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林奕含事件

林奕含事件過去一段時間了,網路上眾說紛云,因為涉案人有明顯的政治色彩,於是有人為了顏色為涉案人強詞奪理--一個社會的悲哀莫大於此,窮得只剩意識形態了。

林奕含的事,讓我聯想起讀書時曾在報紙的副刊看過一篇散文,作者以第一人稱描述母親在她青春期期間病逝,父親要求她女代母職,除了承擔一切家務,還包括"妻子"的義務。作者筆調平靜,娓娓道來,父親的形象一直隱藏在黑夜裡,既無批判也無罪責。女孩終於離開家北上求學,正以為可以脫離"女代母職"的日子,不料父親北上來看她,打電話要她到某賓館。文章結束在女孩走向賓館的路上...



我忘了這篇文章的篇名和作者姓名,但文章卻深刻地留在我腦海裡...我深深相信,作者是在向社會求救,礙於許多顧慮,她只能用寫文章的方式透露身心的遭遇。到底有沒有人救她?當年我可能真的太年輕了,年輕到不知道要如何幫助這樣的女孩。我原為此坐立不安--但後來還是說服自己:審稿的編輯會幫助她吧?或是已經有人幫了所以她才寫出來?...在以親情為綁架,為勒索而產生的斯德哥爾摩症,師執輩以愛為名而性誘懵懂少女,社會民眾或許可說明明是少女主動追求,主動色誘;那麼如果加害者是親生父親呢?難不成女兒會主動追求自己的父親?女孩所經歷的心路歷程無法與外人道,而成人世界的風涼,往往把她們推向更深的罪惡感中。張愛玲的《心經》,說的是女孩戀上自己父親的真實故事,撕開"愛慕"的面目,其背後真相,會不會也是誘與姦的醜陋?

中學時我的密友暗戀學校數學老師,每天中午我都陪她到辦公室外面偷看老師,她給老師寫信,送卡片...老師在課堂上公開拒絕了這位愛慕者,並且嚴詞警告,不得再有下一次。我的密友因此一整個星期都沒來上課,又羞又怒。

就算小女生表達了愛慕之情,年屆五十的已婚師長,難道不該採取有效的拒絕手段?有什麼資格談"交往"?出事後把責任推給少女,不是男人可為!

我不懂為什麼有人視一個年輕生命的消毀如此無動於衷,再超然於人事之外的態度,也不該缺乏深情...成人們的道德健康,不適用於少女的情感洪荒!

Comments

  1. 一早起來看到這篇報導:
    當房思琪成為實體

    感覺就是把林奕含的出書心路歷程寫了出來,當年忽忽出《明明不是天使》時,我也作了她的第一位讀者,所以能體會文中林奕含友人的心情。只是沒想到,文中提到在臨門一腳前突然踩煞車的出版社寶瓶的主編朱亞君在臉書上貼出澄清 : 林奕含走後, 兩派人馬吵成一團。

    如果朱亞君真的是站在為林奕含承受後續延伸任何效應的能力而放棄出版的話,我個人是很佩服的。在還沒有報導者文章出現以前,我就一直為這樣的編輯感到感動。(雖然林的友人不以為出版與自殺有直接關係,但我相信,一再重複傷害情境是會讓人更脆弱的)

    朱的文章下面有人留言:出版,讓更多人知道真相,自殺...這一連串或許就是林奕含想要的,任何出版社都無法逃避...這話是公道的!

    ReplyDelete
  2. 覺得那故事是假的,沒什麼證據,大概因為它出現於副刊裡吧。

    ReplyDelete
  3. 無言兄是說那個故事是假的?房思琪的故事或是朱亞君的事件?

    ReplyDelete
    Replies
    1. 無言說的是妳本文裡提到女代母職的故事,無關房思琪或朱亞君。深刻腦海裡...

      Delete
    2. 芸芸眾生加上種種因素,導致在社會陰暗角落發生奇奇怪怪的故事絕對可能。

      然而作家想像的情節未必等同社會寫實的報導,讀者無須將副刊文章視為自傳文學。

      深刻腦海裡,作家的想像轉成花花的想像,花花的想像轉成無言的想像....

      Delete
    3. 謝謝光年兄解答。我是在想,我們可能都認為是假的,但如果是真的呢?社會新聞裡的確有父親性侵女兒的事,而且並不少見。那些女孩或許求助無門,只好化作小說人物?林奕含起初也不想透露自己就是書中人,只說是"朋友"的親身經歷...

      平常人 怎麼會想要寫被父親性侵的故事?即便是想像!

      Delete
  4. 朱亞君的事鬧得沸沸揚揚,她把臉書帳號關掉了。

    我個人理解兩派出版社的總編之所以吵得這麼兇,就是都不想成為林奕含輕生的推手。

    如果朱亞君考量林奕含的生命狀態而放棄出書的立意成立,那麼游擊文化的出版就變成罔顧林的狀態,而偏偏林真的在出書一個月後輕生了。朱的考量就變成游擊文化的控訴,所以游擊文化當然不能承認朱是考量林的生命狀態,而非要指其完全是商業考量。

    這兩天臉書幾乎被這事件洗版,朱跳樓被救,報導者道歉,這都有些歹戲拖棚,原是單純的事:一位編輯因著各方面考量而退了作者的稿,小出版社卻把書賣得有聲有色,如果作者沒有輕生,也只證明了前位編輯的錯失良才;偏偏作者輕生了,以致出與不出版都成了兇手!只是,林奕含本人會願意繼續活著,但仍無人看見她的故事嗎?

