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2002

余秋雨

託朋友自台灣帶來了余秋雨的【文化苦旅】和【山居筆記】。 先翻開了文化苦旅。只是看了這位中國第一才子的自序,我就 掀起了深淵與深淵的共鳴...

『任何一個真實的文明人都會自覺不自覺地在心理上過著多種年齡相重疊的生活,沒有這種重疊,生命就會失去彈性,很容易風乾和脆折。....』

『我們這些人,為什麼稍稍做點學問就變得如此單調窘迫了呢?如果每宗學問的弘揚都要以生命的枯萎為代價,那麼世間學問的最終目的又是為了什麼呢?...』

其實我是恨不得把全文都抄錄下來,恨不得大家都看到這篇序,都看完這本書,都因此書而重新審視歷史,審視文化,審視自己人生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