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2003

我們之間

我們之間

我們是斷翼的天使,必須彼此擁抱才能飛翔

我是一根尺寸奇怪的鏍絲釘,放在那裡都不合適....
而Meggie是另一根沒有定位的鏍絲釘,一旦我們遇著了,所有的不適當竟在彼此身上都顯得妥適與吻合。如果我們沒有彼此,我們的年少就不夠精采,不夠有滋味,就像拼圖少了一片,不完全也不美麗。

江海度餘生

Image
這是我家後面飛沙河(Fraser River)的河景..
河上這些船經年都是停在這兒的..每艘船都有地址..寄信可以收到的.
船的主人就住在船上..船上的設備就像一般家庭..
住在船上..人世的紛爭構不上..又隔著河水冷眼看岸上的繁忙..
每天看潮起潮落..看日出日落..這種日子太美了...
莫怪乎我的德國鄰居說他和妻子到加勒比海度了兩年假..兩年都住在船上.

平安夜

和孩子們在爐火邊上看照片..
兒子看著女兒初生的照片..說..妹妹好cute..!!
女兒看到小時候哥哥抱著她的照片,說:媽咪,哥哥好愛我哦!
看到中學時當啦啦隊的媽咪...驚叫不已...
看到站在黃山光明頂上的爹地和媽咪..說..你們好Lucky..!
看到紫禁城..大喊..哇..這是 Mulan (花木蘭) 住的地方..!
......
Grandpa 的英文好不好?..
我們台灣的家是不是很多玩具?
老奶奶比較愛哥哥還是比較愛我?..
......
音樂..爐火..童稚的笑語..如煙的往事..
我們的平安夜..

仙人/ 一茗

Image
一顆億萬年的頑石
修幾生幾世的果能換內身?
不恨難補蒼天  卻又
不甘只是離恨天外的遊魂
於是  頭也不點地凝立於星子的高度
守候著溪谷裡青蘿的餘夢
妳看我駐留八千里飄泊的行雲

溫哥華二三事

。溫哥華的哀愁。

溫哥華這個城市,我始終都覺得只有鄭愁予說的〝簡單的寂寞〞這四個字可以形容它。它連續多年被列為全世界最適合人類居住的地方,它的優點自不在話下。不過,很少被人提及的是,在這個最適合人類居住的城市,它得憂鬱症的人口和青少年的自殺率卻也同時在世界排名中名列前茅。


梧桐樹倒了

早晨像往常一樣開機,習慣性地往自己的站跑。
沒想到畫面上出現,計數器找不著之類的警語。
我試圖進去存放na3的資料庫,但usename 和 password 一直顯示錯誤,無法進入。我想我是被人入侵了。

進去FTP,檔案都還在,幸好。
之前因為自己不小心洗掉過資料庫,所以有了危機意識,三不五時會進去把SQL下載回來...
朋友說越快恢復越好,所以忙乎一頓,網站便又可以用了。

關於友情

最近結束了一段友情,心裡有些遺憾。

下定決心結束,是看了余秋雨《霜冷長河》裡的【關於友情】這一篇文章。至於為什麼結束,就像文章裡說的『在友情發生的事件,是很難說得清又很不願意說的』。

春夏秋冬

溫哥華的四時變化很是迷人。

人生也因生命裡的四時變化而令人成熟。
沒有雨水,果子長不好。沒有陽光,果子不能熟。
施肥太足,溫度太穩定,果樹只長葉子不結果。
人生亦然。
有春夏秋冬,有雨水沖刷,才能讓一個人的人生態度成熟。

莎士比亞的四大悲劇

Image
突然想到一件事,莎士比亞的悲劇 ,好像都喜歡用一堆屍體作結局,《哈姆雷特》就不在話下了,既為復仇記,當然要有個你死我活。結局就是敵人死了,愛人死了,親人死了,自己也死了。


