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October, 2015

大山無價

Image
張愛玲稱「吃」這回事是生活的最基本藝術,不只是為填飽肚子而已。
承蒙二難兄伉儷款待,得以在<大山無價>體驗台北精緻的飲食文化。用餐環境及每道菜色的擺飾,均透著淡淡禪意及靜謐,彷彿就是為詩人特調的氛圍。置身其中,頓然詩意了起來...


且縱歌聲穿山去

Image
且縱歌聲穿山去,埋此心境青松底,常棲息。--鹿橋
前兩天與大學的學兄姐相聚,時隔二十年,恍如隔世。那曾經以最嘹亮的歌喉,唱著屬於我們自己的未央歌的吉光片羽,如印象派畫中的光點,自四面八方聚攏而來,凝聚成一幅動人的光景。

問路

Image
捷運上遇到一位小女生,拎著一個行李箱,傻兮兮地搖來晃去,抬頭便問:「往板橋是這個方向嗎?」

幸好這兩天坐了捷運,還能指點迷津。小女生一面慌張地發訊詢問友人,一面靦覥地説:「你們台北人説話好好聽,害我都不敢開口説話。」

夜讀

Image
凌晨四點,窗外仍然傳來一陣一陣的車聲,一個始終清醒的城市。

燈下,看俄國詩人布羅茨基在一篇訪談中説到對女詩人茨維塔耶娃的推崇:「我或許能模仿一點曼德爾施塔姆的筆法,卻從未模仿過她-茨維塔耶娃,的聲音。她是唯一我無意與之爭高低上下的詩人。」

夜不眠

Image
夜不眠。窗外犬吠、貓吟,車聲隱隱,風聲微微。

聽見母親咳嗽聲,我悄悄過去幫她蓋上被子;再夜些,母親起床小解,悄悄過來幫我蓋被子。一夜重覆。

回娘家

Image
回到台北,一出機場,空氣中的氣味和雨水的形狀,都有著久別重逢的親切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