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November, 2015

一片冰心在玉壺

Image
此行回台,最大收獲無非就是承受來自親人、友人滿滿的善待與滿滿的愛。無論是中學友人或大學友人,再相見都已在人生路上經歷幾番風霜,我們都用踉蹌的姿態在熙攘的市井中,探尋並底定了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或許歲月已經改變了我們,但年少時共度的輕狂,仍是讓彼此面色泛紅,心生暖意的靦覥。

在蕃茄主義與忽媽媽相遇

Image
原本打算一個人悄悄到淡水,看看忽忽的銅像,為她拂去身上的灰塵或雨水,不料一早小雯來邀約,安排了忽媽媽到蕃茄主義見面。真謝謝小雯的安排,若不然,我是沒有勇氣見忽媽媽的--我怕忍不住會哭。雖然乍見忽媽媽時,仍紅了眼眶,哽咽了聲音,但終究是煞住眼淚了!

忽媽媽愛烏及屋,摟著我頻喊:「花兒、花兒,終於見到妳了!」,她知道許多忽忽與我之間的小秘密,老人家滿腹惆悵地説:「岱維生前常常提起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