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October, 2012

永不言敗的絕望

看到舒國治這篇過起碼的生活也可能是革命,想起約翰伯格說的:永不言敗的絕望。『這裡的絕望沒有恐懼、沒有屈從、沒有被擊敗的感覺,這裡的絕望打造了一種面向世界的揮棒姿勢』

生活或許讓人絕望,但不能言敗,舒國治說的革命,先革自己的命,才能革群體的命。而我以為,在台灣,這樣小小的革命團體,比比林立。

醃製鹹檸檬

Image
一袋五磅的檸檬六塊加幣(約180台幣)算不算便宜我也不知道,只因聽香港朋友說,醃的鹹檸檬既可治療久咳,拿來蒸魚更是人間美味,我家魚多,挺實用...^^

唯一缺點,鹹檸檬醃製時間需要一年,一年期的鹹檸檬治療久咳的功效才顯著。想必屆時蒸魚也才真能入味?...這便是耐人尋味...?

忽忽味再回味?

Image
忽忽的好友張小雯在臉書上給我留話,提到忽媽今年年底想重拾私房菜宅配的生意,我把內容也公佈在此,待忽媽重新開業時,盼望眾好友們鼎力相助:

溫哥華地震

晚上七點多時,溫哥華發生地震,7.7級

Powerful earthquake hits B.C. northern coast

槭之翅果
附楓香樹之球果/光年

Image
溫哥華的秋天宛如一幅上了一半顏色的畫,整座城市如詩。

雨後,探看屋外葉色斑爛的樹,於微微出現的陽光中更美化了光澤。溫存與寧靜中,呈現永不疲倦的美麗。

If You Go Away

Image
溫哥華的10/15日夜裡,我與二難兄和牛在二難兄的臉書上閒聊,拿楚辭、詩經和伯夷列傳開開玩笑,過了午夜,10/16日凌晨,突然話鋒轉到忽忽,三人一陣默然。我原為自己破壞氣氛有些歉疚,二難兄和牛或許是為了安慰我,均說:沒事!豈料他們一說沒事,我便淚如雨下,在螢幕這端哭到不能自己。二難兄為了安慰我吧,貼了一首歌:『友誼永存』,為往日擧杯。我於歌聲與淚水中,幽幽上了床。

葵百合花種

Image
請問鳥媽媽一個問題,這是我的葵百合結的莢,打開來看長這個樣子,不知道這樣能作種子嗎?可是看不到什麼籽籽。或是應該要再等它長大些?

星座迷思

Image
周六與朋友們一起Potluck,有位朋友一再吹嚧自己的香蕉蛋糕recipe是最好吃的,一一詢問每個吃下蛋糕的人:『好不好吃?』,有趣的是, 還逼問一位家裡開蛋糕店的朋友:『妳家的蛋糕好吃還是我的好吃?』,『味道不一樣!』,『那妳覺妳家的味道好吃還是我作的味道好吃?』,『呃...不一樣 的味道!』,她欲再追問,有別的朋友看不下去:『妳這樣問,人家怎麼回答?說妳的好吃,那是砸了自己的招牌,說妳的不好吃,妳不是要傷心?』,她一聽,也 覺有理,不好意思地笑了。

火光與雪花交會處-Mount Hood/光年

Image
01
好似陰陽的對立﹐也如夫妻的互依﹐火山和冰河這兩個宇宙的極端﹐在Mount Hood 身上纏綿糾葛﹐展現出既柔和又雄壯的景觀。山頭的積雪全年不化﹐這裡有美國唯一全年四季都開放的滑雪場。

秋水無痕

Image
一個人在家的午後,百無聊賴。

臉書上傳來諾貝爾文學獎的得主名單,心裡怏怏然。怎麼不是米蘭昆德拉?老先生雖絮語以致有些囉嗦,但其偉大怎能被忽悠?

秋天的顏色之酸漿果

Image
是誰偷了秋天的顏色?那原該像晚霞一樣的橘紅金黃,原該如楓紅一樣地在紅黃綠之間次第遞轉?

南瓜說:我於春夏一路走來,適逢走到秋,便被染了顏色。
酸漿果說:我原住在這裡,應秋風邀請拉出秋的帷幔。

感恩節

Image
今天是加拿大的感恩節(每年十月的第二個星期一)。

適逢秋收時節,一望無際的青翠玉米田剛剛抽長出紅色的纓穗;旁邊待收的金黃色南瓜,成熟飽滿,正摩拳擦掌準備著十月底屬於他們的Party(萬聖節 );而滿城落葉與楓紅,也在次第轉變生與死的節奏...

森林浴(Goden Ears Provincial Park)

Image
金耳朵公園位於大溫地區的東北方向,距離我家約五十分鐘車程。公園佔地五萬公頃,園內有多條健行步道,各有難易,路的盡頭更有不同風貌。最好走的,盡頭是湖邊;中等難度的,可看到瀑布;最難的,全長27公里,登頂後能俯瞰菲沙河谷全景。

輕盈的數字

2012.09.29

曾經在噗浪短暫停留,之所以棄之如敝屣是因為每次的發文或登入都計入點數,對數字特反感的我,實在不願被數字奴役,以逃難的心情逃離噗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