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逢何必曾相識--與客提兄談張愛玲

個人意見的版主寫了一篇有關【張愛玲私語錄】的小小心得,大抵嘲諷皇冠下一本大概要翻出張愛玲上雜貨店買東西的收據,書名就叫【張愛玲生活拾遺】。他的訪客有人留言,說戴文采就幹過這種事(翻張愛玲垃圾桶)。而我真心認為,宋以朗就是目前「合法」地在翻張愛玲垃圾桶的人。

忍不住在臉書發了句牢騷:『拜託宋以朗不要再翻張愛玲的垃圾桶了!』,沒想到引來客提兄的討論。討論分兩邊,一邊公開的,一邊私下的。經客提兄同意,整理出來以作記錄。

公開部分為保留格式,就貼在本文裡,私下討論的部分,因為太長,格式會亂掉,只好貼在回覆裡。

  • You, Hound Honda啄木鳥Meggie Chu Chu and 3 others like this.

    • 吳客提 

      我可以小小聲的說 : 我非常非常不喜歡張愛玲嗎?



      每次閱讀她的文字 有種沉鬱 灰暗 幽滯的感覺 讓人渾身不痛快!
      因而每每無法卒讀終篇

      最近的印象是李安的色戒 , 我也沒去看 甚至網路版也沒啥興致
      也許因為電影宣傳需要吧 , 床戲 露點 甚至 甚麼迴纹針體位.. ..變成重點 真的是成人才該有的體材.....

      女兒的學校 一年級時規定的課外讀物居然包括了 紅樓夢 及 張愛玲

      這教我很著火 , 難怪這個學校的校友 淨是一些如呂秀x蓮 吳x如之流的"半調子""名人" 。

      在適當的年紀讀適當的書 是教育者該有的基本認知罷!
      我只覺得 張愛玲 並不太適合高中生看!

      而我, 年過半百 興許哪天摁著耐心收拾心情好好閱讀一下張愛玲 ??

      我沒說出口的是 : 想批評之前 總先了解一下批評的對象 。

      呵 呵 好像滿紙牢騷言 , 但有些話 不吐不快 ! 請別見怪 !
      April 13 at 6:54pm · 

    • Vivian Fan 大哥,我高中也讀張愛玲,讀到現在,也沒變成”半調子”的名人...不能把”半調子”歸罪給張愛玲吧?...^^

      您之前不是才說,因為上課被規定讀物,所以反倒失去興緻,所以,規定讀什麼都會被抱怨啦,不讀張愛玲,讀黃春明,也一樣會有人著火!....^^

      再說,您也不會因為不喜歡張愛玲,就贊成宋以朗這麼翻垃圾吧?

      April 13 at 8:23pm · 

    • Vivian Fan 我意思是說,我這篇是在說宋以朗啦!...^^
      April 13 at 8:32pm · 

    • 吳客提 

      ‎"不讀張愛玲,讀黃春明,也一樣會有人著火"--->



      哈 哈 被抓到小辮子了, 說是這樣說, 趣味減分 和著火仍有差距!
      有一則說法是這樣,
      張愛玲的某篇小說被中共視為 XX , 所以國民檔政權就此大力吹捧
      張文 ,借以反制中共 , 在威權統治的時代 大有可能!
      我只是認為她的小說 不大適合高中生(某種偏見?? !)
      而我相信 妳是真的愛張愛玲的文字 不是被逼的!
      名校而不能出個一方重鎮的一號人物總是讓人失望 至少浪費了一半的台灣精英人材 (我是只女生啦)

      老了之後 才發現"後天"生來有反骨! 喜歡和別人唱反調 視抬槓為莫大樂趣 (哈 反骨可以作如是解嗎?)

      誰都不喜歡被翻垃圾! 張的正文都不討我喜了 更何況 是垃圾,,,
      唉呀 我是說翻垃圾真的不怎麼高明啦!

      越描越黑 , 真是ㄟ害 ,,,快溜罷!
      April 13 at 9:45pm ·  ·  1 person

    • Vivian Fan 客提兄,給您寄了一篇張愛玲的小文,給個機會啦,看看啦...^^"
      April 14 at 5:24pm ·  ·  1 person

    • 吳客提 呵 呵 , 這語氣近乎請託 看來得趕快給自己找個臺階下
      好啦 我承認張的一些散文 文字技巧華麗 筆下人物具有人性深度和美學意蘊 ....(陳嘉英文)
      其實也知道 愛抬槓往往會給給自己招來不大不小的麻煩 例如:
      怎麼突然覺得好像又被老師規定功課......呵 呵
      張說 : 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 , 爬滿了蚤子 , 吳說 : 你永遠不知道甚麼時候蚤子會上身 , 趕快來去洗澡!