    成人世界的爭吵真是太喧鬧了!

    報導者的道歉文

    ReplyDelete
    Replies
    1. 突然想到,還有一個可能:林奕含在與游擊文化的總編張蘊方接觸時,害怕舊事重演,所以只強調前一位總編(朱亞君)要求貼標籤作宣傳而她不同意,所以合作之路中斷。她不敢說出朱亞君其實也考慮了她的精神狀態,因為怕一說出來,也提醒了張蘊方,以致又合作不成。

      所以張蘊方收到的訊息,或許是林奕含避重就輕的說法。印象中在林未自盡之前,她自己提到的也是前面一位總編擔心她無法承受出版後的壓力而拒絕出版,現在這種顧慮反倒被說成是"歧視"精神病患者了。真歧視,一開始就不會找她了吧?

      朱亞君因為十年前袁哲生的輕生而始終有陰影,她的顧慮是對的。

      朱亞君寫給林奕含的信:

      奕含:
      我這幾天也陷入了膠著......始終在想著你的書。我想這是我出版工作裡最艱難的一次。
      我想跟你說,我暫時無法出版這本小說了。
      當然不是文字的問題,你應該知道我喜歡你的創作,也覺得你是一個值得期待的新生代作家。
      但我的困境是,在這個年代,我無法出版一個匿名寫作的新人,這樣是沒辦法推的,出書印刷很容易,但是要銷售,要讓別人看見,一定要曝光一定要行銷,這些都意味著:我們不可能把你藏起來.......就算前面隱藏了,若日後被挖出來呢?你想清楚可以承受嗎?
      困境之二是,
      先不要說外界的,光是你父母這一關,你就過不去。
      出書與youtube不同,如果你父母不高興,你可以把它拿掉就是,但出版推出去就是出去了。不可能回收的。你能夠承擔這個嗎?不受父母的影響嗎?
      困境之三,如果出版後,媒體追著你跑,你能承受嗎?你的身心都建設好了嗎?如果你的情緒尚無法承受,我如何能出版這書,我不就是把人往絕路上帶嗎?
      之前找妳先生一起來談,其實就是把這些狀況說給兩位聽,我希望你和你最親近的人,可以一起去想這些問題。
      但我想你們都太年輕,可能都沒有深思。
      我理解你很想趕快出版,證明你自己。我也希望可以出版,找到一個新作家是喜悅的。
      但出書不能走一步算一步,必須做全盤的考量。
      說穿了,出版是要理直氣壯的,之前之後全都是承擔承擔承擔。箭出去了,就無法回頭。
      以上種種都讓我非常焦慮。
      也讓我必須把這件事情壓下來,重新作考慮。
      我很心疼你,也很喜歡你。我年紀大你兩輪,幾乎也都是母親的輩分,正因為如此,我無法不顧及一切的去做。
      我希望你可以再沉澱一下。你必須先處理自身的問題。等你夠堅定了,夠強大了,足以去擔起所有的後果。那時候可能才是處理這本小說的時間啊。
      我才不擔心你老師來找我,也不擔心你父母來找我,那頂多是添點麻煩,小事。
      我擔心的是你。我不希望你將會怎麼樣,我不要你再回到過去一些痛苦的狀態。如果你怎麼樣了,那才是我無法承受的。
      這樣的想法,希望你可以理解。

      我覺話是說得很清楚了,如果這樣說還一直要被說成是商業考量,也實在不知要怎麼說了。





      Delete
  5. 我高中的時候也暗戀過數學老師,我還覺得坐我後面那個女生也是。這一切都該怪老師,因為我坐第一排,他每次都不帶講義或課本,而是跑來翻我的然後問我上次講到哪裡?本人偏又是個數學白癡,這樣很有壓力。萬一我搞不清進度,他就會去問我後面那個。於是我們只好認真筆記上課,下課還結伴去問他問題。癡癡盯著老師久了就覺得他長得還可以(只有前額微禿),主要還是他是當時課堂上唯一年輕的男老師啦。還好他只教了一年,所以到了高二,數學跟他就一起被我拋到腦後了。但他只有三十來歲,年近半百的話我應該是無法…

    ReplyDelete
    Replies
    1. 好久不見!...^^

      妳們有像我那位同學那樣去"表白"嗎?...雖然她是寫匿名信,但老師還是發現是她。我們那位數學老師很年輕,當時還是單身,但沒多久就結婚了...^^

      小女生對男老師有些幻想應是在所難免,且如果老師有些特殊舉動的話...可能是無意的,但青春期女生就是會"幻想"嘛...^^

      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一日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五)-幸福是對重複的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