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be or not to be


『...部分團體無法從長遠環境的視野著眼,只在乎心中對某人的不滿,對於這種處理方式,真的感到失望。...
但是環境保護團體一定要有自省能力,一定要能多元發展,否則只能畫地自限,無法突破困境。

街頭抗爭當然是一種方式,可是從內部滲透去影響政策,也是一種方式,而採用教育的方式更重要了。以最近也很夯的石虎保育議題來說,我們透過街頭活動把環評案擋下來是一種方式,透過網路媒體要求政府不要只重建設忽視保育課題,也是種方式。但昨天在會場上美汀老師和許多朋友都認同,只有和社區民眾站在一起,取得認同,並共同關注在地發展和生態保育,石虎保育才可能成功。否則只在站在外頭叫囂謾罵,或是在NGO會議上爭取認同,那只是相互取暖的方式而已。』( 摘自:阿孝的生態日記 )

大學時修過一門「未來學」,當時老師便提到都市、環境、生態三者之間的共存,若在建設之初沒有「未來」的觀念,日後將會產生許多問題。而「未來」的觀念需要有很長遠的視野和宏觀,不是一時一地便能完成。

每每對一些環境保護團體的行為犯嘀咕時,朋友總說我是晉惠帝,不識人間疾苦。然我想說的,也就是上面引自文章的這些話...

圖:溫哥華某社區因抗議都市變更計劃將使社區島嶼化,而紛紛在家門前豎起抗議牌子。抗議成功,原條款發回更改。



  • 温上德江承恩Buddy Hong and 23 others like this.
  • 楊玉娟 阿孝這番話是經過槍林彈雨,深刻體認之後寫的,我相當認同。See Translation
  • Vivian Fan 鳥媽媽那麼晚還沒睡?

    看文時就猜到應該意有所指,道理人人都懂,但身置其中偏都有盲點....
  • Serena Su 每次的抗爭,總讓人心痛。See Translation
  • Vivian Fan 所以我喜歡上文作者所說的,抗爭是一種方式,教育更好,但最被認同的還是:『只有和社區民眾站在一起,取得認同,並共同關注在地發展和生態保育...才能成功』。
  • Jacqueline Lee 教育很重要 真的See Translation
  • 石依華 近年社運,多是綁架了某些社區人士(理念與社運人士相近者),而激烈忽略其他社區組成份子的聲音與意願。整體台灣的走向似乎越來越接近少數人綁架多數人的極權式作風。
    我並不認為民主一定要捍衛,尤其是年輕一代越來越不覺得民主有什麼可貴(雖然與其口號完全相反,但其行為就是正好與其口號相反,無誤。)的現在,台灣要變成極權國家,我也沒意見。我有意見的只是台灣培養不出有能力的獨夫而已。
    See Translation
  • Serena Su 是這樣沒錯,在溫哥華是單純些,在台灣真是不太一樣。See Translation
  • Vivian Fan 說到社運,怕是與作者的意思有出入。上文作者是在單純談到環境保護的議題。我個人是覺環境保護的人士,是不是都有足夠的未來觀瞻,足夠的胸懷為深層的人文作努力,或只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以環保之名,叫囂謾罵?
  • 石依華 我純屬離題。 
    我本來就贊成軟土深掘(即作者的意見),所以對於激烈抗爭或佔據街頭式的意見表達,是冷感的。
    See Translation
  • Vivian Fan 吳明益在談到陳文茜的放生時,說了一段話,於我心有戚戚:

    『比方說,一個知識份子因信仰宗教而參與「放生」了,他得在「放生」之前,問一下現場有沒有魚類專家,「我們放的哪一種魚啊?能不能放在水庫裡呢?今天的水溫適不適合?」魚類專家在回答這樣的問題後,也不能自詡是魚類專家而已,他還得是一個知識份子,於是他轉過頭去再問水庫生態學家:「這種魚雖然能活在水庫裡,但一下子放了一萬四千斤會不會造成生態負荷過重,造成水質的優養化?」水庫生態學家回答了這個問題,發現到自己還是個知識份子,於是轉過頭去問倫理學家:「我們究竟搞這個『放生』,意義在哪裡啊?」

