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2004

蝴蝶兒飛去--阮玲玉

Image
演唱:黃鶯鶯
作詞:姚若龍 曲:小蟲

蝴蝶兒飛去 心亦不在 棲清長夜誰來 拭淚滿腮 是貪點兒依賴 貪一點兒愛 舊緣該了難了 換滿心哀 怎受的住 這頭猜那邊怪 人言彙成愁海 辛酸難捱 天給的苦給的災 都不怪 千不該萬不該 芳華怕孤單 林花兒謝了 連心也埋 他日春燕歸來 身何在

有一種人...

Image
曾經有一位朋友,她討厭某人。
她跟我說許多討厭她的理由及她的惡行。
我跟某人不熟,只在公眾場合有點頭之交。但是朋友跟對方勢如水火,每次她說得口沫橫飛時,我雖沒有跟著罵,但也沒有反對。她的氣勢,不容妳不同意她的憤怒。

漢民族的幽默

Image
很多人以為幽默感是西方人才有的,或是由西方傳來的。其實我們漢民族早在千年前就很幽默了。中間可能被理學家們給弄擰了,以致後來漸漸失去。

我錄幾則在民間很被傳講的笑話出來,雖然是文言文,但並不難明白。我們目前有些典故也是由這些小故事裡發展出來的。

幾首電影主題曲

Image
1. 桂花巷:(桂花巷) 
作曲/陳揚 作詞/吳念真 演唱/潘越雲  導演/陳坤厚 演員/陸小芬

唱不盡的歌--未央歌

Image
唱不盡的歌--未央歌
且縱歌聲穿山去,埋此心境青松底,常棲息。
整理書房,少不得翻到塵封已久的書。
翻到未央歌。

這書代表了台灣某一個年代。那個年代的學生,幾乎人手一本未央歌,書中的人物與情節,是那個年代的學生語言。學生長成出社會了,為人師表,再告訴學生,大學生活要精彩,就要讀鹿橋的未央歌。不知傳了幾代,傳到我這一代。

因為是學生手冊嘛,所以沒有喜不喜歡,在書店看到這書,沒有疑問地就買下來。好像書架上不放一本未央歌,就不在主流裡面。

但是,這書我分了好幾回才看完。所謂的幾回,不只包括空間,也包含了時間。我想,我是在婚後才完整讀完這本書。

也許太年輕,看不懂鹿橋在書中對過往西北聯校的懷念與對人生
變幻無常的感慨。最嚴重的是,我不喜歡書中的人物。勉強要說喜歡的,也許就是小童了。而小童幾乎是這本書所有讀者的大眾情人,沒有人不喜歡他。

書中的伍寶笙和藺嬿梅,活脫是紅樓夢裡的薛寶釵和林黛玉。但鹿橋把她們淨化了,淨化到一種程度,就像太虛幻境的仙子,沒有了人性。而完美的女性角色,始終令我坐立難安,我總怕一個不小心,她們露出人性,會破壞作者或讀者不肯醒來的夢。

多年以後,有位朋友告訴我,她喜歡大宴。他像個局外人一樣地在旁觀這場戲。但又有著與劇中人相同的情懷。他不若小童那樣吸引讀者目光,又不似余孟勤拘勤得讓讀者窒息。是的,大宴可愛,我也喜歡大宴。

在鹿橋的年代,不興在人性上有太多著墨吧?在他的序言裡,他說未央歌是一本重情調及風格的書,裡面的角色及故事都是為了方便抽象地談一種理想而發展出來的。因此自始至終雖然寫的是”這個”我”,但全書的精神反而是”無我”。

我想,這便是這本書中每個人物都沒有特別的性格的原因。作者原本想發揮的便不是一個個個別的角色,而只是想發揮書中那個樂觀的年月日裡,每個年青人的面面觀。

這便是未央歌吸引一代又一代學生的原因。
它的人物也許沒有紅樓夢精彩,但全書中的清新情調,卻是年輕學子最深處的嚮往。書中人物的愛戀分合,情節發展的舒卷急緩,讀者也許記不分明,但他們在校園裡的喜怒哀樂,縱情恣意,卻是人人羨慕的。

世界上也許真正有黑暗的一面,但如果在陽光下,仍要皺著眉來看一切,把光明的一面也要弄黯淡了,則未免太悲觀。人生那麼長,何苦在可以放肆,可以任性的青春裡就束縛了天真?

