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2010

Happy New Year

Image
๑۩۞۩๑.•*¨`*•..¸๑۩۞۩๑¸.•*¨`*•.๑۩۞۩๑
╔═════════ ♡ ℒℴve ♡ ═════════╗
│ Happy new year   2011年新年快樂
╚═════════ ♡ ℒℴve ♡ ═════════╝
๑۩۞۩๑.•*¨`*•..¸๑۩۞۩๑¸.•*¨`*•.๑۩۞۩๑

Another Year Has Gone By

Image
昨晚收到朋友傳來的mail:『祝妳生日快樂。』,每年都只有這幾個字,每年都在生日的前三天收到。我懷疑他不記得確切的日子,只當是提前暖壽。原想問他:「你說吧?我生日到底是那天?」,

醉倒須君扶我

Image
◎ 忽忽最喜歡的童年照片之一 00

十二月,雨雪瀌瀌,憂悒如網。

01

忽然就想起了忽忽。

去年此時,她正沉浸在【愛錯亂】成功演出的喜悅裡,正盤點著2010年的出書計劃,正想望著生活即將四面八方地重新來過....

一年好景君須記

Image
碧雲天, 黃葉地。
金色陽光牴觸一室輕寒,街上草木瑩瑩有光。眼目所及盡是夕陽的顏色,澄黃、橘紅的落葉,繁華地起舞飄飛。一年好景最是此時。

心情在微笑

保淳老師在facebook給我的留言:『花花...妳的花想集越寫越好了...沁人心魂..動人情懷...我有個大陸朋友非常喜歡妳的文章...但沒法上妳的網站...如何是好..?』

被老師稱讚是最開心不過的事了。

萬事到秋來

Image
暮雨紛紛。
一地黃葉又老又破碎。

平常回家的路上,橫著幾輛警車,拉起警線封了路,前頭發生驚險?只好捨大道而取小徑,是沿著河的路。

破碎之美

Image
01
每天早晨天沒亮就出門,返程時總與初昇的朝陽相遇。看江山畫圖,固然心醉,但迎著的晨曦與晨霧中的車流,才是真實人生的體味。天盡頭,路盡頭,一齣齣小小悲喜正在每個心頭掠過、盤旋、停留。

每人都孤獨--小張迷

老年人回憶中的三十年前的月亮是歡娛的,比眼前的月亮大、圓、白,然而隔著三十年的辛苦路望回看,再好的月色也不免帶點淒涼。(張愛玲-金鎖記)

忽忽與貓銅像 將依偎淡水河畔

Image
忽忽與貓銅像 將依偎淡水河畔

還以為忽忽塑像的事就像過往許多社會新聞,鬧鬧也就過去了。沒想到真有了下文,並且有企業願意全額負擔經費。忽忽多彩的人生,想必自己都未曾料到,最後竟因街貓而成了人世風景。

《傾城之戀》陳數版

Image
陳數扮演的白流蘇好美,靜好不張狂,淡定而泰然,既嫵媚又知性,這樣的白流蘇讓閱人無數的范柳原一見傾心才具說服力。

看張愛玲小說改編的戲劇,很難不把劇本與原著拿來作比較,如何讓原著的靈魂活脫於劇中,並給予張迷們美麗的交待,便是編劇功力最大的挑戰。

琴瑟在御,莫不靜好

Image
Alex 回台奔喪,帶回幾本婆婆留在床頭的舊書。他哽咽地說:「這是我小時候,他們(公公與婆婆)帶我讀的書。」

最後的溫度

前不久有朋友在Facebook上抱怨:『我討厭臉書的朋友互加朋友的朋友作朋友的功能。很討厭。』,我心有戚戚,便回了一句:『的確是,友情怎麼能過渡?』。某些時候,無預期的情感侵擾,的確令人招架不住。

要完.....未完

01

這兩天很興奮,因為老網友Ally的音樂網站重新開張,喚起許多回憶。朋友Vera說,那好像是上一輩子的事,的確是,恍如隔世,境幻情真。當年在這裡遇到小少爺、遇到忽忽,都是現實世界不可能認識的好友, 網路情緣,貴乎將散落在四面八方意氣相投的人聯繫在一起,進而成為忘年、忘距的好友。

