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年代的蔣曉雲


80年代的蔣曉雲,好美哦!...^^
這是早上還在床上滑手機時,看到朋友在臉書上放的,真是驚為天人,完全被驚醒了!...^^

朋友註曰:

午夜,睡之前,先讀一點蔣曉雲的書。
照片/蔣曉雲 攝於80年代



Comments

  1. 這張應該是曉雲給印刻的照片,出國前在自家的客廳拍攝。

    ReplyDelete
  2. 原來!還以為是紙上極樂尋到的寶...^^

    ReplyDelete
  3. 氣質很好,我也覺得和妳神似。

    ReplyDelete
  4. 大家都知道花花的長相? 大概我又錯過什麼了,呵呵

    ReplyDelete
  5. 之前有放過照片,放了一兩天就收起來了。...^^
    晴媽和淑瓊姐可能是因為髮型所以覺得神似,其實沒有像啦。

    我的好友Meggie 還說過我像張愛玲呢!哈哈哈!

    ReplyDelete
  6. 石小姐應該還記得另外兩張沒有回收的老照片﹐和當年小石頭聚在同一冊。

    小胖及老照片

    既然大家都以為花花與蔣曉雲的氣質神似﹐回收的美女照片似乎應再歸位。

    ReplyDelete
  7. 光年兄的記性真的比我們都好耶!呵呵!
    我把連結給石頭了...^^

    我也不知大家怎會覺得我跟蔣曉雲神似....
    我已經過了自戀的年紀,把照片放在公開地方讓人"參觀"會很不自在。

    ReplyDelete
  8. 花花

    那我慘了, 還在FB 放大頭照 :)

    修旭表弟也說過我有一陣子很像張愛玲, 所以我們二個是連長相都像嗎? ( 硬要說自己是美女就對了)

    ReplyDelete
  9. 晴媽,那有什麼慘不慘的,每個人個性不同,對隱私的認定也不同。我是屬於有隱私癖的人...^^

    我是覺得我跟張愛玲的長相實在是八竿子打不著邊,呵呵...
    但晴媽可能真的會有像到,因為輪廓比較接近...

    輔大出美女,眾所週知啊!這不用硬要也知道的...^^

    ReplyDelete
  10. 好朋友就是像花花這樣的, 可以接受朋友和自己不同, 而且很欣賞

    FB 都是熟人和朋友, 所以才敢放個人照, 其他的地方真的還不太敢

    張愛玲是我心目中的第一把寫文好手, 表弟只是說來逗我開心的

    ReplyDelete
  11. 朋友之間本來就不應該要求完全相同,意見或對什麼事的看法不同也可以被接受和尊重。

    鳥媽媽介紹我看董橋的文,董橋喜歡談張愛玲,他說:"我喜歡張愛玲而不研究張愛玲",這很符合我的態度,我也只是喜歡,但不研究。晴媽也可以搜尋一下董橋談論的張愛玲,都是我們喜歡的話...^^

    ReplyDelete
  12. 一說到張愛玲,忍不住還是先摘一段來看:
    董橋談張愛玲:「我真覺得她好,她好在不怕把她自己全部擺進作品。她是一個現代人,同時又是三十年代的人,那是我最懷念的時代,她把自己那個時代完全放進她的書,她的文章,她的每一句話裏。她又是個天才,不是因為她的小說佈局好、故事好;不是,而是她的文字好。她能夠在某個地方巧妙放進一個靈敏的觀察,很平易簡單的就寫出來了。你看的時候簡直想哭,為什麼會有人看到這個東西?
      ……
      張愛玲不同,她可以到處鑽,她根本就不覺得自己是一個人,她成了一個鬼。人家看不到她,她卻在整個院子裏走來走去,什麼都看到了。然後她挑一樣東西來寫,就像摘一朵花,隨隨便便。這就叫做落花流水皆文章,真不容易。」

    ReplyDelete
    Replies
    1. 本來只想按讚, 可你的BLOG 沒有按讚的圖

      這段文字寫得真好, 張愛玲寫的是二十三十年代的上海, 八九十年過去, 再看她的文字, 也不覺陳腐或老氣

      貓自顧自的走了過去; 像踩空了一格樓梯, 這樣的文字放在什麼時代都是先進

      Delete
    2. 晴媽對張愛玲倒背如流,我自嘆不如...^^

      我只記得"生命自顧自走過去了"(她的名句嘛),像"踩空了一格樓梯",則不知出處?

