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光年兄談殉情

封園期間在夢天秤的咖啡館與天秤及光年兄閒聊,其間從失戀聊到殉情,從虛無聊到存在,頗有意趣,經光年兄同意(天秤睡了,我先斬後奏吧。)將對話貼回來,其中有些無關緊要的對話,因不想破壞對話序號,仍然保留。




[天秤小語] 最可憐的人

Posted at 7:27 am under 寫寫文字,往事。舊夢
世界上最可憐的人不是窮人或乞丐,
而是那些一直活在回憶裡的人。
30 responses so far

30 Responses to “[天秤小語] 最可憐的人”

  1. floweron 03 Mar 2011 at 8:47 am1
    既然來了,就翻翻舊文出來聊聊?
    我整理舊文,看到以前寫莎士比亞悲劇人物的下場,最終不是死亡就是瘋狂,我以為他想說的,與妳上面寫的恰好相反:永久或暫時失去回憶才是人類的最大悲劇。
    活在回憶裡,一時苦,一時甜,妳寫這篇時心裡可能還是苦的,但再過幾年,也許妳也就覺有那麼一段,其實也很美… :heart:
  2. 光年on 03 Mar 2011 at 12:01 pm2
    偶爾活在回憶裡﹐也許有甜苦之美。
    一直活在回憶裡﹐就沒有現在將來。
  3. floweron 03 Mar 2011 at 3:11 pm3
    對剛失戀的女人來說,很難不「一直」活在回憶裡,因為那段回憶,可以是安慰,也可以是療癒。
    一旦得了療癒,回憶就成了偶爾發生的調情作用,為自已的過去與現在作一個平衡或權衡的潤滑…
    光年兄也許從來沒有失戀?或很久沒失戀了? :D
    (我也要來想辦法把我的blogger 加上表情符號…^^)
  4. floweron 03 Mar 2011 at 4:20 pm4
    不知道把天秤這些舊文翻出來,會不會造成困擾?我有時也忘了形,沒顧慮到其他 …
  5. Dreamylibraon 04 Mar 2011 at 2:50 pm5
    我剛搜尋, 還真的有人在教怎樣讓blogger有表情符號耶…^^
    這篇距離現在好久了, 可我還記得當初寫的那個時候的自己..
    對於失去戀情的人來說他們可能巴不得自己永久或暫時失去回憶/記憶
    因為一時無法抽離, 寧可讓自己繼續的迷失
    與其殘忍的讓自己清醒, 還不如活在回憶裡得到一些暫時的慰藉…
  6. floweron 05 Mar 2011 at 2:04 am6
    唉,我其實最喜歡以前na3版自已弄的那些表情符號,目前都沒找到我喜歡的… :9:
    會一直留在某一段記憶,大多是有大遺憾,也許莎士比亞劇中人物會發瘋,也是因為停留在某段記憶裡。
    天秤,妳知嗎?我最近才聽說,現在年輕人很多因為失戀得憂鬱症耶。可見能熬過來,不容易… :1:
  7. floweron 05 Mar 2011 at 2:05 am7
    今天進來沒有亂碼了 。
  8. Dreamylibraon 05 Mar 2011 at 3:24 am8
    這裡的表情符號我也換過, 放些自己喜歡的用的比較習慣…