書中作者曾跳出來說了一段話:『在年輕的歲月裡,我們儘有單純而真摯的心靈可遭遇,自己亦拿得出足夠的真情來揮霍!讓我們歌頌年輕的日子,…

書桌情事

Image
這兩天忙著張羅兒子的新書桌。

開學前他向我表示,新學期他想要在自己房間作功課,我應允了他。
之前跟妹妹共用一張大書桌,現在要單飛,當然要有一張新書桌。
買書桌一直是我很頭痛的事情。幾年前為了買一張電腦桌,我逛遍幾個賣場,都沒有我中意的。找了好幾天,最後勉強買了現在用的這張。

買兒子的書桌,又發生同樣的情形,始終沒有中意的。 看了三天,走得都累了,女兒終於問:哥哥買一張書桌為什麼要搞這麼久?
因為媽咪都不中意呀!
哥哥要用的,他喜歡就好了呀。
............

小學二年級時我有了第一張書桌。
母親給我的驚喜,她說,要有書桌小孩才會愛讀書。


一張很普通的小書桌,陪我走過童年,渡過輕狂年少。在它上頭,畫過漫畫,寫過日記,讀完一本又一本與聯考毫不相干的書籍。 小小書桌,是一個小孩的世界,一個少女織夢的地方。

大學聯考那個夏天,我常在閣樓上坐在書桌前發呆。我不是一個上進的學生,從來也不知道用功是什麼。

有一天從外面回來,小書桌上放了一把玫瑰花,是母親買回來的。她說:妳整天看書,沒有時間出去看花草,所以媽媽把花買回來給妳看。我仍然記得母親在說這話時紅著臉靦腆的表情。母親是傳統鄉村婦女,既不新潮也不洋派。只因聽了人家說,要多看綠色植物,眼睛才不會壞,於是想到她這個視力不好,又忙於聯考無暇出去看綠色植物的女兒。心裡急,所以想到把「綠色植物」給搬到眼前來。我一直沒有告訴她,紅玫瑰花不是綠色植物。

這是我生平收到的第一束花。

而後幾天, 玫瑰花在我眼前含苞,盛開,凋謝。
玫瑰花凋謝時,花瓣一片片落下,灑了一桌子。那令我擔憂,我害怕母親的深情隨著花落而被我遺忘。

終於想到一個方法。我將一片片落下的花瓣,夾在厚厚的紅樓夢裡。這本紅樓夢是我小學六年級的生日禮物。雖然後來我知道有更好的版本,但我始終只帶著這本。

直到如今,那幾片如豬肝紅的玫瑰花瓣仍夾在我的紅樓夢裡。每次翻開紅樓夢,看到那幾頁因花瓣而湮開的水漬,看到已薄如蟬翼的花瓣,我仍禁不住泛起淚水,想著母親靦腆而不自在的神情。

我總買不到中意的書桌,因為我心目中典型的書桌是母親當年買給我的那個款式,而那款式已不合時宜。

我在眾多賣場裡尋找,是在尋找童年時第一次看到自己書桌時的驚喜,在尋找當年母親送的那束玫瑰花的花香,在尋找那隱隱然飄在遠年裡的回音....

兒子的書桌,最後選了他自己中意的那張。我幽幽地跟他說:「這些老外,設計得都…

有氣質的老人

朋友的外公高齡辭世。

他告訴我,外公的氣質深深吸引了他們這些兒孫輩,連洋女婿都被吸引。

他的外公是日本東京大學美術系的,與李石樵 洪瑞麟他們熟識。後來從商沒有成為畫家,但仍是一位優秀的鑑賞家和收藏者。

看著他們為這位長輩拍攝的一些影片,很感人。長者風範確實明亮坦蕩。

朋友說:人其實一直在慢慢消失,留存和吸引人的,是氣質和風範。我們共同的心得便是,好好培養氣質和胸襟,老了才不會遭兒孫嫌棄。

南風嗯..加油...
不過花放心,妳老了肯定會粉有氣質滴.... 2004/09/07 10:13 刪除flower我怕我老了變乾燥花..!!! 2004/09/07 14:08 刪除小少爷啊呀!不會的啦!!越老會越有氣質的!!
我在想啊,這應該跟個人的氣質有關,一個良善高尚的氣質,讓人敬佩也吸引人,個人特殊的特徵氣質在逝世後就會令後輩們時時想起那樣特殊的感覺,我覺得這是最令人無法忘記的感覺.... 2004/09/07 17:57 刪除莫莫乾燥花還是花啊!而且乾燥花做的好也很美
我怕我老了變成呱燥的老太婆
所以我要從現在開始注意
不要讓生活瑣事灌漿了我的腦袋
老了才會有心去做自己的事
而不是巴著兒女碎碎念... 2004/09/08 22:05 刪除

