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2013

不負初衷

Image
季節流過。

朋友問:誰是陪你從一生(13)走到一世(14)的人?我笑,原來一生一世可以是亙古,也可以是跨年的剎那,生生世世原來沒有那麼沉重。

歲月,轟隆而過

Image
歲月,轟隆而過。
我們總是看著它正在消逝的背影,徒然驚嘆。

兩幢豪宅

Image
女兒給我買的蛋糕。

這幾天臉書上有幾位朋友轉貼一篇文:《我有一個女兒,一定好好愛她》,雖然圖畫可愛動人,但我覺文字描述太簡略了,愛子女不僅在他們最可愛的童年,更因成長中的磨合,親子間的互動,眼淚與汗水交織才使愛更深刻,更堅定。

冬至

Image
一覺醒來,外頭已積了雪,面對一窗靜謐與純淨,所有塵憂蕩然無存。

護照遺失記

Image
女兒昨天總算安抵家門。

小妮子原訂周六到家,偏偏臨上飛機的前兩天才發現護照掉了。東西兩岸一陣忙亂,電話簡訊不斷,最後加拿大大使館建議:由美東飛到美西,再由家人帶著證件至最近邊界的機場帶她入境。她單身匹馬由波士頓飛到西雅圖,我拿著她的出生紙到西雅圖接她入加拿大邊界。原來在美國境內飛行,只要出示駕照就能登機,不一定要護照。幸好女兒臨出國前,我催著她去考駕照,她考了一張只有筆試的學習駕照,一天車都沒開過。這回能安抵家門,這張駕照功不可沒。

江上凝冰約水痕

Image
聽說 Jericho Beach 有候鳥,可能去晚了,除了水鴨子,未見其他候鳥。在凝結成冰的小河面上,群鴨飛上飛下,水花不斷,整個公園因此隆隆作響,只是沒有人聲。

萵苣火腿鹹瑪芬

Image
朋友Vera介紹的鹹Muffin。不知道有沒有規定Muffin一定要是圓的?呵呵,家裡沒有圓烤盤,用方的代替。

一直都不喜歡早餐吃到甜的食物,讀書的時候,室友們一個麵包,或一碗豆漿可以解決的早餐,我卻一定要自己煮碗麵,或煮碗鹹稀飯;豆漿也只喝鹹豆漿。所以看到有鹹的Muffin很開心,方法也簡易,覺得是很健康的早餐食物。

作Muffin 剩下的椰漿,與剩下的牛肉燴成一鍋咖哩,晚餐也有了。...^^

台灣牛肉麵

Image
台灣牛肉麵,名聞遐邇。溫哥華開了好幾家台灣小吃店,其中以牛肉麵最為相互評比的標準,大致來說,出名的幾家不相上下,唯獨麵條,都不盡人意。我自己作的牛肉麵,雖然也受家人好評,但總對外面買回來的麵條感到不滿意。前兩天看到二難兄的自製麵條,實在太受吸引,今天自己試作,挺好,總算吃到一碗湯,肉,麵,都尚稱滿意的牛肉麵。...^^

皚如山上雪

Image
01
冷冽的空氣提醒節氣已行至大雪,氣象報告夜裡低溫零下九度,與節氣相呼應。

80年代的蔣曉雲

Image
80年代的蔣曉雲,好美哦!...^^
這是早上還在床上滑手機時,看到朋友在臉書上放的,真是驚為天人,完全被驚醒了!...^^

我的母親手記

Image
00

不可否認,在我接觸的少數日本文學或電影中,都看到作者或導演在人生百態中,確切且深刻地賦予細膩的生命情調。東方人的親子情感從來不是口頭上或形式上的表達,不說愛在心裡口難開,即便是怨恨,也是藏而不露。那些幽微的愛恨嗔痴,全化在生活細節中。只有用心閱讀舉手投足,弦外之音,方得以感受到那些久遠的,深厚的情感的重量。

破冰

Image
生活裡總有些令人尷尬的情境,好比在健身舞班遇到了十多年未見的英文課同學,或兒子幼稚園同學的媽媽,或社區裡的鄰居。

選擇性孤僻

Image
前幾天在Kate家聊天,聊到有一種孤僻叫「選擇性的孤僻」,Kate解釋:『願意與人交往不代表就得屏除孤僻這個習性,出去瞎混social跟在家獨處一樣自在,這樣才稱得上是「有選擇性的孤僻」;而且孤僻起來比較不會讓別人感到一絲涼意。』,當時我說,我應該就屬於有選擇性孤僻的人。但我想,還不夠道地,畢竟還是給了人涼意。

少年夫妻老來伴?