      April 14 at 6:01pm ·  ·  2 people

    • Meggie Chu Chu 『我只覺得 張愛玲 並不太適合高中生看!』哦?.....我同Vivian及其他朋友們一樣, 也是高中時看張愛玲的書 --- 而我們直到現在,仍是一羣樂觀、喜眾、識大體、有盼望、呼吸順暢、無處不痛快的張迷啊!
      12 hours ago ·  ·  1 person

    • 吳客提 哈哈! 打筆仗的來了嗎 ? 有趣又熱鬧喔 ! 我要去洗澡了先
      11 hours ago · 

    •  客提兄怎麼每次一到關鍵時刻就要洗澡?...^^
      about an hour ago · 

Comments

  1. 客提兄,請試讀:

    愛/張愛玲

    這是真的。

    有個村莊的小康之家的女孩子,生得美,有許多人來做媒,但都沒有說成。那年她不過十五六歲罷,是春天的晚上,她立在後門口,手扶著桃樹。她記得她穿的是一件月白的衫子。對門住的年輕人同她見過面,可是從來沒有打過招呼的,他走了過來,離得不遠,站定了,輕輕地說了一聲:「噢,你也在這裏嗎?」她沒有說什麼,他也沒有再說什麼,站了一會,各自走開了。

    就這樣就完了。

    後來這女子被親眷拐子賣到他鄉外縣去作妾,又幾次三番地被轉賣,經過無數的驚險的風波,老了的時候她還記得從前那一回事,常常說起,在那春天的晚上,在後門口的桃樹下,那年輕人。

    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遇見的人,於千萬年之中,時間的無涯的荒野裡,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巧趕上了,那也沒有別的話可說,唯有輕輕地問一聲:「噢,你也在這裏嗎?」

    全文就這麼幾個字,您覺得沉鬱、灰暗、 幽滯嗎?

    ReplyDelete
  2. 這篇看過的 。

    張的散文 感覺上比較沒這種她小說裡的近乎冷酷的悲劇感 和蒼涼的風情 那天會找個時間好好重頭看過張愛玲的文字的 。
    從"張看"開始 您覺得好嗎?

    ReplyDelete
  3. 呵呵,不好意思,強迫中獎!

    《流言開始吧。...^^

    ReplyDelete
  4. 客提兄,我突然想起來,既然女兒學校“規定”讀張愛玲,也許你讀了可以陪她一起討論,也未必不好,至少可以提供她那些是陰暗面。就像輔導級電影一樣...^^

    ReplyDelete
  5. 那是去年暑假的事了 , 我只知道當時她臭著一張臉埋怨, 也是難為她了 。 她的強項 (或說興趣)不在文學 而在數理` 被規定看張愛玲 我怕會把她對人文關懷的一點點 敏感與好奇給損害殆盡 了 而換做是我 給他們張曉風 會好一點吧 或說好很多很多吧

    其實我在意的是學校對學生沒適才適性的提供方向與引導
    一律塞給學生文學系才該有的課程或體裁

    去圖書館借到了 "流言" 正想辦法努力看完當中 , 一邊看 也會一邊想 , 張愛玲 真的適合所有的青年女子嗎
    若說張的部份的散文作一些文選 倒是無可厚非吧

    看文章 電影 聽音樂 第一直覺 有感動 有喜悅才讓我有接下去
    的動力 有些音樂越聽會發現更多的細節處理 聲部的些微變化與餘韻而有稍稍不同的領悟與發現
    電影亦同, 像 " 非誠勿擾2" 改天或許再來看個第三遍

    至於流言 我慢慢看 , 改天再來分享我的看法!

    ReplyDelete
  6. 可能我自已一直對文學作品中人性的描寫有很大的興趣,所以看張愛玲把人性幽微處寫得那麼入微,就很有興趣。好比她在《半生緣》裡寫女主角把走入婚姻當作一種「自殺」(她嫁給強暴她的姐夫),我在很多年以後才懂,而那種「懂」的感覺,讓我驚訝不已--張愛玲大部分著作在24-26歲之間完成,她怎麼能在那樣的年紀就懂那麼深沉的心情?...