奧莉薇亞之死

Image
第一次看到這張畫,就覺似曾相識。畫本身倒是沒有看過,而是畫裡表現出來的情境,彷彿有一則耳孰能詳的動人故事,呼之欲出。

忍不住求助Google大神,終於找到答案。 原來這幅畫畫中的女主角就是哈姆雷特的小女朋友--奧菲莉亞。 她在哈姆雷特錯殺了她的父親,而哈姆雷特自己又被放逐,同時失去父親和所愛的人的情況下,變得精神恍惚。有一天自己在野外採花,因樹枝斷裂而落足溺水。是 一個很令人同情又喜愛的角色。


獨舞翩然,眾舞磅礴

每天一上網..習慣先去幾個朋友站巡視一番
去Jim家聽音樂
去Ally家聽歌
去Anlia家看創意
去茶Jack家看文章
去Sue家看家庭生活
到了夜裡..要下線時..
就一定會去Aaron..Vera和莫莫的家..看看朋友..!!
這成了近來的生活模式..標準的串門子..!!

當風有了翅膀

Image
Bev 的畫作涵蓋了無限寬廣的遐想及些許彷彿宗教般的神秘。她善於將人體或人型隱於大自然當中,而藉著這些隱匿的呈現,Bev表達了她各種角度的人文關懷。

在她的畫作裡,我們可以看出她極其細緻的寫真功力。但在這些繁複的影像中,我們卻被帶到一種極其寧靜單純的情境裡 。

Bev的畫作,大多是戶外的寫生。為了獵取一些動物和岩石或大自然的景色,她經常跋山涉水。為期動輒數月。

我喜歡她,正是因為在她畫作裡,透著那種擁懷天地的自在,和自在裡的那份自得。


這是Bev的成名作,名為The music of wind.從畫中彷彿聽到從遠山飄來的笛音,彷彿在述說一個傳奇,一段故事。是的,看Bev的畫,像在看故事書,因為在她畫,都像在說一段故事一樣地引人入勝(請注意看畫面中吹笛的手是來自隱匿在樹林後的人)。這是我個人很喜歡的一張畫。名為:When the Wind had Wings,好美的名字哦。 奔騰的萬馬幻化成展翅而飛的飛鳥,有著莊周夢蝶的恍惚,亦有離世脫塵的灑脫。
Bev在這畫下,自己寫道:

" A broken song beneath the now, the echo of a soaring joy, a shape in the mist, a touch in the rain, in the wilderness you come again...you tell us what we used to know... you speak for all the free wild things whose ways were ours when the wind had wings." -- Bev Doolittle

老友

寫信給一位久未聯絡的朋友, 介紹新的網址給他。 越來越珍惜身邊的朋友,覺得經過一些事,一些時間後,還留在身邊的,其情彌珍。

今年春天去L.A.見了一些多年未見的朋友,見面時大家都覺彼此變化不大,不僅是外貌上的,連說話時的神態語氣,也恍如當年。這些朋友不僅曾是同門,同窗,女生大部分同室過,男生也只是樓上樓下之隔。住在一起三四年,誰的笑聲大,誰膽小,誰愛打瞌睡....當年視為平常的生活細節,而今卻在淚光中笑談著。

後來有朋友問我,妳怎麼都沒變?我說,見著你們,自然就回到那時的我;不是沒變,是在你們面前,不需要變。她說她也是這樣的感覺。

我和Ling不同校,她就讀淡水的另一所三專,但我們同房間。兩人感情很好,彼此之間對話不多。在一起時總是靜靜的。

曾有一回,晚上聚完會,從山下要回寢室,一路上談著林語堂的《紅牡丹》。下雨了,我打起傘,兩個人在一把傘下,繼續談著。上了山,在學校的入口處,兩個人都不想回宿舍,於是把有塑膠封面的書墊在學校花圃的小石牆上;兩個人就這麼坐著,在一把傘下,聽著雨聲,看著夜色,兩相靜默,卻一點兒不覺孤單。

在L.A見著她時,我們談彼此近況,驚訝於我們對孩子的教育方法,對生活的態度,居然仍是那麼相近。最好笑的是,我們連喊女兒的小名都一樣。

有些朋友經過歲月的累積和輾壓,情感上已不僅是友誼,而是成了親人。

訪友

寫信給一位久未聯絡的朋友,
介紹新的網址給他。
越來越珍惜身邊的朋友,覺得經過一些事,一些時間後,還留在身邊的,其情彌珍。

與威廉康定相遇

Image
在圖書館無意間翻到威廉。康定在諾貝爾文學獎的頒獎典禮上的致答辭,很受感動。真是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當年他得獎時,我太年輕,因為風聞他的書難懂,所以只在學校門口的書攤那兒翻了幾回,沒認真去研究這個人。但對他印象卻一直很深刻。

沒有雨的雨季

多雨的溫哥華..竟有一個缺雨的夏天..
這些日子才開始有了秋涼意..