    人要是一直停留在某段記憶理, 尤其是不好的, 肯定會瘋的!! 那真是種折磨耶…
    現在人的抗壓能力可能越來越低, 也或許是以前我們對憂鬱症的了解不夠深
    能走過除了毅力真的要慶幸身邊的每一個人, 真的……. :heart:
  9. 光年on 06 Mar 2011 at 5:08 pm9
    大學一年級的時候﹐參加登山社舉辦的能高山縱走﹐夜宿海拔三千多公尺的山莊。或許是太興奮的緣故﹐我半夜不成眠﹐便獨自到外邊走走。
    一輪明月當頭﹐眼前一望無際的雲海﹐在我的腳下翻滾﹐銀波蕩漾。我好像一個人站在一座小小的孤島上﹐當時被眼前的景色深深震撼﹐久久不能自己。那種遺世獨立﹐羽化登仙的感覺﹐那一刻讓我覺得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人。
    享受著人生最美好的一刻﹐我靜靜站立了好一陣子。待要回去﹐轉過身﹐才發現身後多了一位學姐﹐高我兩屆。我竟然沒有覺察﹐不知她來了多久﹐她對我淺淺一笑說﹕好美的景色﹗我興奮地回答﹕就是啊﹗兩個人沒有交談再看著景色一會﹐才歸隊入睡。當時我好高興有人和我分享那美好的一刻。
    這是學姐和我之間唯一一次的短暫對話。一年後學姐畢業的暑假中﹐我聽到她自殺身亡的消息﹐據說是因為家庭反對她與男友交往。得知這消息﹐我心中難過許久。雖然和學姐只有一面之緣﹐畢竟她曾分享我生命中特殊的一刻﹐我好像失去了知己。
    我不知道別人究竟遇到了什麼樣的難關﹐而非要採取輕生的手段﹐相信當時一定身受無比的煎熬。我是個見山望水就忘記煩惱的人。我惋惜自己沒有機會在她生前提醒她其實人生還有許多美妙珍貴的回憶﹐還有許多值得去細細發掘的風景。
  10. floweron 08 Mar 2011 at 1:34 am10
    看到這麼沉重的故事,一時語塞。不小心勾起光年兄的傷心事。
    見山望水就忘記煩惱的人,很難體會深於哀樂之人的深層悲切吧?光年兄的學姐應該是殉情,殉情又不同於僅僅失戀,失戀會對自我價值懷疑,而殉情者的自我價值卻是偉大而高尚,或許還抱著壯烈的情懷。失戀者的心是冰涼的,殉情者的心卻是火熱的 ,失戀者了無生趣,卻未必有求死的勇氣,但殉情者對生毫無眷戀,卻一心想要透過死亡使愛情成為永恆。一心殉情的人,再好的風光,再好的回憶都很難挽留,您看茱莉葉和祝英台就知道了…^^
    我小時候聽老師說過台灣有幾段有名的殉情記,其中一段是高玉樹的兒子與女友雙雙自盡,喧噪一時,不知光年兄的學姐是不是這故事的女主角?
  11. 光年on 08 Mar 2011 at 1:11 pm11
    在山上那一夜﹐心靈的觸動﹐偶然地相遇﹐是我親身的體驗。至於她為何自殺﹐則是道聽途說。究竟是殉情還是失戀﹐我也不得而知。我猜應該不是妳說的女主角﹐否則當時的傳言會更沸騰。
    妳小時候﹐聽老師說過台灣幾段有名的殉情記﹖灌輸小朋友這樣的想法﹕“殉情者的自我價值是偉大而高尚”﹐課堂上誤人子弟﹐這種老師實在應該打屁股的。
    哀莫大於心死。妳說得對﹐我是無法體會殉情者的壯烈情懷和深層悲切。 我認為火熱的心只有靠生命不斷地燃燒才能發光。 美麗一旦熄滅就是永遠的黑暗﹐再也聽不到別人的掌聲。
