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pril, 2011

第二道彩虹

Image
01

原是陰霾的雨天。
車行經過家後面的菲沙河,不料在烏雲的縫隙間,一道白光射了進來。忍不住下車向河靠近,再轉身,便見兩道彩虹緩緩現出,湖光倒影,質若輕銀色若飛,像從白日夢裡出來的。

請君今夜伴花眠-與光年、天秤談「狐狸經」

Image
這兩天氛氛悶著,把在天秤家與天秤、光年兄聊「狐狸經」的趣談貼過來,大家看看,一笑便是。既是狐狸經,許是有情色的演出,看後難耐,無論情慾或道德,本人概不負責 ...^^

先說好,不許有人丟馬賽克...^^

無言兄的近況/無言

Image
先跟大家報告好消息:無言兄給我回信了!

前兩天我找到無言兄的email,給他寫了信:

相逢何必曾相識--與客提兄談張愛玲

Image
個人意見的版主寫了一篇有關【張愛玲私語錄】的小小心得,大抵嘲諷皇冠下一本大概要翻出張愛玲上雜貨店買東西的收據,書名就叫【張愛玲生活拾遺】。他的訪客有人留言,說戴文采就幹過這種事(翻張愛玲垃圾桶)。而我真心認為,宋以朗就是目前「合法」地在翻張愛玲垃圾桶的人。

零落成泥輾作塵 惟有香如故-關於花語

Image
再看這些文字,寫作時的心情和記憶,已變得模糊而依稀。彈指間...所有的輕或重都成了遙遠的從前。像一頂褪了色的花轎....已無昔日的光彩,卻留在院子裡,讓自己或來往的行人回想當日新嫁娘的天真與愛情。

新增分類-花語

看到光年兄那篇《揮手》,想起以前也寫過類似的文,回頭去翻日記時,看到十年前寫的東西,好像撞見兒時包著尿布的照片,...可能是這種感覺,所以搬到Blogger 後,就沒把那些搬過來。

網路偷渡知多少?
附清歡集偷渡始末

Image
01

有一件小事,雖然朋友勸我君子不必與小人計較,但我還是不吐不快,沒辦法,女人小器嘛,當作笑話看看也無妨。

這是我無意中在網路上看到的一個部落格,因為對方發表的文章也具一些文學性,為保一分尊重,我把螢幕截圖裁成只剩sidebar的部分。

歲月的眼神

Image
金門街底上水源快速道路,由車上拍的
晴陽自在記憶裡漫步帶我返回少女青黃交澀的時歲後,又往前走回我的童年,回到童年生長的地方--歲月的眼神

天氣好,去爬山

Image
01

天氣好,去爬山。

昨天天氣好,幾位朋友臨時起意上山去走走。沒想到上了山才發現,山上積雪有兩三個人高,平常登山的路徑只剩十五分鐘路程,其餘均封賞給了滑雪人士。

櫻花與春天一起回來

Image
櫻花與春天一起回來。
雲,無調不變;花,無美不備。

在記憶裡漫步

Image
汀洲路上望向金門街底的河堤
這是晴陽漫步三十年前的青春裡的其中一張照片,我舊家就在這照片裡的河堤邊,出了街口向右轉,就接到廈門街,向左,應該就是水源路。河堤就延著這幾條街,河堤過去的河濱公園,架築了我整個童年與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