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2003

來去由心 

有些朋友的離去,我是很坦然的。雖然我會自問這種坦然會不會近乎人情冰薄?

無論是朋友,情人或夫妻,我對於不能繼續維持一種關係,都多多少少會感到遺憾。 我想這也是人之常情,所以電視劇和電影,結尾時總喜歡有情人終成眷屬。以滿足像我這樣平凡的觀眾。

在莽莽蒼蒼的人海裡,我們認識一個人,有緣結成知己(或其他更親的關係),我覺這是該慶幸的。但在時間裡"知己"變得約約綽綽,虛虛渺渺,我開始懷疑,誰能真知誰呢?自己都不盡然能知自己,還能知誰呢?

即便曾有過幾天幾夜的長談,即便曾經互訴委屈和心傷。領會彼此最真的一面,卻看不懂謊言。因為謊言不在"心魂相守"的範疇裡。

人生匆匆,來去由心....

女人與頭髮

沒有上網可以作些什麼呢?...可以去燙個頭髮..!!..

已經忘記有幾年沒有燙髮..只知兒子記憶中沒見我捲髮. .

本來想剪去長髮的,美容院小姐卻不肯下刀。.她說自己幾年想留都沒留成,.羨慕我的長髮。在我髮上"輕攏慢捻抹復挑",遲遲不肯"引刀成一快"!..也許 我自己也是不捨的,否則,另找一位設計師不也可以?只是心中的不捨,想要由別人來說動,好像那份不捨才心安理得了下來。

最後我跟她..反正我不想原樣回去...妳想辦法吧..

鎏金歲月

看到oxxo畢業照,想起以前在學校的許多事。大學生活,真是人生的黃金歲月。在我們的一生當中,有什麼機會能跟一群年齡相仿,志趣相投,且程度相當的人在一起那麼長的一段時間呢?跟一群這樣的人在一起,無論作什麼都快樂,無論去那兒都有趣,就算要吵架,也比較吵得出"名堂"...。常常想起那時住在一起的人,那些高高興興愛過...高高興興恨過的人..

   大學時代的戀愛,也是刻骨銘心的。雖然能有結果的不多。但一生中,大概也只有在這種時候,能理直氣壯沒有壓力和責任地談它個四年戀愛,而不必擔心有人來催你去提親...

   這時期受的教育和對學術知識的入門,更是一個人性情和價值的標的。所以出了學校,即便隔了許多年,即便遠渡重洋來到這裡,我們遇到人,還是免不了問一句:您那兒畢業的?在學校時學什麼的?

  我在學校時對課堂上的老夫子是非常尊敬且仰慕的。在我眼中,他們個個光風亮節,他們說的,我全盤接受且吸收。上課時,我總是坐在第一排,跟夫子面對面,拼命作筆記。有位教授口才實在不好,但很有學問。每回上課時,他都對著我說話,因為全班大概只有我在聽課。還有一位現代史的教授,看到我的筆記,很訝異地說:"我有講得這麼好嗎?"...後來總讓別班同學來向我借筆記...^^... (提當年勇..好像是衰老的象徵?)

  所以,我從來不參與同學們批評那位教授好,那位教授不好的說法,我從每一位老師身上都學到許多東西....直到如今我都感激他們。

  那時,我也喜歡聽名人演講。因為一次的演講而留下對他們不能改變的印象。

  陳履安是印象最好的。翩翩公子的風度,文質彬杉,滿身的書卷氣,談吐更是不在話下。那回他的主題,是說,我們在台灣關太久了,以至人民逐漸形成島國人民的心態。價值觀和人生觀都狹隘而沒有包容度。這話我放在心裡很多年,我一直警剔自己,不要任憑自己變成一個島國人民而不自知。

   蘇南成也不錯,談笑風生,不過因為搞政治,所以演講內容不外自己的政蹟和自己在政壇上的重要性。

   簡又新也令我印象深刻,印象深刻的點是當天他遲到了。為他的遲到頻頻道歉,且在剩下的時間裡,字字珠璣,一秒不浪費地對淡江人說了一篇語重心長的話。(他曾任淡江航空系的系主任)   席慕蓉的風度也很不錯,她說有人問她喜歡畫還是喜歡寫作,她說她還在找定位。問她最好的作品是什麼,她說,再給我時間,再等等我,最好的作品在往…

日子總要過下去

日子總要過下去....

萎靡了兩周,都沒作事,也沒讀書,一定很面目可憎!

明天開始..要振作一點了...先把na3那個版架起來再說..^^