我喜歡下雨...
雖然陰霾的天氣會令人心頭沈甸甸..
但我害怕豔陽高照時劍拔弩張的情緒..
亞里斯多德說..悲劇可以蕩滌人的肝腸..使人清澄..
雖然雨季並非代表悲劇..但它能使人清澈安定..我想也是無疑的..

微雨正相宜

多雨的溫哥華..竟有一個缺雨的夏天..
這些日子才開始有了秋涼意..

我喜歡下雨...
雖然陰霾的天氣會令人心頭沈甸甸..
但我害怕豔陽高照時劍拔弩張的情緒..
亞里斯多德說..悲劇可以蕩滌人的肝腸..使人清澄..
雖然雨季並非代表悲劇..但它能使人清澈安定..我想也是無疑的..

我看臥虎藏龍

Image
這部片子,在台灣引起兩極化的評論,正面評論姑且不提,反面最多的,大概均指其武打動作過於誇張,討好好來塢等等。 我自己是覺得在劇情上,的確薄弱了些。但這好像怪不得李安。因為有原著在前,基本架構已經無法改變。

微雨正相宜

多雨的溫哥華..竟有一個缺雨的夏天..
這些日子才開始有了秋涼意..

我喜歡下雨...
雖然陰霾的天氣會令人心頭沈甸甸..
但我害怕豔陽高照時劍拔弩張的情緒..
亞里斯多德說..悲劇可以蕩滌人的肝腸..使人清澄..
雖然雨季並非代表悲劇..但它能使人清澈安定..我想也是無疑的..

微雨正相宜

多雨的溫哥華..竟有一個缺雨的夏天..
這些日子才開始有了秋涼意..

我喜歡下雨...
雖然陰霾的天氣會令人心頭沈甸甸..
但我害怕豔陽高照時劍拔弩張的情緒..
亞里斯多德說..悲劇可以蕩滌人的肝腸..使人清澄..
雖然雨季並非代表悲劇..但它能使人清澈安定..我想也是無疑的..

愛是一片動蕩的洋海

Image
愛是一片動蕩的洋海 因陽光明麗而澎湃 因月色陰晴而起落

花祭

Image
大概年紀大了,現在看到以前寫的這些東西,居然會臉紅... 原作寫於2003年7月,學弟和老師回和的作品,則是寫於次年的一月及二月

來去由心 

有些朋友的離去,我是很坦然的。雖然我會自問這種坦然會不會近乎人情冰薄?

無論是朋友,情人或夫妻,我對於不能繼續維持一種關係,都多多少少會感到遺憾。 我想這也是人之常情,所以電視劇和電影,結尾時總喜歡有情人終成眷屬。以滿足像我這樣平凡的觀眾。

在莽莽蒼蒼的人海裡,我們認識一個人,有緣結成知己(或其他更親的關係),我覺這是該慶幸的。但在時間裡"知己"變得約約綽綽,虛虛渺渺,我開始懷疑,誰能真知誰呢?自己都不盡然能知自己,還能知誰呢?

即便曾有過幾天幾夜的長談,即便曾經互訴委屈和心傷。領會彼此最真的一面,卻看不懂謊言。因為謊言不在"心魂相守"的範疇裡。

人生匆匆,來去由心....

女人與頭髮

沒有上網可以作些什麼呢?...可以去燙個頭髮..!!..

已經忘記有幾年沒有燙髮..只知兒子記憶中沒見我捲髮. .