    於是倫理學家,拿著水庫生態學家和魚類專家提供的資料,和宗教家辯論了起來,以一個「知識份子」的角色辯論了起來,再決定自己放是不放。至少得做到這樣,那麼這般的「知識份子」,才讓我們多少能放點心不是嗎?』,

    我想,環境保護也應經過這樣的過程,才能讓人放點兒心!
  • 楊玉娟 昨晚留完言,很快的就睡著了,到了這種年紀無法熬夜的。
    因為關心環境,跟阿孝還有一些中部環境人士都有接觸,採理性平和跟偏激手段表達訴求的伙伴都有,其中有些人涉入太深,整個心緒被所關心之事綁架了,亦或他們本身也有無法解決的情緒困擾,因此當某個他在意的事被挑起之後,就被移轉到事件身上去了,連帶國愁家恨,樹砍花鏟整等鳥事通通成了他情緒的引爆點,有時我會覺得他們說那些話,作那些事幾乎其實都在解決他自己本身的問題。
    See Translation
  • 石依華 鳥媽媽你睡了十一個小時乎?  
    嘻嘻難道沒有鳥小孩們早上鬧媽媽起床 
    See Translation
  • Vivian Fan 鳥媽媽,看了阿孝的文,對照我們之前私下聊過的,我才會有此感發。尤其阿孝說到有的團體不聽別的團體的聲音,劃地自限,怎可能有什麼高瞻遠矚?而不知情的人蒙在鼓裡,跟著謾罵,無疑只是在散播負能量,根本完成不了什麼。
  • Vivian Fan 鳥媽媽大概沒法睡那麼久?她還得上班呢!
  • 楊玉娟 我剛從野外回來,今天請假。
    有次先生去參加東海地區空污的座談會,回來後他說:堂堂環保局長被一堆人指著頭罵…,他就說:若是我,就讓你們罵吧,反正受污染有困擾的人是你又不是我,你們再罵,再採敵對的態度,我還是環保局長,若肯好好坐下來談,才可能就事論事嗎!
    See Translation
  • 楊玉娟 然…我又要出門去,有機會再聊!See Translation
  • Vivian Fan 金樹兄果然還是比較理性的...^^
  • 石依華 對啊,遇到罵人的,如果他只是情緒有障礙需要發洩,那讓他發洩是無妨,人人都需要適當發洩。但是發洩完了無法以理性來解決問題的,這種人就只能自求多福了,因為沒有人能幫得了他。See Translation
  • Vivian Fan 所以?環保之首要,是先把個人內在環保作好?....^^
  • 石依華 我沒引申那麼遠啦  不過您這邏輯是非常正確滴~ See Translation
  • 石依華 我有個同事有次發火(雖然她平常頗有冰山美人之慨,但其實只是語氣不熱情,對於幫助旅客還是很熱心的),對一個年輕男的說:你要別人幫你,你態度也要好一點吧!
    其實就是這麼簡單而已。人跟人是<互>動的,某花運的那兩個發言人那種<你們只准聽我說的動>的態度,永遠不可能成事的。
    See Translation
  • Vivian Fan 留取丹心照汗青?留給歷史去證明吧,現在說什麼都太早。
  • Vivian Fan 我也得去忙一下,晚點兒再聊...^^
  • 楊玉娟 還有40分鐘,所以我又回來了。
    跟兩位報告一件好事,今早到野外有新發現,原來生長在小月谷的稀少植物"小果薔薇",在附近還有更大一片,我們暫時不擔心它會消失在野外..
    See Translation
  • 楊玉娟 只能望遠拉近...,其中一片。See Translation
  • 石依華 你這張放大全螢幕來看好漂亮喔,借我當成電腦桌面一陣子 See Translation
  • Steepisland Tsay 真的好大一片喔See Translation
  • 楊玉娟 這是小月谷的See Translation
  • 楊玉娟 Steepisland Tsay下午我會去聽演講,捧場、捧場..See Translation

  • Steepisland Tsay 下午放假喔,我下午也會過去看看的~只是要待完比較難See Translation

Comments

Popular Posts

一日

小紅莓採收

山火下的紅太陽

The Last Knit--當編織成了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