Image
00

白樺因為生命頑強,被視為堅貞典雅的愛情象徵。白樺樹林是戀愛中情侶許願的地方。

石趣・拾趣

Image
平常在路邊,在田邊或在海邊,看到有意思的東西就想撿回來,舉凡人家鋸下來的樹幹,樹上掉下來的果實,或造型有趣的石頭。樹幹太重,多半都只是想想,沒付諸行動,但樹上掉下來的果實撿回來不少,去年還把馬栗當板栗,蒸了準備要吃,幸好警覺性還夠,只嘗了一口便知此栗非彼栗,下不為例。

雪雁歸來

Image
每年秋天溫哥華的兩大盛事,一是鮭魚迴流,一是雪雁來訪,加上滿城如彩繪的楓情,眼目所撞擊,都是說不出的感動。

子不嫌母醜

Image
看到Kate說要連寫幾日的部落文,想起多年前有出版社邀請作家寫日記,出了一系列。我都沒看過,但知道當時網路上也掀起一陣寫網誌的熱潮。常看的部落格中,有一位版主寫癌症治療日記,我一直很關心她,但沒留過言,她只寫了四個月就停了,不知現下如何?

Sunshine Coast Part 1--山在虛無飄渺間

Image
十月中,朋友特地為了釣魚從台灣來,除了鮭魚外,還想出海釣釣海魚。於是呼朋引伴,來到了Sunshine Coast 。出遊這等事,因為懦弱無能,又膽小怕事,所以開車、排行程這等大事都輪不到我,向來只是跟在旁邊當啦啦隊,說去哪兒就去哪兒,有食物就跟著吃,有床就跟著睡,是個不管東西南北,只管吃喝玩樂的跟班。所以既沒法像光年兄那樣把各地風土人情、歷史人文寫得脈絡分明,更沒法把地理位置交待得清清楚楚。比較麻煩的是,我不但不會因此有什麼羞赧之感,反倒有些得意洋洋--文人嘛,難得糊塗才是本色!...^^"

每個人都孤獨--漫談智慧手機

Image
這樣的畫面令人憂心忡忡嗎?看到臉書上好些朋友轉貼類似這樣的畫面,多數的附加文字總是表達對這種現象的憂心與不安... 而我總在哂然一笑的同時,思索著:『科技始終來自人性』與眼前的畫面,有什麼對等的解釋?

Sunshine Coast Part 3--Gibson 小鎮

Image
Sunshine Coast 位於溫哥華北方,以其終年陽光充裕而得名。雖然與溫哥華接壤,但因被山脈阻隔,兩地交通還是靠渡輪。(BC Ferry)

秋日玫瑰

Image
夏令時間結束的第一日,離立冬只有幾天了,卻在街上看到一欉玫瑰開得理直氣壯,實在忍不住下車與她打個照面。此姝輕粉撲面,任陽光揮灑在靜靜的肌膚上,看了令人好生驚喜。這麼粉淡優美的花姿,在楓葉重彩濃墨的絢麗下,更有脫俗的清麗感。

秋波盈盈

Image
西廂記裡說:『怎當她臨去秋波那一轉,休道是小生,便是鐵石人也意惹情牽。』,這含情脈脈的「秋波」,唯有臨江隨光影流轉,方能意會與感受其惹意牽情的魅力。

壯志未酬身先死-鮭魚回家的路上

Image
鮭魚出生在山間清澈的溪流,順著溪流在風景優美的地方快快樂樂度過牠們的童年。大約一年後,牠們預備往海洋的方向游去,這時身體會為了因應海水而產生變化,很像人類青春期的荷爾蒙變化。入了海洋,便各自往各大洋而去,太平洋,印度洋,阿拉斯加等等。

