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病

胡師母自發現病情至逝世,僅短短二十三日,在此之前,五十年沒有住過院。一直以為淡水三位長老,繼劉伯伯後,會是年長的另兩位長老,不料是最年輕的胡師母。這些天,我的電腦和手機上的Line群組通知一直開著,因為時差,我常半夜或清晨被通知聲吵醒...每被吵醒,便望著螢幕發呆掉眼淚,被兄姐們的見證感動,越發對胡師母的離世不捨...心下最不放心的,則是胡伯伯,他們一生形影相隨,頓失愛侶,此後如何適應?

因為胡師母,久別的故人紛紛出現,或是慰問,或是見到文字,那些像銅幣上已逐漸磨去的影像,又晃晃悠悠回到腦海裡。三十年過去,青澀年華已在歲月淘洗下,出脫成另一風貌。彼此都不知三十年來如何度過,但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只是,三十年也有未能淘洗掉的尷尬氛圍,以致未能好好問一聲:都好嗎?

也許哭泣太多,好些年沒有感冒,突然也就跟起流行,發起燒來。昨夜把一切通知關了,好生生一場病。

Comments

Popular Posts

再談林奕含事件

畢卡索與他的女人們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五)-幸福是對重複的渴求

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