      Delete
    3. 踩空了一格樓梯, 應也是出自張愛玲小說集的某篇, 這句太有力, 看了就忘不了, 但上下文都忘了

      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子, 上面爬滿蝨子, 這句也是無法忘懷的

      花凋中有句寫未婚夫的新女友, 胖得緊張曲折, 讓我噴飯又難忘

      現在記憶不成了, 以前可以把紅玫瑰白玫瑰中許多段子, 一字不落的背出來( 女人給男人當上.....雙料的淫蕩), 斷簡殘篇, 大概是這種情形, 但遇上知道的人, 還是樂趣不減

      Delete
    4. 雙料淫惡,殺了她也還污了刀...哈哈哈,這是《傾城之戀》裡的,張愛玲諷刺社會對女人的看法...

      董橋說的對,張愛玲的小說好在"文字",每一種情境和情緒都精準到令人按案叫絕。

      Delete
    5. 連篇名都記錯了, 真的是忘性比記性好 ;((


      我反省去

      Delete
  13. 蛤! 這麼說小胖就是光年先生? 石頭和妳是同學?

    ReplyDelete
  14. 花花:就你的那張中學時代照片看來,真的跟蔣曉雲有幾分神似哩!

    ReplyDelete
  15. 淑瓊姐,光年兄是在我那篇文章底下寫故事,所以就被串在一起了。...^^
    石頭不是我同學,是提到國中畢業的照片,順便拿來放一起看的...^^

    ReplyDelete
  16. 小胖先生那一篇, 我沒看過

    不過花花寫的去植物園, 玩指甲花這回事, 同年代又住附近的小孩也有此經歷


    我記得是還沒上小學, 就可以和鄰居一起走去植物園, 當年植物園裏有一個山洞, 真的, 就在現在的蔬果區那一帶, 長大後再去植物園, 山洞不見了, 正如童年一去不返

    ReplyDelete
  17. 有啦,我承認跟蔣曉雲是有幾分像,都是臉圓圓,白白的,呵呵呵...

    ReplyDelete
  18. 我已經不記得植物園有蔬果區了,對山洞倒是依稀有印象。我高中就離開家住在外面,一直到嫁人,移民都沒有再回這些兒時的地方,所以記憶很模糊了。

    ReplyDelete
    Replies
    1. 蔬果區是十來年前開闢的吧 因為以前沒有這個, 也是孩子小時候帶他們去植物園時, 我一直找著小時候去過的地方, 那時醜醜的鐵座椅還在, 荷花池尚存, 就是找不著山洞,

      綠色的鐵椅, 會有兩處有鐵燒成捲狀去分隔座椅, 小時候一直不明白, 為什麼要這麼設計, 大人說那是怕人家在椅子上躺著, 有礙觀瞻, 不過這些年, 那些綠色鐵椅也都被換掉


      所以花也記得有山洞 ( 擊掌)

      Delete
    2. 不知道現在植物園裡的植物有沒有標示得很清楚?年份,科種等等,記得小時候去的時候,標示不太清楚。

      Delete
    3. 幾年前大興土木, 園區裏的景觀有些改變

      植物標示還在成長中, 唯有十二生肖區植物較完整, 其他區域, 還是像以前一樣, 不是很清楚, 但這樣也好, 識者恆識, 不識者恆不識

      Delete
    4. 不識者恆不識?哈哈哈,晴媽幽默!

      Delete
    5. 花, 真的是到一定年紀, 才發現識與不識, 並不是只知其名那麼一回事

      前年台灣很流行的一部戲劇"我可能不會愛你", 當中有幾句台語打動了我, "喜歡什麼顏色, 做什麼休閑活動, 我們認識一個人時會很想知道這些, 但真的知道這些, 我們就認識了對方嗎?"

      對人, 對植物, 或其它事物, 我越來越有這種心情, 就算知其名或一些表層的東西, 就算認識了嗎? 與其如此, 那就保持不識狀態 讓自己每回看到這些人事物, 都像第一回看到一樣, 不也是一種樂趣, 更何況以一個人的時間與精神, 原本就不可能識得所有事物, 如此一想, 就很安心的識者恆識, 不識者恆不識的生活著

      Delete
    6. 樓上有錯字

      有幾句"台詞"


      花, 我把這一段對話搬回家存著, 和你說一聲

      Delete
    7. 沒問題的...^^

      我是求知慾比較強的人,不太喜歡眼前有不明白的事物,當然也是指對有興趣的事物。所以小時候在教會裡聽到聖經故事,一定會回家翻找聖經,把原出處的來龍去脈找出來。對一個小孩來說,要在整本聖經裡找出典故,是挺花時間的,但當時就覺像在解方程式一樣,解開了,心裡才舒坦。看書也差不多是這樣,一個作者我通常不會只看一本著作,會多看幾本或一系列,把他的思想找出來...雖然不會真的去研究,但會深入一點兒去認識。

      雖然知道一些表象不算真正認識,但總有進步。就像有些人,維持"點頭之交"也是可以的...^^

      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山火下的紅太陽

日月不分明

今夏

相見歡不歡?--談張愛玲《相見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