    流言裡面有一篇”私語“,是張愛玲個人背景很重要的一篇,後人對她的了解均來自這篇與後續的揣測。

    對不起哦,一說到張愛玲,就有點兒多舌起來...抱歉!抱歉!...^^

    P.S/ 學校急於把張愛玲推給學生,恐怕是趕流行吧?

    ReplyDelete
  7. 不知我說的對不對? 張迷之中 有很大的比例是女性!?
    而男性張迷之中 肯定是跟他的工作有關?? (文學研究 老師 劇作家...) 把張愛玲當休閒文字來對待的男生, 妳有見過幾個?

    最近一直想去了解 "男人女人 天生對於感情態度之差異 "
    而赫然發現 以前自己不喜歡張的文字 很大的成份是 " 男生
    都很難去理解女生這種幽微又細膩的感情態度 !"

    文化教育使然 , 每個人面對於小小男生 及小小女生時 會有不同的社會期待! 每個媽媽 看到自己兒子 愛抱洋娃娃 ,大約會驚恐不已! 講得更露骨些 男生天生下來就是會被要求 強勢 有擔當
    情感不外露 (男兒有淚不輕彈...) 進取心 野心 ..

    社會在觀看一個男人 不都以其成就來論? 男人從來都是在感覺的
    範疇 情緒的調適 理解 表達的課題中 繳了白卷!

    至此 所以有種豁然開朗的喜悅 。 「了解了 了解了」 ! 而淨日追逐沉耽於這種理解之後的快喜悅!

    我自認智慧開得很晚 (疑 ? 真的開智慧了嗎? ) 所以近期也比較不在乎他人看法 或說幾近無賴 可堪厚顏不腆 倒也有種解脫的快樂 !

    有時候覺得人生已經夠苦了 ,何必讓張愛玲 再來滲壓那份苦味!
    只是你會有點不甘而已 , 不甘憑甚麼還沒理解之前 就放棄她了!
    而或也預期會有甚麼面貌與幽鬱蒼涼的色彩 豐富了你對人性的了解? 而了解 是快樂與喜悅的來源 ? 矛盾呀!

    ReplyDelete
  8. 可是,客提兄,您是中文系耶!『在感覺的範疇,情緒的調適,理解、表達的課題中』 怎麼能繳白卷?....中文系男生在很多女生心目中是多情才子耶,不信您寫幾篇文出來,保證一堆女生繞著團團轉...哈哈!

    不知客提兄有沒有注意到,我有一個張愛玲的部落格?在那裡我有提到,我對張愛玲本人的興趣,比對她作品的興趣更濃厚。所以我說我不算張迷,她的作品也有看不下去的時候。(譬如那本”秧歌”)

    也許真的是女性心理的關係,對於她的身世,有很大的同情。一個在作品中不諱言自已”愛錢”、”虛榮”的人,在現實生活中卻大隱於市,對掌聲避之惟恐不及,過著與世隔絕的孤絕生活。連唯一的一段感情,被胡蘭成拿出來消費,她也數十年保持沉默--至死都沉默,【小團圓】上市也是被出賣的。

    之前我說”給個機會”就是希望跳脫所有世人的評論、政治的因素、甚至教育或教養的範圍,乾乾淨淨的只有一個張愛玲,不一定要喜歡她,但可以認識她!

    ReplyDelete
  9. 好一個「 不一定要喜歡她,但可以認識她!」。 我喜歡這說法!

    我是知道您有個張愛玲的部落格 但看到張文下意識我會閃躲吧? 而之所以會閃躲(現在說法是暫躲一陣) 是因為自己主觀領悟與直覺感受, 跟世人的評論是無干的!
    不過最主要有一個念頭, 自己再"找個"時間 與心情, 用自己的眼光來看張愛玲 , 既然她在文藝界有如許龐大的粉絲團。

    透過自己的眼光來看張愛玲的文字 從而避免因評論造成先入為主的看法或視野 ,先看文字給我的沖擊與力量在那裡 我的焦點在哪兒,想進一步再了解時 看看別人的說法 別人從甚麼角度去看!那也是我為何不先看你部落格裡 關於張愛玲的一切!

    中文系男生是物以希為貴嗎 ? 呵 呵, 看自己不準,而我那些稀有的男同學中,怎也沒發現有你說的那種情事咧?

    無課題,自然是最好囉 ,自小至大都夢想著今天回家沒功課哩 !

