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 2014

新年「心」氣象

Image
一月二十九日 臘月二十九,人稱小年夜。

再不多時,就是除夕,家家戶戶都有一頓年夜飯。年夜飯又稱團圓飯,南朝《荊楚歲時記》記載「歲暮家傢俱肴蔌,詣宿歲之位,以迎新年,相聚酣飲。」意即歲末年終,家家戶戶準備肉類和蔬菜(肴蔌),守歲迎接新年,家人相聚飲酒,一起吃團年飯。(維基)

臘八蒜

Image
一月二十五日

老爺跟我說:妳放在車庫那罐醋發霉了!
一驚!趕緊跑到車庫把醋抱上來,那裡是發霉?切~~
是蒜頭真的變綠了啦!中國蒜真的會變綠,前兩年泡的臘八蒜都只呈褐色。

有趣的是,這幾顆居然還發芽了耶!難不成泡在醋裡還能長?不記得我有剥到發芽的蒜,看到這碧綠的蒜芽,也太可愛了!

朋友

Image
一月二十四日

仍舊是一上午的霧,霧散後晴光明朗。

那個把自己腦袋關起來的孩子,今天能叫媽媽了,而且能說出顏色,形狀,遠近。這兩天我的掛心才稍稍放下,雖然與孩子素昧平生,終究是出於人性的惻隱之心--惻隱之心,原就是纖塵不染?

在外頭忙,下午兩點才吃午飯,進了一家以台灣食物聞名的餐館,點了炒飯和涼拌黃瓜。我很意外涼拌黃瓜還能作成那麼難吃,完全不需技藝的。憂心這家店的前途。

有些朋友婚後就囚在婚姻中,失去與其他人事物的關係總和,殘留下來的自我,如光秃禿的數學符號,沒有願望,沒有選擇...我常想,一個人的人際關係,也是一種人生作品,身外世界與自身靈魂親手構築成的紐帶。

孤軍奮鬥是悲涼的,朋友,才讓我們在人生困境中不孤單。


思念

Image
一月二十三日

早晨出門時,仍然大霧。開車過橋,橋在雲霧中恍若懸空,錯以為要開到天邊去。
午後回來,則煙消霧散,一片晴朗,特地下車與太陽say hello ,我喜歡冷空氣中陽光的乾淨氣息,乾淨的純度讓人自覺無瑕了起來。

晚來,聽著羅大佑的歌,想起一些往事,一些人,這才發覺,好久沒有「思念」的情緒了。網路時代,任何懷想均可透過搜尋尋獲,「思念」的情緒尚未成形,便已獲得抒解。唯獨故人、故事,不能走近,又不捨走遠,只能像兩棵樹一樣,彼此望著彼此的生長,各自春暖花開......

神探夏洛克

Image
一月二十二日

01

到銀行匯款,小姐不明究裡,問了許多狀況外的問題。待我一一解釋後,她終於明白,開始要作匯款的動作。但我卻不信任她了,不知她會把我的款匯到那裡去,於是要求提領現金,到另一家銀行去匯。

探病

Image
一月二十一日

滿天大霧。早上九點半左右出門,氣溫只有一度,大寒果然還是有威力。

到醫院看望朋友的孩子,才六七歲大的孩子,一場高燒後竟發生自體性的免疫性疾病,自殺式地關閉了腦功能,原本好好的孩子,一夜之間癱在那裡,連吞嚥功能都不肯使用。據家長表示,家裡前段時間有大爭吵,孩子敏感,可能因為害怕或不想再接受這樣的訊息,身體才發出了這樣的抗議。

雲端情人

Image
一月二十日

節氣大寒,但難得放晴。小寒時節,美東歷經零下五十度的酷寒,把大寒的冰冷都透支了。小寒大寒,冷成冰團。過完這最後的節氣,就真是新的一年了。

書到了

Image
一月十八日

體檢。一切正常。
朋友Stone送的【愛因斯坦的夢】今天收到了,陳之藩的序寫得真好看:『萊特曼此編之作...用雲的迷離來狀夢的迷離,用雲的變幻以象夢的變幻,他用幾十個夢渲染出幾十團雲,而他的筆所不到之處,正顯出他要畫的月來。這是無所定,卻有所顯的方法,這是詩的方法,這是藝術的方法。......萊特曼不是以藝術塗抹童話,也不是以藝術諷刺成人,他是以藝術來說科學,來說科學中最捉摸難定,最具關鍵地位的概念--時間』。看完這樣的序,除了迫不及待要進入【愛因斯坦的夢】外,還想到的是,我的【陳之藩散文集】放那兒去了?哈哈!久違了,陳之藩先生!