本來想剪去長髮的,美容院小姐卻不肯下刀。.她說自己幾年想留都沒留成,.羨慕我的長髮。在我髮上"輕攏慢捻抹復挑",遲遲不肯"引刀成一快"!..也許 我自己也是不捨的,否則,另找一位設計師不也可以?只是心中的不捨,想要由別人來說動,好像那份不捨才心安理得了下來。

最後我跟她..反正我不想原樣回去...妳想辦法吧..

鎏金歲月

看到oxxo畢業照,想起以前在學校的許多事。大學生活,真是人生的黃金歲月。在我們的一生當中,有什麼機會能跟一群年齡相仿,志趣相投,且程度相當的人在一起那麼長的一段時間呢?跟一群這樣的人在一起,無論作什麼都快樂,無論去那兒都有趣,就算要吵架,也比較吵得出"名堂"...。常常想起那時住在一起的人,那些高高興興愛過...高高興興恨過的人..

   大學時代的戀愛,也是刻骨銘心的。雖然能有結果的不多。但一生中,大概也只有在這種時候,能理直氣壯沒有壓力和責任地談它個四年戀愛,而不必擔心有人來催你去提親...

   這時期受的教育和對學術知識的入門,更是一個人性情和價值的標的。所以出了學校,即便隔了許多年,即便遠渡重洋來到這裡,我們遇到人,還是免不了問一句:您那兒畢業的?在學校時學什麼的?

  我在學校時對課堂上的老夫子是非常尊敬且仰慕的。在我眼中,他們個個光風亮節,他們說的,我全盤接受且吸收。上課時,我總是坐在第一排,跟夫子面對面,拼命作筆記。有位教授口才實在不好,但很有學問。每回上課時,他都對著我說話,因為全班大概只有我在聽課。還有一位現代史的教授,看到我的筆記,很訝異地說:"我有講得這麼好嗎?"...後來總讓別班同學來向我借筆記...^^... (提當年勇..好像是衰老的象徵?)

  所以,我從來不參與同學們批評那位教授好,那位教授不好的說法,我從每一位老師身上都學到許多東西....直到如今我都感激他們。

  那時,我也喜歡聽名人演講。因為一次的演講而留下對他們不能改變的印象。

  陳履安是印象最好的。翩翩公子的風度,文質彬杉,滿身的書卷氣,談吐更是不在話下。那回他的主題,是說,我們在台灣關太久了,以至人民逐漸形成島國人民的心態。價值觀和人生觀都狹隘而沒有包容度。這話我放在心裡很多年,我一直警剔自己,不要任憑自己變成一個島國人民而不自知。

   蘇南成也不錯,談笑風生,不過因為搞政治,所以演講內容不外自己的政蹟和自己在政壇上的重要性。

   簡又新也令我印象深刻,印象深刻的點是當天他遲到了。為他的遲到頻頻道歉,且在剩下的時間裡,字字珠璣,一秒不浪費地對淡江人說了一篇語重心長的話。(他曾任淡江航空系的系主任)   席慕蓉的風度也很不錯,她說有人問她喜歡畫還是喜歡寫作,她說她還在找定位。問她最好的作品是什麼,她說,再給我時間,再等等我,最好的作品在往…

日子總要過下去

日子總要過下去....

萎靡了兩周,都沒作事,也沒讀書,一定很面目可憎!

明天開始..要振作一點了...先把na3那個版架起來再說..^^

向陽花木早逢春
抒情功能的機器人

我曾因對網路一些人事的極度失望而把自己關起來...
我常笑說,這個網站是我的冷宮,我把自己打入冷宮。
『無心再續笙歌夢,掩重門,淺醉閒眠。莫開簾,怕見飛花,怕聽啼鵑。』這兩句詞,幾乎是我這兩年來的心境和寫照。

偏見

前兩天在網路上閒逛,看到有人抨擊龍應台。抨擊的主要點,均繞著她住在德國,她是外省籍人士。看完心裡很不舒服。

我生氣有些人對知識份子的不尊重;生氣有些人對海外人士的特殊心態;生氣有些人把自身文化築成一道溝渠,而不是容納百川的江河;生氣有些人硬要把文化 定位在所謂的本土上,硬要把意識型態粗糙地分為統或獨。並且以如此狹隘的觀點來批判來定奪一個文化人的文化素質和成就,真是令人氣結。

如果沒有明天--SARS

剛剛看完新聞,看到台灣SARS的報導,心情很沈重。

好好一個人,好好一個家庭,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要天人相隔。 被隔離的感覺是什麼?在那十天裡能作什麼?能想什麼?
如果知道生命只剩十天,知道最後的日子只能在一個小房間裡度過,我會作什麼?也許會要求一部有寬頻網絡的電腦吧? 好好發幾封mail給親人..給朋友..

