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孝賢--坎城最佳導演奬 (三)



↑坎城影展典禮後記者會,侯孝賢導演受訪完整片段

記者會訪問內容:

記者:侯導,您一直在拍台灣的本土,這次又拍中國的古代,其實都是非常「中國」本土性的東西,事實上肯定存在一個文化交流的差異,但是您的作品一直有西方影評人喜歡,中國本土也很喜歡,那您怎麼看這種文化衝突對理解您電影的影響?
侯孝賢:你說的文化差異是台灣跟中國大陸嗎?(記者:是中國跟西方)喔,是西方跟中國的文化差異。我告訴你,文化到深層的時候,其實全世界差不多,很多人都能夠懂得,因為都是關於人的存在跟人的生活種種,時間長的累積而變成文化,所以每個地方、每個國家都應該了解的。
記者:侯導您的電影達到非常高的藝術成就,解釋了很多中華武術文化和俠義精神,這部電影你最想告訴觀眾的是什麼?你花了十年拍這部電影,最難的部分是什麼?
侯孝賢:我先回答第二個問題,這幾年,我差不多有 8 年在忙金馬獎跟台北電影節,我當這 2 個獎項的主席差不多有 8 年時間,因為我不可能一邊拍片一邊做另外一件事情,我只能做一件事情。
另外一個問題是文化,其實任何地方、任何國家、任何不同的文化地區,時間久了,都會產生出來一種特性,這種特性都會產生一種造型出來,這個造型包括我們可以看到的,或是我們沒辦法看到、但可以描述的,所以我感覺這個是大家都通的,你在任何一個時間、任何一個角落拍的電影,只要是關於人的,不管是什麼地方、什麼樣的文化,全世界人都看得懂。
記者:在我看來,雖然您拿下最佳導演,但感覺您好像特別平靜,您此時此刻的心情如何?大家都看好您的影片是金棕櫚獎獎的得主,但卻失之交臂,會有些遺憾嗎?
侯孝賢:你假使去參加影展,都會有得獎這個問題,但我認為得獎不是問題,重點是「你做了什麼」,你做了什麼,你拍了什麼,這時候你就不會在乎得獎的問題,意思就是你自己有沒有做到,你自己非常清楚。

我來這裡這麼久了,我的電影在很多地方都放過,或是參加過競賽,一個真正的創作者,絕對不能想「你一定要得獎」,這個片子,沒得獎前我已經很開心了,因為那個《解放報》已經說了「假使沒得獎,他們要拿火把丟石頭」,所以可能是因為《解放報》這樣講才得獎嗎?其實不是,是評審團他們自己看的、自己決定的。
(以上轉貼自 報橘

Comments

Popular Posts

日月不分明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四)-誤解的詞

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