    青春時期的小說課 是以閱讀為主 ,可能因為上課還算認真, 跟老師互動也算還好 ,才免於被當 ! 學期末被迫繳交的小說習作硬是遲了一週才硬擠出來 , 有興趣 和有才份是兩碼子事 一篇文章能四平八穩 不出狀況已經阿彌陀佛了, 畢業後迫於生計自然就做了文學藝術的逃兵了!

    中文系難免中些流毒,諸如 王維啦 陶淵明啦 柳宗元呀 而淨搬弄一些不切實際的作為 養魚 圍棋 種菜...剛開始去種菜 還被女兒消遣說 ,老爸是歸隱田園嗎 ?

    現在第一線的小說作家,小說喔,好像也還是女生多一些,女性天性對各式各樣的 "情" 總是敏感性高一些吧 。


    張愛玲成名之後 成了公眾人物 自然逃不掉放大鏡的檢視 , 小團圓的出版紛擾 我直覺認為不用太介意 , 紅樓面裡面有一帖療妒湯 療效或寓意可以彷彿依稀一番! 太放在心上對您來說是種自我折磨!

    ReplyDelete
  10. 忘了說 "感覺的範疇 情緒的調適 理解 表達的課題" 是人生的課題吧 跟中文系無關! 跟甚麼系都無關吧!

    ReplyDelete
  11. “感覺的範疇 情緒的調適 理解 表達的課題" 當然是人生課題,但中文系手邊”工具”比較多,應該會比別人好些嘛...^^

    說來慚愧,我對國內作家所識不多,我喜歡小說,但喜歡的除了張愛玲以外,全是男作家。朱天心、朱天文的時代沒趕上,直到現在也沒想去讀...咦?怎麼有點兒像您不讀張愛玲的心情?哈哈,可見人都有盲點哦?

    在那兒種菜啊?自個兒有菜園?我很想種,但溫哥華太冷,能生長的時間很短暫。

    ReplyDelete
  12. 中菜種在我家大後院 (哈 別人的土地啦 我不是田僑仔)
    前年種菜的一點記錄, 現在比較認真在種啦, 天冷一些好像比較不長蟲耶 10度c 以上都ok 罷 不知溫歌華氣候如何 印象中冬天下雪的吧
    http://www.guppytaiwan.com.tw/thread-376101-1-1.html

    ReplyDelete
  13. 哇,客提兄,我以為你就後院種種,玩玩而已,想不到是真的「下田」。我看半天沒懂的是,那地不是您的,怎您會在那兒種菜啊?還可以有魚池?

    這種日子太愜意了!看了都覺得很舒服!
    那些照片和資料應該轉貼到臉書來,一定可以引起一 些共鳴。而且台北人(天啊,在台北有地種菜,太幸福了!)真的有太多時間浪費在虛浮的事物上,您那些照片,具有洗滌功能!

    看到您時不時吟起詩來,中文系的東西,還是留在骨子裡...^^

    ReplyDelete
  14. 您說的沒錯 "真的有太多時間浪費在虛浮的事物上" 我知道你說"浪費在虛浮的事物上""的 是指一般的台北人 ! 但一開始誤讀了 !以為是在罵我不務正業! 種菜是 「菜遁」 多少有些逃避的心理 若真的被消遣了 被罵了 反而有種快意!

    你說過吧, 賺錢的事 有意義的事真的有太多人在做了, 何必去湊這個熱鬧? 我則是常說不做無益之事, 何遣有生之涯? 知我者花花也! 哈 哈 ! 一笑

    ReplyDelete
  15. 我那敢罵人?若說您那是”虛浮”的事,那我作的可更徹底了,菜還能吃 ,詩,能作啥?...^^

    ReplyDelete
  16. 詩 , 還真是無用, 不過, 無用之用是為大用 ...

    那天 ,去女兒學校的家長日, 碰到各科的老師簡介這學期的教學概要,所幸, 女兒的國文老師換人了 ! 聽這老師一席話 我放心了 ! 這個老師對了 !

    她大約是說:孟子、論語、唐詩三百首、古文觀止、文選... 需得背誦。國文,也許在妳的日後的考試或就業上不是頂重要,但希望透過熟讀這些經典,這些文章, 讓你們(指學生)在日後碰到挫折 碰到困頓時,能在內心理給你無窮的力量,形成你無形的支持.... 這一席話真是深得我心 !