從前該愛沒有好好愛的..寫信告訴他遺憾之情..
從前一直恨著不能平的..寫信告訴他不再有恨..
想念許久卻一直沒有聯絡的朋友..寫信告訴他長久的牽掛..
總在身邊嘮嘮叨叨被嫌煩的..寫信告訴他感激之情......

幾封信能不能還了今生所欠的所有恩情?
十天夠不夠時間跟所有朋友告別?
十天夠不夠長久再向周遭的人表關懷,表情意?
夠不夠長久處理所有該作而未作的事?

如果沒有明天.......會如何?

想念的季節

這兩天收到幾位老朋友的信..
因為有一些時日沒有聯絡了,來信問候及表達思念之情。看來想念真的是有季節性,想念的季節,大家不約而同想到”花”了。

收到老朋友的信,我總是不知如何回覆。魚雁往返本是傳達思念之情最佳途徑,但面對故友...我躊躇著..

有些過往,不願觸及,不是不思念,而是不願回首。剛從伊莉沙白皇后公園回來,今日難得的陽光。

辛夷(木蘭花)及單瓣的櫻花已落英繽紛。春日的花落,不給人衰敗的淒涼,反倒隱隱然透著化作春泥的愛意及回歸自然的飄逸。

思念正如春日的落英,不必喧鬧,不必熱淚滾滾;只是靜靜飄落,散入風中。
靜靜聽風的聲音吧,也許有故人捎來的口信.....

假霸王,真虞姬

Image
張國榮死了..我好傷心哦..!
曾經在香港機場的候機室遇到他,正巧就坐在我前面。他看有個傻女生老望著他,就笑了笑,說了句 Hello!沒有什麼架子,模樣也是電影上的樣子。

天長地久

愛情與婚姻並不是一開始就能天長地久,總是經過一些外力的介入,一次又一次地沈澱,抉擇,轉悠;而在光陰的荏苒裡自然而然地存在,加深,牽人心魄

情人與朋友

Image
一位戀愛中的朋友很沮喪地跟我說,她覺她愛的人都不值得她那麼傾心相對。她覺他們都太平凡了。

她說,雖然很聊得來,但並不代表他們令她豐富。

我說,令妳豐富的,那叫朋友,不叫情人。
情人touch妳的情感,朋友才touch妳的大腦。

雖然不知這樣說對不對,不過自己無意中竟說了這麼透徹的話,值得記錄一下。...^^

Image/ by flower --------------------------------------




R:flower2006.3.19
這篇原本沒有很認真要把情人和朋友分開來,主要是想厘清與週遭的人互動到某種程度時,應有的期待與態度。

我之所以那樣回答那位朋友,
是因為我知道有些女學生因為仰慕師長的學識而以為是愛情;
有些讀者因為欣賞作家的才氣而產生愛慕;
女病人因為知名醫師的垂青而以為自己中了頭獎;
這些所謂給予妳『豐富』的人士,也許能得到妳長久的欣賞,卻不該轉化為愛情。

但是至於愛情應該是個什麼樣的姿態,老實說,我也說不清。每個年齡,每個時空下,它都長得不一樣吧? 
R:winderster2006.3.19
所以我挺贊同 Hesse 所論的自我探尋與意志超我,最終提煉自己的良藥,還是自己。不過這絕對是有缺陷的。
朋友與戀人,真的無法兩全嗎?戀人相處的時間太久,越了解對方越與自我相異,最後的依存毫無意義,總是有人期望能在世界的角落找到一個一模一樣的自己。
情感可以奉獻大腦可以改變,心永遠是自己的。 
R:flower2006.3.19
每個人都是舉世無雙的,所以永遠找不到一個一模一樣的自己,所以深層探究,人都有那麼一點點兒寂寞。....^^ 
R:flower2006.3.18
小少爺...我指的touch her feeling,應該也包括touch her heart。