    人只能死一次﹐但沒有規定﹐人只能愛一次。即使雨天﹐太陽也不曾熄滅﹐如果沒有耐心等晴﹐私奔也強過殉情。如果讓太多人傷心難過﹐蓄意謀殺自己﹐就屬犯法的行為。
    也有人把自殺當成與上帝的決鬥﹐意在奪回生死大權。一廂情願﹐我想上帝哪會在乎﹖如果真要決鬥﹐在人生旅途結束的時候﹐還給上帝一輛開不動的老舊破車﹐才算真贏。若還祂一輛青春跑車﹐光鮮亮麗﹐未免太吃虧了。
  12. floweron 08 Mar 2011 at 3:16 pm12
    我是看光年兄說到學姐情溢於表,才賦予高尚與壯烈,那裡是老師誤人子弟了?我總不好說:「這女人帶著傻勁」吧?…^^
    雖沒有規定人只能愛一次,但「只愛一次」卻是很多人對愛情的至高想像,若不然,「刺鳥」裡那隻一生只唱一次歌的鳥,也不會那麼婉轉動人。當然啦,有勇氣向著尖刺直撞咽喉的,還是真的得帶著傻勁,大部分人還是寧願「留得青山在」。
    再說,幾十年前的台灣社會,恐怕還真「規定」了女人只能愛一次。
    剛在網上查了一下,高玉樹兒子的事還有人提起,原來是蔣經國與高玉樹兩家欲結親家,高玉樹兒子不肯,與自已的女友在陽明山別墅(我聽到的版本是在陽明山的火山口…^^)雙雙殉情。(原來,對抗的不是上帝,是蔣家!)
  13. 光年on 09 Mar 2011 at 2:19 pm13
    什麼情溢於表﹖我還差點帶著傻勁﹐真以為留了飯粒子在臉上﹐而不自知。
    原來是淒涼坎坷的宿命﹐婉轉楚痛的悲鳴﹐一生一次的絕唱﹐才讓才女動了心。妳既然稱之為刺鳥﹐我只能同意妳所賦予愛情的的高尚﹐與帶著傻勁的壯烈。
    妳說,幾十年前的台灣社會,恐怕還真「規定」了女人只能愛一次。
    我想起回台的時候﹐在北投街頭閒逛﹐在豐年路撞見一座古蹟石造牌坊。上面寫著「聖旨」和下面「天旌節孝」的額匾。走近細看﹐才知道是周氏節孝坊﹐建於清朝咸豐年間。官員路過﹐必須文官下轎﹐武官下馬﹐以表尊敬。
    周氏二十六歲喪夫﹐守寡三十二年﹐侍奉翁姑至孝﹐撫育二子有成﹐享年五十八歲。
    希望她那短短經歷一次的是真愛。
  14. floweron 10 Mar 2011 at 2:36 am14
    飯粒子是沒留在臉上,倒是心口上的硃砂痣隱約可見。…^^
    淒涼坎坷的宿命﹐婉轉楚痛的悲鳴﹐一生一次的絕唱,何止讓才女(是指我嗎? :19: )心動?君不見韓劇如何橫掃菜籃族,催盡多少婦道人家的眼淚?
    看到周氏的貞節牌坊建於咸豐年間,直覺想到咸豐的老婆-慈禧。十七歲跟了咸豐,二十八歲守寡,享年八十三(吧?)。那麼歲歲年年的獨守空閨,也難怪她沒事要出來聽政了。
    那時代的女人,應該不是被規定只能「愛」一次,而是被規定只能「嫁」一次。她們恐怕對「愛」很懵懂吧?這樣想來,光年兄的學姐就更壯麗了,能為愛情「縱身一跳」,是百年前多少女性無法夢寐的浪漫?
  15. 光年on 10 Mar 2011 at 2:18 pm15
    呵呵﹗妳的多才多藝﹐如今又多了透視能力。
    不過剛才檢查過了﹐甭說是硃砂痣﹐心口可是啥一顆痣也沒有﹐白白嫩嫩的﹐沒什麼隱約可見的。這年頭像我這樣清清白白﹐奉公守法的男人﹐都已經近乎絕種了。