    前一陣子,重讀陳之藩的各本散文集 ,劍河倒影、在春風裡、旅美小簡...等等, 突然有個很重要的 "發現" :詩在古文人心目中的份量實在太重要,太重要了 ! 連陳之藩這種 "近代古人" 猶需透"詩" 以抒發情緒呀! 詩是大乘的佛心,渡己也渡人,慈悲呀!

    現在人太忙碌了! 無心讀詩。應該說,心無法感受了,更何況作詩?

    我有「時不時吟起詩來」麼 ? 中文系的「東西」,「 如蛆之附骨」有時自己也不大受用, 照我老師的說法 ,那是還沒內化, 還沒讀通。 哈哈哈!

    張無忌的太極拳練到圓融處,無招勝有招 ....

    ReplyDelete
  17. 詩 , 還真是無用, 不過,無用之用是為大用 ...

    那天 ,去女兒學校的家長日 , 碰到各科的老師簡介這學期的教學概要 ,所幸, 女兒的國文老師換人了 ! 聽這老師一席話 我放心了 ! 這個老師對了 !

    她大約是說 孟子 論語 唐詩三百首 古文觀止文選... 需得背誦。
    國文,也許在妳的日後的考試或就業上不是頂重要,但希望透過熟讀這些經典,這些文章, 讓你們(指學生)在日後碰到挫折 碰到困頓時 能在內心理給你無窮的力量 形成你無形的支持.... 這一席話 真是深得我心 !

    前一陣子 , 重讀陳之藩的各本散文集,劍河倒影、在春風裡、旅美小簡...等等, 突然有個很重要的 "發現" :詩在古文人心目中的份量實在太重要,太重要了 ! 連陳之藩這種 "近代古人" 猶需透"詩" 以抒發情緒呀! 詩是大乘的佛心,渡己也渡人 ,慈悲呀!

    現在人太忙碌了! 無心讀詩。應該說,心無法感受了,更何況作詩?

    我有「時不時吟起詩來」麼 ? 中文系的「東西」,「 如蛆之附骨」有時自己也不大受用, 照我老師的說法,那是還沒內化,還沒讀通。哈哈哈!

    張無忌的太極拳練到圓融處 無招勝有招 ....

    ReplyDelete
  18. 阿客提瑪一定是新來的,不知道花花是番花、魯花,誰說不喜歡張愛玲,她一定魯到底。 :P

    ReplyDelete
  19. 呵呵,星辰,早!

    真沒義氣,居然這樣說我!

    ReplyDelete
  20. 精采的對話!

    我家女兒也喜歡張跟紅樓夢,她的強項在文史、語言,數理就不行了,不像客提兄一對兒女那麼優秀。

    中文系也有分喔,內人是中文系的「理工組」,我當年受陳之藩影響,於是選擇可以賺錢謀生的理工(家裡希望讀醫,但我不喜血淋淋的場面),於是當了理工裡的「中文組」。

    ReplyDelete
  21. 臉書那兒,小張迷說,他考上中山大學的中文系了!...耶!...

    客提兄提到女兒的老師那席話,很令人感動:『國文,也許在妳的日後的考試或就業上不是頂重要,但希望透過熟讀這些經典,這些文章,讓你們(指學生)在日後碰到挫折、碰到困頓時,能在內心裡給你無窮的力量,形成你無形的支持!』,這就是無用之大用吧?

    ReplyDelete
  22. 晴陽分得好,有中文系的理工組,也有理工裡的中文組,只是,那我是...中文系裡的中文組?...

    ReplyDelete
  23. 吳師兄跟花姑娘的對話像在華山論劍,吳師兄使的是老莊道家的太極內功,但遇上東邪桃花島黃蓉的奇門機鋒,這四兩沒有千金可借力了。
    看倌們只看得字影來去,招招稱奇,著著攀險。

    ReplyDelete
  24. 我不是新來的 , 有人天生槓子頭 , 咱家呢 是後天的!
    後天不知吃錯啥藥 , 愛捅蜂窩 跳蚤窩,作風倒挺像周伯通。

    惹了事 趕快一走了之! 哈 哈 !

    蔡師兄真是言過其實了 , 我這更像韋小寶的泥神形百變的泥鰍功 。
    筆仗還沒開始時就得思索趕快絡跑了! 上不了臺盤的!

    ReplyDelete
  25. 我自個兒都沒覺得有拿劍,怎麼就論起劍、擺起陣仗了?...

