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February, 2012

那時節,最美不過是水仙

Image
台灣武陵農場正鬧鬧熱熱開放著櫻花,然使我對武陵農場有一份特別情感的,卻是水仙。

我很喜歡蔣曉雲在【寒雨曲】裡寫到她看待雨天的心境:因為下雨,作為不作為都算Win-Win,而且看到下雨,還能慶幸自己已經退休,不用開車出門上班了。


淡水、馬偕與忽忽塑像/淑瓊、Margaret

Image
前些日子淑瓊姐至淡水,走訪淡水幾處古蹟,晴媽Margaret對淡水古蹟如數家珍,於是有了淑瓊姐的照片,Margaret的講解,帶我們神遊一趟淡水之旅及馬偕醫生的生平。(by flower)

01  馬偕

▲淡江女子中學,現在是純徳小學 上面的校名, 就是馬偕所創最早的女子學校名稱, 但因為怕鴿子飛進, 都加了一層網子有點破壞視覺( Margaret)

月巷嘆情/光年

Image
01
二月二十二日的夜晚﹐一如往昔﹐復舊如初的月光﹐不吝惜地灑向大地﹐不僅大大方方照著鄉村小道﹐還很努力地穿過雲層﹐嘗試填滿城鎮裡的大街小巷﹐一條也不放過。
一如以往﹐每條小巷都像是戲院街﹐一間緊鄰著一間。雖沒有觀眾﹐卻也不缺演員。大大小小的舞台﹐上演著一齣齣戲碼﹐其中有生活的掙扎﹐也有人們的悲歡離合﹐更少不了男女情愛的故事。

台語詩與台語文/淑瓊、Margaret

Image
圖/晴陽
00
近日與友人聊到童年與往事與兒時遊戲,於是發現南腔北調,一種台語於南北各有音貌,甚是有趣。語源,原是源自民俗文化,源自生活情態,源自世代傳承。(by flower)


情人節晚餐

Image
很久沒有晚餐吃得這麼 rich了,兒子介紹的餐應,日式鐵板燒。來溫哥華那麼久,第一次吃鐵板燒。

如何穿越對方的靈魂/啄木鳥
附台語童謠

Image
前言:

因為【月光巷】討論到婚姻中取與求,施與受的互動關係,剛好鳥媽媽寫了一篇短文,談及婚姻於現實磨難的實例,頗引人深思。(by flower)

月光巷

Image
今晚月色如許。
想起Stefan Zweig的【月光巷】。

我喜歡她的驕傲自尊,但我還是想打垮她的傲氣』
『你就守著你那該死的錢吧,我再也不向你要任何東西了!』

幾度夕陽紅

Image
太陽正在下山...

面對這樣的景色,不禁嗤笑一切庸人的自擾。莫怪古人於一番是非成敗後,立於夕陽璨紅的壯闊中,也只能芫薾低吟:「古今多少事,盡付笑談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