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rch, 2015

自製肉圓

Image
下午抽空作了肉圓。
每次作了這些台灣小吃或台灣傳統食物,總不忘跟兒子女兒提一句:「這是我們台灣才有的哦~」,他們小時會覺新奇,漸漸也就不以為然。有一回兒子忍不住跟我說:「媽,不是台灣的都好吃耶!」....一時無語。

春天赴約而來

Image
朋友問:『妳以為今日還有紅樓夢的世界存在?』

想了想,答:『紅樓夢的社會是不存在了,但紅樓夢的故事還在發生!』
世界變得太無情,讓人們以為真正的青春與狂喜只存在古老的世界裡,人們只求短暫的充電,卻不相信細水長流。

散入尋常百姓家

Image
下午拿著兒子閒置許久的筆電到華人店裡去修,住了二十年的城市,卻鮮少進到這個華人的Public Market。走進電腦維修店,赫然看到三位頭髮灰白的老先生坐在那兒,一時之間還以為錯把老人茶當電腦房了。一直以為修電腦應該是年輕小夥子的事啊,怎麼會是老先生呢?

自有其中味

Image
與友人在河岸走路散步時,被路人甲拍到,又被植物課老師貼在臉書上;認出自己,於是轉載了回來。

這張照片看了一遍又一遍,搖搖欲墜的日頭,欲暮未暮的天色,相交二十年的友人,一起走過移民的心路歷程,養兒育女的酸甜苦辣⋯。過往時空下的亮點,竟無意中被陌生人聚攏在這小小的畫面裡。這是一個訴說歲月,訴說心情,也訴說人生境遇與機緣的畫面⋯滿紙不荒唐,自有其中味。

紅樓夢是一條河

Image
《紅樓夢》真是一部迷人的作品,不但提供談不完的題材,也一直保留了讀者與作者之間的對話空間,讀者於個人的任何時空下進到大觀園,總能看見自己的反射或折射,或被同情理解,或被安慰原諒。

美濃室友

Image
大學時有位室友,來自美濃,不曾吃過沙拉麵包,不曾吃過水餃。我不太相信,怎麼可能呢?滿街的麵包店,滿街的水餃店!(嗯,台北佬一個),之後才得知,美濃鄉間,那有麵包店、水餃店?連商店都沒有!室友說,家裡飯桌上最常出現的菜色是:一碗很鹼的梅乾菜!

天光雲影共徘徊

Image
2015.02.23

傍晚與友人在河岸步道上走路看夕陽,對岸機場的飛機此起彼落,濕地上的雪雁也一群一群飛過。朋友指著迎面而來的水上飛機問:飛機會不會撞上我們?我笑說:比較可能撞上雪雁...

拍照的當下都是幸福的閃光,有人因為美食而感幸福,有人因為美景而感幸福,生活的吉光片羽,一閃而過,未必存在特別意義,但總存留了當下的感動...那怕可能只是當下吸到的一口新鮮空氣。


@乙未年正月初四日,河濱黃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