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October, 2002

多情應笑我,不堪看

Image
街上的楓已紅了頂
清晨在霧氣中見它
總想到『曉來誰染霜林醉,最是離人淚』..
數百年前,那個等待愛情的女子
在同樣的楓紅下,在同樣的蕭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