我的廢墟生活--跳舞,也可以是一種人生態度

Image
00

看了一下部落格管理介面,這一兩個月以來,未發佈的草稿居然累積了十一篇之多。記得讀書時寫作文從來不寫草稿,寫完也不重看就立刻交卷;日記更是一天寫好幾回,常常上床了,睡到一半又跳起來寫。怎麼這會兒變得這麼吞吞吐吐?會不會是因為年紀大了,愈發謹言慎行?多半還是覺得人微言輕吧,千門萬戶,那家不是銜著小小悲歡在過日子?一己的風花雪月,實在不足道。

《The Secret In Their Eyes》(謎樣的雙眼)

Image
眼睛會說話,有時......他們也會亂說話
昨天看了《The Secret In Their Eyes》(謎樣的雙眼),是一部迷人好看的電影。劇情由一宗強姦殺人案說起,帶出辦案人員、受害者家屬、兇手等關係人的愛恨情仇,並將時間向前抛擲了四分之一世紀,使得情感濃度因時間延伸而於表面呈現淡然,實則卻又因二十五年光陰的蘊釀,達到某種程度的凝視與觀照。

可望,不必可及

Image
「一棵無花果樹,只要那麼望著另一棵無花果樹。無花,無憂,也就結實纍纍了。並不一定要撼落全部的果子。 纍纍滿樹,晶瑩可數,只要可望就好,不一定要可及。」人事間,亦如是。


image from the thefigtree.net

《感謝蒙田》

Image
00

『世上曾有少數人相當真誠和相當頑強地奮鬥過,為的是不受因時代的激盪而泛起的污泥濁水以及有毒泡沫的影響,為的是不同流合污,為的是保持住最內在的自我 --保持住自己的「本質」。而且確實有少數人成功了:他們在自己的時代面前拯救了最內在的自我,並為所有的時代樹立了榜樣。』(Stefan Zweig/《Montaigne》)

砸了的孝心

Image
第一次送母親母親節禮物,是我高二的時候。親手作了一個皮雕的小皮包,從買皮料到染色、雕花、上漆,一步一步如工筆刺繡般完成,小心翼翼在內裡寫上:『祂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輭弱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輭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那是我想了許久唯一能安慰母親的話,來自聖經裡的經節。母親彼此正經歷許多不為人知的苦楚。

花季如祭

Image
再無一種花類驚世如櫻,僅以一樹婉約,便騷動整個春天。

回台補遺

Image
台北西門町 西門紅樓 00
補記。

有朋友說看完【凌晨四點三十分】便苦苦等候,等候我自台灣發出的文。不料再看到新文時,已回到溫哥華。有時是這樣的,心情過於滿載,一時之間無法傾洩,再過一時,也就冷落過去了。

雨中漫記

Image
01

溫哥華細雨澌澌,天空在灰與黑之間踟躕,望去如亙古凝邃。

車行經過 ,瞥見一位穿黑衣戴黑帽的老人,孤孤立在田間,高高舉起相機對著天邊,應是想捕捉這盈滿早晨的灰與黑。我也想捕捉,捕捉老人立在田間攝影這一幕,可惜車急路狹,只得任它自肩旁流逝。

凌晨四點三十分

00
凌晨 4:30。
回台一週,我總在睡似醒,醒似睡的凌晨時分等待整座城市甦醒。原來城市的清晨仍有鳥鳴啁啁,最早起的公路車聲, 仍趕不及晨起覓食的鳥。

媽媽跌倒了

前幾天早上要送孩子出門前,接到我媽電話,她是打來「唸」我幹嘛給她寄那麼多營養食品?唸我花錢,唸我不聽話,她叫我不要買我又買....唸了一串後,幽幽地說:「我這把年紀了,還能活多久?不要再為我花錢了!」。我因趕忙要送孩子上課,催促她掛電話,邊掛話筒邊說:「妳乖乖吃就是了,不用管錢啦!」 

櫻情與冬奧餘情

Image
01

滿城櫻華展姿,好個春滿人間。這才體會「若到江南趕上春,千萬和春住」這「千萬」二字下得多麼有力道。

今年春天早到,恰好與冬奧餘慶撞個滿懷,在滿天紅白交映的旗海間,櫻以柔美之姿填上空白,着着實實添了一片繽紛。

但今晨看到幾棵櫻花樹櫻絮滿地,無計留春,萬分不捨。

Hockey Game

Image
下午看冬奧的Hockey比賽,看得差點兒得心臟病。美國對加拿大的金銀牌之爭,高手對高手,原本加拿大一直領先一分,卻在最後30秒被美國追成平手,全國愕然。幸好在加比的一場拿回險些失去的金牌,全國從驚呼中將摒息的一口氣,大大地呼了出來,舉國歡騰!

