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February, 2016

閏二月

Image
四年一閏的二月二十九,最被談論的,便是這一天出生的人,四年才過一次生日。收音機裡的,臉書上的,都以為四年才過一次生日是很遺憾的事,而我卻羨慕:四年才長一歲,人家都一百歲了,他才二十五,多好啊!果真是會算的,不如會生的!...^^

為了在四年以後,能收到臉書"回憶"的通知,特此留言,並附上抒情的櫻桃李花照片一幀... 落花流水,孰是無情?

放封

Image
江山風月本無常主,閒者便是主人。

每次走一趟山路回來,可以神清氣爽好幾天。

忙了一個冬季,再到山裡真有「放封」的感覺,尤其在走了一段Trail,又是攀、又是爬,流了一身汗後,一片純藍的天空在眼前展開,白雲舒卷,海水清澈,真令人無限暢快!

速寫兩張

Image
看朋友(鳥媽媽楊玉娟)夜行照片有感,依照片畫葫蘆,原子筆速寫兩張。

月到天心處

Image
忙碌的日子總算告一段落。

年年過

Image
忙了好幾天,作了好幾頓飯,腰酸背痛,但是很快樂!

歲首年終,驗收一年所有人情,有些朋友,雖然也會吵架,也會有矛盾,但往往多年的情誼及彼此從對方身上得到的滋養,其價值都能化解小小恩怨。到了過年,仍然想著一起過。酒過三巡,一笑泯恩仇,又肝膽相照起來了。

范多多平常見到不熟的人會吠幾聲,但這一天卻一點兒聲音都沒出,朋友開心地說:『連牠都知道,每年來過年的,都是這波人!』。

我喜歡過年,除舊佈新,心情上的。

丙申年立春

Image
下雨,塞車,溫度5度。
立春日。


妳若安好,便是晴天

Image
看到有朋友尋回失散三十年的老友,想起去年秋天回台時,也與失散三十年的學姐相聚。高中時,我們三個不同屆,但住在一起,是可以聊天聊到不知誰先睡著的那種感情。但不知為何,學姐畢業後,就完全沒了消息,以至我們甚至不記得失散於何時,我以為超過三十年了,學姐說不到三十年....她在Meggie奶奶的喪禮上見到我,而彼時,我哭得太傷心了,完全沒有印象見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