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October, 2003

當風有了翅膀

Image
Bev 的畫作涵蓋了無限寬廣的遐想及些許彷彿宗教般的神秘。她善於將人體或人型隱於大自然當中,而藉著這些隱匿的呈現,Bev表達了她各種角度的人文關懷。

在她的畫作裡,我們可以看出她極其細緻的寫真功力。但在這些繁複的影像中,我們卻被帶到一種極其寧靜單純的情境裡 。

Bev的畫作,大多是戶外的寫生。為了獵取一些動物和岩石或大自然的景色,她經常跋山涉水。為期動輒數月。

我喜歡她,正是因為在她畫作裡,透著那種擁懷天地的自在,和自在裡的那份自得。


這是Bev的成名作,名為The music of wind.從畫中彷彿聽到從遠山飄來的笛音,彷彿在述說一個傳奇,一段故事。是的,看Bev的畫,像在看故事書,因為在她畫,都像在說一段故事一樣地引人入勝(請注意看畫面中吹笛的手是來自隱匿在樹林後的人)。這是我個人很喜歡的一張畫。名為:When the Wind had Wings,好美的名字哦。 奔騰的萬馬幻化成展翅而飛的飛鳥,有著莊周夢蝶的恍惚,亦有離世脫塵的灑脫。
Bev在這畫下,自己寫道:

" A broken song beneath the now, the echo of a soaring joy, a shape in the mist, a touch in the rain, in the wilderness you come again...you tell us what we used to know... you speak for all the free wild things whose ways were ours when the wind had wings." -- Bev Doolittle

老友

寫信給一位久未聯絡的朋友, 介紹新的網址給他。 越來越珍惜身邊的朋友,覺得經過一些事,一些時間後,還留在身邊的,其情彌珍。

今年春天去L.A.見了一些多年未見的朋友,見面時大家都覺彼此變化不大,不僅是外貌上的,連說話時的神態語氣,也恍如當年。這些朋友不僅曾是同門,同窗,女生大部分同室過,男生也只是樓上樓下之隔。住在一起三四年,誰的笑聲大,誰膽小,誰愛打瞌睡....當年視為平常的生活細節,而今卻在淚光中笑談著。

後來有朋友問我,妳怎麼都沒變?我說,見著你們,自然就回到那時的我;不是沒變,是在你們面前,不需要變。她說她也是這樣的感覺。

我和Ling不同校,她就讀淡水的另一所三專,但我們同房間。兩人感情很好,彼此之間對話不多。在一起時總是靜靜的。

曾有一回,晚上聚完會,從山下要回寢室,一路上談著林語堂的《紅牡丹》。下雨了,我打起傘,兩個人在一把傘下,繼續談著。上了山,在學校的入口處,兩個人都不想回宿舍,於是把有塑膠封面的書墊在學校花圃的小石牆上;兩個人就這麼坐著,在一把傘下,聽著雨聲,看著夜色,兩相靜默,卻一點兒不覺孤單。

在L.A見著她時,我們談彼此近況,驚訝於我們對孩子的教育方法,對生活的態度,居然仍是那麼相近。最好笑的是,我們連喊女兒的小名都一樣。

有些朋友經過歲月的累積和輾壓,情感上已不僅是友誼,而是成了親人。

訪友

寫信給一位久未聯絡的朋友,
介紹新的網址給他。
越來越珍惜身邊的朋友,覺得經過一些事,一些時間後,還留在身邊的,其情彌珍。

與威廉康定相遇

Image
在圖書館無意間翻到威廉。康定在諾貝爾文學獎的頒獎典禮上的致答辭,很受感動。真是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當年他得獎時,我太年輕,因為風聞他的書難懂,所以只在學校門口的書攤那兒翻了幾回,沒認真去研究這個人。但對他印象卻一直很深刻。

沒有雨的雨季

多雨的溫哥華..竟有一個缺雨的夏天..
這些日子才開始有了秋涼意..

我喜歡下雨...
雖然陰霾的天氣會令人心頭沈甸甸..
但我害怕豔陽高照時劍拔弩張的情緒..
亞里斯多德說..悲劇可以蕩滌人的肝腸..使人清澄..
雖然雨季並非代表悲劇..但它能使人清澈安定..我想也是無疑的..

微兩正相宜

多雨的溫哥華..竟有一個缺雨的夏天..
這些日子才開始有了秋涼意..

我喜歡下雨...
雖然陰霾的天氣會令人心頭沈甸甸..
但我害怕豔陽高照時劍拔弩張的情緒..
亞里斯多德說..悲劇可以蕩滌人的肝腸..使人清澄..
雖然雨季並非代表悲劇..但它能使人清澈安定..我想也是無疑的..

我看臥虎藏龍

Image
這部片子,在台灣引起兩極化的評論,正面評論姑且不提,反面最多的,大概均指其武打動作過於誇張,討好好來塢等等。 我自己是覺得在劇情上,的確薄弱了些。但這好像怪不得李安。因為有原著在前,基本架構已經無法改變。

微雨正相宜

多雨的溫哥華..竟有一個缺雨的夏天..
這些日子才開始有了秋涼意..

我喜歡下雨...
雖然陰霾的天氣會令人心頭沈甸甸..
但我害怕豔陽高照時劍拔弩張的情緒..
亞里斯多德說..悲劇可以蕩滌人的肝腸..使人清澄..
雖然雨季並非代表悲劇..但它能使人清澈安定..我想也是無疑的..

微雨正相宜

多雨的溫哥華..竟有一個缺雨的夏天..
這些日子才開始有了秋涼意..

我喜歡下雨...
雖然陰霾的天氣會令人心頭沈甸甸..
但我害怕豔陽高照時劍拔弩張的情緒..
亞里斯多德說..悲劇可以蕩滌人的肝腸..使人清澄..
雖然雨季並非代表悲劇..但它能使人清澈安定..我想也是無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