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2010

可望,不必可及

Image
「一棵無花果樹,只要那麼望著另一棵無花果樹。無花,無憂,也就結實纍纍了。並不一定要撼落全部的果子。 纍纍滿樹,晶瑩可數,只要可望就好,不一定要可及。」人事間,亦如是。


image from the thefigtree.net

《感謝蒙田》

Image
00

『世上曾有少數人相當真誠和相當頑強地奮鬥過,為的是不受因時代的激盪而泛起的污泥濁水以及有毒泡沫的影響,為的是不同流合污,為的是保持住最內在的自我 --保持住自己的「本質」。而且確實有少數人成功了:他們在自己的時代面前拯救了最內在的自我,並為所有的時代樹立了榜樣。』(Stefan Zweig/《Montaigne》)

砸了的孝心

Image
第一次送母親母親節禮物,是我高二的時候。親手作了一個皮雕的小皮包,從買皮料到染色、雕花、上漆,一步一步如工筆刺繡般完成,小心翼翼在內裡寫上:『祂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輭弱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輭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那是我想了許久唯一能安慰母親的話,來自聖經裡的經節。母親彼此正經歷許多不為人知的苦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