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2011

光年兄,外找!(歡迎藍舞)

Image
光年兄,藍舞留言找您呢!
藍舞昨晚光臨寒舍,因找不到留言版,請天秤代為轉達:

未見雅舍, 先聞花幽。 沿途流雲輕霧,落花隨溪而流。 不覺留連忘返,轉角忽見瓊宇豁達, 卻又簾色清幽。想此間主人清高脫俗,雅致非凡。 藍舞芒鞋布衣, 拖泥帶水,有瀆仙境, 惶恐惶恐。在此謝過。

話說紅顏禍水

Image
打從我們讀到「環肥燕瘦」這成語時,我們就知道楊玉環和趙飛燕,但可能「紅顏禍水」讀了很多遍,卻不知道這「禍水」指的就是趙合德--趙飛燕的妹妹。

光的聲音

Image
我們因為喧鬧才領會寂靜,因為光亮才看見黑影...因為鬧鬧熱熱赴了一場花季,才領會掉落的美感所帶來的失望。

一群群的孤雁,飛過矮矮的高山

跟朋友討論,有些人寫文乍看文詞堆砌,蠻像回事,仔細推敲卻不知所云。於是想起以前老師說的笑話:

一群群的孤雁,飛過矮矮的高山
一朵白色的烏雲,停在空中飄來飄去
孤單的聚會,敍述著幸福的悲傷
啞吧在黑漆漆的白畫唱著歌...

秋來風景異,雁去無留意

Image
秋來風景異,雁去無留意。

《桃花井》-蔣曉雲遲到的寬容

Image
Image/陸先銘
01 《桃花井》

看完蔣曉雲的《桃花井》勾起我沉澱多年的老芋仔情結。前兩年龍應台《大江大海》問世前,我心裡便打定主意不去看它。倒不是因為後來引起的風風雨雨而於今放馬後砲,實則因為在現實生活中,那些血淚斑斑的故事,早已湮埋成我們這代人成長背景的浮水印,不忍睟覩。所以當龍應台風風火火地將鏡頭拉近到眼前,我因不願面對那份感傷或傷感,選擇低頭略過...

我在仰光的左鄰右舍及居所/無言

Image
前言:
flower :
無言兄真不夠義氣,能上網都沒通知一聲...

無言:
不是喔!妳的網站仍屬被禁之列,妳是不是寫了什麼,觸了本地政府之怒?呵!呵!呵!

2003年美東行/光年

Image
趁著帶女兒到Princeton 大學念書的機會﹐上個月我們全家到美東遊了一趟。紐約﹐費城﹐巴爾地摩﹐華盛頓都逗留一會﹐旅遊的重點偏重在美國歷史的景點。
今逢911 兩週年的前夕﹐先將Ground Zero 的照片貼出。以後有機會再添別處。


幸福之一是...辦事有熟人

Image
00

網友Stone在她臉書的牆上,貼了一段「幸福」的定義:
『家裡沒病人,牢裡沒親人,外頭沒仇人,圈裡沒小人,
身邊沒壞人,看似沒情人,升官有貴人,辦事有熟人,
談笑有哲人,聚會有高人,喝茶有賢人,閒聊有達人。』

紐約行前停看聽/與光年、ally聊紐約

Image
▲ 蘇活區空蕩無人,原來暑期是淡季, 各畫廊不是休假就是趁空裝修。
今年夏天是紐約熱?我去之前正好二難兄人在紐約,而Ally也在我之後,將於九月赴紐約追音樂會...行前請教曾有紐約居住經驗的光年兄,介紹當地旅遊各項相關事宜:

畢卡索與他的女人們

Image
因Margaret提及畢卡索近日在台北的特展,於是與Stone、Margaret聊起畢卡索與他的女人們。說畢卡索的一生是由女人貫穿,應該不為過。他藉由她們的愛情與靈魂,解構成不同風格的一幅幅符碼,再藉由迴溯這些符碼,分辨畢卡索各時期與不同女人的愛恨糾葛。

家住煙霞壑--Niagara Falls

Image
01

▲ Horseshoe Falls(馬蹄瀑布)
位於美加兩國,河水呈碧綠。
尼加拉瓜大瀑布(Niagara Falls)雖然聞名於世,但因某種心理因素,始終沒把這景點列入考慮。沒想到一旦身歷其境,親眼目睹其萬馬奔騰之磅礴氣勢,仍然深深被震懾。大自然之力與美,令微小如人們,莫不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