《文學江湖》-在台灣 三十年來的人性鍛鍊

Image
文學江湖

王鼎鈞回憶錄四部曲之四

國民黨人和本土作家都宣示熱愛台灣,我完全相信,可是誰熱愛文學?我覺得十分悲涼。 --王鼎鈞


看完王鼎鈞回憶錄的第四部《文學江湖》,彷彿看到台灣三十年來的傳媒、廣播、文藝與文學的發展史,也看到傳說中的「白色恐怖」如何悾嚇拑制當代文人的靈魂與創作,看到「文學」如何被政治利用又如何在夾縫中開出另一朵花,也看到人

收藏人生的遊戲-新年快樂

Image
photo by sunny
忘了在那本書裡看到的,作者說,也許我們會突然發現,『投身再大的事業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當作一個事業,聆聽再好的故事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當作一個故事。』抱著這樣心情過日子,我們對生命中的斷斷片片,便會注於情感而小心收藏。

滄桑啊!李宗盛!

Image
若不是青澀的情愛衝撞沉澱成生命情態,誰能唱出愛情的滄桑與透徹?
若不是人生走過大半,需要原諒與被原諒的人事不相上下,誰又能如此瀟灑又溫柔? 最後一句:「情愛裡無智者」, 原諒了多少在愛情裡幾經生死的傻瓜?
李宗盛,給自己的歌,也是給愛情的歌。

難忘的...大陸麵店及山城歲月

Image
才說遺忘,生命中難忘的部分卻就出現了!

這幾天都在Facebook上跟高中時代的老朋友敍舊,拿著舊照片彼此調侃,懷念無敵青春的光陰,真個樂不思蜀。從來不知道Facebook這麼可愛!

高中讀的是聯考榜上敬陪末座的復興高中,但因男女同校,又是少男少女懷春的年齡,發展出很特別的情感,無關男女又有別於同性情誼。復中人都以「山城歲月」概括那段雖有聯考高壓卻因風因雨、因情因義而溫潤的青澀時光。

記憶與遺忘

Image
How could you forget the chocolate bar?
01

與朋友提及忽忽的猝逝,朋友說忽忽終將如鐡達尼號的傑克,逐漸沉入海底,被人漸漸遺忘。我心想,即便沒有死亡,我們不也正如此遺忘彼此?在時間的流裡,誰真能記住誰?誰又真能被記住?記憶這回事,本不若遺忘來得天荒地老,況且太上忘情,最下不及樂,努力為記憶裝框裱褙的,還是少數看不開的情有所鍾者。

忽忽藏書義賣會

Image
時間:即日起至2010年1月31日止
地點:有河book(出淡水捷運站沿河走3分鐘注意2樓)

義賣方式:
1. 南郭「巧婦」及「明明不是天使」均為忽忽自有之新書,一律依定價出售,但數量有限
2. 特別作家簽名贈予忽忽之特藏書,不論品相好壞,一律依定價出售
3. 一般書籍不論品相好壞,一律依定價6折出售,另有特藏書依標價
4. 簡體書為人民幣乘以6,港版書為港幣乘以5,再以6折計算
5. DVD、CD每片均一價100元,另有數張特藏光碟依標價
6. 購書者可免費獲贈「淡水有貓」卡片及貼紙

本次義賣所得將全部交給忽忽媽,藏書數量有限,還請及早參與!
※本活動恕無法接受遠距購書,但現場購書超過10本可代為郵寄,郵費亦需自行負擔
※本活動恕無法代為留書,請盡量親至現場挑選結清
※本活動恕不適用河親或河友優惠辦法

詳情請看有河的介紹。

聊點兒其他的

Image
00
看了Avatar,畫面真美,想像力真豐富!聽說James Cameron是經過各種精密推算才設計出杜蘭朵星球的生活型態與方式,實在是很用功的導演。只不過我怎麼看,都一直想起Pocahontas,無論劇情或畫面。

再別忽忽

忽忽於台北時間一月六日下午一時舉行告別式,
千山萬水相隔,僅以此詩遙寄,舉杯澆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