    我們家也是韓劇一部接一部的看﹐哈哈﹐真是集體中毒。人家韓國編劇的想像力還是很讓人佩服的﹐中毒也是自願。
    西太后慈禧﹐怎可能獨守空閨﹖又不是小戶人家。身邊前前後後多少太監﹐名正言順地跟著﹐哪個不會想盡辦法服侍取悅她﹐絕對忠心保密。她要怎麼著就怎麼著﹐(此處空白三十字)﹐怎會虧待自己﹖宮中多少不能公開的秘密﹐不是沒發生﹐只是正史寫不得而已﹐沒人敢議論罷了﹐這可是會丟腦袋的事。
    只聽說人活不下去了才會自殺﹐還是無法想像有人為浪漫﹐「縱身一跳」的表演。
  16. floweron 10 Mar 2011 at 3:52 pm16
    嗯?我以為您的飯粒子是用了張愛玲的典:
    http://somethingabouteileen.blogspot.com/2005/12/blog-post.html
    真不好意思,韓劇我倒沒看,哈哈,只是聽說很火紅,拿來形容一下而已…^^
    (光年兄那來時間看韓劇啊?)
    清朝與唐朝風氣大不相同,唐朝武則天收面首,人盡皆知,以致後人想當然爾慈禧亦步後塵。但中國理學是自宋朝開始,所謂禮教,始於宋,盛於明、清。所謂貞節牌坊,也是這時才建立起來。慈禧是不是真勇於效法武曌,突破禮教,恐怕還在未定之天。(雖然我私心希望民間傳聞是真的)。
    這年頭,還標榜自已清清白白、奉公守法的男人,當然不懂「愛如死之堅強,嫉恨如陰間之殘忍」的幽微。我是沒有「縱身一跳」的勇氣,但,心,嚮往之~。
  17. Dreamylibraon 11 Mar 2011 at 3:17 am17
    忙了幾天, 謝謝花花幫我坐陣…
    說到殉情, 我覺得不是勇氣的問題, 會為情結束生命應該是一種衝動?
    若是多想想, 想多點的人就會顧忌這顧忌那的…
    像我就是想太多, 想多了反而不願意走上那條路
    不能想像身邊的人要為我傷更多的心, 流更多的淚…我不捨…
    不好意思, 我搭不上兩位的列車, 只好自說自的… :26:
  18. floweron 11 Mar 2011 at 8:02 am18
    所以我說得帶著傻勁嘛,會想東想西,就是不夠傻咩…^^
  19. 光年on 11 Mar 2011 at 1:38 pm19
    我寫飯粒子的時候﹐只想到將‘情溢於表’實像化﹐當時倒沒想到張愛玲的《紅玫瑰與白玫瑰》。看妳回頭使出一著“硃砂痣”﹐好像被反將了一軍﹐覺得很巧妙有趣。
    一個連名字都不曉得的學姐﹐都算硃砂痣的話﹐那我心口不成了硃砂蜂窩。雖不是什麼硃砂痣﹐學姐卻的確在我心頭留了印記﹐臂上劃著戳記﹐一個隨著生命時空被保留的片刻記憶。
    我想約束慈僖﹐或許不是禮教﹐而是宮廷鬥爭中﹐怕被人抓到把柄。世間不斷浮出主教神父的性醜聞﹐不也說明宗教也難克制人慾。或許只有權力的誘惑﹐才能讓人收斂。刺鳥的故事裡﹐那女孩愛上的是個心盼權力的神父。
    我同意天秤說的﹐不是勇氣﹐而是一時衝動﹐人才會輕生。一時衝動﹐人就有突來的傻勁。不過光靠多想還是不夠﹐像三毛如此靈性的女子﹐想的可多了﹐還是沒能想通。
    心,嚮往之。然而這纖小的心口﹐又怎載得起如許沉重憂傷﹐所以必須靠腦來分擔開導。
