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 2007

愛的序位

Image
愛的序位

--在人與人的關係裡,存在著愛的序位,唯有認識了這個序位,愛的流動才能夠沒有阻礙

哪個階段都安放不下一個張愛玲

讀柯靈的【遙寄張愛玲】,對張愛玲的文學生涯有更開闊的接納,感到很開心。
柯靈便是胡蘭成在《今生今世》中提到,張愛玲為了從日本憲兵隊中解救出來而請胡蘭成代為關說的朋友,她們彼此間的情誼,是可見一斑的。(柯靈曾為張愛玲《傾城之戀》改編的舞台劇上演而四處奔走)

夢隨筆/忽忽

Image
羅平雲小妹妹畫給她老師的 
很小的時候,一次夢見學校正舉行運動會而我參加拔河比賽,拔得滿頭大汗,突然眼睛一張、醒了過來。原來我父親正笑瞇瞇地坐在我的床邊,把我的被角壓得緊緊的 - 因為我正死命地踢著被子呢。 這是我所記得的、最早最清晰,也最有趣的夢了。

滿城盡帶黃金甲

Image
滿城盡帶黃金甲

過剩的華麗

張藝謀的《滿城盡帶黃金甲》又挨罵了,罵聲與票房齊漲。
為什麼挨罵呢?卡司、場面、劇情都全有了,一部電影該有的噱頭全具備了,觀眾為什麼仍不滿意?因為是張藝謀嗎?我想是的,因為是張藝謀的。但,只因為是張 藝謀嗎?....也許...很潛在的,是因為花掉了三億六千萬的銀子--就像我們小時候聽到有人用黃金打造馬桶一樣,心裡昇起的,不是豔羨,而是對打造者 不知所謂的行為興起慨嘆並為之尷尬--馬桶、黃金、打造者,功能與價值顛覆錯置,一切都顯得那麼「過剩」。

夢張/忽忽

Image
攝影:霍達華 / 摩洛哥的小孩
近來夢境頻繁有趣  卻因疏懶沒有當場記下 瞬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減去

2007.01.07

01

昨天早晨,飄雪。

全家喝完早茶,突然興致來了,欲趕早場的《滿城盡帶黃襟甲》。冒著風雪,趕到戲院門口,十一點,還沒開門,早到了半小時。

論交何必先同調

Image
by Henri Matisse
01

雖然我們很少真的會拿著星座或命相之說來尋找伴侶或朋友,但前幾天星辰貼的星座之說,委實讓我小小吃驚--文中所提到的幾個星座,的確都曾在我生命中扮演了不輕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