Sunshine Coast Part 2-- 沼澤

Image
陪老爺釣魚,經常要涉足一些人煙罕至的地方。倒不是釣魚的地方人少,而是老爺們在釣魚,女眷們必須另覓一些打發時間的去處。幸好幾乎每個海邊或湖邊的附近,都有一些hiking的步道。海邊景色千篇一律,hiking的步道則千變萬化。我通常興致勃勃跟著去釣魚,主要都是為了hiking。我喜歡在山林裡走路,靜靜觀賞一張張蛛網殘暴的溫柔。

日常即詩篇

Image
尋常生活像黃昏中漸漸拉長的影子,是日復一日的詩篇。

楓葉情

Image
2013.10.15


秋天,像一幅感情的圖畫,沾濡著各種動人的色調。
溫哥華的秋天,從來不帶肅剎之氣,連蕭瑟都是很短暫的。今年秋天連續多日的好天氣,已打破二十年來的記錄。專家們說,連他們都很期待今年的楓樹會帶來怎麼多變的風貌,畢竟已無法預期。

秋天的溫哥華,景色如畫,隨手一拍,都像裁下來的圖片,情趣盎然。

Before Midnight

Image
謝謝好友Margaret 介紹好電影!...^^
Before Midnight 男女主角於十八年前在火車上偶遇,發展了一段「來如春夢不多時,去如朝露無覓處」的一夜情(Before Sunrise);九年後相逢,傾訴彼此分手後的境遇與對彼此的思念,然男已婚,女未嫁,奈何(Before Sunset)?來到最後一部曲,導演讓有情人終成眷屬,而真實婚姻的磨難,沒有放過這對有情人。

秋之風華

Image
走在溫哥華的街巷上,看著季節裡的各種植物有次有序地生長、開放,各展風華,心裡是很感動的。秋天到來,風吹黃了曾經溫暖的綠色稻田,室外景致則如著了色的圖畫,像彩虹,像晚霞。
整個溫哥華就像一座植物園,專家如是說。

天地人

Image
2013.10.09
氣象報告常常不守信用,昨天說今天會下雨,結果出了個意外的晴天。
天氣好,陪老爺釣魚去。
鮭魚迴流一直被我認為是件很壯烈的事蹟,尤其看到牠們在那麼湍急的水流中逆水而上,只為繁衍下一代,便不由得欽佩與感動。
天,地,人,立於天地萬物間,才覺人的渺小與庸人自擾。大江東去,浪淘盡...


魔羯座

哈哈哈,我平常不會share這種文章,但這回真令我笑翻了,我真的是這樣耶!...^^
我們的世界或許不好懂,但其實我們沒那麼複雜 :

溫暖的清冷早晨

Image
秋天早晨的清冷陰霾,只需一枝鉛筆便可完全臨摹下來。

儘管已經可以理直氣壯地睡到自然醒,但不想讓兒子一早自溫暖被窩起來,獨自面對一室清冷,所以還是起床開火作早餐,讓空氣中有溫暖的味道。

國際閱讀週

2013.09.26

在朋友牆上看到本週是國際閱讀週,讓大家抄下手邊書中的一個句子。我看大家寫得文謅謅,有點兒想搞笑,所以把一些食譜啊,電腦書找出來,想像抄一句食譜,或一句電腦程式語言,甚或紅男綠女,那會是什麼姿態?

於是翻到:

張愛玲的感性

Image
秋聲至時,心裡想著張愛玲。

秋聲至

Image
我始終相信修養與閱歷的相揉合,能使我們對舊逝的事物產生新的感性。回頭看舊日記或回憶往事,甚或探索成長歷程,於每個盤結處,不斷叩問、推敲、解答,直到自圓其說,這些歷久彌新的體驗,足以使生活有感而崇高。

月色皎潔

Image
昨晚溫哥華的月色很美麗。...^^
(20130919 中秋夜)


秋節快樂

Image
收到好幾盒朋友送的月餅,卻不知那天才是中秋節。看月亮離月圓還有好幾天吧?

