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2015

侯孝賢--坎城最佳導演奬 (三)

Image
↑坎城影展典禮後記者會,侯孝賢導演受訪完整片段
記者會訪問內容:
記者:侯導,您一直在拍台灣的本土,這次又拍中國的古代,其實都是非常「中國」本土性的東西,事實上肯定存在一個文化交流的差異,但是您的作品一直有西方影評人喜歡,中國本土也很喜歡,那您怎麼看這種文化衝突對理解您電影的影響?

侯孝賢--坎城最佳導演奬 (二)

Image
我告訴你,文化到深層的時候,其實全世界都差不多,因為都是關於人的存在和人的生活種種,時間長的,累積變成文化。所以,每個地方,每個國家,都應該了解。--侯孝賢

侯孝賢--坎城最佳導演奬 (一)

Image
耶!恭喜侯導!太愛他了!朋友說比李安得奧斯卡獎還高興,這是真的,不一樣的感受。侯導是我們台灣電影的純粹和底韻!...^^耶!恭喜侯導!太愛他了!朋友說比李安得奧斯卡獎還高興,這是真的,不一樣的感受。侯導是我們台灣電影的純粹和底韻!...^^

不過如此

Image
2015.05.29

01
被人稱讚:「妳好漂亮!」,正沾沾自喜不可自拔時, 平日親近的友人則直指:『妳的皮膚太乾』、『妳的包是去年的流行款』、『妳的粉底不夠透明』....我才明白,在七十多歲的人眼中,我當然算是漂亮的,因為「青春」再也喚不回;而友人所指的,正是勉力抓住青春尾巴的焦慮....

四棵果樹

Image
2015.05.22

我家後院四棵果樹,由左至右是櫻桃、梨、棗子和李子。本來櫻桃和梨中間還有一棵蘋果,蘋果樹很久之前就倒了。棗子和李子是長在一起的,李子在後面,當初屋主接枝沒接好,兩棵樹同根,李子先開花,棗子比較晚。

雅俗難共賞

Image
2015.05.17
太求完美與太有潔癖實在不是好事,純粹是跟自個兒過不去。

剛剛作好一個網站初稿,對方提供的圖文都是我(很個人的)看不下去的。有人分不清楚「說話」和「寫文」有什麼不同(反正在網路上都是鍵盤敲打),分不清「家常照片」和「宣傳照片」有什麼講究....

迷思

Image
2015.05.14
看到臉書上有朋友對同性友人的怒氣:一面稱妳為優雅美麗,一面卻向其他友人控訴妳的粗魯。這讓我想起前些時楊又穎的自盡及她的遺書:因為不知道能信任誰而感到十分沮喪。

松果

Image
2015.05.13

傍晚走路時,經過一排松樹,風一吹,一顆松果敲擊了我的額頭,而後落地;幾個翻滾,躺在地上,等待來世。

禮物

Image
感謝我的兩個孩子,在漫漫長長的人生路中,讓我有幸成為「母親」。
分娩的記憶是每個母親記憶中永恆的藝術品,無論過程多麼艱難,回想起來都是笑著的。

桃之夭夭,宜其室家

Image
對照《紅樓夢》「少女崇拜」之下的女性價值毀滅三部曲,《詩經》的『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于歸,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實;之子于歸,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其葉蓁蓁;之子于歸,宜其家人。』對已婚女性要善待許多。

開放

Image
4/12

中午在餐廳遇見L,一位北京來的二十來歲女孩。「好久不見,都好嗎?」,「幾個公司在手上,實在太忙走不開」,她有友人在一旁,我不好細問,但她略提,自己開了公司,忙不可支...

無所遁於天地間

Image
極端自然主義者,視農田與其餘種植均為人類的「砍伐」,稻米、果實、蔬菜,亦是為了兌換金錢而只為人類成熟的商品;其罪過與商人於土地上興建商業用地同等。

草木為伴

Image
午後放晴,一個人到公園散步。陽光因與樹與花相遇而顯出美麗,公園則因光影熠熠而動態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