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ly, 2002

且慰飄零共天色

初初來到溫哥華時,曾感嘆人情淡薄。母親一句話提醒了我: ”大家都是出外人,誰能照顧誰呢?”是呀,住再久,仍舊是”出外人”,仍舊是”外人”。

於是,儘管我身在溫哥華的好山好水好空氣中,我仍覺自己孤單,深處仍有一種飄零的悲傷。

且慰飄零共天色
獨立蒼茫自詠詩

性情中人

日記寫的斷斷續續多半是因為生活乏善可陳。

但我近來之所以斷續,卻是因為有些情緒,不想去理會。 一靜下來,難免就會把心裡一些沈澱,或是生活裡一些從心頭飄過的吉光片羽又擾和了起來。

不理會有好處的,且好處不小。君不見有些人萬事不上心,會令自己不愉悅的情事或情境總是避開,啥時候見著他,都是喜怒不形於色,一幅氣定神閒的樣兒。世故一點的說法,這叫作修養好。

我是屬於修養不好的!我深於哀樂,經常陷在情緒裡出不來。 而且任性,任著自己喜或悲,不太願意控制的。美麗一點的形容詞,稱之為性情中人。 ^^...

天若有情天亦老

聽到一個感人的真實故事:

朋友的丈夫罹患胃癌, 去年聖誕前,醫生通知她病人來日無多。她知一切無可挽回。她只作了一個禱告,求神讓她的夫在僅餘的年日裡再看到一場雪。 聖誕過了,沒有下雪,妻子心想,也許神讓她的夫留到今年的冬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