﹐不需要大驚小怪。春風一吹﹐沖天的怒氣自然化散。

    ReplyDelete
  4. 光年兄,您可能不知道,接下來的幾合一選舉只怕要刮起一陣龍捲風,復活島的石頭要是有腳,只怕也要遠走高飛了!...^^

    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本是常情,但也有可能沒種瓜的,人家硬要給顆瓜,還硬要說是你栽的...^^

    ReplyDelete
  5. 遠不走高不飛的如在下這種頑石,只好來個耳不聰目不明、專司冥想便了~

    光年兄,冥想得靠腦袋,您把我這一比為植物拔心,怕不是先把俺腦袋給摘了?這可不成,山人不依不依。哈哈哈。

    ReplyDelete
  6. 哎﹗別瞎操心。

    天下萬物都怕丟腦袋﹐唯有例外﹐就是石頭。有石就有頭﹐石頭即使被砍了﹐仍是石頭。原本一顆冥想的石頭﹐變成兩顆冥想的石頭。一顆想東﹐見人說人話﹐另一顆就想西﹐見鬼說鬼話。分工合作﹐效果加倍﹐豈不妙哉﹗

    歷史上有個厲害的傢伙﹐叫作孫悟空。他扯一把猴毛,吹口仙氣,頓時就會變出許多孫悟空﹐個個都能上陣打鬥。妳冥想一下﹐孫悟空為什麼天生有這種本領﹖對啊﹗他就是從石頭裡蹦出來的。

    ReplyDelete
  7. 哈哈哈!我直覺想到石頭家的帥兒子耶,他不知道有沒有孫悟空這種本事?

    ReplyDelete
  8. 光年兄的妙言常常讓人看了笑得很開心,哈哈,真多謝一番開解  :-) =))

    花花,我家兒子........算石頭裡蹦出來的嗎?哈哈 ^_^ 就算算,也沒那種本事吧。 :D

    ReplyDelete
  9. 我覺小元口才很好耶,應對也很強,要說有"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本事,應不算意外。現在還小看不出來,日後可以觀察看看!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悼孝文

畢卡索與他的女人們

The Last Knit--當編織成了癮

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