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ly, 2006

浮濫是尋覓的過程

Image
朋友聊到blog的興起,使得讀者對文字的胃口變大,卻也浮濫。這的確是目前網路上的現象。

胃口變大是事實,但我想,浮濫是尋找的過程,在盲盲網海裡,要找到適合自己脾胃的文章,是需要不斷搜尋,搜尋過程不免浮濫而來者不拒。我承認我也走過這個過程。

寸寸著地,寸寸不是故轍

Image
背負著無法痊癒的傷痕,在生活裡遊走,為自己豎起防火牆,將人群隔在牆外,將自己囚於牆內,看似高傲與自由,實則會不會是孤單與落寞?


也是朋友

天氣熱(溫哥華連續幾天特高溫34-36度),想起了一位大學時同寢室的室友。

這位大姐很有意思,每天早上我們運動完從操場回住處的路上,會順便買早餐。她總是慫恿我買一杯豆漿,雖然我不太愛喝,但每次總拗不過她,還是買了。怪的 是,她自個兒並不買豆漿,只買一個水煎包或其它。回到住處後,豆漿倒進杯子後往往還剩半袋,這位同學就問:「要不要我幫妳喝? 」

閱人理應無數--解釋人生

Image
我漸漸在明白一些男人與女人的事。聽起來似乎荒唐,但的確,在經歷婚姻,為人母且已不算太年輕的現在,我才略略明白男人的虛弱與女人的虛張聲勢。

原來看人跟看書一樣,看多了才能分出優劣,看深了才能看出端倪。那些看得到的,聽得到的,摸得到的外在形式--相貌、行為、語言、品味甚至所謂的私日記,都不過是靈魂的密碼與圖騰,它們均以無聲的吶喊乞求著被尋找、被尋獲,甚至被識破。

密碼的迷思

Image
終於看了《達文西密碼》,看了心裡不禁好笑,基督教團體為什麼要動用那麼多力氣去扺制片中那麼虛弱的推理?只是推波助瀾而已。

説耶穌在世為人,與抹大拉的馬利亞結婚孕子,無疑是為了強化耶穌的人性及人性裡最難抵禦的情慾。因為現代人處理情慾及男女關係大多陷落在粗糙及短暫的速食文化裡,於是用現代人的觀念套用到二千多年前的人身上,自以為理所當然。更何況宗教那種屬靈奧秘的範圍,那麼令人企不可及,把耶穌從天上的寶座上拉下來,與人等身,容易理解得多,有趣得多,也更能引人注意得多。

癮君子

下午興沖沖跑到Mall,暑假後就沒再到Mall喝咖啡了,極想念在群眾喧囂中的獨處,許多人在身邊,卻各自走著各自的路,享受著自己的孤獨。

捧著咖啡,找到一個好角落,欣喜地打開背包,卻發現背包裡除了相機和筆記本,一本書也沒帶出來,頹然。

與壞人為伍

近來跳脫過去逛網的習慣,卻在幾個未公開的blog裡大有嶄獲。所謂嶄獲,除了看到寫作技巧與人文關懷外,也看到有些女性的性格鮮明強烈,很具個人魅力。

其中看到有人寫道:「身邊都是壞人,真好。」,看了不覺莞薾。想起女兒曾說,有位同學太乖、太有禮貌了,所以不想跟她作朋友;在所謂的「壞人」群中,我們的小奸小惡比較容易被原諒,所以感到舒坦。

學習發脾氣

李安在藝大的演講裡,題到自己性格裡的「壓抑」,因為「壓抑」,有話不會直說,只能繞來繞去。所以懂「壓抑」的人才懂「符號」,符號與影像的運用於是比別人強。

「壓抑」是他不喜歡自己的一部分,急於跳脫,但拍電影過程中,為了自圓其說,終究仍與自己本質裡的「壓抑」性格妥協,於是成了他作品中的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