    腦﹐思考之。腦袋裡要裝個警鈴﹐發現自己有「縱身一跳」的衝動﹐就要響鈴﹐轉移注意力﹐強迫自己換個角度看事情。
    看雲﹐要上下皆看。人生﹐要正反都想。聖經說﹐愛如死之堅強,嫉恨如陰間之殘忍。愛與恨﹐如影伴隨。凡是一體﹐都有兩面。
    嗯﹐讓我想想看﹐人要怎麼想﹐才能從另一面看壯麗的殉情呢﹖有了﹐就這麼想﹐自己光著身子﹐被素昧平生的驗屍官﹐翻來轉去的﹐那多羞人啊﹗想要打那髒手﹐又沒力氣。想要開口阻止﹐又發不了聲。更可惡的是﹐那人不懂得憐香惜玉﹐不但白看﹐還領著高薪呢﹗還有﹐就這麼想﹐想那扭扭曲曲的蛆蟲﹐在心口鑽來鑽去﹐啃那硃砂痣﹐咬那印記。就算先打預防針﹐先撒殺蟲劑也不濟事。
    聖經上不是還有句話﹔愛是永不止息的。就讓心口的愛火不止息的燃燒。
    天秤讓妳坐陣﹐我們就不客氣地喧賓奪主。哈哈﹗
  20. floweron 11 Mar 2011 at 2:50 pm20
    正在facebook跟天秤談「喧賓奪主」的事,沒想到一回頭,就看到光年兄「喧賓奪主」得很高興…^^
    是天秤脾氣好、度量好,換作別人,我可能被趕出去了… :4:
    光年兄不必擔心我會「縱身一跳」,我那麼聰明(不是才被封為才女? :19: )不會犯傻的。但犯傻是很可愛的,我嚮往的是那份天真與可愛。(人不輕狂枉少年不是?)
    「縱身一跳」未必是死亡,也可以是敢愛敢恨。《刺鳥》裡的麥姬明知洛夫不屬於她,但仍用她自已的方式愛他、得著他,並執著一生。麥姬用另一種型態自盡,一生守在家鄉,只為讓洛夫隨時能找到她、看到她。這是很令人動容的,不是嗎?在《幽暗的林蔭道》裡這樣的故事也發生在小小城鄉的小小女子身上,一世守候,不欲人知。
    光年兄也幫幫忙,還驗屍官咧,蛆咧,太煞風景了。少年維特、茱莉葉、還有咱們的祝英台,要都想到這些,文學領域豈不荒涼了?這是因為男女有別?還是理性與感性的差異?
    可會迷韓劇的男性,多多少少帶著感性吧?…^^
  21. 光年on 11 Mar 2011 at 3:14 pm21
    看日本大地震和海嘯新聞﹐太恐怖了。
  22. floweron 12 Mar 2011 at 3:23 am22
    就是前兩天,朋友特地從紐約打電話來通知,溫哥華將有9級大地震,一時之間驚惶不已,驚魂未定,沒想到真有9級地震了,雖然在日本。
    人生就是這樣,光年兄的學姐若非當年香消玉殞,怎會使相遇的那晚變得那麼美麗?我們現在這兒閒話家常,那天溫哥華真有地震,這一串對話和文字,也許也就變得熠熠有光。屆時再請天秤幫我裱個框。… :4:
    我要趕緊處理我的數位永生了。
    http://news.chinatimes.com/reading/11051303/112011021300080.html
  23. 光年on 13 Mar 2011 at 2:03 am23
    沿著太平洋週遭的地區﹐都有地震的可能。只是在短短幾十年的人生中﹐要親身經歷一次八九級大地震的機率﹐並不那麼高。不用提心吊膽地過日子﹐更別相信那些末日預言。
    發現早春已降臨﹐沒想到冬眠的花園竟是那樣的欣欣向榮﹐有些意外﹐不過還是很高興。
    我想山上那晚﹐是人受了天地蘊氣的感動﹐才使相遇變成美麗。學姐的香消玉殞,讓記憶變得更加珍貴。