    槓子頭碰到繡花枕頭,無力可使吧?....^^

    ReplyDelete
  26. 花花使的是綿裡針!:P

    ReplyDelete
  27. 博主有沒有看過張愛玲私語錄? 我相信沒有。若沒看過便隨便批評是垃圾,這種批評才是名副其實的垃圾。若看過而認為這是垃圾,那便拿出理據來。拿不出來,你寫的也是垃圾,對嗎?

    ReplyDelete
  28. thinktank98April 25, 2011

    我倒不認為Ms flower是垃圾 我是認為不尊重別人的隱私 才是垃圾 販賣別人的隱私更是垃圾中的垃圾 尤其是匿名的

    ReplyDelete
  29. 思坦兄,謝謝!長週末,你晚睡,我早起!...^^

    那位匿名小姐應該是特地來罵我的,恐怕連”個人意見”版主在寫什麼她都沒去看,只是急著在我這裡翻垃圾桶。

    季季:我與張愛玲的垃圾

    季季這篇文,說出幾位作家的不同品德,有人偷釣魚,有人偷垃圾;也有人連張愛玲一篇文都沒看過,卻因報導錯誤而惶惶不安,惟恐傷害了張愛玲(鹿橋)。這就是人品與教養的問題,非關才氣了。

    季季此文並同時提到忽忽的父親林適存先生與忽忽(林維),看了不禁引來心酸。當初季季打電話給忽忽,忽忽也向我提及。

    此文後面長長一大串的回應,就是戴文采寫的,她真是讓人見識到什麼叫潑婦罵街。也算明白了什麼樣的人才會去翻人家的垃圾桶。

    ReplyDelete
  30. 任何垃圾在成為垃圾之前,都曾有她的生命﹔每一種生命,都各有它的形貌和聲音。許多垃圾可以回收,甚至可以再生。....我寫的這篇憶往之作,當然也很快就會成為垃圾。垃圾曾經有它的生命流動過程,我只是在轉身的剎那,託借文字肉身,重現生命的聲音。--季季

    寫得真好!

    ReplyDelete
  31. 季季的文裡寫說:絕對不作任何傷害張愛玲的事。這就說明花花及很多張迷的心情,這是出版商跟宋以朗不懂的。

    花花寫的東西如果是垃圾,那我也是每天都在翻垃圾桶的人之一。

    ReplyDelete
  32. thinktank98April 25, 2011

    This is very educational to me!!! 看了一個鐘頭看一下 還沒看完 我練過速讀~~

    原來翻垃圾的人 還是有姓名的 我以前只知道大概有人是翻垃圾的 今日才略知細節 但是她由翻垃圾變成發神經的 也是很可憐

    真是隔行如隔山 我在金融界 跟文藝界還是差很遠 我無法想像怎會有人如此的卑微 翻別人的垃圾還寫文想賣錢

    看來文藝界的飯還真是不容易吃

    ReplyDelete
  33. 『每次閱讀她的文字 有種沉鬱 灰暗 幽滯的感覺 讓人渾身不痛快!因而每每無法卒讀終篇 』--- 正常反應,無關好壞。
    只是,不知為何,我有小小的聯想.....

    ReplyDelete
  34. 曾經,看過一篇文章,作者是一位熱愛台灣山林河流的本土藝術家,常見他的作品受邀設為公共藝術裝置。記得文章裡提及環境與自然的關係,大意是說我們的城市整體上缺乏灰色的基調,才會造成如此繁花撩亂、觸目驚心。我想,藝術家想表達的概念灰並不可怕,我們的城市也不需要這麼多五彩繽紛的衝鋒槍。其實,灰色系是城市 ---包括大自然--- 一股成熟穩定的力量;其實,大自然都不希望有太多的、良善的、刻意的人工色彩。好吧! 即使是公共藝術的色彩,河流也只是要天空、 山水、白雲的倒影。

    倒影,雖然會有點模糊,但永遠是真實世界的反射。灰,很好。灰色石頭只會讓青山更青翠、綠水更怡人!

    ReplyDelete
  35. 阿客提瑪April 26, 2011

    友人 Ping Lin Tsai貼過這篇文的 我有印象! 我記得是在聯副的一篇散文。提及關於公共藝術的色彩 以及灰色是城市的基調之類的言論 。

    大自然的成熟穩定的力量? 綠色才是!!! 灰色, 很多時候 是人類破壞自然的主要遺蹟!

    一篇文章看下來 心裡有點氣! 搞公共藝術的人, 來抱怨他的藝術品被不公平的對待了 , 如此罷了!

    公共藝術不過是(?)特定藝術家提供給市民的視覺建築(或活動)!