除了愛情,誰能讓妳無端歡喜無端憂呢?
令妳豐富的人滿足求知慾,卻滿足不了等愛的心。

又能豐富生活,又能牽動感情的人,太受歡迎,不會只屬於妳....^^ 
R:flower2006.3.18
Snoopy ...昨天有朋友跟我說,蘊釀幾年仍在心中的是感覺,不是感情;感覺經不起現實考驗,譬如對方變老了,變胖了,變禿了。所以會幻滅。 
R:winderster2006.3.17那誰touch她的心呢?

R: Snoopy2006.3.17哦! 我一直以為,
情人是既要豐富我們的生活,
又能牽動我們的情…

寂寞的人坐著看花

"寂寞的人坐著看花",是鄭愁予的詩集。作網頁之初腦海裡一閃而過,就以此作網頁名稱吧。

詩人的詩本身,彷彿不如這幾個字來得令人回味,像是一幅畫擺在我們面前。

有朋友問我,寂寞的人可以作很多事呀。但有什麼事比看花更具詩意?後來有許多人以此為題,也寫了不少詩,我不敢論好壞,只是可以想像這樣幾個字,道盡文人人格裡的簡單與恬淡。

寂寞的人坐著看花.... 花坐著看人的寂寞...

網路夢已遠

無意中在Google搜尋裡,找到從前我所在聊天室的留言版,驚喜萬分,一直以為已經消失了。

我花了一個夜晚一個早晨的時間,把一年半的所有留言,一篇一篇地細細讀過。再也沒看過那麼精采的留言版了,再也沒有在同一時間裡遇著那麼多精采的人了。往 事一幕幕地在腦海裡播放出來:白天的聊天室,大廳裡太太小姐們談名牌談孩子談工作...夜裡的聊天室談詩詞談古今...男人們談談政治..女人們談談家 庭...那麼平常的事...卻在當時叫許多人留連忘返。

在留言版上看到許多人的詩詞文章,不論好壞,我都感受到款款的深情。或是相戀的歡欣,或是失戀的痛楚,每一則留言都打動人的肺胕。我相信每一個留言者在當時的情境裡,其情均為真。

當然也看到了後來的紊亂,男人之間爭名,女人之間爭寵,人性脆弱的一面在網路聊天室裡的短兵相接更顯得不堪一擊。

於是,它在一年多以前便消失了。其間雖然有不少人想要死灰復燃,卻始終使不上力。聊天室的精采不在個人,而在團體。沒有了當時的人,它就不是它了。即便掛上同名的招牌,也完全失去了原味。

我知道有人不喜歡回憶過往的,總覺未來才具有不可知的發展性。但我是個被"過往"醃製的人,我讀的書,始終都是前人的"過往"。別說是古人的書籍或歷史或聖經,即便是今日的新聞,出現在報紙或電視台時,它都是過往。我的每一個細胞都透著古老的酸腐味。

過往,一如去年的春天,溫煦的微風,璀爛的花朵,都只在夢中飄香...
春風喚不回..但我知道..它來過!

小車禍

在超市被一輛正在倒車的貨車攔腰撞上。腦袋裡的一切,像書架上的書,原本排得整整齊齊,一下子被撞得七零八落,散成一堆。重新撿起來,重新審視自己,重新體會自己的生命狀態。

無論我作什麼,有意或無意,我總以為有用不完的明天;我知道要珍惜當下,但每一個當下我總冀望有延續;我知道生命無常,但我總以為我會白髮蒼蒼,因吃 紅肉過多而生病死去;我知道人生苦短,但在每一個遭遇裡我卻不能踩踏得淡然自如。於是生命的態度變得很搖擺,不夠篤定又不夠瀟灑。

一次小車禍,無法使我對人生作結論,因為我不知道前面的路還有什麼遭遇等著我,我又會因而有怎樣的轉化。不過一些小插曲,總給寂寞的生命加上了別樣的雲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