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December, 2008

她是我的靈魂之窗

昨天(12/31)是Meggie的生日,她在msn跟我說,希望後半輩子仍能年年與我一起過生日,即便是在msn。還說:「希望我們的後半輩子,寧靜  平安  但充滿熱情與歡呼聲!」

在我的生命中,能跟我談到「後半輩子」的女人,大概只有Meggie。

關於同性情誼的付出,我承認我是略帶獨裁性質的, 一廂情願地跳過浪漫愛與商業愛,總是直接昇華至宗教愛,以舖天蓋地的方式覆蓋想要愛的人,而且不許回報。大部分人都因招架不住而逃之夭夭,只有Meggie不但能受,而且回應的力度與我旗鼓相當。

大雪一場

Image
從上周三開始下雪,一直下到昨晚,中間雖停歇半天或一晚,但仍持續下著。
朋友說他們停在門口的車子已經埋在雪堆裡,看不到了。大家開玩笑,看到雪堆別硬闖,有可能撞上的是一輛車子。

昨天 Boxing Day, 公路上的街景:


零下10度C的河上風光

Image
我家後面的Fraser River,雖是一條小小支流,卻風光無限。

夏秋兩季因是鮭魚回流必經之地,匯集各地釣客與小小遊艇,秋天則因伐木運送,而成貨船的航線,到了冬天,本因萬籟俱寂,卻因一場雪,引來幾位不惜車子卡在雪中的攝影者。

時值冬至,冬陽西下的飛沙河上。









忽媽媽的廚房

Image
這是忽媽媽的拿手好菜,現正宅配訂購中,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到忽忽網站查看詳細菜單及價格。

白色聖誕 + 持續低溫

Image
01

溫哥華這一週持續低溫,每天最低溫都到零下七八度,加上冷風吹襲,據說冰冷的程度到了零下二十度,真令人神清氣爽!

記得小時候,最喜歡凍得僵直的身體,窩進被窩裡,緩緩被溫度暖軟了身子的那種感覺,像冰淇淋溶解在剛烤出來的蘋果派上面一樣,有一種交融的纏綿。而白色聖誕所以令人期待,正是因為這種白裡透紅的冷熱交融,圈出一個家居式的暖色系幸福氛圍,一寸寸被其中溫度融解的同時,格外令人感覺自身存在。像走進大場合裡的小人物,突然發現有自己的位置,心滿意足了起來。

唐文標的《張愛玲卷》

Image
張愛玲的潔癖從不排他,而是包容,包容一切小市民的糾纏、瑣碎,近於吝惜的要慢慢長期享受的小快樂,同時又毫不留空把身體放到快樂中去,張愛玲文章並不勇於作樂,也不貪歡。她所有最好的文字表面在控出苦楚,卻在其中把小市民平淡自然的屈服,重新提到人的層面來,也許已是「時候」了。--唐文標

Table Of Contents

成績單

每學期收到成績單對父母都是一種檢驗,看到成績單而爆跳如雷的父母,雖說是氣孩子,但我想,責怪自己的成份恐怕居多。所以,每逢這時節,各補習班生意都變好了。

兒子這學期成績進步不少,很令我意外,尤其是英文(language art),往年表現並不出色,這學期卻拿到好成績。我心裡正在納悶,沒見他有多用功,怎麼一下子變這麼好?昨天,有了答案。

詐騙之前事後話

前事:

上個月吧,一天午後,一個人在電腦前閒晃,家裡電話響起。意料中,又是廣告電話,通常這時間都是。平時我都會掛掉,但這天剛好閒著,於是耐心聽對方說完她的廣告台詞。嗯,是個旅遊公司,說過兩天在電視上會有她們公司的慶祝晚會,希望我屆時觀看。在麒麟電台(大陸的中文台)的凌晨時間。我隨口應允,只想打發。

所謂虛擬

新車換保險,主保險人變成我,經查,1999年出了一次車禍,保費不能全享折扣。
 啊,1999年...那麼久了??

是個十一月的星期六早晨,天空灰灰濛濛 ,空氣冷冷濕濕,
我正在趕往中文學校的路上,
前頭停著一輛等待左轉的車,
我看著它的方向燈一閃一閃,
卻失神
直挺挺地往前衝 微微加速
.............

愛情不足以灌溉內心的荒涼
附屈原、王國維討論

Image
Image by Meggie Taylor
01

前兩天看到一篇報導,又是女人被男人騙財騙色的新聞。每次看到類似這種新聞時,我心裡都很納悶,如果不是因為失了財,要怎麼判斷感情的被欺騙呢?在這些熟女們進入戀愛的甜蜜狀態當下,是不是欺騙的行為便已然不存在?愛情原本就只負責提供戀愛滋味,並不承諾有效期限,那怕有效期限可能只有十五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