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林奕含事件

林奕含事件過去一段時間了,網路上眾說紛云,因為涉案人有明顯的政治色彩,於是有人為了顏色為涉案人強詞奪理--一個社會的悲哀莫大於此,窮得只剩意識形態了。

林奕含的事,讓我聯想起讀書時曾在報紙的副刊看過一篇散文,作者以第一人稱描述母親在她青春期期間病逝,父親要求她女代母職,除了承擔一切家務,還包括"妻子"的義務。作者筆調平靜,娓娓道來,父親的形象一直隱藏在黑夜裡,既無批判也無罪責。女孩終於離開家北上求學,正以為可以脫離"女代母職"的日子,不料父親北上來看她,打電話要她到某賓館。文章結束在女孩走向賓館的路上...



我忘了這篇文章的篇名和作者姓名,但文章卻深刻地留在我腦海裡...我深深相信,作者是在向社會求救,礙於許多顧慮,她只能用寫文章的方式透露身心的遭遇。到底有沒有人救她?當年我可能真的太年輕了,年輕到不知道要如何幫助這樣的女孩。我原為此坐立不安--但後來還是說服自己:審稿的編輯會幫助她吧?或是已經有人幫了所以她才寫出來?...在以親情為綁架,為勒索而產生的斯德哥爾摩症,

師執輩以愛為名而性誘懵懂少女,社會民眾或許可說明明是少女主動追求,主動色誘;那麼如果加害者是親生父親呢?難不成女兒會主動追求自己的父親?女孩所經歷的心路歷程無法與外人道,而成人世界的風涼,往往把她們推向更深的罪惡感中。張愛玲的《心經》,說的是女孩戀上自己父親的真實故事,撕開"愛慕"的面目,其背後真相,會不會也是誘與姦的醜陋?

中學時我的密友暗戀學校數學老師,每天中午我都陪她到辦公室外面偷看老師,她給老師寫信,送卡片...老師在課堂上公開拒絕了這位愛慕者,並且嚴詞警告,不得再有下一次。我的密友因此一整個星期都沒來上課,又羞又怒。

就算小女生表達了愛慕之情,年屆五十的已婚師長,難道不該採取有效的拒絕手段?有什麼資格談"交往"?出事後把責任推給少女,不是男人可為!

我不懂為什麼有人視一個年輕生命的消毀如此無動於衷,再超然於人事之外的態度,也不該缺乏深情...成人們的道德健康,不適用於少女的情感洪荒!

Comments

  1. 一早起來看到這篇報導:
    當房思琪成為實體

    感覺就是把林奕含的出書心路歷程寫了出來,當年忽忽出《明明不是天使》時,我也作了她的第一位讀者,所以能體會文中林奕含友人的心情。只是沒想到,文中提到在臨門一腳前突然踩煞車的出版社寶瓶的主編朱亞君在臉書上貼出澄清 : 林奕含走後, 兩派人馬吵成一團。

    如果朱亞君真的是站在為林奕含承受後續延伸任何效應的能力而放棄出版的話,我個人是很佩服的。在還沒有報導者文章出現以前,我就一直為這樣的編輯感到感動。(雖然林的友人不以為出版與自殺有直接關係,但我相信,一再重複傷害情境是會讓人更脆弱的)

    朱的文章下面有人留言:出版,讓更多人知道真相,自殺...這一連串或許就是林奕含想要的,任何出版社都無法逃避...這話是公道的!

    ReplyDelete
  2. 覺得那故事是假的,沒什麼證據,大概因為它出現於副刊裡吧。

    ReplyDelete
  3. 無言兄是說那個故事是假的?房思琪的故事或是朱亞君的事件?

    ReplyDelete
    Replies
    1. 無言說的是妳本文裡提到女代母職的故事,無關房思琪或朱亞君。深刻腦海裡...

      Delete
    2. 芸芸眾生加上種種因素,導致在社會陰暗角落發生奇奇怪怪的故事絕對可能。

      然而作家想像的情節未必等同社會寫實的報導,讀者無須將副刊文章視為自傳文學。

      深刻腦海裡,作家的想像轉成花花的想像,花花的想像轉成無言的想像....

      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孤獨的寫生者--卡夫卡

封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