在台灣長大,從來沒喜歡吃綠豆椪,不料到了溫哥華,可能貪戀它的濃濃家鄉味,突然就喜歡吃了。最喜歡吃的時候,曾經拿來當午餐,一吃吃兩個。

不曾主動去買就是,每年都有人送。最怕收到月餅,幾乎年都原封不動一直放到過期,而後進垃圾桶。也怕收到綠豆椪,我會吃個不停...^^

祝 大家秋節快樂!

美國東岸古老的城市-Providence

Image
Rhode Island 是美國最小的一個州,雖然稱為島,實則是為半島,大半面積仍與美國本土相連。Providence 是它的首都。這個城市是美國東岸古老城市之一,城中有一座全美最早的浸信會教堂,建於1636年,比美國建國更早,可見歷史悠久。

市中心以河為界(Providence River),一邊是以市政府為中心的政商區,另一邊則是常春藤盟校之一的布朗大學與女兒就讀的RISD兩校連成一脈的學術區。城市的古老建築物,是早期被流放的新教派人士留下的濃濃英國風,走在其中,能感受到流動中的人文與藝術底蘊, 是名符其實的大學城。

一片朦朧

Image
拍壞的夜景...^^

有時候就覺心底一片朦朧,說不上悲喜或其它什麼確切的情緒,就像這樣吧,深淺交疊的亮點,或遠或近的陰影,像蹙眉又像含笑。忘記誰說過的,正是那些讓我們(記也不記清 )記也記不清,忘又忘得不徹底的回憶,使我們歡欣,又使我們寂寞。

分娩的離別

Image
女兒在車站送我們,有人過來搭訕,我擔心我們上車後,女兒獨自一人回學校會有危險(總幻想不在保護翼下的女兒處處有危機),便要她在我們上車前先回學校,確定她安全抵達後我們才放心離開。女兒起初不肯,但她知道我是在為即將決堤的眼淚尋找掩護,還是相擁而別。

當孩子有了翅膀

Image
兒子剛從亞洲旅行回來,給我帶了一套連包裝盒都陳舊得很謙卑的兵馬俑。兒子風塵僕僕,臉上卻帶著旅遊歸來的亢奮,相較於邊走邊吃完一個冰淇淋,就算是一趟完美旅行的孩提時光,其時空與內容的差異,不可同日而語。兒子有了翅膀,作父母的,點滴在心頭。

信任/駱以軍

Image
我曾經以為人與人之間最高尚的情感是愛,後來才知是信任...是那種對方說的話,那怕只是一個逗點,都深信不疑的信任。信任一旦崩壞,便再也無法重建了...

好風如水,清景無限

Image
與小嬸一家相約到鄰鎮吃飯,席間幾個孩子相繼透過Line向台北的小叔道賀父親節快樂,這才意識到今天是台灣的父親節。

Image
以前常作夢,夢到考試忘了帶准考證或是跑錯教室,或是書沒讀完急得團團轉...這好像是我們這一代被聯考擠壓過的人的共同夢魘?可是昨天我居然作了一個與考試無關的夢,夢到自己38歲了還沒結婚,而且驚惶得在夢中對自己說:『妳居然嫁不出去?』然後嚇醒...

天使愛美麗(Amelie)﹣沒有你,良辰美景將與誰人訴說?

Image
image by Margaret

在臉書上看到朋友Margaret橋上夕照的照片,想起卞之琳的<斷章>:『你站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你裝飾了别人的夢。 』,詩中意象在白日與黑夜間交替,視覺的營造由近而遠。其中或有哲理深思,由人慢慢體會,我則想到,每個人都在凝視自己的風景,春夏秋冬,悲歡離合,然換個視野,己身的能量散發又何嘗不是他人的遭遇?我們期待遠方不期然的圓滿,忘卻自己也能成為他人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