    但, 誰有權利決定美的高下 ?誰真正能判定作品之取捨標準?

    但那已經是屬於工共行政的範疇了 誰該得標 誰有資格去投這個公共藝術標 等等 , 但所謂作業程序的訂定又是誰來主導?政治力介入的斧鑿之痕太明顯了啦!

    我怎麼覺得, 他在看河岸那個有顏色的巨龍巨龍時 ,有種酸葡萄的心理? (我是小人之心啦 ---真是@$#&, 那要是我拿到這個標 ....)

    若說搞公共藝術是在破壞市容可能言論過激, 但 ,他強迫你觀賞 則是不辯的事實!

    巴黎鐵塔一百多年過去了, 對它負面評價的說法從來也沒少過!
    城市不是因為缺乏灰色的基調,才會造成如此繁花撩亂、觸目驚心
    它缺少的是秩序 對色采的秩序 對高度的秩序 對空間的秩序
    ....

    一篇文章跟主題脫不了關係! 暗淡的主題 自然開心不來
    跟不喜歡柿子的人 述說柿子的美味 也許可以理解 。但接著說
    柿子的吃法可以紅燒 可以醬醃 可以糖醋 也好清蒸 更可三杯 ....

    搞公共藝術的人, 主題是來抱怨他的藝術品被不公平的對待了, 真是夠了! 這當中 有種五十步笑百步的不堪與荒謬!

    ReplyDelete
  36. 阿客提瑪April 26, 2011

    多洗澡才不會虱子上身呀! 封神榜裡土行孫會「土遁」 , 坳不過人家時 ,我就「澡遁」吧!

    ReplyDelete
  37. 謝謝星辰和坦克兄,難得坦克兄這回進入狀況,沒有離題,呵呵...
    能讓你都覺得卑微(應作卑劣)的人,可想而知其劣了。尤其是她後面那一串罵街,真暴露了自已。

    ReplyDelete
  38. 客提兄之前貼的那個連結我有看到(後來拿下來了?),那位仁兄的作品實在不怎麼樣。

    Meggie的意思我懂,她是在說這世界也許因為有灰暗,才讓色彩的存在更明豔。

    二位...別為不相干的人不愉快啊!...^^

    ReplyDelete
  39. 阿客提瑪May 07, 2011

    謝謝您耐心看完我數落祖師奶奶的不是! 套句現在的俗說: 只能說張愛玲不是我的菜! 我這粗人消化不來九曲八拐又細膩幽邃的文字啦 !

    從圖書館借了這本書也差兩天就一個月了... 直至今日才還...
    唉 ... 當年"未央歌" 熬夜但可是一個晚上就看完的....

    ReplyDelete
  40. 謝謝您看完。

    可能就是因為彼此不熟識彼此的人格特質,所以才衍生這麼無謂的討論。我平時,或說從來沒有過,把張愛玲硬塞給人家,真覺很對不住您!

    從我們的討論中,我發現一件事:我們的人格特質決定了我們閱讀的偏食。鹿橋的《未央歌》我花了很多年才讀完。(從學生時代一直到婚後吧)
    唱不盡的歌--未央歌

    ReplyDelete
  41. 阿客提碼May 07, 2011

    年輕就是一種熱沉 ,對喜好的事物會忍不住想推鑒給朋友, 給不熟識 甚且陌生的人, 您也知道所謂年輕指的是一種心境而有時可貴之處 就是那份熱切的心 。

    於花想集之中發現居然有這樣的文字風格, 透過字裡行間可以委婉又思路清晰陳列心理深處的轉折描繪。而在與文友護動那份細緻又呵護的溫暖情懷讓我佩服花花您的文字與體貼之心。

    喜愛張愛玲文字的人 難免受其影響 可我佩服花花您的文字 對張愛玲卻感受不深 奇呀!

    對待文字 勿寧說 我是比較輕忽 脫落無由 , 您要說對不住這樣的話就令我汗顏了 , 明知張迷心中多多少少有些碰不得的敏感神經,卻還藏不住話... 讓心裡那個大男孩跑來鬧事一番 ...^^

    因人格特質而有不同閱讀品味 是早就知道的事,我會想再看張愛玲,也多少有些意思是不想讓自己患偏食症罷 ,跟別人硬塞與否沒大干係的!

    對照起您看未央歌 ,對待張愛玲 或許我需要更多的耐性與時間!