Girl , interrupted (女生向前走)

Image
導演 / James Mangold 
主演 /Winona Ryder, Angelina Jolie, Clea Duvall, Vanessa Redgrave,Whoopi Goldberg, 
年份/1999 年出品
劇情/
一個吃下整瓶阿斯匹靈,喝了一瓶威士忌的女孩,被判定人格失調有自殺傾向,於是被送進了精神療養院。在醫院裡,看到許多同為精神病患的病友,她們的喜怒哀樂和在失常與正常人格之間的掙扎與奮鬥。
諾薇娜芮德,飾演這位因人格失調而被送進療養院的高中畢業生。也是後來這個故事出品成書的作者--蘇珊娜,在她被送往醫院的途中,計程車司機很好意地對她說:『不要住太久,不要太習慣在裡面。』當時這話令蘇珊娜滿腹狐疑,也令觀眾不解,但後來我領會到,這是蘇珊娜病癒出院的動力。

精神病患,通常不能接受自己是病人。即便明白自己是病人,也認為自己是病情輕的,不該與病情嚴重者等同對待。於是在治療的過程裡,不斷抗爭,不斷排斥。蘇珊娜不算真的有病,琥碧戈珀飾演的護士說出她真正的病根:『我受其他病人的氣就算了,但受妳的氣我受不了。因為妳沒有病,妳只是任性放縱,一直擁抱自己的痛苦。』

蘇珊娜正因不是真正有病(她是邊緣性人格失調),於是在正常與失常之間衝擊,一面她眼看病友們發病時的痛楚,一面又與病友們建立了醫院以外不曾尋得的友情。她想離開這個沒有陽光的地方,但又在這個地方眷養著自己的痛楚。於是她變得很"矛盾"。

男友到醫院來探望她,要帶她逃走。她說:我是想離開,但不是跟你走。蘇珊娜有了自覺,她想要好好的離開,被治癒地離開。
安吉莉娜裘莉,飾演醫院裡一位病友-愛莎。狂野奔放,叛逆而獨立。裘莉因此片得了金球獎和奧斯卡最佳女配角。她一出場,就緊緊抓住觀眾的心和目光,大吼大叫,摔桌掀椅,起初令觀眾害怕,而後同情,而後心疼。

她和蘇珊娜由敵變友,又由友成為敵,在敵友之間擺蕩又互相倚存。她在院中住了八年,不斷逃離,不斷被帶回來。她的雙目亮麗而深遂,舉手投足都放浪而不羈,是醫院裡病友們的偶像,卻也是醫生們頭痛的對象。

片尾她知道蘇珊娜即將出院,又妒又不捨,於是趁夜將蘇珊娜的病歷偷出來與病友們一起偷窺。這引起了她和蘇珊娜的衝突,在衝突中她哭喊,為什麼只有我能對妳們說真話,卻沒有人對我說真話?蘇珊娜狠狠地回答她:因為妳已經死了!

片尾蘇珊娜離開的那日,她到病房中看愛莎,一面為她擦上她最喜歡的指甲油。愛莎…

彩繪台灣容顏--席德進

Image
小時候聽到席德進的名字,是因為白先勇。傳聞白先勇有斷袖之癖,席德進是他的情人(純屬八卦,未經證實)。未識其人先聞其名,在刻板的道德理念下,這個名字暗暗蓋上了一層不道德的陰影。而後又因街市仿畫甚繁,以致對這位畫家逐漸遺忘,逐漸漠視,逐漸視為平常。
但在資訊及見識漸長之後,才知道這位四川籍的畫家,為台灣本土留下的藝術資產,是如何豐富了台灣這塊土地及土地上的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