回報朋友送書的厚意,最佳態度就是好好把它看完。跟Stone約定好,待看完了再好好討論。難得我們二人會同時看同一本書...^^


訪友

一月十七日

多雲。晚間起大霧,明兒個可望有個大晴天。

去看一位朋友,她甫結束婚姻,蒼老許多。  原是熱心又慷慨的人,一下子顯得枯萎。離婚,並不是只跟一張臉說再見,而是許多事物,許多心情,許多選擇。我原想以重獲的自由來安慰她,畢竟是建立重新挖掘自己豐富潛能的機會,卻因她黯然說著收到前夫結婚喜帖的複雜心情而打住...只見新人笑,那聞舊人哭。

婚姻,從來都是現實的。在婚姻中,只為自己活,或只想活出自己的人,終究會只活成一道沙漠...。友情,是此時的荒漠甘泉。







雲開月明

Image
一月十六日

天氣放晴,帶著相機出門,卻無機會照相。

晚上回來,在高速公路上看到又大又圓的月亮。我喜歡田野上的月光,溫情脈脈地蘊含人間悲歡,幾道很輕很輕的雲飄了過去,不足以遮擋月光的明媚,當真是月明飛輕霧。

雨果說:「人生路上總會有雨」,馬克吐溫則說:「再大的雨,總會停。」,嗯,只要明月在,守得雲開總能見月明。

***
陪友人看店面,不料被被鼓動開餐館。朋友說:難吃的台灣小吃太多,每回「被騙」,便在心下喊著:「不若花花作的好吃!」,所謂山中無老虎,猴子當大王,如是爾!

Aya MidoriHsien te Ou陳晉卿 and 37 others like this. Serena ChenOh! 太美又太讚了! January 18 at 8:22pm · Unlike · 1

不可複製的風光

Image
一月十五日

大地乾燥,適合走路。

心中的花永不離枝

Image
一月十四日



無風無雨,清冷。

即將來臨的甲午年造成小小話題,或是歷史,或是天干地支。而每逢歲末年終,總不免有人
憶起那些流逝掉的歲月,那怕有些時光比冬天還寒冷。


慎言

Image
一月十三日

午後雨停,夕陽在樹林間閃爍絢麗,久違了。

時間表

Image
一月十二日

仍雨,風小些。

01

主日聚會自去年十二月中旬改到下午。冬天剛好可以晚起,只是生物時鐘習慣了早起,到了時間還是自動醒來。

球員

Image
一月十一日

昨夜大雨,風也急,把陽台上一盆已枯萎的盆栽吹倒了。

口紅

Image
一月九日
朋友送了一支口紅,是上週幾個女人一起逛街時,逛到Dior的專櫃,銷售小姐介紹的。她們都買了,我沒買。心想,家裡還有,不急著買。不料今天朋友買了來送,大概希望幾個好友用同一支口紅?...我還是付了錢給她,平白讓人花錢,我過意不去。

倒是對某樣事物,眼瞼一眨,便有人送上,還是受寵若驚。


鳥媽媽的憤怒

Image
一月九日

仍下雨。天色灰濛。
01

昨晚臨睡前,看到鳥媽媽這篇<傷心小月谷>,一夜輾轉,無法成眠。潛意識裡一直想為"官方"說點兒話,因為不願接受那種無可救藥的可能性,總是還存著一絲希望,不願相信任何人會公然在已列為綠色生態的區域仍然大開挖土機。但終究事實擺在眼前,所有浪漫的幻想,終究幻滅。

金樹兄與鳥媽媽夫婦,共同為荒野付出的心力,是很令人感動的。看他們為此情此景所發出的沉痛憤怒,我也有些心疼。朋友此時需要的,是我的支持,而不是我的理性。







臘八蒜

Image
一月八日

臘八。仍然下雨。

01

上午出門辦事,路上看到救護車停在老人院門口,轉動的閃燈在濛濛雨中,顯得格外亮眼,腦中閃過許多老人跌倒或猝逝或病發的種種情節。生命專橫,來去不問意願。

狗事

Image
一月七日

下雨了。五至七日都屬小寒,小寒有雨,小暑應可不旱?

一早送多多去美容院,順便買菜。突然想吃麻油雞,便買了一隻土雞回來。日本麻油、日本米酒家裡都有現成,中午準備吃麻油雞麵線。

隨想

Image
一月六日

無風無雨,近午時分,白霜仍留在地面和樹葉上。

生有時

Image
一月五日,節氣小寒。

俗諺云:「小寒不雨,小暑必旱。」我趕緊看了氣象報告...幸好,過兩天有雨,希望這回氣象局守信用。

新希望

Image
01

維也納友人Winderster寄來的聖誕禮物兼生日禮物,義大利(Richard Ginori)的手工咖啡杯,質地透徹,造型如小家碧玉,娟秀清麗帶著一分輕巧與體貼,不負「白色金子」的美名。杯子迷人,盛情更是感動,我自中學即迷戀瓷器,即使沒有錢買,也總要到店裡撫弄。所以收到精緻的瓷杯,滿心喜歡,看到朋友信上說:我跪下祈禱,不要因為運送而有任何損壞!我真是感動!這端端正正的美麗禮物,所盛載的,是盛情,是精緻,是體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