    大學的導師跟我們說, 他讀某篇文字時, 感動之餘, 腸為之抽 ,真的是引發生理的不適反應 。至於抽了之後, 是否還繼續閱讀,老師沒說 。

    閱讀一直都是很私密的心事, 偶而在古人的往返書札中偶而可以略見討論某人某文的情事, 這種讀來每有會心之微笑。

    幸而生在現代 以文會友 樂如何之!

    ReplyDelete
  42. 客提兄說的文字風格,是指 未央歌這篇嗎? 我自個兒回頭看,倒沒看出什麼風格,只是若要再寫一篇,恐怕寫不出來了。

    是啊,以文會友,多想像不到卻又盡享其樂的事!

    ReplyDelete
  43. 阿客提瑪May 07, 2011

    我說的文字風格 是您那篇 「明明不是天使--看莎兒的愛情」, 我倒不認為「要再寫一篇,恐怕寫不出來了 」,這篇有您一貫的條理,之中有溫暖 ,有細緻的情愫 以及熱切卻又理智的梳耙, 因為到最近的文章都有這種氛圍,而這是我寫不來也模仿不出的。

    花想集 我是當作珍品在慢慢品嚐的 怕一下囫圇糟蹋美食了!
    好的文章會引導你再去看其它的作品 (忘了是誰說的 ..)

    ReplyDelete
  44. 首先,為您珍賞花想集而感到受寵若驚。花想集也是個無心插柳,一開始也是因為讀了書,滿腹心得卻無人分享,只好寫在網路上,一寫寫了八九年。寫文能有人看,當然是最大的喜樂回饋與繼續的動力。希望您看的當中,若有什麼可以指點的,不吝賜教。

    再者,我特意把我與忽忽相關的文章歸在”忽忽”一項,您若有興趣可以去看看,便可看到我與忽忽相交的始末.

    回頭說到我的文字,如果您的確受到我的文字的感動,也許證明祖師奶奶的功力,並不在直接發功,而在隔山打牛...^^

    這兩天為了網路偷渡的事氣得七暈八素,但今天看了您的信,感覺良好,心情好多了!...^^

    ReplyDelete
  45. 阿客提瑪May 07, 2011

    昨天路過茉莉二手書店, 就順勢進去到處拍了些照片。照片還沒整理 (連同圖書館的) 。

    我這裡要說的是看到一本書:
    xxx的 【我的天才夢 】,記得這個標題是張愛玲在「西風」徵文時應徵的文章題目, 就連這樣小有名氣的作家,也可以做出如此不清不楚的情事,網路那些小手小腳偷渡的事, 真的就不用太在意了。

    其實我也滿慘的 ,一下被當牛打 , 一下又被蝨子咬 ....

    ReplyDelete
  46. 蝨子咬滿身癢﹐我覺得這好像也是從張愛玲那兒學來的。

    根據我近日觀察研究﹐悟出花花原是花木蘭投胎﹐體內有祖傳的武功基因。花將軍使出獨門花家拳﹐只用五成祖師奶奶的功力,隔山何止打牛。

    一招天女散花﹐就被蚻得滿頭包﹐可見威力十足。

    ReplyDelete
  47. 上面對話自#39至#45是與客提兄繼續張愛玲話題的討論,其中旁及未央歌、忽忽。

    ReplyDelete
  48. 不知光年兄這是褒還是貶?

    您忘了我安裝各種程式,能依各樣環境自動調整功能和機制?...^^

    ReplyDelete
  49. 文字迷May 08, 2011

    花想集,我也是當作珍品在慢慢品嚐。
    這下有人成為花想集的文字迷同好了!

    ReplyDelete
  50. 文字迷大哥,謝謝!!..^^

    ReplyDelete
  51. 所以客提兄四月下旬這時,到底是花想集的新朋友還是舊潛客?

    很讚的一長串討論! ^_^

    ReplyDelete
  52. 跟我說話是才開始說話,算是新朋友!之前有沒有潛過水我就不知了。...^^

    謝謝stone!

    ReplyDelete
  53. 關於這個新來舊識的問題呢? 我要講的話,十八樓的星辰兄都幫我講了!
    照例 (咦, 好像也是花花版主定的?), 把人家要講的話全講完了, 很沒禮貌, 是要被海K一頓的 !

    不過呢, 星辰兄講得實在太傳神了, 我的手忘記揮過去 , 反而往自家臉上招呼....

    ReplyDelete
  54. 呵呵,客提兄很會使回馬槍哦?...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日月不分明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四)-誤解的詞

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