    即使沒有遇上學姐﹐我還是會永遠記得那晚心靈被美景震撼的剎那激動。
    會去妳那兒拜訪﹐只是眼睛一時還沒適應霎現的陽光。
  24. floweron 13 Mar 2011 at 11:36 am24
    因為怕被海嘯捲走,我的花園就此長眠,還是開著安全。萬一有個閃先,大家也好有個地方「懷念」我一下…. :D
    今天才被朋友說,開放時太多陌生人說話,以致親近的人反倒噤聲,隔絕了自已。其實網站並不需要「欣欣向榮」(意外得著是bonus),弄得不好像個菜市場,誰走進來都能搭兩句,七嘴八舌反倒失焦。
    希望光年兄看到「敏感」話題,不要罵人… :1:
  25. floweron 13 Mar 2011 at 11:45 am25
    萬一有個閃「失」。
  26. 光年on 13 Mar 2011 at 1:15 pm26
    海嘯威力十足﹐輪船上岸行﹐車子水上漂﹐房屋瞬間倒﹐呵呵﹐還有花園隔洋開。
    在自家花園閃失沒人曉﹐在別人咖啡廳閃先留痕跡。所以嘛﹐花園還是開著保險。
    我想要罵人﹐但找不到「敏感」話題,可否請花花提示一下﹖
  27. 光年on 13 Mar 2011 at 2:10 pm27
    謝謝星辰和天秤見義勇為﹐拔刀相助。可見人間有溫情﹐有正義。
    我常常一面看韓劇﹐一面逛網打文﹐所以屢有閃失。韓劇威力也不小。
    哈哈﹗花花﹐說的玩笑話﹐別認真。
  28. floweron 13 Mar 2011 at 3:37 pm28
    找不到「敏感」話題?嗯…很好!…^^
    關園有關園的情緒,開園有開圈的依戀,我想試著兩相無牽掛,但看到海嘯的新聞影片,突然覺得自已真是狹隘又短視。人生幾何?較真什麼呢?
    事實上,像天秤的咖啡廳,也蠻好,安靜又沒有閒雜人;我鼓勵她繼續寫「天秤小語」,生活中的吉光片羽那怕只是一句,寫下來都是記錄。她說要寫新文以饗我們兩位喧賓奪主的客人… 格式都想好了…我們共同期待…^^
  29. Dreamylibraon 14 Mar 2011 at 10:40 am29
    我這裡因為設定了不讓搜尋引擎找到, 所以可以清境些..
    之前發現有幾篇旅遊的文被對岸的網站直接拿去用
    雖然寫了email之後他們後來拿掉了但是還是不喜歡那種感覺
    人多有人多的熱鬧, 人少也有人少的安靜之好處
    我不怕兩位來喧賓奪主, 能看到你們的回文無非是另一種享受
    我現在要找回當時寫文的心情還真難耶..
    有時難得有自己時間可是腦袋不中用無法寫出半個字來 :20:
    有些東西在腦裡想著沒有及時記錄下來就如流水般一去不回了真的有些可惜
    我跟花花說我想寫些什麼, 還要借用她那00, 01, 02的格式來用
    感謝花花很大方的讓我使用那幾個阿拉伯數字, 更感謝兩位不嫌棄的在這回覆留言
    很久沒寫文, 到時希望二位不要見笑才是… :19:
    以上我有用分段的語法, 若有顯示出來代表語法有用, 換之… :26:
  30. floweron 14 Mar 2011 at 11:20 am30
    很明顯,語法失效… :15:

Comments

  1. 這篇對話,同時也解釋了封園期間與開園的心情。算是封鎖那兩週的一個記錄吧。

    ReplyDelete
  2. 好精采的對話,謝謝花花讓祂開在花園裡,身為遊客看的很過癮!

    ReplyDelete
  3. 真的過癮!從莎士比亞到慈禧,話鋒急轉到日本地震,殉情到罹難,一樣的死亡,不一樣的超脫!

    ReplyDelete
  4. 忍不住要拍拍手!好久沒看到光年跟花花的對話,原來你們跑去喝咖啡。^_^

    歡迎光年回來!

    ReplyDelete
  5. 雖然也嚮往殉情的火熱痛快,不過從小就中了地獄遊記的毒的我對境還是會不免猶豫呢^^

    ReplyDelete
  6. 好精采!

    ReplyDelete
  7. 下次光年要帶花花喝咖啡,要通知一聲,這麼精彩的話題,現在才讓我們看到,有點不是滋味。

    ReplyDelete
  8. 非常精彩的對話!
    把個自的想法表達出來卻又沒有火藥味(我常有:P)
    這篇文有共鳴.看著不免連結到生命中的某章節.

    ReplyDelete
  9. 樓上兩位小姐,我那是純粹跟光年兄鬧著好玩的,可不真的主張殉情,別當真哦!...^^

    ReplyDelete
  10. 精彩雋永的對話 不免讓人想到世說新語裡的對白 :-) 又猶如金庸小說人物般刀來劍往 卻不著一絲血光

    花花, 哈 哈 , 是妳自己斷章取意 害大家以為主張殉情 肯定殉情的 不能怪別人的 本想進來數說兩句的... 哈 哈 真的會讓人會錯意喔"

    ReplyDelete
  11. sodawater, 我知道勾起妳某些心情,但妳看看光年兄說的,很鼓舞人不是嗎?

    ReplyDelete
  12. 是的^^
    走過黑暗才知道光明是如此絢爛. :)

    ReplyDelete
  13. 客提兄有所不知,sodawater和李清都是年輕小姐,一個不小心引起少年維特症候群我可擔待不起,所以得打個預防針。

    客提兄不用客氣,請進來數說...^^

    ReplyDelete
  14. 客提兄就是要我自首...

    ReplyDelete
  15. 花花文采之美 世間少有 何時冒出個武雄大俠不惶多讓喔
    自首云云言重了 !

    ReplyDelete
  16. 不敢不敢,好大的褒獎,害我找不到洞鑽進去...

    ReplyDelete
  17. 又是好奇 , 原來武雄大俠真的是大俠 , 有眼不識泰山
    哇哇! 他可是台語歌曲" 空笑夢" 的作詞者咧
    早先以為作詞也是阿南
    一首聽了那麼多年的歌
    ..... 蔡振南 王中平 江蕙各有不同的演唱風情
    ...而居然是在這樣的場合才知道作詞者 .....

    ReplyDelete
  18. " 空笑夢"傳唱了好幾年 也是臺語的經典吧
    在臺灣歌曲創作 大部份聽眾只知道歌者
    而作曲 作詞者少人聞問 (呵 呵 換我自首 我就是其中一個呀)

    ReplyDelete
  19. 那我可能比你好一點兒,很早就知道他作詞的功力,我喜歡的歌都會看一下作詞者,當年他跟羅大佑合作很多首歌曲,所以知道他。

    ReplyDelete
  20. 哇 連羅大佑的歌都參一咖哦 ! 我太寡聞了!

    ReplyDelete
  21. 所以...人家是專業的,怎能相提並論?...^^

    有空去他那兒聽歌吧:
    忘了跳舞的熊

    ReplyDelete
  22. 咳咳。(飄過~)

    ReplyDelete
  23. 呵呵,武雄這種事一定碰多了哦?

    ReplyDelete
  24. 唉呀 精采的文字如砂中之鑽石般掩不住光芒的啦 又不是只有我一個人說妳們的對話精采呀 !

    嘿 嘿 就如花花女俠您是否也是某位名作家隱身於此?

    ReplyDelete
  25. 嗯....其實我是....許純美啦!

    ReplyDelete
  26. 別逗了 ! 妳是許純美 那我不就是金成武了 !

    ReplyDelete
  27. 哈哈,許純美讓我笑了><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再談林奕含事件

畢卡索與他的女人們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五)-幸福是對重複的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